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53章
    “这范晓晓, 哪里是什么单纯?明明是单蠢。漏洞百出的谎言, 居然都能相信,真是大写的服气。就她这情商和智商,怪不得因为逼婚一事,和家里闹了矛盾,啧啧。”

    “我艹, 把她从沼泽地里救出来的,是戚媛的队伍,不管怎么样, 都不能恩将仇报吧?这还是人么?”

    “要不是因为戚媛, 根本不会对这劳什子范晓晓有任何的关注, 求这妹子清醒一点, 不要做出后悔莫及的事。”

    “唉,瞬间替媛媛捏了一把冷汗。媛媛虽然强大,但她对队友从不设防, 万一真的着了道,该怎么办才好!!”

    ……

    范晓晓神情恍惚地回到庇护所。

    她以为, 牧鞅只是纯粹的想让自己回归队伍, 却没想到, 他竟然想要毒杀戚媛。

    捏着蛇毒剂的指尖泛着白, 手背隐约露出青筋。

    范晓晓身体微微发颤。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苏艳梅刚忙完手头的事儿, 一偏头,就瞥见了茫然不知所措的范晓晓,她笑着摇了摇头, 连忙接过对方手中的枯树枝与纤维,“瞧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这是碰见危险啦?”

    范晓晓连忙摇头,装作若无其事,“没有没有。”

    苏艳梅虽不疑有他,但到底又宽慰了几句,“年轻人,心态放宽些,别想多了。”

    范晓晓闻言,一股感动的情绪浮上心头,这是她待在简枫的队伍中、从未体验过的温情。

    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丝丝笑意,“知道了。”

    走至无人的角落,见大家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范晓晓哆哆嗦嗦地把蛇毒倒入伤药内,同时拿出工具快速搅拌。

    白色膏体掺了蛇毒后,略显灰蒙,但不仔细瞧,也瞧不出来,她连忙合上盖子,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戚媛对范晓晓的想法一无所知。

    她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搭建了庇护所、同时生火,做完了这一切,她才坐在火堆旁,拿起食物,补充体力。

    余光瞥见范晓晓十分不安、且吞咽着口水,戚媛想了想,干脆拿出了一部分食物递给对方,“吃吧。”

    她倒是十分理解范晓晓,毕竟刚加入一个队伍,所有人都非常陌生,未知与不安相当正常。

    既然在一起,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范晓晓瞧着戚媛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脸,木讷地接过她给予的食物,本就有涟漪的心,像是又被投入了一颗大石头,久久不能平静。

    她迷惘、她摇摆不定,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听牧鞅的。

    连欣嘉的目光,隐蔽地落在范晓晓脸上。

    自打范晓晓从雨林内回来,她总觉得,对方心事重重。而且,她的视线从不敢落在戚媛的身上。

    若说没什么猫腻,她是不信的。

    毕竟,揣测人心是她的强项,范晓晓这模样,一看就是对戚媛有些心虚。

    不做亏心事,又怎么会心虚呢?

    俗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连欣嘉缓缓起身,她走到戚媛身旁,挨着坐下,同时小声道,“仔细着范晓晓,她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话音刚落,连欣嘉的眼里便划过了一抹尴尬,这样的举动,实属背后嚼人舌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挑拨离间,“多注意点总没错。”

    戚媛正欲说话,系统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她说的没错,范晓晓对你的好感值没变,但致命程度已达五星,你小心提防着一些,别阴沟里翻了船。”

    戚媛神情微微凝固。

    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一个致命的缺陷,一旦被她划分成自己人,她的警惕心,总会大幅度的降低。

    她忘了,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一点蝇头小利就足以使人倒戈相向。

    戚媛心里着实不是滋味,但面上却瞧不出任何端倪,她瞧着连欣嘉略带尴尬的脸庞,嘴角难得划过了一抹笑意,“我知道了。”

    连欣嘉知道,以戚媛的性格不会敷衍人,她说知道,那势必会多几分警惕,胸口的大石瞬间落到平地。

    她的视线飞快地从范晓晓身上划过,旋即又专心致志地开始进食。

    枯树枝燃烧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知名的鸟啼时不时响起,气氛一片静谧与温馨。

    虽然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但大家都格外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光。

    范晓晓把最后一块肉干咽下,旋即走到吴辰辉的身旁,“我替你换个药。”

    吴辰辉手臂隐隐作痛,不过在范晓晓的治疗下,这种痛意相较于昨日,已经好上了太多。

    他感激道,“好,真是谢谢嘞。”

    范晓晓一丝不苟地检查了吴辰辉的伤口,涂好伤药后,又细心地重新包扎,“伤势没有变得严重,放宽心,出去后,及时治疗就行。”

    吴辰辉在经过一系列的折腾后,本就放宽了心,不过听到范晓晓这肯定的承诺,他更喜上眉梢。

    范晓晓收拾好药箱,慢吞吞地走到了戚媛的面前。

    她的眼神,从踌躇逐渐转为坚定,“你的手也该换药了。”

    牧鞅说的没错,无论她怎么融入这队伍,总比不上其他人连日来建立的深厚友谊,房间的争夺,戚媛一定不会为了她大动干戈。

    要想活下去,还是得跟着简枫等人。

    更何况,对她有救命之恩的是娄向明,和戚媛又有什么关系?!

    根本谈不到所谓的恩将仇报。

    下定决心后,范晓晓的神情便自然真挚了很多,但第一次做害人的事,仔细瞧,握着药膏的手还在不停的发颤,“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

    戚媛自打得了提醒,便一直注意着范晓晓的一举一动。

    她揣测人心的本事虽然没有连欣嘉那么强,可察言观色也不弱,尤其是范晓晓心性简单,她一下子就看出了猫腻。

    戚媛缓缓把手伸了出去。

    范晓晓熟练地拆开绷带,本血肉模糊的手,用了范晓晓的特效药,伤口已快速地结痂。

    戚媛神色自然,仿佛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不过,到底还是多嘴问了一句,“当时你陷入沼泽里,是什么样的心情?”

    范晓晓闻言,思绪一下子被带偏,她情不自禁回忆起当时的情绪。

    有痛苦,有绝望,有悔恨,还有痛恨。

    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处境,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忍受。

    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戚媛,避重就轻地回答道,“太痛苦了,我不想再去回忆。”说完后,范晓晓打开药膏盒,“你的手恢复的很好,再抹两次,伤口就能恢复如初。不过疤痕是消不去了。”

    话音刚落,她准备给戚媛上药。

    想到蛇毒会从伤口进入戚媛的血液内,不等一个小时,戚媛就会暴毙,范晓晓有些不忍心。

    她眼睑低垂,睫毛微颤,声若蚊蝇,“对不起。”

    戚媛瞧着药膏即将触碰到伤口,她的心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和陈柏一样,她曾想过给范晓晓一个机会,可对方并不领情。

    快速地收回手,连带着声音也冷了下来,“这种特效药,还是留着危急关头救命吧,我的手已经结痂,慢慢休养着就行。”

    范晓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变故,她一下子愣了,可回过神来,她连忙道,“药本来就是治疗伤口用的,省着又算怎么回事?而且这么一大罐,用不完的。早些让你的手好起来,队伍里的人才能更安心。”

    苏艳梅正托着腮看范晓晓给戚媛上药,瞧见戚媛这样子,她有些不明所以,连忙劝道,“晓晓说的没错,药固然珍贵,但和人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戚媛这手是为了救她才会变成这样,她比任何人都想要戚媛快点好起来,她眼神示意娄向明、吴辰辉几人,“你们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吴辰辉同样有伤在身,他十分赞同苏艳梅,“有些伤,早治早好。”

    范晓晓听到大家出声,紧绷的情绪立刻松懈,她捏着药罐,脸上露出羞赧,“你们救了我,投桃报李也是应该的,这点药不值一提。”

    说完,她准备继续给戚媛上药。

    戚媛见她仍不死心,迅速地捏住她的手腕,一个翻转便把那药罐夺下。

    范晓晓吃痛地发出了“嘶”的一声,她还没回过神来,忍不住道,“你干什么?”

    戚媛用药勺挖了一些药膏,往范晓晓胳膊上的小伤口上抹去。

    范晓晓瞳孔骤缩,她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声,同时身体往后退,但不知踩到了什么,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

    她看向药膏的视线里,充满了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