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52章
    走出沼泽后, 戚媛很明显察觉到,灌木丛不再和雨林深处般那样茂盛, 密布的荆棘和藤须也随之减少, 甚至能从树顶缝隙中看见一片蓝色。

    她心里清楚,这大概是要走出去了。

    苏艳梅在热带雨林内煎熬许久, 对周遭的地形与植物的分布也有一定的了解, 戚媛察觉到的, 她同样察觉到了, 彻底地松了口气。

    可回想起一路来的辛酸经历, 简直想掬一把泪。

    不过, 她热心地提议着, “距离目的地不远了, 咱们一鼓作气走过去吧,其余的时间,就用来休息。”

    娄向明蹙了蹙眉头,直接反驳,“我觉得咱们可以寻一处隐蔽的地方, 静观其变。大家都对房间虎视眈眈, 咱们总要有个心理准备,你们说呢?”

    苏艳梅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

    她这才意识到, 走出雨林并不代表结束, 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你说的对,我一时激动,考虑不周。”

    娄向明的提议, 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同。

    范晓晓思忖片刻,忍不住询问出声,“戚媛不是有银色手.雷吗?”前几日,简枫就是因为忌惮戚媛两败俱伤的手段才无奈退去,这事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可以如法炮制啊。”

    没几个人不怕死。

    陈柏瞅着范晓晓傻愣的模样,正欲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口。

    可戚媛却轻咳一声。

    陈柏有些不明所以,他瞥了戚媛一眼,识趣地闭上了嘴。

    戚媛思虑颇多。

    不是她不信任范晓晓,只是相对于其他队友来说,范晓晓相处时间较短,没必要一股脑把所有的底都交代出来,必要的时候,可以再当一次杀手锏。

    而且,同样的手段对付其他人未必有用。

    万一真的有不惜一切代价的人出现,那结局可就被动了。

    “这手段不适合用在太多人身上,咱们还得另辟蹊径。”

    范晓晓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她虽然心思浅,可第六感极强,她就是知道陈柏刚刚要说的话很重要,可戚媛却并不愿意告诉她。

    但想到自己是半路插进来的,她勉为其难的安慰自己,热心、热情一些,总能融入这支队伍。

    这是现如今,她唯一的选择。

    范晓晓强颜欢笑,心思重重地跟在队伍身后。

    不知走了多久,远处茂密的树林中,飞快地闪过一道人影,若是有人瞧见正脸,一定能认出来,这是简枫队伍中的韩之星。

    韩之星恍若见鬼似的盯着范晓晓的背影,好半晌,他才脚步匆匆地回到队伍中,大气也不敢喘,直接道,“我的天,你们知道我看到谁了吗?范晓晓啊!!她竟然还活着!”

    简枫眼睑低垂,闻言,眼皮掀了一下,“不可能吧?”

    那样的沼泽,陷进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除非有人冒死相救,那才有存活的机会,可谁不惜命?

    韩之星走到简枫身边,恨不得赌咒发誓,“和范晓晓一起生存那么多天,对她了如指掌。我怎么可能会看错人呢?”停顿了片刻,他忽然想起范晓晓身边的一大群人,脸色更为怪异,“应该是戚媛救了她。”

    始终保持安静的牧鞅终于有了反应。

    迄今为止,想起戚媛那冷冽的眼神,他仍会觉得畏惧,他合情合理地分析,“虽然戚媛看着心狠手辣,可她愿意用一条森蚺来换取队友治疗的机会,事出有因的话,救人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范晓晓的医术,毋庸置疑。

    简枫太阳穴鼓鼓地跳动,“既然咱们放弃了范晓晓,就算她被其他队伍的救了,也不可惜。只是,有戚媛存在,房间的争夺必定凶险万分,万一她选择鱼死网破,带着所有人同归于尽,那才是麻烦。”

    他显然心有余悸。

    毕竟,连死都不怕的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真不想招惹。

    牧鞅眼神闪烁,斟酌许久后,他才缓缓开口道,“我有个提议,大家看如何?”

    韩之星与另一个队友许霖互相对视一眼,旋即视线落在牧鞅身上。

    整个队伍,许霖除了对简枫佩服的五体投地外,另一个,也就只有牧鞅了。

    他催促道,“快说。”

    牧鞅也不藏着掖着,语气中带着丝丝狠辣,“既然咱们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戚媛,只要把她处理了,其他的困扰便不复存在。另外,戚媛是他们队伍的核心,她没了,整个队伍也就不成气候。你们觉得呢?”

    许霖陷入了深思,但很快,他无奈地摇头,反驳了牧鞅的提议,“能够带领着一支队伍走到如今,她的实力不容小觑。贸然接近,只会打草惊蛇,更别提想要让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难如登天。”

    韩之星立刻附和,“是啊,许霖说的没错。”

    牧鞅脸上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意,“你们忘了,范晓晓如今的位置吗?”

    韩之星猛然抬头,他的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让范晓晓下手吗?”

    问话的同时,他下意识地思索着可行性,还真别说,让范晓晓动手,绝对神不知鬼不觉,而且成功的可能更高大,“可范晓晓会愿意吗?”

    许霖想也不想就给出了否认的答案,“范晓晓在心里恐怕恨毒了我们,毕竟……在危机面前,我们选择了见死不救。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恩将仇报呢?”

    听着两人的交流,牧鞅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不,你们还是不了解范晓晓。”

    是个人,就有阴暗的一面,只是缺少一个引.爆.点,范晓晓的性格说起来天真无邪、心地极软,可实则,她容易钻牛角尖,更是……有些自私,掌握了对方的软肋,便很好操控,“跟着他们的位置,别被发现了,我要亲自去找范晓晓谈一谈。”

    简枫缄默不言。

    不知为什么,有了上次那样的教育,但凡碰上戚媛的事儿,他都觉得不会那么顺利。

    有心想说几句,但瞧着牧鞅信心满满的模样,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

    罢了,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

    就算失败了,应该也牵连不到他们身上。

    入夜。

    戚媛等人按部就班地开始搭建庇护所。

    范晓晓见苏艳梅与连欣嘉忙忙碌碌的,自己无所事事有些不太好,为了尽快融入小团体,主动请缨,“我去寻找枯木枝还有树皮纤维来生火。”

    苏艳梅放下手头的活儿,“一个人不安全,要不要我陪你去?”

    范晓晓笑着摇头,“哪里有那么娇气,更何况,这里是雨林的外围,没有那么危险。我去去就回,放心。”

    苏艳梅与连欣嘉互相对视一眼,觉得范晓晓说的有道理,便也不再强求跟着去。

    只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就继续干活。

    范晓晓瞥了一眼戚媛的方向,见她正与娄向明几人搭建A型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些失落又有些惆怅,但很快,她迅速地调整好了心态。

    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雨林中。

    寻找枯树枝与树皮纤维是轻松的活,再加上这两天并没有下暴雨,很快,她便拾了一堆。

    正想要原路返回时,她却突然见到了牧鞅。

    范晓晓懵,她伸手揉了揉眼,发现并不是幻觉。

    下一秒,想起对方见死不救、扭头就走的无情画面,她脸上积攒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尽,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准备绕道离开。

    牧鞅连忙叫住她,神情又惊又喜,“晓晓?”

    范晓晓不知道牧鞅哪来的脸,还以这副熟稔的姿态说话,她冷哼一声,脚步不顿。

    牧鞅连忙追上,“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稍作停顿,他一口气说完腹稿,“离开之后,我们四个都后悔了,我们都觉得自己又自私又过分,原路返回却没有发现你的身影。还以为……”

    说到最后他继续重复,“真的,你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范晓晓瞧着牧鞅真挚的脸庞,将信将疑。

    不过不管如何,她都不想和这些人有任何的接触,“嗯,那我走了。”

    牧鞅拽住她,“是谁救了你?难道你不跟着我们了吗?其他人能护住你吗?”

    范晓晓迟疑了瞬间,但很快拒绝,“不用了。”想了想,为了让牧鞅有所忌惮,她直白道,“是戚媛。”

    牧鞅恍然大悟,“真难为戚媛这么心狠手辣的人会救人,她该不会是有什么目的吧?晓晓,她和我们之间有嫌隙,肯定不会真心对你。你真的不考虑回归我们队伍吗?”

    “还是你不相信我说的,我们选择回去救你?”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里带着质问,“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你?”

    范晓晓听到最后一句,思绪有些混乱。

    的确,若是简枫他们没有回头的举动,早应该消失不见。

    而且戚媛他们救她,都是为了吴辰辉。

    可以说,没有吴辰辉的伤,他们压根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

    一时间,范晓晓心思摇摆不定。

    牧鞅见状,眼底深处划过一抹讥讽,哄骗范晓晓这样心性的人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他甚至已经想到了戚媛的结局。

    “回来吧,我们都需要你,我们才是一个队伍的。”

    “我们之前没有丢下过你,之后也不会丢下你,晓晓,从始至终你就是我们的朋友,你要丢下我们吗?”

    范晓晓彻底迷茫。

    与此同时,网友们不仅仅被牧鞅恬不知耻的姿态所震惊,还被范晓晓的无脑所生怒。

    这得有多大的心才能相信牧鞅这一番胡乱编造的说辞啊!

    简直了!!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