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50章
    简单清洗过后, 范晓晓心甘情愿地替吴辰辉治疗。

    一番诊断,她笃定地给出了结论, “手臂有穿刺伤和撕裂伤, 经过治疗后完全可以康复。只不过雨林内医疗条件贫瘠,我能做的,仅仅是稳定状况, 不会让伤更严重。”

    吴辰辉彻底松了一口气。

    自打受伤以来堆砌的憋屈一扫而空, 连带着脸上也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谢谢。”

    范晓晓又道熟练地替他上药包扎, 更是深深唏嘘道,“鳄鱼一旦咬住猎物,就不会轻而易举的松口。你还能保住这条手臂,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吴辰辉脸上露出感激之色,同时真心实意道,“是啊, 要不是他们对我不离不弃, 我早就被吞了。”说到最后,他看向戚媛, 语气愈发真挚, “她救过我好多次了。”

    范晓晓动作一滞, 颇有些不可置信。

    戚媛连受伤变成累赘的队友都能够毫不留情地赶出队伍,竟然能豁出性命去救吴辰辉,怎么听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迟疑片刻, “真的吗?”

    连欣嘉忍俊不禁,心细如尘的她早已察觉到了范晓晓对戚媛的畏惧与害怕,她柔声道,“当然是真的。”三言两语地把遇见尼罗鳄的过程说了说,“既然是一个队伍的,自然是要同舟共济。”

    范晓晓:“???”

    她心里从来憋不住事儿,状若无意地提起了阎成文,“前两天碰见了被虎咬断臂的男人……他……”

    连欣嘉瞬间明白范晓晓的排斥究竟从何而来。

    阎成文其人,向来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为了活命,指不定在背后编排了多少坏话。

    不等范晓晓把话说完,她便冷笑一声,描述了一下阎成文的外貌,“和你碰见的是同一人吗?”

    范晓晓仔细回想了一番,便肯定地点头,同时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来还真是你队伍里的。”

    连欣嘉抿唇,嘲讽溢于言表,“苏门答腊虎本没有攻击的行为,就因为他冒冒然的动作,导致了灾祸。最后更是自私地随手拿人挡灾,这样的人就是一条毒蛇,怎么会容许让他留在队伍里。”

    说到这里还不是最气愤的,“本以为没有后续,没想到这人阴魂不散,在我们过桥时,砍断绳索,要不是戚媛拼死救下了苏艳梅,恐怕我们队伍,早已分崩离析了。”

    范晓晓本想说,她心存仁慈,救了对方一命。

    可听到连欣嘉说的话,顿时不敢吱声。

    此刻,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脑海中那一句“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反复地回荡着。

    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认为的朋友其实不是朋友,认为的恶人其实不是恶人。

    至于救了阎成文一事,范晓晓决定烂在肚子里,不叫第二个人知道。

    说出来会被打的。

    “那阎成文……现在怎么样了?”

    连欣嘉冷笑一声,“被戚媛一脚踹入了深谷,没命了。”

    范晓晓哆嗦了一下,只不过这一回,她再也没觉得戚媛狠心。

    甚至莫名觉得……有点酷。

    连欣嘉见范晓晓被吓到了,她收敛了情绪,神情再度变得柔和,“既然碰到了就是一种缘分,无论是走是留,我们都不强求。唯有一点,不要心生异心。”

    范晓晓心性单纯,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坏,而且她还有一手高明的医术,留在队伍里,能够让大家的安危得到保障。

    想必刚才她说的那番话,已经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连欣嘉又道,“戚媛的手也受伤了,能不能也帮着瞧一瞧?”

    范晓晓连连点头,她走到戚媛的身边,这瞬间,她突然想到,戚媛既然愿意用一条森蚺换替欣嘉救治的机会,人品怎么样都不会太差。

    一切都是她先入为主了,想通了的同时,她戒备的情绪不由自主散去了些,旋即小心翼翼地开始处理伤口。

    苏艳梅每每看到戚媛血肉模糊的手,心里的内疚便如排山倒海般,生怕戚媛吃痛,她连忙与范晓晓说话,分散注意力,“一个好好的小姑娘,怎么跑进来了?”

    范晓晓神色黯然。

    她苦笑一声,“不想活了,又怕死了没法报答爸妈的养育之恩,收到节目组的邀约,为了酬金,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三言两语,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沉重。

    苏艳梅本也是无意搭话,可听到这样的回答,忍不住追问,“为什么?”

    在她看来,范晓晓小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前途正好,根本没必要想不开。

    范晓晓神情更涩,“我的家境并不是非常的富裕,但爸妈从小对待我如珠似玉,我所有的一切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甚至连学医都是他们给我选择的路。不过,他们觉得,一个女孩子,无论事业上有多出息,最后的归宿仍逃不过嫁人生子。这两年来,他们频繁的催我相亲、结婚,以往和蔼可亲的父母,为了逼迫我就范,在我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里带着哽咽,“我有什么错?我只是不想找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将就过一辈子啊,一旦妥协,我觉得我的人生也就完了。”

    她真的烦不胜烦。

    不结婚,就是不孝顺。

    不结婚,就是有毛病。

    不结婚,就抬不起头。

    无论是父母还是亲朋好友,都给了她极大的压力。

    可范晓晓真不觉得自己错了,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她不想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降低自己对幸福的要求,她更觉得,自己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遇见对的人。

    可时间久了,她觉得自己根本扛不住雷霆般的压力,“所以我想,死了就好了,我就不用再面对这么痛苦的选择。5000万的酬金足够我爸妈衣食无忧地生活下半辈子,我不仅尽孝也解脱了。”

    话音刚落,四周鸦雀无声。

    每个人接受节目组的邀约,都有不同的理由,范晓晓这理由可笑的同时,又有些令人觉得沉重。

    谁都不是她,不知道她默默地承受了多少才会崩溃。

    网友们的态度截然相反,也许是范晓晓说的话戳到了他们的心窝里,屏幕上再次爆发了激烈的言论。

    “太同意范晓晓了,婚姻真的不能将就,一旦妥协,就是作茧自缚。”

    “范晓晓也太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了吧?就因为这些小事儿,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啧啧。还医生呢,连点承受能力都没有。”

    “每年过年,在家里听的最多的就是赶紧找个女朋友,给他们生个孙子,仿佛这才是人活着的归宿和意义,年龄一年比一年大,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范晓晓这番话说的,实在是戳中了我的泪腺。我没有她那么好的工作,只是个普通的女孩,深处的农村更是保守,每每走出门,都会感受到被人议论纷纷。”

    “真是不懂,结个婚而已,就像是要了你们的命。多少感情都是婚后培养出来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爸妈会给你们找那些下三滥的货色埋汰你们吗?”

    ……

    说到最后,范晓晓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她动作轻柔地替戚媛包扎好,“上了一些我带的特效药,过两天伤口就能愈合。”

    戚媛点了点头,“谢谢。”

    范晓晓有些迟疑,所有听她说话的人脸上都有或多或少的情绪,可戚媛除了淡淡的感谢,再无其他。

    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戚媛感觉手掌心内一片清凉,连带着痛楚都消散了不少,她抬起头,眼里澄澈如水,“你说的是哪一方面?”

    她很少去给陌生人下定义,毕竟只言片语中很难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所以很容易会有失偏颇。

    范晓晓愣住,“什么?”

    戚媛神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是说你冲动来参加节目的行为,我实在不敢苟同,你太把性命当儿戏。”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随心所欲,总要为其他人或事考虑,父母怀胎十月,养育数十年,单单用金钱来衡量、来回报养育之恩,简直就是一场笑话。

    “如果说是你被逼婚这一痛苦的经历,我只想说,你必须努力平静接受任何和自己不一样的价值观。”她缓缓站起身,“站在你的角度是没错,对待婚姻和感情应该宁缺勿滥,但站在你父母的角度,他们考虑的不乏没有道理,有时候也不能一昧地排斥。”

    范晓晓有些不服气,“我的处境又怎么能感同身受?”

    戚媛环顾四周,观测着沼泽周遭的环境,“很多事情明明有更好的处理方式,而你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那一种。”被逼婚的多了去,个人有个人的解决方式,端看他们自己的态度,“还有,我对你的事实在不感兴趣。”

    说完,她伸手指向右前方,“那里有动物的足迹,咱们小心着些,应该能够穿过这片沼泽。”

    动物对危险非常敏锐,既然它们留下了足迹,那就说明这片沼泽可以通过,“还有,咱们人太多,万一踩踏破坏了表面张力,那才得不偿失。娄向明你带着连欣嘉、陈柏、苏艳梅一起走,我和吴辰辉,还有她再找下一条出路。”

    苏艳梅本沉浸在范晓晓的言论中,戚媛这么一出声,顿时回过神来,“好。”

    范晓晓羞恼之余,脑海中又反复地浮出了戚媛所说的话。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戚媛说得的确有几分道理。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