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44章
    即便被分走了一条森蚺,剔出骨头后, 蛇肉的数量依旧十分惊人。

    为了储备足够的食物, 所有人经过商量后, 索性又在庇护所内多休息了一夜, 继续熏着肉干。

    齐心协力下,每个人的背包内,都被肉干塞得沉甸甸的。

    相较于前两天的灰头土脸,虽然依旧狼狈, 但充足的睡眠让所有人精气神好了许多,见大家休息的够了,戚媛这才决定继续前进。

    娄向明, 吴辰辉与陈柏三人轮流开路, 其他人则是排成一队,缓缓在后头跟着。

    兴许是森蚺领地的缘故, 这一路并没有遇到其他危险。

    足足走了一上午,一行人才来到宽阔又湍急的河岸边。

    在阳光的照射下, 水面波光粼粼, 一群羽毛红黄相间的鸟正在岸边喝水, 画面宁静和谐。

    吴辰辉四目张望, 随之眉头也忍不住蹙了起来,“这可就难了。”

    按照路线走,必须要经过这湍急的河流,否则要面临绕路,但往高处走, 水流更猛,可往低处走,谁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咱们得想办法过河。”

    陈柏瞧着水流冲击岩石而产生的白色泡沫,微微色变,“这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在湍急的河流内,连站立都很是困难,还有,谁知道这水有多深?

    所以这提议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娄向明沉吟片刻,连忙给出自己的提议,“咱们可以稍稍往低处走一些,两相比较,那里的水流相对平缓。”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他不急不躁地继续道,“咱们有绳索,大家可以绑在身上,然后挨个过河,就算在河流内不慎跌倒了,在岸上的人,可以提供支撑点,让他站起来,最不济也能够保住性命如果深度太深,咱们就再想其他的办法,可以吗?”

    戚媛率先点头,“可以。”

    苏艳梅目不转睛地盯着河内,“这里面会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

    在热带雨林里,必须时时刻刻提防着,马上就要切换地图,总不能阴沟里翻了船。

    连欣嘉一边摇着头,一边给出答案,“肯定会有,但依照着常理,那些大型的攻击性生物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儿。”

    因为有伤口的缘故,导致她的脸显得有些狰狞,瞥见苏艳梅依旧是忧心忡忡,她无奈道,“热带雨林里从来没有什么绝对的,但如果过河,咱们能更省功夫。”

    苏艳梅被戳破了心思,羞赧极了,“我不是这意思。”

    连欣嘉声音柔和,“担心总是人之常情。”她眨了眨眼,“其实我也有些忐忑。”

    苏艳梅闻言,心里一下子坦然。

    一行人往低处走了近百米,这才停住脚步,分别往身上捆绑绳索。

    戚媛始终在观测着周遭的地形与水势,见没有安全隐患,她毫不迟疑道,“我先来。”

    如果她能过去了,对连欣嘉与苏艳梅来说,应当也不成问题。

    吴辰辉紧接着开口,“那我最后吧,万一出了事,还能搭把力气。”

    戚媛没有任何疑议,她缓缓地走进河流内。

    很快,河水漫过她的腿部、腰部。

    娄向明全神贯注地盯着戚媛的一举一动,同时用力的拉紧着绳索,给她足够的支撑力可以在急流中行走。

    戚媛手中拄着粗实的木棍,稳定着自己的重心,同时面对上游,以龟速向另外一个岸边挪去。

    好在,河水的最深处也仅仅是漫过了她的脖颈,戚媛找到了诀窍,终于到达不远处的对岸。

    知道说话的声音不一定能听得见,所以,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娄向明吐出一口气,同时交待队伍里另外两名女性,“千万别害怕,越害怕就越容易出错。还有,不求快、只求稳,加油走过去。”

    苏艳梅连连点头,她第二个走进河流内。

    冰凉的河水让她一哆嗦,随后,只感觉腿部有些发软。

    她咬了咬牙,学着戚媛的样子,努力维持着平衡,可河床内坑坑洼洼,好多次都险些摔倒。

    娄向明依旧一言不发,他双腿使劲蹬住地面,万一苏艳梅落水了也能给她提供足够的支撑。

    左右两侧相距两米的陈柏与吴辰辉做着同样的动作。

    苏艳梅竭尽全力地往前走着,有时水花溅得她睁不开眼,她甚至挪不开手擦一下。

    好在有惊无险地到达了对岸。

    上岸的瞬间,苏艳梅全身瘫软在地,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显然是还没有从方才的行为中回过神。

    “从来没想过,竟然还能这样过河。”

    戚媛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她的视线落在了第三个过河的连欣嘉身上。

    比起苏艳梅,连欣嘉的身体更虚弱,她紧紧地拉住了绳索,以免突发意外。

    连欣嘉刚入水,脚腕处就传来了刺痛感,毕竟除了脸上有伤口外,手上,脚腕上,也都没幸免于难。

    她咬了咬牙,忍住呻.吟,一步又一步走得稳稳当当。

    很快,湍急的河流逐渐变得缓和,连欣嘉紧绷的心稍稍松懈。

    瞧着戚媛与苏艳梅的身影越来越近,认为十分安全的她连忙向前跨了一大步。

    但就这一步,让身体失去了平衡。

    她不受控制地跌倒在了河内。

    甚至在河水的冲洗下,身体向下游而去。

    身前、身后的绳索同时发力,连欣嘉不停地扑腾着,最后,头扎在了水中。

    呛了好几口水,她恐慌的大叫,“救命。”

    脸上的刺痛相比于生死存亡来说,着实不值一提。

    苏艳梅嘴唇惨白,连欣嘉这意外发生的状况,引起了她恐惧的回忆。

    不过她连忙从地上站起身,心急火燎地开口,“这可怎么办?”

    戚媛瞧见连欣嘉的头部逐渐被水淹没,她的脸色倏然变得极为难看,人一旦呛水,那情况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她连忙对着娄向明比了一个向下的手势,同时向下游小跑。

    娄向明收到了戚媛的信号,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始终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她的深意。

    学着戚媛动作的同时,他逐渐松开了手中的绳索,对着紧跟他身后的陈柏与吴辰辉道,“连欣嘉靠着自己,是不可能站起身来的,而且距离咱们太远,就算扯着也白费力气,所以快松开,其他的就交给戚媛了。”

    话音刚落,吴辰辉与陈柏配合着戚媛放出绳索。

    戚媛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了平静。

    因为有一段距离,所以交流起来十分的困难,就怕娄向明不懂她的意思,而导致误会。

    她偏头看向苏艳梅,“来帮忙。”

    苏艳梅早已在旁等着,听见戚媛的吩咐后,她二话不说,立刻使力往后拉着绳索。

    终于,在两人精疲力尽前,奄奄一息的连欣嘉终于被拉到了岸上。

    她不停往外吐着水,最后重重地咳嗽起来,好半晌,惊魂未定的她,才逐渐平静下来,不过她的牙齿不断的打颤,唇色惨白,“谢…谢。”

    苏艳梅帮连欣嘉擦拭掉脸上的水,同时安慰道,“没事的,回头生堆火,好好地烤一下。再难不也过来了吗?”

    连欣嘉虚弱地笑了笑,连忙点了头,“好。”

    随之,她紧紧地握住了苏艳梅的手。

    当初刚见到苏艳梅时,为了能在戚媛的队伍里留下来,她刻意地讨好对方,所以换来了和谐的相处关系。

    眼下,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苏艳梅的怜惜,羞愧自己小心思的同时,她终于放下了先前的想法。

    苏艳梅一愣,还当连欣嘉是害怕,她反复道,“都过去了。”

    陈柏与娄向明过河十分的顺利,除了浑身□□的有些寒冷,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休息,双腿依旧瞪住地面,给最后的吴辰辉支撑的力量。

    谁都不认为吴辰辉没有过河的能力,所以他们的表情十分的轻松。

    连欣嘉恢复了一些气力,她松开苏艳梅的手,缓缓站起身。

    当瞧见吴辰辉已经过了一半的河,正想要说些什么,可余光瞥见下游处那虎视眈眈的不明生物,她后背骤然紧绷。

    “……戚媛,戚媛!!”

    戚媛不明所以,但瞧见连欣嘉惊恐的神情,她立刻循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浑身骤然僵硬。

    一抹橄榄绿浮在水面上,上面甚至还有黑色的斑点和网状花纹,她喉咙口干涩得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这是尼罗鳄吗?”

    尼罗鳄属于大型鳄鱼。

    它的躯干背面有坚固的厚鳞甲,四肢的外侧有锯齿缘,攻击力十分惊人。

    连欣嘉虽然不想承认,但依旧艰难地点了点头。

    戚媛的心底冒出一股凉气,瞧着一无所知的吴辰辉,她硬着头皮抬高声音道,“别动,千万别动。”

    鳄鱼通常处于平静状态,像一节飘浮在水面上的树桩,纹丝不动,同时耐心地观察着水面和陆地上的动静。

    每当发现有可捕食的动物时,会缓缓接近目标,趁其不备时突然从水中一跃而起,将目标一口咬住,然后用力将其拖向水中。

    鳄鱼在猎取食物和突袭目标的刹那间,所爆发出惊人的猎取速度和巨大的爆发力,常常令猎物措手不及。

    也正因为如此,鳄鱼更讲究,不攻则以、一击必中。

    他们要争取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想到救人的法子。

    吴辰辉听到戚媛惊恐的声音,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好,在看见尼罗鳄那冰凉的眼神后,他的头皮,一下子发麻。

    万万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竟然会碰到这样的麻烦。

    他停下脚步,不再前进。

    吴辰辉心内叹气,这一次怕是躲不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