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43章
    连欣嘉蓦然睁开双眼。

    她迷茫地盯着视线内的棕榈树叶, 思绪久未回神,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森蚺那狰狞的大口上。

    再次受到惊吓, 连欣嘉猛然坐起身。

    她这一行为,令一旁忙碌的苏艳梅又惊又喜,放下手头的活儿, 连忙走到连欣嘉的身旁,“你醒了?”

    连欣嘉这才意识到,被森蚺吞入腹中的她, 竟然还能奇迹般地活下来, 这需要何等的运气?!

    她不可思议地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说话的同时牵扯到了伤口,脸立刻不受控制地皱了起来。

    苏艳梅简单地把昨夜发生的事情说了说, 一脸后怕, “你可不知道, 我们大家伙儿眼睁睁地看着戚媛的身体被吞了大半,要不是她有能耐,恐怕就完了。”

    连欣嘉胸腔内溢满了感激。

    她比谁都知道森蚺的可怕之处,万万没想到, 同伴在获救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和森蚺搏斗, 只为了给不知生死的她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样的情谊, 着实弥足珍贵。

    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神情真挚,“谢谢你们。”说着, 连欣嘉又内疚起来,“都怪我。”

    苏艳梅摇头,连忙生搬硬套戚媛的话,“森蚺蛰伏许久,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别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样也太累了。饿了吧?我们连夜熏了一些肉干,先填填肚子。”

    连欣嘉不知怎么,有些想哭。

    事实上,她也的确哭了。

    酸涩的泪水在脸颊滚落,顿时引起了火辣的疼痛感。

    连欣嘉一惊,她连忙伸手摸自己的脸,可还没有碰到,就被苏艳梅阻止了。

    她无措地抬头,可视线落目处,是苏艳梅惋惜与同情的神情,“怎么了?”

    苏艳梅不知该如何是好。

    连欣嘉在她眼里,还属于花季般的年龄,脸毁容了,对于女人来说,大半生也就毁了,她嘴唇嗫嚅,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连欣嘉的表情,从疑惑到清醒、又从清醒到痛苦、最后从痛苦到麻木,她强颜欢笑,“苏姐,我饿了,你帮我去拿些肉干,听起来味道很不错的样子。”

    苏艳梅只觉得心里发酸,她落荒而逃。

    连欣嘉见苏艳梅的背影消失在眼底,整个人的情绪瞬间垮了下来。

    戚媛拿着肉干进入庇护所时,连欣嘉正一言不发地坐着,她眼神空洞,仿佛失去了信念,头颅低垂,背影显得格外孤寂与落寞。

    “在想什么?”

    连欣嘉骤然惊醒,听到问话,她本想敷衍过去,可扭头一看,发现是戚媛,犹豫再三,她老老实实道,“我不知道。”生怕戚媛不信,她再次强调,“是真的不知道。”

    戚媛轻描淡写,“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起断胳膊、断腿,毁容不算事儿。你的伤口我查看过了,出去找一家整形医院,保管让你的脸恢复如初。你更应该想的是,该怎么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对不对?”

    连欣嘉语塞。

    她竟然无法反驳戚媛的话。

    那些断胳膊、断腿的人一旦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这辈子只能落下残疾,而她出去后,还有无限的可能。

    戚媛见她神色松动,一语双关,“想想你来参加这档节目的目的。”

    说完,她把肉干放到连欣嘉的身边,“我先出去。”

    连欣嘉闻言,立刻想到了生死未卜的妈妈,她有些动容。

    当初参加节目时,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甚至连死亡的威胁也挡不住她的脚步,毅然决然的来了,想到那样的初心,她又为刚才大受打击的自己而感到羞愧。

    “戚媛。”

    连欣嘉抬头出声。

    戚媛果然停下脚步,她不明所以,“怎么了?”

    连欣嘉细细打量戚媛,她的脸上没有同情、没有心疼、更没有怜悯,仿佛刚才说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罢了。

    她深吸一口气,旋即道,“谢谢。”随后她又由衷地开口,“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理智的女孩子。”

    其他人、甚至包括她在内,考虑的都是毁容后对自身的影响与带来的痛苦,可戚媛不同,她很冷静地分析利弊,坚强的让人敬畏。

    戚媛抿唇笑了笑。

    这笑意像是冬日里的暖阳,令人觉得温馨。

    “加油。”

    对于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既然没有办法改变,那就坦然面对。

    连欣嘉的情绪被感染了,她唇角同样扬起,“好。”

    虽然心里还是很难过,但她会努力地把这情绪转化为活下去的动力。

    街角。

    两个面色黝黑的老太太,正唾沫横飞的交流着。

    “诶,你看荒野求生那档综艺节目了吗?那个叫戚媛的女娃,是真的厉害。和大蟒蛇打起来,都不带发怵的。”

    “看了看了,我儿子、儿媳妇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她了,你说一个娇滴滴的女明星,咋就这么厉害呢?”

    “再厉害也活不下去,节目可不就这尿性?”

    “说实话还真是挺可惜的,她也不缺钱啊,何必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老太太不满地看着修鞋匠,“我们俩说话你听什么呢?还不赶紧把鞋给我修了。我还急着回家呢。”

    修鞋匠面色难看,他把鞋子往篓中一放,“今天修不好了,明天来拿吧。”见连老太太有意见,他脸板了起来,“不修就拿走。”

    老太太骂骂咧咧的,但到底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谁叫这条街上只有一家修鞋的摊位呢。

    修鞋匠顾不得收拾摊位,一瘸一拐,以自己最大的速度往家中赶。

    他拿出了久未使用的手机,点开搜索戚媛二字。

    新闻铺天盖地。

    他瞳孔骤缩,旋即一一浏览,可看到最后,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握着手机的那手背青筋暴起,足以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道,才忍耐住了沸腾的情绪,修鞋匠心里沉甸甸的,“真是胡闹。”

    可再生气,那担忧还是如同野草般疯狂蔓延,妻子因为他失去了性命,如果两人唯一的女儿出了事,他怎么和亡妻交代?

    挣扎了许久,修鞋匠面无表情地拨通了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只传来一道又惊又喜的声音,“老大,十多年了,你终于愿意联系我了吗?这些年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

    修鞋匠闻言,面色复杂多变,有痛心、有愧疚、更多的是说不出的无奈,“帮我个忙。”

    荒野求生这档节目背后的猫.腻,他大概知道些,可因为与自己无关,所以从没有深入调查过。

    电话另一头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你说,哪怕杀人放火,老大我都替你兜了。”

    修鞋匠沉默半晌,“帮我救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新的一个月了,我要好好努力做人,难写也要三更!!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