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38章
    连欣嘉正全神贯注地帮戚媛包扎伤口。

    血肉模糊的手掌令她心惊肉跳, 她动作愈发小心翼翼,生怕扯动伤口, 可余光瞥见戚媛神色坦然, 好似完全感觉不到痛楚, 她迟疑了一下, 忍不住开口问, “不疼吗?”

    方才的一幕着实惊心动魄,她简直无法想象,承受这手掌, 承受了多大的力。

    戚媛察觉到连欣嘉的温柔, 抿嘴浅笑, 随后实话实说,“疼的。”

    她又不是钢铁之躯,受伤当然会疼。

    连欣嘉下意识地问道,“那怎么?”

    戚媛眼神深邃,笑意渐渐收敛。

    为什么?

    因为她没有任何的退路和机会, 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管有多难耐的疼痛都要忍住。

    把疼痛宣之于口……那是无济于事的, 倒不如省点力气。

    她抿着嘴唇,并不说话。

    向来坚强惯了, 从不会把脆弱暴露于人前。

    虽然戚媛只字未言, 但连欣嘉却奇迹般地领会了戚媛的想法,她又敬又佩。

    当初荒野求生这档节目官宣选手时,所有人都不看好戚媛, 觉得她就是去送死的,可事实证明,她像是在石缝中努力茁壮成长的野草,虽然艰辛,但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同时向更高的天空伸展而去。

    连欣嘉的动作更轻柔了。

    像戚媛这样坚强的姑娘,应该得到弥足珍贵的对待。

    苏艳梅逐渐缓过神,手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她“嘶”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连忙偏头看向戚媛,心内愧疚感不断翻腾。

    她嘴唇嗫嚅,“戚媛,我……对不起。”

    苏艳梅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是一个沉重的累赘,虽然活着很好,可这都是基于别人受伤的前提下。

    戚媛闻言,随意地摆了摆手,“和你无关。”若非阎成文猝不及防地出现,恐怕他们早已经平安地度过木桥,“你表现的很好。”

    一个人能克服自己的心理恐惧,在他看来已经很伟大。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基于自己生命安全能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才选择了救人,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她很满意。

    系统倏然出声,“苏艳梅对你的好感已经达到了五星。”

    戚媛依旧是不以为意,这些在她的心里,依旧是不重要。

    连欣嘉先后帮戚媛与苏艳梅包扎好了伤口,大家略作休整后,找准方向,便继续前行。

    兴许是因为深谷环绕的缘故,所以四周的雨林内氤氲着雾气,辨识度大大降低。

    吴辰辉在前行进着,瞧着越来越昏黑的夜色,果断地安排,“搭庇护所过夜吧。“

    过了木桥,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不急于这一时。

    他的决定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一天的奔波着实使人精疲力竭,他们急需要好好的休息来恢复体力。

    戚媛作为伤员,被强烈关照着原地休息,她也没有推脱,干脆在树根旁闭目小憩。

    可神智才刚迷糊,便听到娄向明声嘶力竭的吼声,“连欣嘉!”

    戚媛立马清醒了,她飞速地背着包,拿起匕首,二话不说往声源地奔去。

    可瞧见现场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她瞳孔骤缩。

    长约七八米巨型森蚺正把娄向明紧紧箍起,它的身体有成年男子躯干那么粗。

    蚺科蛇类擅长把猎物勒死。

    它们使用躯体结实的肌肉把猎物盘绕住,使得猎物的胸腔无法扩张,由此无法呼吸,再把猎物完整地吞下。

    “娄向明,千万不要松开你手中的匕首。想办法在它的身躯上割一圈,它就会自动松开。”

    一旦被箍紧了,身体的血压就会变高,很难再进行其他的动作。

    娄向明经历的生死危机数不胜数,所以,哪怕濒临死亡,他也显得十分镇定,听到了戚媛的话后,他二话不说,吃力地翻转手腕,艰难地把匕首从表皮内扎入。

    瞬间,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森蚺的颤动,连箍力都没有那么大了。

    利用这间隙时间,他连忙用力往下,在森蚺的身上划出了一道斑驳的血痕。

    森蚺吃痛,它立刻松开娄向明,旋即快速地想要往雨林内滑行而去。

    但恢复了自由之身的娄向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了森蚺庞大的身躯,余光瞧见陈柏、吴辰辉等人陆陆续续地被动静吸引而来,他吃力地开口道,“它把连欣嘉吞了,不能让它走。”

    这森蚺只蛰伏了多久,攻击速度实在太快了,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连欣嘉就已消失不见。

    吴辰辉秒懂。

    像这种巨型蟒蛇,能够吞入直径比他们大的猎物,不过他们没有锯齿,无法撕咬和咀嚼,只能够直接吞,如果能够把它控制住,没准连欣嘉还能够活着出来。

    苏艳梅惊魂未定,“这是蟒蛇?”

    来这里这么久,除了第一天在山洞里瞧见了眼镜蛇,还有路上碰见的一些小蛇,她倒是再也没有见过其他蛇类。

    戚媛摇了摇头,神色带着少有的严峻,“这是森蚺。”

    “蟒蛇体表的花纹十分艳丽,一般是大片云豹状的花斑,而森蚺则不同,是卵.生的,在雨林内也属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甚至于连凯门鳄都是它的食物。”

    它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蛇类,舌头是化学物探测器,鳞片可以感知猎物是否有异动,眼睛是热能感应器。

    苏艳梅忧心忡忡,“那连欣嘉还能救吗?”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该怎么做?”

    显然,她已经从一开始的置身事外逐渐被影响成了热心的模样。

    戚媛视线在森蚺身上逡巡,最后落在腹部那肿大的位置,和苏门答腊虎不同,她曾与过有蟒蛇搏斗的经验,所以并没有太大的畏惧,“吴辰辉、陈柏、娄向明,你们要剖开这森蚺的肚子。它虽然身躯庞大,但无法一下子把我们几个都箍起来。要相信,我们能够战胜它。”

    陈柏虽然心里突突的、慌得很,但他同样拿起了匕首,“你呢?”

    习惯了戚媛的战无不胜,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戚媛用没有受伤的手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森蚺的移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人去牵制着,否则一旦跑了,那我们就彻底没了机会。吴辰辉手臂受过伤,很容易复发,你没有这样的经验,娄向明根本腾不开手,只能我去。”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她看向苏艳梅,“你在旁注意着点,别受伤。”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就冲了出去。

    苏艳梅张了张嘴,她很想说,戚媛的手掌才刚包扎好,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

    她心里再一次产生了颓然感。

    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替所有人祈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