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37章
    “戚媛这一脚……简直帅哭!大快人心有没有?!”

    “俗话说, 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这阎成文都这样了……不会还能继续活下去吧?”

    “从阎成文出现开始, 我这心里头始终憋着一股邪火, 只一句, 这戚媛干得真是漂亮!”

    “要是有谁敢说戚媛故意杀人, 看我不怼死他。”

    “看着阎成文这痛苦挣扎的模样……真的是太赏心悦目了。啊, 他的线路被切了……大概是已经确认死亡了吧?”

    ……

    吴辰辉、连欣嘉、娄向明三人,久久没有回神。

    他们曾想到了一千、一万种结果,都没有一种, 这么刺激和暴力。

    对付阎成文这样的混蛋, 戚媛的做法简直不能更明智。

    作为曾经被踹过的陈柏, 却是下意识地一哆嗦。

    在海上被水淹没的恐惧再度袭来,让他喘不过气。

    方才对戚媛担忧如过眼云烟般消失不见。

    毕竟像戚媛这么强悍的女孩子,哪怕落入了绝境,她也能在荆棘密布中走出一条血路来,“相信她。”

    戚媛静静地站立片刻, 旋即准备快速上桥。

    系统倏然提醒,“阎成文在木桥的粗绳上, 倒了腐蚀性液体,两分钟, 这木桥就会断了。如果只有你一个人, 还有机会通过木桥。可加上苏艳梅,时间根本不够。”他给出中肯的建议,“放弃苏艳梅, 再寻其他的办法通过。”

    苏艳梅在他眼中,俨然已经如同死人。

    戚媛沉默。

    她下意识地看向苏艳梅所在的方向,渺小的躯体在木桥上简直不值一提,可依旧在努力着稳定身形。

    戚媛觉得眼眶发酸,她嗓音有些喑哑,“如果我不救,她肯定得死。可我要是救了,她还有一线生机。”

    更何况自己有系统的保护,纵然失败,也能够保住性命,所以,不管怎样,都要救。

    “我答应过她,会带着她一起活下去。”

    戚媛毫不犹豫地就踏上了木桥。

    可先前有固定的绳索用来当“扶手”,身体也很容易得到平衡,现在什么都没了,她的速度一下子降了下来。

    每一秒都是生死关头,戚媛精神紧绷,后背早已被汗浸湿,她艰难地往前走。

    快要挨到苏艳梅时,戚媛再度开口,“苏艳梅,木桥很快就要断了,咱们必须在这之前通过。拿出你的勇气、拿出你的果敢,否则咱们就得一起死,明白吗?”

    苏艳梅瞳孔骤缩,她的眼角挂着泪渍,显得弱不禁风。

    她没想到,戚媛在明知桥要断的情况下,竟然还会选择回来,这一刻她又想哭又想笑,“你快回去,以你的速度应该够。像我这样没什么能力的,早在第一天就该被淘汰了。”

    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当戚媛的拖累。

    “放屁。”戚媛爆了一句粗口,“现在没时间跟你矫情,想想你儿子,他还在满怀期待地等你回去。没准这时候正在电视机前看他妈妈的表现,你想让他失望吗?我说能过就能过,快走。”

    苏艳梅神情怔愣,下一秒,她咬紧牙关,一门心思地往前爬。

    是,戚媛说的没错,儿子还在家等着。

    最重要的是不能辜负戚媛的好意。

    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想活下去。

    戚媛见状,那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要是苏艳梅继续矫情下去,耽误的就是时间。

    她双手张开,匍匐前进,很快便追上了苏艳梅。

    系统提心吊胆地关注着粗绳被腐蚀的情况,但两人还剩下1/4的距离,粗绳已经摇摇欲坠,即将断裂。

    “戚媛,只有10秒了!你快做好准备!”

    戚媛心头一凛,她喝道,“桥要断了,记住,不管什么情况,绝对不能放手。”

    以如今的距离撞上峭壁,顶多受一点轻伤,只要抓住了,一切皆有可能,“一旦放开,死的就是你。”

    苏艳梅紧紧抓着粗绳,生死关头,她被激发出了无限的勇气,“这木桥不会立刻掉下去,咱们还能继续往前走一段。”

    戚媛应声。

    连欣嘉本沉浸在劫后余生的欣喜中,可瞧着另一端的木桥轰然下坠,她脸上的神情骤然凝固,后背绷得紧紧的,视线落在戚媛与苏艳梅身上。

    “一定要活下去,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吴辰辉根本不知阎成文还有腐蚀药水,见木桥断了,他连忙招呼娄向明,“把绳索抽上来,没准一会儿救人能用到。”

    娄向明与陈柏二话不说,便以最快的速度执行。

    纵然戚媛与苏艳梅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仍是被下坠的力道弄得手足无措。

    苏艳梅本在戚媛的上方,她双手紧紧抓着粗绳,可力道的冲击实在太大,手掌心里血红一片,她吃痛地松开手。

    但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她迅速地抓住木板。

    腐朽的木板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拉力,立刻四分五裂地掉下深谷。

    苏艳梅尖叫一声,身体呈自由落体向下。

    戚媛始终在关注着苏艳梅的动静,听到尖叫声,她手疾眼快地抓住苏艳梅的手腕。

    同时两个人一起向下落。

    手掌心与粗绳摩擦,更别提两个人身体的重量加重了负担,立刻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手指缝隙里,缓缓流出殷红的血液。

    戚媛咬着牙,越到危险时刻,她的脑子便越清醒,眼瞧着即将要撞上峭壁,她紧紧咬着嘴唇,吃力地把苏艳梅往外送。

    嘴唇不知不觉被咬破,口腔内充斥着铁锈的味道。

    下一秒,戚媛的身体重重地撞击峭壁,她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浑身颤栗。

    同时,手指缝隙里的血液,流的更多。

    甚至滴到了苏艳梅的脸上。

    待木桥彻底不动,她惊魂未定地伸手抹了一把脸,但摸到脸上的血滴,她赫然抬起头,“戚媛,你还好吗?”

    戚媛全身直冒冷汗,脸色苍白如纸,她张嘴想要说话,可一吸气,疼痛便溢满了四肢百胲,她真怕自己下一秒就坚持不住。

    不过这样的情况,已经比预想的好上了太多,至少两个人都能够活下来。

    戚媛忍不住勾唇,但下一秒,神情又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

    她喘着粗气缓了好久,“我右手麻了,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快抓住粗绳。”

    不少的木块因为撞击而消失,想这么直直地爬上去,根本不现实。

    苏艳梅连连点头,她小心翼翼地抓住粗绳,同时真心实意地感激道,“谢谢你。”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底的滋味,总之是复杂之极,自己这条命就是戚媛救的,如果有一天戚媛需要她付出性命,她绝无二话。

    戚媛不以为意,发麻的右手不需要用力后,她活动了一下,旋即抓住另一边的粗绳。

    有了依靠点,她左手缓缓松开。

    手掌心里血肉模糊。

    网友们始终屏住呼吸,这样的惊险关头连发表评论的心思都没有,眼下,终于有了短暂的可喘息的机会,瞧见戚媛的手,有些心肠软的甚至流下了眼泪。

    “我记得,戚媛的手修长漂亮,要是以后留了疤,那多可惜呀。”

    “这样的媛媛怎么能让人不爱呢?从她出道开始,我就关注着她,不乏有人说她恶毒,说她霸道,说她趾高气昂,可我通通不信,现在她的行为,也足以证明了我的眼光是正确的。”

    “……不知道说什么,给戚媛点个赞吧。如果我在她这个位置,绝对不会选择救人。”

    “感动是感动的,可我也觉得戚媛有些傻,为了一个没认识几天的人,险些付出生命,真的值得吗?这次就下了,大家都欢呼雀跃,可要是没救下来呢?大家都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也觉得媛媛太过冲动了。”

    ……

    系统保持缄默。

    他同样没想到,苏艳梅真的被这么救下来了。

    不可置信的同时,他对戚媛又有了新的认知,这样的认知打破了他以往的观念,让他陷入了深思。

    吴辰辉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发现苏艳梅与戚媛依旧是活生生的,他喜极而泣。

    他把绳索绑在自己身上,一个跃身便向下。

    抽动绳索,灵巧地在峭壁上缓缓向下,吴辰辉很快便到了戚媛的身旁,瞧见手掌心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他面色凛然,“先上去再说。”

    说完,他一把将其横抱,同时抬高嗓音,“拉我上去。”

    娄向明练忙调节绳索的长度。

    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帮忙下,戚媛与苏艳梅成功地回到了崖上。

    苏艳梅想起了方才的经历,还有些恍惚。

    良久,她忍不住痛哭出声。

    活着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