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35章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阎成文下意识地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揉了揉眼, 可发现,他并没有出现幻觉。

    当即,他的心内卷起了惊涛骇浪。

    挣扎着站起身,生怕动静引起注意, 阎成文把身躯藏在树干后,目光灼灼的盯着戚媛等人的一举一动。

    他的瞳孔内闪烁着幽深的光泽, 仔细瞧, 隐隐约约掺着疯狂之意。

    反正他已经活不长了, 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这阴差阳错的会面, 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最好的机会。

    阎成文心脏疯狂地跳动着, 他借着雨林的掩护, 逐渐地往最外围的陈柏靠拢。

    此刻,吴辰辉从背包内拿出凿钉、绳索、螺帽绳, 给出自己的中肯意见, “来之前,我就已经考虑到会出现如今的状况。我觉得,可以在木桥的上方, 拉上一条紧绷的绳索, 用来当扶手。”停顿了片刻,他示意手中的工具, “这些东西,可以让绳索固定在岩石上。”

    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我对使用工具比较熟悉,所以, 我可以先在这边把绳索固定,然后拉着绳索过桥,在另一边同时固定绳索,两全其美。”

    同时他还有一定的安全保障。

    娄向明想也不想便否决了,“你的手才刚受过伤,万一出了意外,根本连自救的能力也没有。”

    他接过吴辰辉手中的工具,“你教我,然后我过去。”

    吴辰辉微微吃惊。

    他万万没想到,娄向明会在此时说出这样的话来。

    对上娄向明的视线,察觉到对方眼里满是担忧与真切,他的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酸楚。

    有些人,自私自利,罔顾其他人的性命;而有些人,点头之交,却总是设身处地的为他人考虑。

    吴辰辉犹豫了一下,“还是我去吧,毕竟在这方面我是专业的。”

    娄向明固执的很,他也不说其他的理由,只坚持道,“我去。”

    连枪这样的精密玩意儿,他都能够快速的拆卸与安装,更别提这简单的固定绳索了。

    戚媛瞥了一眼天色,快速地拍板决定,“娄向明去,我最后一个过。”

    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总要有个人能帮衬着。

    吴辰辉彻底无话可说,他的心里氤氲着感激之意,随后便细致地演示着各种工具的用法。

    “这个凿钉,是用来打入岩石裂缝、增加牢固性的,像这种岩石。”他认真地挑选了一番,从不同粗细与长短的凿钉,“大概选这种类型的,就很稳了。”

    “这个螺帽绳,是夹进岩石裂缝作为支点的。”

    絮絮叨叨说了一通,他又以最慢的速度固定了绳索,“懂了吗?”

    娄向明学习能力十分的惊人,他闭着眼,慢慢地在脑海中把整个过程还原了一通,最后肯定地点头,“都记住了。”

    说完,他拿着绳索,头也不回地便踏上了那木桥。

    刚一上桥,便发出了“吱嘎”声。

    苏艳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明明上去的人不是她,她却感觉自己也头晕目眩的。

    强迫着自己睁开眼,她咬着嘴唇替娄向明打气。

    木桥底部悬空,四面八方传来水流声,娄向明屏住呼吸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步伐缓慢地向前走。

    可越往中心走,那木桥震动的幅度也就越快,迫不得已下,他整个人匍匐在木桥上,以龟速一点一点往前。

    连欣嘉双手握拳,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与苏艳梅等人不同,她和娄向明的感情更深,而且娄向明这人,品质难能可贵。

    所以更加忧心。

    阎成文虽然同样提心吊胆,可他却阴毒地祷告着,希望娄向明出师不利。

    只有这样,他们通过这木桥的几率才会大大降低。

    娄向明精神高度紧绷着,额头上甚至浮出了一层细汗,他又往前走了一步。

    腐化的木板发出咔嚓声,还不等人反应过来,便做自由落体,迅速地掉落在深谷中。

    木板压根没有泛起涟漪,就被卷入水中,随后消失不见。

    而娄向明右手迅速垮下一段,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下栽去。

    连欣嘉甚至发出了尖叫声,“不要。”

    好在娄向明一直紧紧抓着木桥,他胳膊用力,稳住身形,看着底下的深谷,他面色有些难看,但依旧稳定着身型,又退回匍匐的姿态。

    喘了好几口粗气儿,他才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好在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发生过任何危险的情况,娄向明成功地到达了对岸。

    落地的那一瞬间,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连欣嘉喜上眉梢,紧握的拳头终于松开。

    娄向明知道时间紧迫,他迅速地固定好绳索,又利用钩环抽紧绳索,他使劲地拉了拉,觉得没问题了,才远远的比了一个OK的动作。

    很快,木桥上方一米的高度,便出现了“扶手”。

    吴辰辉思来想去,主动请缨,“让我先来吧。”

    陈柏连忙上前,这两天他想的太多,要想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融入这个团体内。

    吴辰辉:“……”

    只是受伤了两天,他怎么觉得自己变成了团队保护的弱鸡,还不等他说话,陈柏便头也不回地上了木桥,“诶……”

    有了结实的“扶手”,陈柏相较于娄向明,走的稳当多了。

    他并没有匍匐着身体,也没有刻意保持平衡,就这么平常心态地走了过去。

    落地后,他想了想,抬高声音鼓励大家,“走过来其实很简单的,什么都不要想,放平心态。”

    兴许是他的状态感染了其他人,连欣嘉与吴辰辉也陆续走了过去。

    当然,期间又踩坏了两块木板,不过比起成功通过,这些都不值得一提。

    很快,便只剩下了苏艳梅与戚媛。

    苏艳梅满脸遍布着绝望,她小心翼翼地、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戚媛,“我真的恐高。”

    此刻她有些痛恨自己的懦弱,成了团队的拖累。

    哪怕是生死关头,戚媛也没有见过苏艳梅这么胆怯。

    不过,巴掌不打到自己脸上,永远不知道多疼,骂声不骂到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多气,从来没有感同身受四个字。

    所以她无法真正地理解苏艳梅此刻的心情。

    戚媛犹豫片刻,缓缓伸出手,“和我一起吧。”

    她和苏艳梅的体重都比较轻,想来承重方面,不是问题。

    苏艳梅闻言,瞳孔瞪得如银铃般,她落下酸涩的眼泪。

    到了这一步,她知道,如果自己再拒绝,后果不是自己所能承担的。

    “好。”

    她紧紧握住戚媛的手,视死如归地一起上了木桥。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的都发红包~么么么哒,我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