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28章
    吴辰辉手肘撞地, 吃痛的“嘶”了一声。

    更令他心寒的是阎成文的态度,不仅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还理直气壮。

    似乎彭馨雅的死亡,在他眼中, 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吴辰辉冷笑一声, 眼中满是暴戾, “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和你做朋友。”

    阎成文不以为意,他丝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扭过头, 这一动作牵动了脸上的伤口,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不过在这生死关头,他压根没心思计较, 只目不转睛盯着警报器所在的方向。

    方才的情况太过于危急,阎成文只想着保命, 眼下瞧见苏门答腊虎向娄向明纵身一跃,他心里有些懊恼。

    娄向明作为退.伍老兵, 各项能力均是拔尖的,可以说,有了他的保护, 能够更安全。

    失策了。

    苏艳梅终于从恐惧中回过神。

    她觉得自己当初想把许建洲扔到海里的想法已经够丑陋了, 却万万没想到,阎成文更可怕,人命在他眼里宛如草芥,只要他活着, 其他人都不重要。

    真是令人作呕。

    苏艳梅瞥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彭馨雅,想起这两日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心头倏然发了狠。

    顾不得猛虎的威胁,她弯腰、右手抓住阎成文的衣襟,用力将他整个人抬起,随后直接扔向了娄向明所在的方向。

    阎成文能让一个人垫背,就能让更多的人垫背。

    与其让大家处于恐惧与担忧中,倒不如让他死了,一了百了。

    也好替彭馨雅报仇。

    阎成文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他仿佛体会到了彭馨雅死前的经历。

    先前,老虎受到警报器的干扰,扑向娄向明时,准头有了偏差。

    所以娄向明凭借着矫捷的身手躲过了一劫。

    正当老虎想要发起攻击时,破风声引起了他的警觉,察看到是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它的阎成文,它张嘴低吼,身形再度变化了方向。

    阎成文在生死关头,双脚蹬地,堪堪地让自己停了下来,可人类的反应速度和老虎比较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哪怕还有一定距离的缓冲,他依旧没有躲开。

    下一秒,右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险些昏厥。

    阎成文浑身颤栗,他颤颤巍巍地看向右手,那里空空如也,他满脸煞白,忍不住抬头。

    那老虎咬住手臂就往旁边甩去,暗色沾血的皮毛,显得越发诡谲与危险。

    这电光火石的一幕,没人能想得到。

    戚媛等人如此,网友们也是如此。

    “卧槽!!继上回苏大姐一个帅气的过肩摔后,我终于又看她顺眼了!!!阎成文也太恶心人了,就该这么治!!死了我也不难过!!”

    “就是啊,但凡阎成文能有一丁半点的愧疚,还算这个人有良知,可听听他是怎么说话的,要多气人就有多气人,行了,这就叫现世报。”

    “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有点爽的。”

    “唔,苏艳梅也忒极端了,不管怎么说彭馨雅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又何必再拖一个人下水呢。这样一来,以后的组队又该怎么选?”

    “我也真的是服了他们,这还没脱离危险,自己人就内斗起来,真是够够的了。”

    ……

    娄向明见老虎再度扑向阎成文,他仅仅犹豫了一瞬,便二话不说地窜了过去。

    不管阎成文人品如何,他的理念,永远是以人民为天。

    网友们再次惊呆,可想起娄向明的职业,一个个又陷入了唏嘘中。

    不过,替娄向明不值的同时,更有发自内心的敬佩。

    娄向明的身体猛烈的撞击在老虎身上。

    因为疼痛而汗涔涔的阎成文,抓住了这关键的机会,他迅速地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了致命的抓扑。

    右手被咬断的地方,正在不停往外淌着鲜血。

    老虎冷冰冰的目光在娄向明与阎成文身上逡巡,兴许是阎成文受伤不存在威胁的缘故,它缓缓地锁定了娄向明。

    不过这一次,它并没有发起进攻。

    娄向明心沉入谷底。

    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克服着内心的恐惧,同时缓缓地拔出了匕首。

    戚媛见状,瞳孔骤缩。

    因为……爸爸的缘故,她一点儿也不愿意看见娄向明出事。

    她眼睑低垂,大脑快速地反映着各种危机情况后的应对措施。

    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戚媛抿唇,缓缓闭上了眼,但很快又睁了开来,她喃喃道,“再大的困难也有解决的办法,身处绝境,只要能坦然面对,仔细分析,总能解决。”

    左手捏着麻醉剂,右手紧紧握着匕首,戚媛脚步坚定的向娄向明所在的方向走去。

    网友们感受着戚媛视死如归的气势,不由得再次缄默。

    “我是真的佩服媛媛,别人恨不得往后缩,她倒好,总是冲在最前,真心疼。”

    “因为戚媛手里有着强力麻醉剂啊,如果她都不出手,在场所有人迟早会被撕成碎片。”

    “看得我真是烦,要是只有戚媛一个人,那多省事儿,真tmd一群拖油瓶。”

    “你这话可就过激了,倘若戚媛孤身碰到老虎,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娄向明、吴辰辉、连欣嘉哪一个没有用?”

    ……

    徐霞、娄之意、娄之秋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的屏幕。

    此刻,二人一虎,正在对峙。

    不知那苏门答腊虎是否有些忌惮戚媛与娄向明,所以迟迟没有发出攻击,还在进行着观望。

    徐霞眼睛红肿,此刻仍有泪水不停溢出,“等你们爸爸回来,我非要好好说说他。家里不愁吃,不愁喝。真的缺他那5000万吗?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他退.伍,我真是受够了。”

    娄之意不经意地抹了抹眼角。

    昨天爸爸那番话,他都听在了耳里,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绝不允许爸爸参加这样的节目。

    赔了一个爸爸才娶到的媳妇儿,他要不起。

    “爸一定会活着回来,一定。”

    娄之秋开了口,但她的嗓音哑得厉害。

    三言两语间,静止的屏幕终于有了变化。

    老虎露出了锋利的犬齿,它后腿逐渐蹬起,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低吼着奔向了娄向明。

    徐霞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她太害怕见到鲜血淋漓的场面。

    更害怕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丈夫。

    心理崩溃下,她哭出声来。

    娄之意右手紧紧握拳,手背青筋暴起,他想偏过头,不去看屏幕上的画面,可根本做不到。

    从小到大,他一直厌恶着这个不负责任的爸爸,可等自己长大了,他才明白每个人身上都担负着不同的责任,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去做。

    为了家庭,爸爸宁可付出生命。

    他实在没有理由,再说出不负责任这四个字。

    “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等你回来,我一定和你道歉。”

    镜头内,娄向明还不等有动作,巨大的反震力道让他不由自主的松手,匕首一下子脱落,同时整个人被老虎扑倒在地。

    戚媛抓住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猛然把手中强力麻醉剂扎入老虎的体内。

    只一秒,所有的液体全部注射到体内。

    麻醉剂注射有强烈的痛感,老虎发出了深沉的吼叫,它稍微松开了一些娄向明。

    戚媛趁它思考的瞬间,灵巧的身体微弯,找准角度,手中的匕首直直地扎入虎目内。

    同时,她提高嗓音,“还不来帮忙吗?挨过了三分钟,咱们都能活。”

    话音刚落,老虎发出了更响亮的低吼,其中掺着无尽的痛苦,它一拍爪子,把戚媛击飞了好几米远。

    戚媛的声音,仿佛唤醒了大家求生的意志。

    吴辰辉猛然回神,他咬了咬牙,头一个冲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也想多写点,但是我的时速它不允许啊……我以前一个小时能写3000,现在……咸鱼,真的是咸鱼!

    偷偷地打了两把王者,输的连鬼都不认识了!

    抽100红包~零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