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23章
    网友们瞧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大气不敢喘。

    “杀人藤也忒可怕了, 简直就是活活把人绞死。死亡前受到的痛楚可想而知。”

    “一点儿也不希望吴辰辉出事!!”

    “蛮佩服戚媛的, 竟然有勇气救人。一旦失误, 吴辰辉命丧黄泉, 她要面对多少喷子?”

    “喷子?你是把大家的智商摁在地上摩擦呢?媛媛如果不救人,吴辰辉肯定没命,倒不如拼一把,还有一线生机。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结果如何, 又有谁会去喷她?傻.逼吧。”

    “对不起我不敢看了, 我切换一下其他的线路, 十分钟后再回来。”

    ……

    戚媛肌肉紧绷, 像是满弦的弯弓, 千钧一发之际, 已没有时间给她思考与判断,她咬牙,砍刀直直地像吴辰辉的头颅旁而去。

    “扑哧”一声,砍刀深深地扎入了粗藤条内。

    粗藤条仿佛受到了刺激,停滞片刻后,愈发变本加厉。

    戚媛紧紧握着砍刀,沿着顺时针旋转,再次用力地将其劈开。

    待听到细微的“咔嚓”声后,粗藤条与主体分离。

    失去了支撑的力道,吴辰辉脖子上剩余的藤条受重力的作用, 直接掉落在地。

    他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同时控制不住自己拼命的咳嗽,“谢谢。”

    虽然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心理准备,可谁不想活下去呢?

    细藤条没有粗藤条难对付,且距离吴辰辉有段距离,所以,摆脱内心恐惧的苏艳梅与彭馨雅,轻轻松松地把藤条砍断。

    苏艳梅见陈柏握着燃烧的枯树枝,却迟迟没有动静,她不假思索,代替了陈柏的位置,将缠绕在吴辰辉脚腕上的藤条一一处理。

    吴辰辉冷汗淋淋,他无意识地抹了一把汗,察觉到全身没有束缚后,奋力一跃,终于摆脱杀人藤的纠缠。

    他气喘吁吁地倒地,大脑一片空白。

    当然,心底深处,升腾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感。

    苏艳梅比吴辰辉好不到哪去,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儿,试图平静自己的情绪。

    网友们见吴辰辉平安无事,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妈呀,心都要跳出来了,简直是太刺激了。”

    “好在吴辰辉、彭馨雅选择了与戚媛一组,否则眼镜蛇、杀人藤就能要了他们的命。缘分真是又微妙、又神奇。”

    “希望这回死里逃生后,他们再也别碰见这些鬼玩意。”

    “今天又是为媛媛疯狂打call的一天,哦,不,还得加上苏大姐和彭馨雅,这叫什么,巾帼不让须眉?”

    “本来还挺喜欢陈柏的,这次他的表现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两个女孩子都冲在他前头,他反而还畏畏缩缩的,一点都不像个爷们。”

    ……

    良久,苏艳梅才找回神智,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在那样危险的关头,她竟然会选择救人。

    可想到那救人的美妙感,她低声笑了笑。

    苏艳梅情不自禁地看向戚媛的方向。

    人对人的影响果然是巨大的,和狭隘的人相处多了,自然也会逐渐变得狭隘,反之亦然。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没有理由的。

    戚媛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右手虎口处因为巨大的反震力道,被划出两道血痕,此刻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意。

    她佯装若无其事地收回砍刀,“时间不早了,必须得尽快建造庇护所,快回去吧。”

    说完,她瞥了一眼又陷入伪装状态的杀人藤,原路返回。

    苏艳梅连忙跟上。

    彭馨雅深深吐出一口气,煞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丝红润,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吴辰辉的身旁,将其扶起,关切地问道,“没受伤吧?”

    吴辰辉连忙摆了摆手,劫后余生的刺激感在瞳孔深处彻底消失,他借着力站了起来,“没有。”

    至于脖子上的勒痕与擦痕,倒也不算什么。

    彭馨雅心里终于踏实。

    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给陈柏一个眼神,彻彻底底地把他当成了空气。

    显然,陈柏那犹豫不决、临到最后也没有救人的行为,让她有些看不起。

    吴辰辉有心想和陈柏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无奈作罢。

    虽然别人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可事到临头,总觉得有些膈应。

    算了,他和陈柏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要求那么多,有这时间倒不如想想怎么建造庇护所。

    吴辰辉本就心大,想通了后,他连忙追上戚媛,“庇护所的位置挑好了吗?”

    陈柏的脸色青红交加。

    他有些憋屈、又有些难受。

    参加这档节目前,双方谈得清清楚楚,他需要制造噱头、让自己意外“死亡”,随后节目组会安排人将他救下、同时完成新的任务。

    所以,与其他参加节目的选手相比,他心里满是优越感。

    可就在今天,一个幽灵箭毒蛙,就彻底粉碎了他的信念。

    原来,在节目组看来,他的安危不值得一提。

    他只是那种可有可无的炮灰。

    迷茫愤怒的同时,陈柏更多的还是无可奈何,他喟叹一声,垂头丧气地跟在彭馨雅与吴辰辉的身后。

    有些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戚媛行走的速度说不上快,但也不算慢,很快,她就带着众人到了先前看上的大树旁,有条不紊道,“陈柏、吴辰辉,你们去砍竹子,然后搭好A型架。”戚媛用手比了比,“竹子一定要绑紧,然后在A型中间等距捆绑竹子,可以让这架子更稳定。”

    “彭馨雅、苏艳梅,你们继续去寻找树皮的纤维,多多益善。走路时一定要拿着木棍探路,知道吗?”

    大家没有任何的异议。

    分工明确的状态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很快,几个A形架子便搭了起来。

    彭馨雅与苏艳梅也收获颇丰,不仅找到了一些干的枯枝,更是带回了一堆树皮纤维。

    前者见戚媛正在清理地面,干脆上前帮忙。

    兴许是气氛太沉默的缘故,彭馨雅在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绞尽脑汁挤出了一个话题,“我记得你参加过有关于旅行的综艺节目,当时也在山里休息,这庇护所和那帐篷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说着说着,话便越来越多,“那会儿你和徐玮还在一起,不过徐玮男友力太爆棚了,不然大家一定能早些发现你的能力。”

    戚媛手里的动作顿时停顿,她皮笑肉不笑,“男友力?不好意思,我没有男友。”

    话音刚落,苏艳梅、陈柏、甚至于吴辰辉不约而同竖起了八卦的小耳朵。

    这戚媛平时与徐玮互动高甜,怎么突然间就变成没有男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