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20章
    陈柏借着朦胧的月光,视线在四人脸上逡巡, 旋即蹑手蹑脚走出山洞。

    戚媛心跳如擂鼓。

    山洞外, 脚步声渐行渐远, 她迟疑片刻, 缓缓坐起身,“我可以跟上去吗?”

    在海上,陈柏伪装得天衣无缝,若不是他使用无线电通讯设备联络其他人, 险些将系统也一同蒙蔽。

    系统沉吟片刻,有些为难, “陈柏的直播线路暂时被人为黑屏了。”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与荒野求生这档节目的幕后人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确定对方目的的情况下, 戚媛贸贸然地跟上,很容易打草惊蛇牵连自身, “不过我可以和你描述他的行为。”

    戚媛装作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再度平躺。

    同时,她又好气又好笑,“你直接说最后一句就行了。”

    这和跟上去有什么区别?!

    陈柏顺着丛林灌木往沙滩的方向走去, 时不时警惕地回头打量。

    海风带着湿润与凉爽之意, 他深吸一口气,同时拭去额头的薄汗,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这才拿出通讯设备。

    “嘶拉”的电流音响起, 很快,便传来了低沉的声音,“陈柏,你小子怎么回事?都六天了,还没死成。”

    陈柏目光幽深,小麦色的脸上划过一抹无奈,“一言难尽。”

    在海面上,他故意往深海内投掷鱼肉内脏试图引来鲨鱼,本以为许建洲、苏艳梅、戚媛的性命不保,但万万没想到,戚媛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明星,扛起了大梁,数次带着他们死里逃生。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临时起意,与戚媛一组。

    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戚媛听着系统的转述,她心内卷起了惊涛骇浪,同时,愈发觉得这档节目的水深不可测。

    她思索了好一会儿,继续道,“还有呢?”

    系统瞬间萎靡,“他们开了信号屏蔽器,我没办法了。”停顿片刻,他语气又变得欢快,“但是我捕捉到了一张对面传输的地图,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给你看看。”

    话音刚落,戚媛的脑海内便出现了热带雨林的分布图。

    瞧着地图上重点标志的两处位置,联想到芯片内装着精密的GPS定位,她的心脏再次激烈地跳动起来。

    良久,戚媛忍不住喃喃自语,“以前那些人,真的都死了吗?”

    可如果没有死的话——

    细思极恐。

    此时,山洞外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戚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发出均匀的呼吸。

    陈柏进入山洞后,下意识观测了一下熟睡的四人,见他们的位置没有发生移动,顿时心安。

    随后,他凝视着戚媛所在的方向,眼里出现了迷惘与困惑,同时还有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感情。

    他平静地躺下,闭上双眼。

    系统紧接着出声,“直播线路又打开了。”

    戚媛置若罔闻。

    戚媛始终在清醒和沉睡之间徘徊。

    恶劣的环境在她看来,不足为惧,但险恶的人心,却是防不胜防。

    隐约感受到了刺眼的阳光,她睁开眼,这才发现,夜已经过去,瞧着仍处于深度睡眠的四人,她抬高声音,“夜晚的雨林危险系数太高,所以我们要抓紧白天的时间赶路,把东西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虽然大家脸上仍挂着疲倦之色,但没有人有疑义。

    戚媛从背包内拿出烟草叶,分给其他人。

    苏艳梅盯着烟草叶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有什么用?”

    吴辰辉连忙道,“热带雨林内有瘴气。”瘴气是动植物死亡后,没有掩埋,直接袒/露于地表,尸体经过微生物的分解、发生反应后形成的毒气,“如果被瘴气侵犯,很容易得恶性疟疾。而随身携带烟草叶,就能够很好地避开。”

    苏艳梅连连点头,像对待珍宝似的把烟草叶收好。

    彭馨雅拿出驱蚊液,耐心地给每个人涂好,“雨林里昆虫、蚊子数不胜数,有时候,它们比那些大型猛兽来的更可怕。一定要把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遮的严严实实。”

    即便如此,还有不少虫子能钻过缝隙,与肌肤接触。

    做好系列的准备,所有人手持着木棍,便向小道内往深处走。

    充斥着海水腥咸味的空气早已被潮湿闷热的气息所替代。

    在雨林内,由于大量的树木阻挡了空气的流通,所以湿度极高。

    陈柏走了半个小时,便感觉汗流浃背,他自嘲地笑了笑,“感觉自己像是在蒸笼里,要被烤熟了。”

    更糟心的是,他依旧没有想出合适的办法,顺理成章地死亡。

    吴辰辉走在为首的位置,他紧紧握住棍子,在地面上来回扫动,不仅如此,他还反复提醒着大家重复这一行为。

    随着时间的流逝,雨林内的路逐渐消失。

    巨蟒般的藤条绞成麻花状,郁郁葱葱的树叶密不透风,炎热令人窒息。

    倏然,苏艳梅轻轻叫了一声,她停驻脚步,面色惨白地看向脚踝处。

    “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

    由于对雨林的畏惧,她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惊慌,险些哭出声。

    彭馨雅闻言,立刻转身。

    她瞥了一眼,便开始絮絮叨叨,“宽体金线,呈柳叶形,背部棕绿,腹面浅色,散布不规则暗绿色斑点,这是茶色蛭,不碍事的。”

    瞧着滑腻腻的茶色蛭,苏艳梅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不过,那颗担忧的心倒是安心了不少。

    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行。

    “那该怎么办?”

    戚媛神色平静地蹲下身,在苏艳梅脚腕处轻轻拍打,“有水蛭叮咬时,切忌用力硬拉甩开,很容易让水蛭的身体断留在皮肤底下,一旦引起了感染,那就不好说了。学着我的样子,把它震落就行。”

    说完,茶色蛭便掉落在地,她连忙压着伤口,排出一丝血迹,随后从包内拿出一只小药膏,在伤口处抹了些,“行了。”

    苏艳梅只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她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样就行了?”

    戚媛反问,“不然还要怎样?被蚊虫叮咬再正常不过,习惯就好。回头自己处理。”

    苏艳梅连连点头。

    她把戚媛的话在脑海中又默念了一边,完全记住后,才松了口气。

    吴辰辉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此刻,他已经拿出了砍刀,将前路的荆棘与野树枝一一砍尽。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滑落,他穿着粗气,显然耗费了不少的体力。

    就这么陆陆续续地走了半天。

    彭馨雅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架在烤炉上,全身上下烫得惊人。

    同时她的喉咙口火辣辣的,她拿出水袋,却空空如也。

    瞧着所有人都在默不作声地行进,她迟疑了片刻,吞咽了一口口水,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戚媛始终在观测着周围的动静,彭馨雅的状态自然也看在眼里,脱水之后继续行动,很容易出事。

    不仅仅是彭馨雅,苏艳梅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至于陈柏与吴辰辉,男女体力的悬殊,在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停下脚步,“等一下。补充一点水分在走吧。”

    彭馨雅感激地看了一眼戚媛,此时此刻,她对对方的好感度升至了最高点。

    虽然平时相处时总有种生疏感,可她待人处事的态度和方式让人舒服和觉得暖心。

    她又咽了一口口水,“好。”

    雨林内的水资源并不像海面上那么匮乏,戚媛与吴成辉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在了身旁的藤蔓上。

    有藤蔓的地方,就有干净的饮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