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19章
    苏艳梅察觉到戚媛的神情变化,她下意识地循着戚媛的视线看去。

    眼镜蛇身体前端竖起, 颈部皮褶两侧膨胀。

    背部的眼镜圈纹愈加明显, 同时发出“嘶嘶”声。

    苏艳梅头皮一阵阵发麻, 脸上血色全无, 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颤抖,手脚更是一片冰凉,她哆哆嗦嗦开口道,“这怎么办?”

    眼镜蛇含有混合型毒素, 在这样的地域,被咬上一口, 基本没了存活的希望,虽然它如今的目标是彭馨雅,但谁知道下一个攻击对象又是谁?

    彭馨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头晕目眩,连带着呼吸都觉得困难。

    她紧紧咬着嘴唇, 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何必因为意气之争,就莽撞地答应参加这档节目,为什么她不好好地进行她的户外直播、好好地研究各项生物?

    非要搅和这趟浑水。

    彭馨雅嘴唇咬破了皮还浑不自知, 铁锈味在口腔弥漫, 就在此时,她听到“砰”的一声。

    像是木棍击打地面发出的声音。

    但凡有风吹草动,眼镜蛇都会发出攻击,彭馨雅闭上眼, 表情带着视死如归之意。

    希望这条眼镜蛇能快速离开,否则还无故连累了戚媛与苏艳梅。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戚媛在电光火石间,向石洞外投掷了干树枝。

    警觉的眼镜蛇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竖起的前端微微地换了一个方向。

    戚媛紧握着手中小巧的匕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此刻,她的眼中没有了彭馨雅、没有了眼镜蛇的身躯,她全神贯注地盯着七寸所在的位置。

    随后,她身体紧绷,肌肉发力,快速地把匕首甩出。

    “呲啦”声传来。

    眼镜蛇的七寸被匕首钉着,但身躯因为疼痛的反射蜷曲颤抖。

    戚媛虽看着镇定自若,但实则手掌心溢满冷汗。

    黏糊糊的。

    万一准头偏了,那彭馨雅的小命也就交代了。

    她抿了抿唇,随手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才缓缓站起身。

    而苏艳梅则是大大地呼出一口气,如今她才意识到,陆地上的危险并不比海洋弱。

    甚至于都不会给你挣扎的机会。

    她垂下头颅,手指仍是控制不住的发颤。

    闭眼了许久,仿佛有一万年那么长,彭馨雅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痛感,她缓缓睁开眼,瞧见眼前的一幕,呆若木鸡。

    眼镜蛇瞳孔圆形,上唇蠕动、且微微翻起,露出尖牙。

    它一动不动地躺着,身边淌着腥臭的血液。

    彭馨雅紧绷的后背缓缓放松,此刻,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眼镜蛇已经死了。

    看着七寸上扎着的匕首,她想到了什么,猛然看向戚媛的方向。

    网友们也终于回过了神。

    刚才那一幕,着实太过于刺激与惊险,眼镜蛇那冷漠的视线,叫他们后背一阵发凉。

    眼下,评论铺天盖地,险些将屏幕淹没。

    “卧槽,眼镜蛇啊!!一直都听说过它的赫赫威名,但从来没见过,果然是真的太可怕了!!生怕它咬上彭馨雅,刚才都忍不住捂上了眼睛。”

    “???戚媛距离眼镜蛇大约有5米,她……她……她……是怎么做到把匕首准确无误的扎到七寸内的?她真的是个影视明星吗??扯淡呢吧?!”

    “戚媛已经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了,但是我发现,她每天都能帅出新高度!这真的是荒野求生吗?我怎么感觉该改个名字,叫做戚媛个人秀呢???”

    “艹,A爆了!!不过戚媛为什么会有这么精准的判断力??在海里与虎鲨搏斗,我还能说激发了身体的权利,然后再带着一点侥幸的成分。可他/妈匕首扎七寸我就实在解释不了了!!不行,我要去戚媛经纪人的微博下问清楚?!”

    “不行了,既想看戚媛的直播,又不想看戚媛的直播。每次看的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出什么意外!可不看又忍不住啊!!真是有毒!!”

    “【捂脸】【捂脸】【捂脸】,这彭馨雅还嫌弃我们家媛媛没能力,现在好了,不知道她心里头是个怎么样的滋味,好想去采访一下!!马上就要应验那句话了,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

    ……

    戚媛缓缓走到了眼镜蛇的身旁。

    她拿着长木棍试探性地拨了拨,确认无误死透了,这才蹲下身,从七寸处拔出了匕首。

    想了想,她干脆又砍下了蛇头,“眼镜蛇虽然是毒蛇,但去除毒素和毒囊,肉质和其他生物一样,主要成分是蛋白质,可以吃。”戚媛眉头微微蹙起,“炖蛇羹是不可能了,没有那么多调料,但是烤蛇肉还是可行的,我带了盐巴和孜然。”

    除了木柴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音,石洞内变得安静异常。

    网友们还没争论出个结果,就听到带了盐巴和孜然,要烤蛇肉吃。

    一个个……炸了。

    “这戚媛真是绝了!!”

    “在她心里,任何东西只有可以吃和不可以吃的分别吧??”

    “妈呀,她带了米,带了孜然,带了盐巴,简直是百宝箱啊,咋不把家也搬过来呢?”

    “不得不佩服戚媛的体力,从直播开始就一直背着她那黑色的大包,估摸着得有好几十斤重吧,看样子还身轻如燕的。”

    ……

    苏艳梅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就在这短短几天内得到了大量的提升,眼下,虽然有些懵,但依旧飞快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她开口道,“我听说蛇肉内隐藏着一种病菌,真的能吃吗?”

    戚媛点了点头,“能。”

    苏艳梅对戚媛相当信任,听到她笃定的回答,便不再开口。

    只安安静静地待在一旁听候吩咐。

    可怜的彭馨雅先是受了惊吓,还没恢复,又被戚媛这彪悍的问话吓到了。

    她嘴唇嗫嚅,可好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戚媛动作利索地切开了眼镜蛇的腹部。

    内脏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泛着令人作呕的恶心味。

    苏艳梅好歹吃过生鱼肉,虽然觉得有些不适,但依旧主动去帮忙。

    不过手指触摸到眼镜蛇那华丽丽的皮,她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泛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戚媛把内脏收拾到一起,随后开始给蛇剥皮。

    不像那种拇指粗的小蛇处理起来十分快速,她花了不少的功夫,最后又颇有耐心地把眼镜蛇切成一段一段。

    当陈柏与吴成辉带着丰富的菌类满载而归,还不等说话,便瞧见娇小的戚媛身旁,放置着一张完好无损的蛇皮。

    吴辰辉:“……??”

    他石化了。

    在他心里,女孩子都是弱小需要保护的,彭馨雅如此,戚媛亦是如此。

    可眼前这一幕让他的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

    陈柏瞳孔骤缩,但旋即又恢复了正常,他紧紧地盯着戚媛,神情罕见地露出了一抹疑惑。

    将所有的心思收起,他拍了拍吴辰辉的肩膀,以示安慰。

    吴辰辉茫然地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彭馨雅的身边,询问她事情的经过。

    彭馨雅虽回答地语无伦次,但大体也把情况具体的描述了出来。

    吴辰辉一拍脑袋,懊恼道,“连雄黄粉都忘撒了,好在有惊无险。”

    如果在大家睡着时出现了眼镜蛇,那后果才不堪设想啊,“我先去撒雄黄粉。”

    戚媛把蛇肉归拢交给苏艳梅,“简单地清洗一下就行。”

    苏艳梅照做。

    戚媛在山洞内找到废旧的陶瓷罐,一股脑把椰肉、椰汁与米放入,随后搭了个小架子,在火堆上慢慢地烧着,很快空气中便溢出了一股甜腻的香味。

    随后她又去山洞外,用刀砍了数根尖树枝,等苏艳梅回来后,她把蛇肉插在木棍上,放置在一旁,随后又架起了新的火堆。

    吴辰辉也没闲着,他行为大致与戚媛相同,把新鲜的海鲜与菌类全部闷在坛子里。

    在他眼里,熟了就能吃了,味道什么,不重要的。

    待新火堆火焰燃烧旺盛时,戚媛慢条斯理地在蛇肉上均匀地撒下盐巴和孜然,随后转动树枝反复炙烤。

    蛇肉内的脂肪化为油滴,落在火堆里,偶尔也有盐巴掉落,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很快,除了甜腻的椰香味,空气中还漂浮着肉味、海鲜的腥膻味,令人食指大动。

    苏艳梅简直要喜极而泣。

    在海上,她简直过得生不如死,想起那生鱼肉,就觉得胃里翻腾。

    眼下,椰子粥、烤蛇肉、与海鲜菌菇汤,简直是人间美味。

    陈柏同样觉得食指大动,见椰子粥熟了,他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迫不及待道,“开动吧。”

    戚媛又在蛇肉上撒了一把孜然,才不慌不忙地均匀分配。

    当递给彭馨雅时,她眼里泛出了一丝晶莹的泪花,哽咽道,“戚媛,谢谢你。”嘴唇泛着刺痛,她抿了一口,“还有,对不起。”

    她为自己的小肚鸡肠而感觉羞愧。

    如果不是戚媛,恐怕她的性命就要在今天画上句号。

    今天这一惊险的经历,突然让她意识到,人不可貌相。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一定不会再说出那样的话来。

    戚媛依旧没什么情绪波动,但她轻轻点了点头,“吃吧,凉了恐怕会腥。”

    诚如先前对苏艳梅所说,她压根没准备对彭馨雅去证明什么,对方的肯定也和她无关。

    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自己的,问心无愧就行。

    彭馨雅心内还是懊悔,但她也有着自己的自尊与骄傲,更多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接过蛇肉,不再言语。

    一行五人,狼吞虎咽地吃着肉,喝着粥,山洞内的温度也在不知不觉中上升。

    摇曳的火光在石洞上投下剪影,显得格外温馨。

    能在恶劣的环境下,有这样悠闲的时光,实属不易。

    很快,所有的食物便被一扫而空。

    吴辰辉随手把手边的垃圾收拾了一下,打了个饱嗝,满是好奇地看着戚媛,“同样的情形我都不敢说能把匕首准确扎入眼镜蛇的七寸,你真的是个女明星吗?私下里真的没有练过吗?”

    他本来只觉得戚媛眼熟,但刚才大家简短的交流才得知她是个风头正盛的女明星。

    所以才有这么一问,“你又不缺钱,怎么跑这儿来受罪了。”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戚媛脸上。

    陈柏见状,连忙添了一句,“是啊,你这生存技能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要是没了你,我们在海上早就完了。”

    问话颇有试探之意。

    所有网友的视线,整齐划一的落在戚媛依旧白皙漂亮的脸上。

    他们……也很想知道!

    是真的想知道!

    戚媛望着摇曳的火光,神情有些恍惚。

    她的眼前,缓缓浮现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他的周遭,弥漫着杀戮与正气。

    其实和他比起来,如今自己经历的凶险与需要承担的压力,着实微不足道。

    沉默片刻,戚媛耸了耸肩,含糊敷衍道,“有人教过。”

    吴辰辉微愣,旋即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作为一个野外生存的狂热分子,与高手交流切磋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是谁?”

    戚媛神色柔和,在橘色光晕的衬托下,愈发显得温柔,“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其他的,她不愿意多说。

    网友们一路见证着戚媛披荆斩棘,她坚毅勇敢、她无所不能,却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温和的模样。

    这仿佛是一个很新奇的感受。

    “媛媛当然有人教了,没人教当然不会这些啊。她已经这么厉害了,教她的人得多牛/逼呀,真是想见识一下。”

    “哇,感觉我媛的颜值赛新高了,截图保存桌面。”

    “有些东西,并不是交了就会。就像这身手,也得经过数年的训练,戚媛真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情感上我已经完全偏向了戚媛,可理智上告诉我,她人品不好,劈腿插足别人的家庭,在哪里都不值得原谅,啊啊啊啊,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

    苏艳梅与戚媛相处几天,不说十分了解她的性格,但也能摸得清一些,戚媛对她的过往讳莫如深。

    她心思转圜,连忙岔开话题,“不提这些了,倒不如说说明天该怎么办。”

    彭馨雅心思细腻,她早就发现苏艳梅以戚媛为尊,索性顺着她的意,“是啊,这才只是雨林的边缘,深处的危险系数更高。”

    她尴尬地看了一眼戚媛,“刚才是我太不懂事了,我觉得大家一起结伴而行,能更安全些,你觉得呢?”

    苏艳梅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还以为对方有多大的骨气,也不过如此。

    吴辰辉一提起正事,立刻变得正经起来,心大的他早已默认了这新组合,只迟疑了一下,“我来给你们讲一些注意事项。”说完他又看了一眼戚媛,“如果我哪里说的不对,你补充。”

    戚媛心内快速地分析利弊,旋即含笑点头,“可以。”

    她不能无故丢下苏艳梅、陈柏,而吴辰辉的生存能力较好,有他的帮忙,的确会安全多。

    彭馨雅松了口气。

    她还担忧着戚媛不给面子,直接拒绝。

    吴辰辉握拳抵唇轻咳一声,“咱们经历的第一个板块是热带雨林,它与极地沙漠并列三大危险区域,甚至于还有更复杂的情况。”

    这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行走时,要保持一米的安全距离,一定不能够紧随前面的人,否则树枝或草木会反弹把你打伤。还有草丛内有各种洞穴、蜂巢、蚁穴,咱们得准备结实的木棍,行走前拨开草丛和荆棘。”

    “碰见的溪水无论有多清澈见底,你有多渴,都不能够直接饮用,里面有很多的病菌和寄生虫,不然会中毒。”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生存技巧,说到最后有些意犹未尽。

    戚媛紧接着开口,“想必大家都知道,如今咱们所处的位置,是地球最危险也是最未知的地方。8个板块10天一次随机切换,也就是说,如今是热带雨林,但很有可能几天后就变成冰山、沙漠或者深海等。”

    有地理学家曾研究过这奇特的变化,但没什么进展。

    久而久之,就被归类成了未解之谜。

    “节目组曾提过,里面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可以到达出口,而我们只有到达了出口处,才有可能获得生的机会,根据前人的经验,这条路线由北往南,穿过最中心区域。”

    “刚才我已经简单地判断过。”戚媛随手从地上捡起枯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圈,又画了个横线,最后用五角星标了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向雨林深处出发,到中心时向南走,幸运的话大概花上六、七天的时间。”

    “当然,我们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板块的切换。”

    说完后,戚媛抬起头,便瞧见了四道崇拜的视线。

    吴辰辉对戚媛佩服至极,他之所以在此处停留两天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找到正确的路。

    可万万没想到,戚媛还没有观测地形,竟然就有了这么精准的判断。

    他唏嘘道,“你当女明星真是可惜了。”

    戚媛神情再度恍惚,而后低低轻笑了一声,“明星挺好的。”她声音压低,“至少……出名了,别人就不会肆无忌惮地对你动手了。”

    吴辰辉只听见了第一句,后面的压根没听清,他想继续追问。

    戚媛轻飘飘地挥了挥手,“好好休息吧,明天就没有那么轻松惬意了!”

    说完,她起身,选了一个较为平整的地方躺下。

    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照做。

    很快,大家都沉沉睡去。

    燃烧的木堆没有后续柴火的加入,火势越来越小,逐渐熄灭。

    没多久,山洞内一片黑暗。

    而网友们却如火如荼的讨论着戚媛那最后一句话。

    “???什么叫做肆无忌惮的动手??这是个法制社会呀。”

    “这难道就是戚媛当女明星的原因吗?”

    “我真是太好奇戚媛的背景和经历了,有没有大佬来扒一下啊!!”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心疼她,刚刚那话说的实在是太落寞了!”

    ……

    听着身侧均匀的呼吸声,戚媛缓缓睁开眼,瞧着漆黑的洞顶,神情怅然。

    她虽表现的很强大,可但凡是个人,就没有不害怕的。

    她害怕死亡、害怕与系统的交易失败。

    怎么会不害怕呢?

    可这时,高大伟岸的身影再一次在眼前浮出,戚媛心底的恐惧与惊慌被缓缓驱逐。

    她紧紧握着手掌,眼眸中那一丝脆弱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往无前的坚毅。

    为了他,她也要活着走下去。

    夜,越发昏黑。

    浪潮一茬接着一茬,掺和着不知名的虫子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戚媛终于闭上眼,可不等她进入睡眠,便听到了有人起身的动静。

    她顿时睡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