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10章
    陈柏正专心致志地擦拭木筏,听到尖利的声音,他茫然抬头道,“这味道太腥了,我怕影响大家休息。”说话间,他脸微微泛红,“感觉自己有些累赘,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戚媛险些昏厥。

    一张脸毫无血色。

    苏艳梅瞧出不对劲了,她心脏咯噔一下,哪还有心思涂鱼肝油,“戚媛,怎么了?”

    她印象中的戚媛,是镇定自若、处事不惊的,“别吓我们。”

    戚媛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那些掺血的碎鱼肉、还有其他内脏呢?”

    陈柏瞧着戚媛罕见的、咄咄逼人的姿态,他像是犯了错的孩子,颇有些手足无措,“刚刚捞了一个袋子,我看挺结实的,就把那些垃圾全部放进去然后扔海里了。”

    戚媛抑制住沸腾的怒气,强迫自己变得冷静。

    她从背包内拿出一小袋驱鲨剂,取出内袋,旋即撕开缺口处,将细带抽出系在木筏的周边。

    片刻后,整个布袋全部浸泡在海水内。

    许建洲屏住呼吸,“到底怎么了?”

    虽然戚媛什么也没说,但他却觉得戚媛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怒气,连带着问话也小心翼翼,“还有这又是什么东西?”

    做完了一切,戚媛才头痛地揉了揉眉心,“各海域的深海、中浅海都分布着各种类型的鲨鱼。鲨鱼是海洋中凶残的贪食动物,嗅觉极为灵敏,艇船相撞、爆炸、食物抛入海、血腥味等,都能把它们从很远的地方吸引过来。”

    “这是驱鲨剂,如果海面平静的话,有效浓度三米,鲨鱼不会接近。”她稍作停顿,精神逐渐紧绷,“接下来我们要仔细观察周边海域,会不会有鲨鱼。”

    许建洲呆若木鸡。

    鲨鱼,在他印象里,碰到了几乎没有活路。

    所以因为陈柏的小举动,所以他们陷入了生死危机吗?

    他心跳如擂鼓,对于未知的恐惧一下子溢满四肢百骸,“那我们该怎么办?”

    不等戚媛回答,许建洲蹙着眉头,口气中带着质疑,“你不是潜水教练吗?为什么连这点生活常识都没有?如果大家被你连累了。”

    陈柏哑口无言。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戚媛惊惧的原因。

    事实上,这两天的经历让他浑浑噩噩,所以才做出了这么愚蠢的行为,他拍了拍脑子,满脸懊恼,“实在是对不起啊,我一时糊涂。”

    兴许是为了挽救,他急忙道,“其实世界上大部分的鲨鱼都是小型的,而小型鲨鱼对人基本无害,而那些大型鲨鱼,根本不屑于把人作为猎食对象。”

    作为高居海洋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鲨鱼的食谱由其他海洋生物组成,主要有鱼类、海龟、鲸、海狮和海豹。

    当它视觉很弱时,把人当成了海豹、海龟的剪影才会主动发出攻击。

    陈柏见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颓然道,“相信我。”

    事态紧急,戚媛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在木筏周围扫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环境没有任何异样,戚媛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暂时落回了平地。

    就当她想与陈柏等三人好好科普一下那些在海上绝对禁止的行为时,她浑身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戚媛抿唇。

    她身体紧绷,右手手掌缓缓握拳,锐利的目光依旧在海面上扫视,最后,落在了左后方。

    “长尾鲨

    致命指数:***

    体型指数:**

    友好指数:**

    生存指数:***

    恐怖指数:***”

    系统倏然出声,“幸好,这是浅海长尾鲨,并非弧形长尾鲨,驱鲨剂对它有一定的作用。但万事无绝对,你也要做好准备。”

    怕什么来什么。

    许建洲恨不得一把掐死莽撞的陈柏,他发现自己的腿如筛子似得发颤,他有心想问该怎么办,可瞧着长尾鲨那双尖细冰冷的眼睛与占了身躯一半长的尾巴,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陈柏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偏偏犯了个不应该犯的错。

    “戚媛,现在该怎么办?”

    此刻,他才后知后觉方才的言论有多可笑。

    说什么鲨鱼对人体无害,但凡木筏有什么意外,大家落到海中,除了死亡,不会再有其他的可能。

    戚媛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不迫。

    她沉声道,“长尾鲨向来成群捕食,从牙齿到尾巴都能当武器使用。”

    这意味着,他们碰见的,可能不是一只鲨鱼,而是一群,“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我们惊慌挣扎,受到攻击的可能会更大。若是避无可避,击打它的腮、眼、鼻子,以求一击即中。”

    可怕的气氛缓缓凝聚。

    没人言语、没人有动作,仿佛是雕塑。

    他们只能根据长尾鲨的下一步举动,来做出应对。

    网友们同样知道鲨鱼的恐怖,眼下大气也不敢喘,死死盯着屏幕。

    生怕下一秒,这临时组建而成的队伍,会全部成为过去式。

    “妈呀,幸好出现的鲨鱼没有那么凶狠,换成虎鲨、白鲨,恐怕真的要和戚媛说再见了。”

    “你们忘了吗?早上有一男一女,同样碰到了鲨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陈柏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犯这样的错误都能够原谅,就他不行,一个潜水教练,引来了鲨鱼,说出来谁信?”

    “要是戚媛能抛弃这些猪同伴,我觉得她生存下来的可能会更高。”

    “是啊是啊,和66号大佬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给大家展示一场视觉盛宴。”

    ……

    长尾鲨在水面下不断游动,海浪一波又一波,木筏跟着上下起伏。

    颀长的尾巴时不时划出水面。

    苏艳梅面色苍白,突然,她伸手指向长尾鲨所在的方向,“你们看。”

    成群结队的鱼群被圈在一个范围内,因着数量繁多,所以显得有些恐怖。

    下一秒,长尾鲨的尾巴狠狠在水面上一击。

    上下翻腾的鱼群仿佛受到了刺激,有些直接被吓得没了知觉,漂浮在圈内,而有些仍在拼命挣扎。

    长尾鲨很心满意足这次的捕猎,它嘴巴一张,肆意悠哉地开始享用美食。

    当冰冷的目光扫到不远处的木筏,长长的尾巴迅速甩出,直接击打在木筏上。

    随后,它将剩余的鱼群一口吞入,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显然,这木筏没能提得起他的兴趣。

    当鲨鱼尾甩到木筏上时,四人均不约而同地被震得晃动起来。

    毫无防备的许建洲一下子腾空、落地,滚到了木筏的另一边,整个身体重重地击在了木筏上,同时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呻/吟声。

    还不等他控制住身体,一阵海浪打来,他浑身不受控制地滚向海中,他瞳孔骤缩,尖叫道,“救命。”

    苏艳梅与陈柏自顾不暇。

    他们运气稍稍好些,能够抓着桅杆,保持身体的稳定。

    见许建洲落海,两人害怕的同时,又的确有些自顾不暇,只能无奈偏头。

    戚媛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她受到的震动最小。

    许建洲连呛了几口海水,他眼睛闭着,双手胡乱扑腾,“救救我。”

    四面八方的海水逐渐将他吞噬。

    戚媛见状,她敏捷又平稳地走到木筏边,正欲救人时,袖子被紧紧拽住。

    苏艳梅眼里带着隐隐的担忧,“万一鲨鱼还在,你这么一下水,受到了攻击怎么办?”

    显然,戚媛在她心里的分量比许建洲高出了不少。

    除了担心戚媛,她心内有更自私的想法。

    失去许建洲,他们依旧能活下去,可若是失去了戚媛,那大家伙只能一起去陪葬了。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戚媛微微怔愣,她不动声色推开苏艳梅,如今时间宝贵,每一秒都耽误不得。

    她判断了一下与许建洲的距离,迅速地抽出一根备用的长竹子,右手紧紧抓着木筏的一边,左手把长竹棍子尽量向许建洲的方向递。

    “抓住。”

    许建洲依旧在拼命挣扎,好在溺水的人都有一个通病,能抓着什么就抓什么。

    当戚媛的竹子递到他面前,他便死死地抓住,怎么也不肯松开。

    不过,他的身体,依旧不停地往下坠。

    戚媛见许建洲使不上力,只能吃力地把竹子往自身的方向拉,同时她呵斥木筏上的两人,“还不快点帮我拉。”

    她奋力地把竹子的末端往高处举。

    陈柏心内愧疚,得了戚媛的提醒,他连忙抓住竹子,与苏艳梅用力往后拉。

    许建洲的身体很快距离戚媛只有半米远。

    可巨大的恐惧早已将他击垮,更别提呛了许多的海水。

    他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戚媛脸色一变,她抓着竹竿往下滑了半米,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拽住了许建洲的胳膊。

    她心里如明镜般,如果许建洲在海下呆的时间太久,就算救上来了,同样是死路一条。

    她用力地晃动了一下竹子。

    陈柏得到了信号,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以一个令人不可置信的速度把两人都拉出了海。

    戚媛动作凌厉、轻巧地翻身上了木筏。

    “你们去另一边,否则海水一冲击,木筏很容易侧翻。”

    陈柏与苏艳梅大气不敢喘,乖巧地听命令行事。

    戚媛见状,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手臂发力,利用水的浮力,一下子把许建洲拉到了木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