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08章
    月明星稀。

    沙滩泛着朦胧的白光,腥咸的海风肆意吹拂,不远处的树林里,时不时传出响动声。

    许建洲轻而易举地把木筏拖到沙滩边,他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虚心问道,“就放在这里吗?”

    戚媛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海域,“今晚海流朝西移动,也就是说,咱们能顺着海流到达目的地。”她伸手指向不远处海浪冲刷更猛烈的地方,“把木筏拖到那边去。”

    许建洲没有半分质疑,二话不说照做。

    陈柏见状,立刻询问,“那我做些什么?”

    站在原地无所事事,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他搓了搓手,“我什么都行。”

    戚媛抿唇冲着苏艳梅招了招手,“咱俩先上去。”旋即她耸了耸肩,“如你所愿,你先走到水里,把木筏拉向深处。许建洲,你在后面,扶住木筏的后端,要尽力控制住不能晃动。”

    说完,她便走到舵柄的位置。

    如果方向稍有不对,那木筏根本无法下水。

    陈柏使足了劲,手臂青筋暴起,一波又一波的浪花冲击而来,令他睁不开眼。

    他死死抓着木筏,身体缓缓没入海水中。

    没有任何救生装备,没有任何安全措施,陈柏的心里浮出恐慌,他无意识地舔舐嘴唇,一股咸味蔓延口腔。

    相较于陈柏,许建洲的状况要好很多。

    戚媛瞥了一样木筏所处位置的深度,依旧镇定地掌舵,“爬上来。”

    陈柏如蒙大赦,呛了一口海水后,他挣扎着爬上了木筏,旋即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木筏上喘着粗气。

    很快,海风吹起船帆,剧烈晃动的木筏也逐渐稳定下来,戚媛缓缓回头,瞧着木筏在海面上留下的痕迹,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苏艳梅唏嘘不已,她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梦幻的经历。

    许建洲仍处于亢奋状态,他环视四周,依稀瞧见前头也有一艘木筏,他瞪大了眼睛,“竟然有人比我们出发的还要早。”

    戚媛闻言,忍不住循着他的视线看去。

    但怎么也瞧不真切。

    良久,她只能作罢,“现在开始,咱们分成两组,我和许建洲一组,苏大姐和陈柏一组,轮流休息,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务必要叫醒所有人。”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此时此刻大家俨然把戚媛当成了主心骨,“好。”

    很快,木筏缓缓地驶向大海深处。

    苏艳梅平躺着,她感觉自己精疲力竭,只一会儿,她便昏睡过去。

    梦里,儿子手术十分成功,又恢复了以往活蹦乱跳的模样。

    她的嘴角缓缓浮出一抹慈祥的笑意。

    而观看直播的网友,较之白天,数目增多了一倍有余,此刻正在进行着激烈的交流。

    “???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在给戚媛刷屏?还是她的粉丝集体来刷存在感了?”

    “呸,不说话就别说。换你你能那么秀?看到海上这木筏了吗?没有媛媛哪里能有它?”

    “66号大佬也是真的厉害,人狠话不多,一个人默默地出海了。”

    “66号不仅是大佬,还长的贼帅,看他雷厉风行的做派,爱了爱了。”

    “要是戚媛能和66号……傅陆离强强联手,没准节目组的恐怖死亡率能被打破?”

    “37号我也喜欢,盯了他半天了。”

    ……

    戚媛安静地吹着海风,时不时地调整舵柄的位置。

    夜阑人静,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思绪情不自禁地蔓延。

    曾几何时她所处的境地比这恶劣一百倍,没有指南针、没有GPS定位、甚至没有水和食物,那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生怕下一秒会不会死去。

    “你在看什么?”

    许建洲与戚媛一组,自然也没睡。

    戚媛伸手,“我在看北极星。”

    “在海上,如果迷失了方向,就可以寻找北极星。地球围绕地轴进行自转,北极星与地轴的北部延长线非常接近,所以夜晚看天空,北极星几乎不动,而且在头顶偏北方向,从而指示北方。”

    许建洲仿佛回到了地理课堂。

    他昏昏欲睡。

    妈诶,实在听不懂诶!

    戚媛瞥了他一眼,便没了再说的欲望。

    毕竟谁都不愿意对牛弹琴。

    网友见许建洲这模样,简直要笑疯了。

    “八大板块随机切换,会有深海模式,这许建洲也不趁机多学一点。真是像极了当年在课堂上睡觉的我。”

    “我对戚媛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以前怎么没发现她那么多优点?”

    “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戚媛只说北极星可以指示北方,她没说怎么找到北极星啊?”

    ……

    “荒野求生参加选手,死亡2人,存活98人。”

    “荒野求生参加选手,死亡3人,存活97人。”

    “荒野求生参加选手,死亡4人,存活96人。”

    戚媛正闭目小憩,倏然收到芯片的反馈,她睁开眼,便瞧见苏艳梅三人一脸惶恐。

    许建洲正咀嚼着压缩饼干,听到这消息,他一下子觉得索然无味,他自嘲地笑了笑,“和戚媛在一起太顺利了,差点让我忘记,这究竟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

    苏艳梅也好不到哪儿去,被灼热的阳光照射了一上午,她嘴唇有些干裂,心里更是凉成了一片。

    她脸上出现了一抹迟疑,但到底抵不住口腔中的饥渴感,“你们能不能给我喝一点水?”

    许建洲沉默,他带了许多压缩饼干、与新鲜的水源。

    可这些对于他来说,也仅仅是杯水车薪。

    更别提,还要分给苏艳梅。

    眼下,他们四面环海,没有食物、水源的提供,如果再出了岔子,这些水足以能让他活下去。

    许建洲心内做着激烈的斗争,到最后,自私占了上风,他偏过头去,佯装没有听见。

    陈柏苦笑一声,他的情况较之苏艳梅,更差一些,不仅仅缺水,更是饥肠辘辘。

    眼下,他颇有些后悔,为什么带了一堆摄影器械而不是珍贵的食物和水。

    苏艳梅失望地垂下头。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同意便是拒绝。

    大家本就素不相识,仅仅才认识一天,可以理解。

    苏艳梅舔了舔唇,只觉得整个人更加燥热,瞧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与清澈的海水,她忍不住伏下身,双手合拢,将海水捧到面前。

    戚媛见状,神情难看之极,她一巴掌拍在苏艳梅的手上,冷声道,“你疯了。海水中各种物质浓度十分高,如果大量饮用会导致矿物元素过量进入人体,从而影响正常的生理功能,甚至还会中毒。”

    瞧着苏艳梅有些迷茫的神情,她干脆说得更明白了些,“还有,如果要排出100克海水中含有的盐类,就要排出150克的水分,所以你喝了海水,不仅补充不到水分,还会脱水加快,最后造成死亡。”

    杜艳梅对戚媛极其信任,她怔愣地看了一眼海水,到底收回了手。

    戚媛又强调了一遍,“在海上,饮用海水比不饮用海水的死亡率高12倍,你们一定要记住。”

    陈柏面露绝望之色,古铜色的肌肤经过了半天的曝晒泛着红,他双手紧紧抱着头,“那我们该怎么办?”想到戚媛的神通广大,他心底忍不住浮出一抹希冀,“有办法吗?”

    戚媛默不作声,她拿起散落的竹子,用刀简单地削了削,随即唤道,“苏大姐,你过来。”

    她在竹板上轻轻叩击,一下又一下,十分有节奏感,“就按照这频率。”

    苏艳梅虽不明所以,但吞了一口唾沫后,仍然照做。

    片刻后,木筏的周围便聚拢了一圈游动的鱼。

    它们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戚媛拿着刀,手起手落,一条条鱼便被带上了木筏。

    尽管受伤,但鱼依旧活蹦乱跳。

    陈柏看得眼睛都直了,一时间顾不得饥饿与口渴,“这是什么骚操作?”

    戚媛见鱼抓的够了,便示意苏艳梅住手,她拿着刀的手柄,把每条鱼直接敲晕,“敲击竹板模仿鱼的声音,可以让鱼认为这边有它的同伴,从而集体游过来。”

    苏艳梅抿唇,“这有鱼也不能吃啊,更何况,还是没有水。”

    许建洲依旧保持着沉默。

    戚媛擦拭了一下刀刃,旋即把每条鱼的鱼头切下来,又剖开鱼腹,用手指头把鱼的内脏抠了出来。

    这些内脏她没有乱扔,相反,整齐的放置在角落里。

    随后,她用刀尖挑出鱼眼,给了苏艳梅,“喝水。”

    苏艳梅满脸惊恐:“………”

    她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鱼眼,“这哪里有水啊?”

    心里浮出一个恐怖的猜测,但在戚媛开口前,她不愿意承认。

    戚媛抿唇露出了一抹浅笑,她轻车熟路地又挑出一个鱼眼,仰头,用拇指和食指挤爆,最后一小股液体缓缓流入她的口中。

    这一瞬间,木筏上寂静的可怕。

    陈柏再一次觉得自己低估戚媛了。

    鱼眼内再也没有液体流出后,戚媛又平静地把鱼眼放入嘴中咀嚼。

    她的神情依然平静,没有痛苦没有喜悦,仿佛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罢了。

    这一下,连弹幕都变得无比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