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07章
    “陈柏错了,媛媛岂止是个狠人,分明是个狼人嘛!”

    “这一脚,简直颠覆了戚媛在我心里的形象。”

    “爱了、爱了,劳什子的负/面/新/闻也撼动不了。”

    “戚媛这也忒深藏不露了,本以为是个送死的炮灰,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

    “今天是为媛媛疯狂打call的第1天。”

    ……

    苏艳梅迈着小碎步、满脸崇拜地走至戚媛身旁,踌躇片刻后,忍不住道,“戚媛,你这没有十几年的苦练,根本不可能做到。你真的是女明星吗?”

    在她的认知中,女明星都是画着精致得体的妆容、穿着高级定制走在红毯上,哪里会这么俗气的东西。

    网友们:“……简直问出了他们的心声。”

    哦、不对,戚媛是不是女明星,他们更清楚,毕竟追了那么多年。

    戚媛瞧着苏大姐傻fufu的样子,莞尔一笑,“如假包换。”

    苏艳梅瞧着那夺目的笑容,愣了神。

    片刻后,她脱口而出,“那为什么你拍武打戏还找替身?我记得有一次,你的武替受伤,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哩。”

    冲动过后,苏艳梅又忍不住懊悔。

    没事问这些问题做什么?

    而且没人规定,自己会武就不能找替身。

    网友们被这么一提醒,记忆陆续复苏。

    “我想起来了,有段时间,戚媛炒敬业的人设,结果在一场武打戏中,替身受伤,所有人都哗然,那段时间背了不少的骂名。”

    “戚媛承担了所有的医疗费用、还赔偿了一大笔,这才把事情压下,然后出了一桩更大的丑/闻,这才没发酵的更厉害。”

    “嘿嘿,当时我还在她微博底下骂了好几天。”

    “我就搞不懂了,戚媛看着手上功夫不弱,怎么会找武替呢?”

    ……

    戚媛心思微动。

    荒野求生这档综艺节目,收视率向来领先,甩第二名一大截。

    观看直播的人不计其数。

    这不是最好给自己澄清的机会吗?

    没人喜欢黑锅,戚媛恰到好处地开口,“人总有不舒服的时候,我统共就找过两次武替,只是没想到那一次会出意外。”

    这话间接地告诉大家,敬业的人设并不是炒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

    苏艳梅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隐情,她嘴唇嗫嚅,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为什么不出来解释?”

    戚媛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中的藤蔓,声音平静如水,“这个世界向来同情弱者,不管解释什么,大家都会觉得我虚伪、掩饰或是其他,与其如此,倒不如大大方方、做好该做的,总有清者自清的那一天。”

    ……

    林间除了虫鸣声,再度变得静谧。

    陈柏眼里流露出复杂的光芒。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戚媛与其他女明星没什么两样,却发现,她好似更坦荡。

    他正欲说话,下一秒却敏锐地察觉到,暗处有许多人在偷偷打量着他们。

    陈柏眉头不由自主地蹙了起来,他打断戚媛与苏艳梅的交流,“这些人该怎么办?”

    戚媛若无其事,“我猜他们没什么恶意,大约只是想观摩一下木筏的制作过程。”

    刚才的前车之鉴,足以成为很多人的后车之师,“一会儿大家动作放慢一些,让他们看清楚。”

    许建洲懵,“戚媛,这是为什么?你之前明明说赶时间。”

    戚媛将采集而来的竹子与木头呈十字交叉摆放,同时不咸不淡地解释,“每一个来参加这档综艺节目的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许他们在自己的生活领域里,是王者,可到了这儿,一切都由不得他们。谁都不想死,想拼命地活下去,虽然我不可能圣母到帮他们一一制作木筏,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他们一点便利,还是可以的。”

    苏艳梅正学着戚媛的动作摆放竹子,听到这样的言论,她手中动作一滞,偏过头去看戚媛。

    此时此刻,她觉得戚媛全身上下散发着圣洁的光。

    令人不敢直视。

    而网友们沉寂了一秒,弹幕数量再次呈井喷式增长。

    “我去,媛媛这三观简直太正了。”

    “一点也不相信这么优秀的小姐姐会和林浩安那个渣男搅和在一起!!”

    “我宣布从此以后戚媛就是我新晋女神了,谁都无法替代的那种。”

    “我真的是太喜欢戚媛了,还有她说的那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别人一点便利,这心胸,大多数人就比不上。”

    “其实我觉得,武替的事情根本怪不得戚媛。武替又不是白白当替身的,他们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失误了,又怎么能埋怨戚媛?”

    ……

    戚媛微微抬高声音,“竹子与木头十字交叉,不仅仅是为了当甲板,也可以让整个木筏更加坚固。”四人齐心协力下,很快木头上铺满了一层竹子,“接下来把藤蔓捆住木头的两端和中间,一定要拉紧,否则海浪冲击容易散架。”

    吩咐后,戚媛缓缓起身。

    长久地蹲坐导致了一瞬间的头晕目眩。

    瞧着地上的棕榈树叶、乔木与剩余的竹子,她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严厉又透着慈祥的声音,情不自禁地在脑海中浮起,“乔木可以制造桅杆,竹子可以制造船帆的支架,而棕榈树叶编织在一起后,便可以当做船帆。接下来,我给你演示一遍,瞧仔细了。”

    戚媛抿唇,思绪从回忆中退出,她不疾不徐地编制棕榈树叶,随后在木筏上砍出了一个圆孔,插入一根竹子,最后又用藤蔓把编织而成的棕榈树叶绑在了桌子上。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瞧着即将成型的简易版小船,陈柏仍有些懵。

    这么简单……就做好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在戚媛的安排下,一切都井井有条。

    陈柏觉得自己怀疑人生的同时,对戚媛多了一丝敬佩。

    戚媛又用乔木,做了一个舵柄。

    而天色逐渐变得昏黑,白日里的炎热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凉爽之意。

    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香味。

    戚媛反反复复地检查着木筏,确认无误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从背包中拿出一瓶水,喝了两口,润了润喉。

    下一秒,她脸色骤变,“不好,我们今天要连夜离开这里。”

    许建洲觉得浑身无力,只想要好好休息,但瞧着戚媛略带沉重的脸庞,他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正色道,“怎么了?”

    戚媛拧好瓶盖,把水放到背包中,又下意识地嗅了嗅,“这是迷迭果的香味,长期吸入体内,会导致身体麻痹从而瘫痪。白天太阳照射时,会挥发香味内的毒素,对人体无碍。而到晚上……”她停顿片刻,“普通的成年人,只能在这里停留两天。”

    她曾想过,如果在这岛屿枢纽上呆两个月,也能够安安稳稳地活下来。

    如今一想,节目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意义,他们绝不会给人钻这样的小空子。

    苏艳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戚媛的敬佩之情。

    他们连迷迭果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戚媛却能如数家珍。

    真是越来越好奇,戚媛究竟为什么会这些。

    收回心绪,苏艳梅果断地做决定,“我听你的。”

    这一整天下来,戚媛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征服了她的心,她清楚地意识到,要想活下来,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做不到。

    陈柏与许建洲互相对视一眼,迅速地做了与苏艳梅一样的决定。

    “走。”

    戚媛见状,心里踏实了几分,要是大家意见不统一,最后肯定会闹出幺蛾子。

    她沉着道,“这里是枢纽,今天我已经计算过海水速度与距离,要到达目的地,大约需要5天的时间。也就是说,这5天我们都会在海上度过。”

    苏艳梅闻言,脸上已然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

    人类对大海的敬畏,是深入骨髓的。

    而陈柏的神情,却是多了一抹跃跃欲试,他与大海打的交道比较多,在海里比在陆地上更让他觉得如鱼得水。

    戚媛瞧着三人迥然不同的神情,脸色逐渐变得严肃,“我观察过,这片海域风平浪静,对我们来说,大大增加了存活的可能性。”

    她的声音平静镇定,无形中给苏艳梅与许建洲注入了一股强心剂。”

    “想要在海上生存下来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有不怕困难的坚强意志和对生存下去的坚定信念,要做到克服绝望和恐惧,还要能经受饥饿、寒冷、干渴、晕浪。但是,你们要相信我,我会把你们成功地带上岸。”

    苏艳梅听到最后一句铿锵有力的承诺,又联想到自己正在接受手术的儿子,胸腔内陡然涌出一股豪气,“戚媛,你放心,我绝不给你拖后腿。”

    许建洲同样不甘示弱,“我还等着回去看我那瘪/三弟弟的笑话,一定会活下去。”

    至于陈柏,他依旧是一脸轻松。

    戚媛视线缓缓从他脸上划过,有心想叮嘱几句,但最后无奈作罢。

    “收拾一下,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