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永远的女神[荒野生存] > 第006章
    陈柏皮笑肉不笑,“戚媛,别闹。这不是演戏,哪里疏忽了,就可以NG重来。搞不好,会没命的。”

    纵然戚媛漂亮得像个花瓶,他也提不起一丝好感。

    余光落在不远处的树林里,陈柏提出建议,“树木种类与数量繁多,咱们仔细观摩着,再不济就去问问,我想对方应该不会吝啬的。”

    戚媛:“……”

    纵然脾气再好,她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简直是个棒槌啊!

    一旁的许建洲目光反复在戚媛与陈柏之间逡巡。

    联想到方才飞机上戚媛的指点,犹豫再三,终于做了决定。

    他走到戚媛的身边,笑得相当热切,“别的我不会,我有一大把力气。需要做什么,你直接说就行。”

    苏梅艳经历了生死,对戚媛有一股莫名的信任,当即不假思索表态,“看你娇弱的,哪里能砍得动树?你干脆给我俩分工得了。”

    戚媛终于顺了口气。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色不早了,今晚把木筏做好,然后好好休息,明天出发。跟我来。”

    说完,戚媛转身便向树林走去。

    许建洲与苏梅艳互相对视一眼,迅速跟上。

    只留下孤身一人的陈柏。

    陈柏眼睁睁地瞧着自己三人越走越远,一脸的匪夷所思,“卧槽,有没有点眼力见啊?”

    但话虽如此,他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无可奈何地跟上。

    戚媛在树林内穿梭,其中不乏碰见同行的选手,但彼此并无交流,片刻后,她在一种树木旁,气定神闲道,“如果想要制作一条能够承载4人的木筏,则需要五棵树。这种树木叫做轻木,材质均匀易加工,瞧仔细了就去砍树吧。”

    说完,她从包内拿出一把锋利的砍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刀刃闪烁着光芒。

    戚媛围绕着树先使劲砍了一圈,随后便顺着那一圈纹路反复锯着。

    轻木承载不住本身的重量慢慢倾斜,除了“吱嘎吱嘎”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又过了片刻,整棵树木重重地倒在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

    杜艳梅:“……”

    脸真疼。

    观摩了锯树方法的她一下子领会了真谛,连忙找了一棵差不多的树木下手。

    许建洲懵,但大男人怎么也不能怂,好在他也准备了砍刀。

    陈柏懵,看着戚媛熟练的动作,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地方搞错了?

    围观的网友同样一脸懵逼,但随后争先恐后的发言。

    “???戚媛真的是一位女明星吗?我隐隐有种感觉,她在这片荒野里,如鱼得水啊!说做木筏就做木筏,说砍树就砍树,说救人就救人,和她的设定简直是天翻地覆。”

    “戚媛说的是真的,你们没看见66号大佬,砍的和戚媛是一样的树吗?”

    “是的,37号也一样。”

    “好想问戚媛一句,为什么她会这些啊啊啊啊。”

    “之前有人说戚媛拍武打戏时从来不用替身,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到这些,还有什么不信的?!”

    “咸鱼去喝个下午茶,再来继续看吧。”

    ……

    戚媛见五棵树木已被准备好,她又拿着砍刀把每棵树上的枝桠消得干干净净,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

    根据着平均分的原则,又切成了三段。

    一旁大汗淋漓的三人见戚媛这轻松的模样,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得,肾上腺激素猛增,同样如法炮制。

    中间不乏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但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进度。

    很快,15根木头,就这么并排地摆在地上。

    木筏的基础成型了。

    陈柏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脸被晒得隐隐发红,他吞咽一口口水,“然后该怎么办?”

    这木筏下水,能牢固吗?

    戚媛环顾四周,再次吩咐道,“去砍一些竹子,越细越好,还有这个。”她轻松地拿起一根树木上垂下的藤蔓,“多砍一些。”

    许建洲与苏梅艳不知怎么,对戚媛的信任更深了些,听到她的话,再次跑开。

    陈柏见没人理他,虽然有些尴尬,但也硬着头皮准备去砍竹子。

    不过他才刚走两步,又被戚媛叫住。

    “你和他们的任务不同,你去树林里找一些乔木。”生怕陈柏没点生活常识,她叹了口气,就近找了一根做样本,“去吧。”

    陈柏一张脸迅速涨地通红。

    藤蔓与竹子比先前的轻木容易得到多了,很快许建洲与苏梅艳便满载而归。

    他们把东西放置在木头旁,旋即用亮晶晶地眼神看着戚媛。

    不多久,陈柏也拖着好些木头回到原地。

    戚媛抿唇,材料都已准备妥当,唯一只差棕榈树叶,“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回。”

    太阳即将落山,树叶的影子也被无限拉长,万一棕榈树叶比较难找,让他们三出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陈柏&苏梅艳&许建洲:“好。”

    要多乖就有多乖。

    网友们简直要笑炸了。

    “真是个乖宝宝,这陈柏我认识,平时里孤傲的不行,想约他学个潜水,排队都要排到明年。没想到也有今天。”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笑的不行!”

    “戚媛气场2米8!!我为媛媛疯狂打call。”

    “楼上的我有预感,你以后会天天为媛媛疯狂打call。”

    “等等,有几个人冲着陈柏他们的方向过来了。”

    ……

    陈柏虽然看不见弹幕,但他却不是瞎子,警惕地看着前方,他小声道,“67、68、69号,他们想做什么?”

    话音刚落,三人转眼便到了陈柏的面前。

    67号黄阁和颜悦色,他伸手指着地上的轻木、乔木、还有藤蔓与竹子,开门见山道,“把这些东西给我们,然后你们再收集一份怎么样?”

    他表面问询,但实则语气却已不容拒绝。

    陈柏眉头紧紧蹙了起来,胸腔中涌出了一股愤怒。

    网友们也万万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就有人明目张胆地开始抢劫。

    但只要能活下去,无论你干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

    “哇,67、68、69瞧着块头就不小,全身都是肌肉,显然平时没少练,要是打起来,啧啧,那画面太美,我都不敢想象。”

    “你们猜会给吗?”

    “我媛媛拿着棕榈树叶回来了!现在一看到媛媛就十分安心。”

    “武力值比不过的话,如果是我,应该会给吧,树可以再砍,命没了,那就真没了。”

    ……

    陈柏缓缓撸起袖子。

    首先,是男人都有血性,如果在戚媛不在的这段时间把制作木筏的材料全部给人了,那他还有什么脸面?

    其次,有一就有二,万一有更多的人认为他们好欺负,那他们的处境会更堪忧。

    黄阁的笑容逐渐凝固,“别给脸不要脸。”

    苏梅艳伸手搭在陈柏手臂上,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我来。”

    陈柏还没弱到要让一个女人出面的地步,他眼神示意许建洲。

    许建洲与陈柏同一个想法,他冷笑一声,“给脸不要脸的是你们才对。”

    论打架,他天生蛮力,还没怕过人。

    苏梅艳深呼吸一口气,她的目光死死落在黄阁脸上,一字一句道,“我自幼学习空手道,打遍赛场无敌手,更是曾经的全国冠军。”

    要不是她选择相夫教子,恐怕她的名气早已如日中天。

    “就这三个小虾米,说实话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许建洲&陈柏:“……”

    卧槽!!

    卧槽!!

    黄阁心里有些发憷,但瞧着苏梅艳弱不禁风的模样,心里发了狠,“我才不信。”

    说完,他直奔轻木而去。

    苏梅艳怎会让他如愿,她快速贴近黄阁,身体微微弓起,抬起左脚,疾踢而出。

    她踢向的是黄阁的小腹。

    黄阁手忙脚乱地用左手抵挡。

    苏梅艳冷笑一声,腿上的动作只是虚晃一招,她左手瞬间格住对方,旋即右手一拳击中了对方的腋窝。

    腋窝是人身要穴之一,这么大的力气足以使人麻痹半天。

    黄阁一时不察,轰然倒地,“你们两个还在看什么热闹?不来帮忙吗?”

    68、69号眼里划过一抹颤意。

    但转念一想,双拳难敌四手,纵然苏梅艳再强,也不会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

    而就在这时,戚媛带着一堆棕榈树叶缓缓走近,瞧着躺地上呻/吟的黄阁,明知故问,“发生什么事了?”

    69号心细如尘,见戚媛出现的瞬间,苏梅艳眼角泛起了一抹担忧,他顿时有了主意。

    没准制住戚媛,便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当即,他二话不说,直奔戚媛而去,同时说道,“对不住了。”

    戚媛眼里划过一抹轻嘲,但转瞬即逝,快得令人瞧不见。

    由于手上捧着棕榈树叶不好动手,她轻飘飘地抬起脚,直接把69号踹出了好几米远。

    “虚张声势。”

    整片空间,除了呻/吟的69号,一下子再也没了人的言语声。

    陈柏目光呆滞:“是个狠人。”

    许建洲同样不可思议:“女人啊,果然是世界上最不可小觑的生物。”

    苏梅艳:“……戚媛也忒强了,这一脚的力气,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戚媛不疾不徐走到轻木旁,对着苏梅艳露出了一抹笑,“大姐,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呢。”

    果然节目组挑选的人物,总有一两样特别出挑的地方。

    苏梅艳连忙摇头。

    开玩笑,她感觉自己和戚媛还差得远呢。

    戚媛蹲下身,见67、68、69不离开,她偏过头,“怎么?想要我们的东西?”

    67、68、69不亚于看到了魔鬼,不顾身上的疼痛,拔腿就走。

    妈呀,真是踢到了钢板。

    戚媛感受着身后的动静,手中动作一顿,略带深意地环视四周,然后又垂下头,“你们三个还在看什么?过来帮忙啊。”

    经过这么一出,敢打他们主意的人,恐怕也得掂掂自己的分量。

    而网友此时此刻也从呆滞中回过神,弹幕瞬间密密麻麻。

    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