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有风南来 > 第85章
    季逸觉得,所谓因果轮转,大概就是这一世所有的重逢,都是为了完成上辈子没有结果的相遇。

    若是相爱,则是接续前世的姻缘,若是相恨,便是了却前尘怨怼,没有任何一次相遇可以准备,同样,也没有任何一种重逢可以预演。

    而生命,本就是一场情理之中的意外。

    南风手术那天,他等在手术室门外,看着那盏红色的提示灯一直亮了七个多小时,心中反复思忖着,有一件事,他似乎忽略了,可那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无论如何回忆,都拼凑不齐零落的记忆碎片。

    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面朝手术室的方向,挺直脊背,迎接那扇门打开之后的答案,不过是好的坏的,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是生是死,他都接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的背影始终沉默无声,却又异常□□。

    最终,七个小时过去,从白昼到夜幕,那扇门打开了。

    徐轩精疲力竭的走出来,景晓娴和秦晓率先冲上去,顾不得别的,只是问:“小风/我姐怎么样?!”

    他依旧站在原位,整个人孤独沉寂的如同一尊雕塑,他挪不动步子,也张不开嘴。

    徐轩说:“手术成功,只是她身体太虚弱,以后的事情,就要看天意了。”

    直到这时候,他僵直的身躯才不经意间动了一下。

    天意?天意是什么?

    如果她醒过来,从此长乐安宁,这便是苍天有眼。

    如若不然,那就是他的命了。

    他也认了。

    南风被推进了无菌隔离病房,禁止任何人入内探视。

    整整两天,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第三天,季逸送景晓娴和秦晓上了回美国的飞机,他听南风之前提起过,在美国,她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今年还不到七岁。

    他知道,在那片烟雨飘摇的江南水乡里,在她的老家,也有一个应该叫她姐姐的男孩子,叫做秦沐北,今年已经八岁多了。

    他知道那样多的事情,唯独不晓得,她会什么时候醒过来。

    他常常在隔离病房门口,一坐就是一整天,一扇门,却将她们阻隔在了两个世界。

    像是春风拂揽的滋味,秋雨永远都不能体会,也像是在天涯之南的她,永远都望不见他的海角之北,两条不相交的红线,再也无法殊途同归。

    老天收回了多余的怜悯与慈悲,哪怕为她换了一颗心脏,他依旧唤不回她离开的脚步。

    可怎么都不应该是这样,怎么都不应该是她。

    徐轩说,她的情况不容乐观,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她整个体内循环已经完全丧失了机能,肝功能受损病变,肾衰竭,他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好放她离开?

    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是她的女人,不管她是生是死,永远都是。

    如果对自己的女人都能放开手,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能留得住,守得牢的?

    他说服了院方,终于得到了每天进入病房陪伴她十分钟的时间。

    每次到她身边,他都要进行两次全身消毒,要穿上无菌隔离服,将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后,才能见她一眼。

    每天只有十分钟,有时候他会试着轻声喊她的名字,一开始喊南风,后来就喊她小风。

    有时候,他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不远处,沉默的望着她的脸。

    而她浑身上下都插着各种仪器的管子,苍白的面容被掩映在氧气罩下,依旧无声无息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

    渐渐的,他的心,也就麻木了,试想着,只要她还能有呼吸,只要心脏监测仪上的电波还没有变成一条直线,就算她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眼睛看他一眼,也没关系。

    他就守着她,一直这么守着她。

    两个月后,南风被送出了隔离病房,再次回到ICU。

    这样一来,要见到她就没有那么不容易了。

    而就在她转入ICU的第七天,那个早上,她终于第一次睁开了眼睛。

    当时徐轩和一众医生护士都在,他清楚地看见她的睫毛颤抖了几下,那几下,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刀刃来回划在他的心头。

    众人惊呼,而南风张开眼睛之后,只是眼珠稍稍转动了几下,似乎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身影后,凝视两秒,然后再次缓缓阖上眼皮。

    他还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一句话,她便再次陷入了无知无觉漫长的昏睡之中。

    她的身体机能已经透支到了顶点,血液透析也由原来的隔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一次。

    但没关系,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以后,不论多久,他都等得起。

    半个月后,在命运的召引下,她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她醒了很久。

    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是他隔着氧气罩上的白雾,却看到她的口型在动。

    她漂亮的唇形划出一个微笑的模样,他知道,那是两个字。

    每次她喊他名字的时候,口型都像是在笑。

    季、逸。

    他轻声的应了她一声:“我在。”

    从那天起,她醒过来的次数越来越多,徐轩说,她是他见过所有的病人中,求生意志最顽强的那一个。

    谁说不是呢,她一直这样啊。

    拼命的爱,拼命的恨,更拼命的生活,不给自己的生命留意一点空白无力的缝隙。

    南风时醒时睡,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

    可就算是她醒着的时候,神志也不太清明。

    有时候,她会指着一面空白的墙壁对他说:“季逸你看,有飞机。”

    有时候,她会看着窗外的蓝天,轻声呢喃:“季逸你瞧,那是不是森林湖?”

    她思维迷乱不清,而他都会回答说:“等你好了,我就陪你去看那片森林湖,带你去坐飞机,好不好?”

    他哄她,就像哄一个真正的小孩子。

    可他说的次数多了,她渐渐的也就明白了一点,再一次,等他说,‘等你好了的时候’,她就会直白干脆的打断他:“季逸,我不会好了。”

    他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神,眼眶瞬间就红了。

    南风就低头,缄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下一次,他又说‘等你好了’,她就晓得笑一笑,回答说:“好啊。”

    时间流逝,随着时针走远的,还有那些再也回不来的曾经。

    这一天,南风的精神倒是不差,她望着窗外已是生机盎然的那方天地,对他说:“我想出院了。”

    他自然而然的回答道:“等你好了,咱们就出院。”

    可她这次却很坚持,固执道:“我就想今天,哪怕只有一天,不,半天也可以。”

    他注视她良久,最后说:“那,我去问一问徐轩?”

    “好。”

    她不知道季逸和徐轩谈了些什么,只知道他过了很久才回来。

    他只问她:“你想去哪里?”

    她想了想说:“回竹苑吧,我想去看看蔷薇花。”

    他说好。

    他给她换上一件天蓝色的长衬衫,又给她套上短裤,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出了医院。

    上了车,她一路无话,但嘴角始终上扬,那是欢喜的模样。

    到了竹苑,院子里的蔷薇花果然已经倩影仙踪,遍地芬芳。

    他从楼上搬了一把双人躺椅到院子里,将她抱在怀里,晒太阳。

    此时的她,安静顺从的像是一只小猫,乖乖的伏在她胸口,耳边就是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声,这声音,让她觉得安心。

    许久,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季逸轻声喊她的名字:“小风?”

    她居然也口气软软的答应:“哎。”

    她应一声,他就心安。

    那天的午后,时光仿佛格外宁静,也格外缓慢。

    季逸说:“小风你别睡啊,过了今天再溜出来可就难了,不是要看蔷薇花?那就别睡啊。”

    她就说:“真不想回医院......透析太疼了啊......”

    事实上,她的身体几乎已经感受不到痛觉。

    季逸说:“那你就争点气,快点好起来。”

    她就说:“行。”

    又过了很久,她忽然笑了一下,说:“你说,咱俩这样你骗骗我,我骗骗你的,有意思么?”

    他环着她肩膀的手臂不自觉的收紧,声音却依旧平静:“有意思,骗多久我都觉得有意思。”

    她还是笑,说:“季逸,两件事。”

    他的心,就像是泡在了高浓度的硫酸液中,被腐蚀的只剩一副空洞的躯壳,可他依旧是寻常语气:“你说。”

    “第一件事......告诉舒嘉,以后有事没事的少流眼泪......别糟蹋了我的眼睛......”

    季逸整个人都微微发抖,却说:“好。”

    “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最重要,我得想一想要怎么说。”

    季逸没出声,任由她沉默了一会。

    片刻之后,她忽然喊他的名字:“季逸。”

    “嗯?”

    “季逸。”

    “......我在。”

    “季逸。”

    季逸不语,轻吻落在她的眉间。

    她的隐喻,他能懂。

    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空气中传来蔷薇花的香气,花开正艳,绯色一片,如同绚烂的云霞,风吹过,花瓣簌簌抖落,乱红如雨。

    南风说:“知道、我......为什么......不肯、跟我妈走吗?”

    “她说,你要自由。”

    她笑起来:“是啊,自由......那、你知道,我要去哪吗......”

    “不管去哪,都可以。”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仿佛这身边吹散的风,断断续续,但是每一个字,他都听见了,那样清晰,字字印在他心上。

    “我的老家,进了小镇走不远,有一座石桥......东西走向,桥下是一条小溪,站、站在桥上......往南边看、就......就能望到我家的院墙,那里、那里吹来的风......才是南风......”

    隔夜季逸紧紧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发间,声音哽咽,饱含着痛楚:“别说了,南风,求你别说了!”

    “你带我回去吧,我......我每一天、做梦都、都想回去......”

    季逸,带我回家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写到两个人在午后的暖阳中静静相依低声耳语的片段时,我自己是哭出来了的,妈的,下次一定要写一本一点都不虐的甜文,这本写到最后,把自己neng够呛/(ㄒoㄒ)/~~

    亲爱的,明天,我们结局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