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情深似浅 > 第35章 三十五章
    时值夏日,天虽然黑得很晚,但程骞北醒来已经八点,窗外的夕阳也早就换上了城市的华灯。

    江漫本来早就做好了粥,这几个小时,隔一会儿就去卧室看看床上的人,见他睡得深沉,不忍打扰,生生等到了这个时候,中间因为饿了还自己给自己煮了碗面,不过味道不怎么样,吃了一半就倒了。

    她最后一次看了下时间,见这么晚了,担心程骞北睡太久,便再次进屋,这回是准备把人叫醒。不过还才刚走进屋,床上的男人已经慢悠悠睁开了眼睛。

    因为吃过退烧药,又睡了五六个小时,刚刚醒来的程骞北,脑子一片模糊,一脸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只怔怔地看着走过来的江漫,半晌没有开口说话。

    江漫觉得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傻傻的有点好笑,但觉得这种时候笑有点奇怪,就暗暗忍住了,走上前,弯下身,伸手在他额头摸了摸:“你感觉怎么样?好像已经退烧了。”

    额头传来的温柔触感,让程骞北稍稍回神,搞清楚了现下的情形,他揉了揉额头,轻笑道:“你还在?”

    江漫道:“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家?不难受了吧?”

    程骞北点头:“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江漫笑道:“也就五六个小时吧!”

    程骞北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时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好像已经很多年没在白天睡过这么长了。”

    “那是因为你生病了。”江漫直起身,道,“你中午没怎么吃饭,应该饿了吧?我怕你没胃口,就给你煮了粥,赶紧起来洗漱啊!”

    程骞北默默坐起身,神色莫辨地看了看她。

    江漫也没在意,转身去了厨房热粥。

    她很少下厨,但煮粥毕竟不难。粥是用砂锅熬的,大米小米混在一块,文火炖了快两个小时,煮得那叫一个浓稠软糯。

    等她盛好粥来到餐厅,程骞北也已经洗漱好,一脸清爽地从洗手间出来。他目光看着她,一直没说话。

    江漫对上他的眼睛,发觉他眸中透着点疑惑,笑问:“怎么了?”

    程骞北摇摇头,还是没说话。

    江漫笑道:“不会是怀疑我的厨艺吧?放心吃吧,没毒的。”

    程骞北微微一愣,轻笑开来,在餐桌坐下,拿起勺子搅拌了下,抬头问:“你吃了吗?”

    江漫道:“看你没醒,自己煮了碗面,凑合着吃了一顿。”

    程骞北喝了口粥,也不知为何,明明就是最普通的味道,可当那清淡软糯的粥滑入胃部,好像整个人都温暖起来。他笑了笑道:‘很好喝。’

    江漫轻笑:“就小米加大米清水炖出来的,能有什么好喝的?而且还放凉了又加热的。”

    程骞北淡声道:“粥也是要手艺的,我觉得很好喝。”

    江漫眉头一挑,笑道:“这么说我在厨房还有点天赋啊!可惜刚刚自己煮得那碗面没体现出来,我吃了一半就倒了。”

    程骞北笑着喝了几口粥,抬头看向她,道:“谢谢你!”

    他声音有些低哑,带着点罕见的温柔和性感。江漫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在他对面坐下,不甚在意道:“举手之劳而已。要换你看到我生病,也不会不管啊!”说完又补充,“在岛上,你可是在医院陪过我一夜的。”

    程骞北勾唇笑了笑:“也不仅仅是今天,就是这几天我爷爷过世,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江漫半开玩笑道:“亡者为大,毕竟在叶老眼里,我是他的孙媳妇,我要不陪着你,他在下面可能会生气吧?倒是你,都没怎么休息,可千万别把身体弄垮了。”

    程骞北点点头,过了片刻,低着头冷不丁开口道:“在十八岁之前,我以为我爸就是我的生父,那个很憨厚有点胖的男人,跟我妈一起经营小餐馆,总是把我举在肩膀上。后来他过世了,就只剩我和我妈相依为命,她没有再婚。毕竟在城市里,只要勤快,日子过得也不会太差。”他顿了顿,又才继续,“可是小家小户的日子,是经不起一点的折腾的。我十八岁那年,我妈患了绝症,入院半年,店子转让,家里所有积蓄被掏空,还借了很多钱。那时我妈大概是觉得自己没多少日子了,可能怕我以后一个人没有依靠,就把我的身世告诉了我,我这才知道我的生父是叶敬文。”

    江漫静静听着他娓娓道来有关他身世的往事,她知道他说这些,是真正将她当成一个可以分享秘密的人,曾经那些身体的加交融,与现下这种信任的诉说,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程骞北和自己这么近。

    程骞北继续不紧不慢道:“因为知道母亲当年生下我是被叶敬文欺骗所至,等她过世后,我就直接去找了我爷爷。那时其实是带着点赌气心理,再加上负债累累走投无路,没料到老爷子很快就接受了我,帮我还了债,还给了我一笔钱,也就是我上大学的创业基金。”说着他有些好笑地摇摇头,“因为我妈生病的事,我真是缺钱缺怕了,那时候年纪轻,心态不太正常,对于一步一个脚印工作创业完全不感兴趣,拿着爷爷给我的钱去炒股炒期货。太急功近利的结果就是差点血本无归,爷爷知道后又给了我五十万。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好,正赶上牛市,又渐渐摸索出了点名堂,天不怕地不怕跟赌博一样做杠杆,上天眷顾,几年下来翻了两百倍。大学毕业时,爷爷大概听说了一点我的事,找到我跟我说,赚钱这件事,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做一件事唯一的意义就是赚钱,那么其实毫无意义。我这时才意识到为了赚钱,我差点走火入魔,然后就退出了股市和期货,拿着钱创立了柒基金。”

    江漫点点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怅然若失。叶老爷子对他确实重要。

    程骞北笑了笑又道:“没想到,我退出后没多久,股市就一泻千里,飞速进入熊市。相当于是爷爷及时将我拉了出来。”

    江漫微微一愣,也笑了。

    程骞北放下手中的勺子,碗里的粥已经被他吃得一粒不剩,他靠在椅背上歪头看向对面的女人:“我说这些是不是让你觉得很无聊?”

    江漫摇头道:“只是让我有点意外。”

    “怎么意外了?”

    江漫抚了抚额,道:“可能是我的生活太简单顺遂了,所以觉得你的经历,比故事还要戏剧。”

    市井小户人家出身的孩子,在十八九岁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摇身一变成为国学泰斗的孙子,从负债累累拿到第一笔投资基,大学几年靠股票期货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这要再多穿插几段风流韵事,那就是妥妥男频文里的金手指男主角了。

    当然,光鲜亮丽的背后,都是由种种痛苦累积而成。如果不是因为父母早逝,不是因为负债而走投无路,他不会去找对他完全陌生的叶鹤鸣,自然也不会有后来的际遇和经历,不会有现在的成功者程骞北。

    程骞北听了她的话默然片刻,又云淡风轻笑了笑:“我也宁愿简单顺遂点,如果我父母没去世,我可能现在就不是商人,而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或者一个国企员工,住着普通的房子开着普通的车,有一个不错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儿子或者女儿,下班后最大的爱好就是跟老婆一块做饭,然后一起带着孩子在小区的花园玩散步。”

    江漫试着在想象中把他叙述的这种生活与他这个人联系起来,好像……也不错。只是与现在相比,大概还是太平庸了点。

    她笑了笑:“所以说很多时候是人生选择我们,而不是我们选择人生。”

    程骞北失笑:“你说得还挺有哲理的。”只是说完,又道,“不过,我决定以后还是要做一个选择者,绝不能再被选择了。”

    江漫微微一愣,看着他忽然变得坚硬几分的眼神,意识到这才是程骞北,一个已经摆脱曾经的命运,过上另一种人生的男人。

    不过程骞北的眼神很快又变得柔和,笑着转移话题:“你今天住我这里,还是回去?”

    江漫道:“回去吧,我没带衣服。”

    程骞北道:“我这里有你穿的睡衣。”

    江漫眉头一皱:“啊?”

    程骞北笑道:“放心不是别的女人的。上回你来过后,我怕你再来不方便,就在家里准备了两套。”

    江漫心说我也没怀疑是别人的,而且你这也没别的女人的痕迹啊!

    见她还有些犹豫,程骞北笑了笑,又道:“主要是我还有点不舒服,送你回去不大方便,这么晚了让你一个人打车回去,我心里过意不去。”

    他都这么说了,江漫当然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了。

    何况一看到他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虚弱,她也不忍心离开,让他一个人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