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神仙日子 > 第二九一章
    梧桐城主非常倚重赤金公主,对赤金公主的倚重,犹在孔雀王之上。

    知趣正打算着怎么跟赤金公主说话呢,梧桐城主倒先为他们介绍了,梧桐城主道,“这是知趣。”

    赤金公主打量知趣片刻,微微颌首。

    知趣是个嘴甜的,行一礼,恭恭敬敬道,“岳母好。”

    一声岳母,赤金公主唇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二,忍不住道,“不必如此称呼。”

    知趣微微一愣,不禁看向罗妖,莫非赤金公主看不上他这女婿?

    罗妖正想替知趣说话,梧桐城主先一步开口,道,“水仙,你先带孩子们与人间界的朋友们下去休息吧。”

    罗水仙似与梧桐城主达成某种默契,竟未开口问一句,便随着梧桐城主身边的一位侍从官下去了,参胖胖等人自然跟随。知趣刚要迈步一道走,梧桐城主叹口气,“知趣,你与朱玄留下。”

    知趣心里顿时打起鼓来:莫不是要解除他与妖妖的婚约不成?这,这可是休想!他是死都不会休妻的!更不能把他家妖妖让给别的小妖精!

    知趣心里七上八下的发散性思维,梧桐城主根本没理会知趣,问赤金公主,“城中可还顺利么?”

    赤金公主道,“一切如常。”

    “这就好。”梧桐城主道,“老龙他们不听我劝,定要去人间界的。鬼族魔族亦是虎视眈眈。人间界与道天境相临,道天门不是好相与的,定有一场混战。”

    赤金公主道,“如此,也好。”

    梧桐城主微微叹息,“以后,城中事,你多帮衬朱玄。”

    “我份内之责。”

    梧桐城主似已无话好讲,叹道,“你去吧。”

    “城主保重。”赤金公主恭谨的行一礼后,转身离开。梧桐城主的目光终于落在知趣身上,那种沉思幽远感叹怀念,种种复杂情绪相加,竟把知趣看的心里更是没底了。知趣张了张嘴,话都说不俐落了,不过,结结巴巴的,他还是把意思表达清了,“我,我,我,我,我,我是绝,绝不会与妖妖分手的!”

    最后一句,知趣几乎是高声喊出来的!

    罗妖早感受到了知趣心里起伏不定的情绪,连忙握住知趣的手,安抚道,“黑炭,你别胡思乱想。”罗妖对梧桐城主很是有些了解,他觉着梧桐城主与他母亲都不是那种会拆散他与知趣的无聊人。

    知趣向来是个很会撑场面的人,但,此刻他怕的要命。梧桐城主这人,行动诡奇多变,深沉的叫人看不透。知趣一时猜度不透梧桐城主的用意,又是在人家地盘儿,样样不如人。当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刚刚赤金公主又对他那样冷淡,明摆着是不乐意他这女婿了,故此,知趣非常担心。

    知趣如此失态,梧桐城主不过淡然一笑,“你与朱玄如此相爱,我就放心了。”

    “我们当然是相爱的,而且情比金坚,海枯石烂。”此刻,知趣早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他非常担心梧桐城主会相中罗妖,近而要解除他与罗妖的婚约啥啥的。

    梧桐城主实在没有知趣那些无聊心思,他高坐于宝座之上,他一身赤金袍裳,华丽无比。梧桐城主只是轻挥一下衣袖,知趣尚未回神,已经与罗妖、梧桐城主身处另一天地。

    此处,花草鲜艳,微风和煦,灵兽嬉戏,禽鸟欢唱,有说不出的静好祥宁。不远处,一人翘腿躺在草地之上,听到响动,那人十分灵活的自草地上跳起来,见着梧桐城主笑着迎上前,笑,“才回来啊。”

    “是。”梧桐城主伸手摘掉男子头上的草屑,握住男子的手,“这是知趣。”

    不知为何,知趣一见这男子便觉开心,笑着打招呼,“你好。”他不仅是觉着这男子投他眼缘儿,更是着重的往梧桐城主与男子相挽的两只手上瞟一眼,然后,心内所有的担忧皆烟消云散。

    男子看知趣一眼,对梧桐城主道,“真普通。”

    梧桐城主笑,眼眶却微微的红,“普通也没什么不好。”

    知趣见梧桐城主眼睛都红了,不禁心下问罗妖,结果罗妖也不知原由,实在没用的很。

    梧桐城主的失态也只是一息之间而已,男子问知趣,“听朱凤说你也有三百多岁了,怎么才修炼到金丹啊?”

    知趣对此人的问话实在有些不爽,先是说他普通,又说他修为,简直比他亲爹管的还宽。当然,罗梦仙那样的极品爹,也不是谁都能遇到的。尽管心里不爽,知趣却有一大弱点,他是颜控。

    当初没见啥世面时,初见罗妖都能喷鼻血。而此男子,年纪自不必提,修真界没几个老头儿,关键,这男人怎么说呢,那眉那眼那通身的气派,站在梧桐城主身旁竟无半分逊色之处。说句良心话,甚至不比他家妖妖差。知趣虽然不会看人的修为,不过,他观人气度颜色很是擅长。打一照面儿,他便知这男人不简单,对着不简单的人,知趣总会客气些。

    欺软怕硬,亦是人之本性。

    所以,尽管不大痛快,知趣也没暴发,反是静静的解释道,“我灵根驳杂,现在修到金丹,也很不错的。”

    那男子摇头一叹,“也难怪,生的就粗笨,底子不好,看着俩眼珠子乱转,兴许有几分小聪明,修炼必不勤谨,能到金丹,也马马虎虎了。”

    什么叫老虎不发威反被当病猫啊!

    什么叫登着鼻子上脸啊!

    尽管这男人说的是事实,知趣也不乐意被人这样说,正待反驳一二,他识海中忽然传来一阵惊到动地的嚎哭,轰的一声,险些把知趣震聋。

    知趣识海都给朱朱的大嗓门儿震的隐隐发痛,连忙取出紫金鼎来,朱朱浑身发抖咧着嘴大嚎,嚎的内容让知趣罗妖都惊心不已,她嚎道,“主人,我终于活着见到你啦——主人,主人,主人,我好想你——有好些人欺负我——”这关口还不忘告状,知趣真是服了朱朱。

    知趣忍不住再次看向男子,原来,这男子竟是紫金鼎的主人!

    既然这男子是紫金鼎的主人,那岂不是要把紫金鼎要回去啦。知趣心里顿时非常别扭,而他此刻,才终于明白梧桐城主为何要带他们回梧桐城了。

    原来,梧桐城主用意在紫金鼎。

    但,朱朱的主人不是早在几十万年前便渡劫失败、魂飞魄散了么?

    知趣满心的疑惑,他忽然道,“男人的婴灵也能是女孩子么?”

    罗妖的脑子并不比知趣慢,他虽然与梧桐城主亲近,但,他跟知趣是啥关系啊,定不是梧桐城主能比的。此时,罗妖也挺担心梧桐城主会把紫金鼎要回去,若紫金鼎不保,知趣便不能继续修炼,罗妖满心着急,听知趣如此无厘头的一句话,罗妖带了几分怒意道,“女人生孩子还有男有女呢,婴灵当然也不例外!”

    知趣摸摸鼻尖,他与罗妖心意相通,知晓罗妖为他着急呢,故此并不生罗妖的气。到这个地步儿,也没什么遮着掩着的,若人家执意要索回紫金鼎,从哪儿说他们都不占理。毕竟,紫金鼎从来不是他的东西。知趣索性直言相问,“你们是要收回紫金鼎么?”

    男子微微一笑,“收回如何,不收回又如何?”

    “你要收回,就给你。你要不收回,不如就让我接着用紫金鼎修炼吧。”知趣跟男子商议,“你这样厉害,肯定也看出我丹田有伤了。我现在修炼,多仰仗紫金鼎呢。那个,你若是想要回去,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我另想办法也是一样的。”

    朱待男子开口,朱朱已是脆生生道,“我寻到主人,当然是跟主人在一起。不过……”想想知趣这些年从未亏待过她,朱朱也不是没良心,在鼎内抹着激动的泪花道,“不过,你若是暂时没别的法子,倒可以留在我主人身边做个侍童。我家主人心善,非但会指导你的修为,或许还能让你再用丹鼎修炼一二呢。你要是求一求我家主人,说不定我家主人还能帮你想个修复丹田的法子呢。”

    侍童!

    罗妖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男子未理会朱朱的主意,笑问知趣,“听说你丹田之伤都是因小凤凰落下的。”

    知趣道,“我心甘情愿的。就像城主对前辈,不也是心甘情愿的么。”他向来嘴甜,只要有些许机会,知趣都不想错过。

    男子一笑,对梧桐城主道,“这痴情与我很像吧。”

    梧桐城主笑,“是。”

    “那我就放心了。”男子一笑,拍拍知趣的肩,“你随我来。”

    知趣偷偷用同心印叮嘱罗妖:半个时辰不回来,你就来找我。

    男子好笑,“怕什么,又不会把你先奸后杀。”

    怎么同心印说话也会被人听到呢?知趣一时想不明白,嘴上却不肯再吃亏,道,“指不定谁奸谁呢?”拔腿跟着男子走了。

    男子对此处环境非常熟悉,带着知趣很快到一处小湖畔,随意捡了块草地坐下来,知趣也跟着坐了,等着男子与他说些什么。这男人并未绕什么圈子,直接道,“知趣,你也修仙三百年了,应该知道了一些修仙界的常识。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是如何从地球来到这处天地的吗?”

    知趣并不算太吃惊,先道,“你果然也是从地球上来的,我听朱朱说起过伊甸园的故事,当时我就想着,你肯定是跟我一样,从地球上穿越来的。”又与男子打听,“你以前住哪个城市啊?”说来还是老乡哩。老乡见老乡,不会背后来一枪吧?

    男子笑的无奈,“你可真是榆木脑袋,莫不是看小说看多了,至今还相信什么穿越不穿越的话。”

    “你既修仙,总该明白夺舍之道。每一具身体,都有自己最相契合的灵魂。若要将原有身体的灵魂撵走,让自己的灵魂占据这具身体,那么,首先,这个想夺舍的灵魂必需足够强悍。这就是夺舍的原理。”男子险手捡起块小石子抛在湖中,碧清的湖水泛起丝丝涟漪,男子道,“你在地球时应该上过学,起码万有引力应该知道的。万有引力,不仅是一个物理术语,实际上,对于一切事物皆通用,包括灵魂。地球上的灵魂若想摆脱地球的引力,到达另一个星球,所需要的能量是你无法想像的。”

    知趣听的似懂非懂,问,“我们所在,是另一个星球吗?”

    “也可以这样说。”

    “那我为什么会来这里?”知趣思前想后,十分笃定,“我前世并非修道之人,就是寻常人一个,要按你说,我怎么会来这里呢?”

    男子一笑,“有记忆的年代,不一定就是你的前世。就好像,你所认定的母亲,不一定就是你的母亲。”

    知趣脸色微变,沉下脸来,问,“这样说,是有人篡改过我的记忆了。”

    男子并未回答知趣所问,转而道,“我来这里之前,也是地球上普普通通的凡人。你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那是因为,我很偶然的得到了一枚凤凰蛋。”

    知趣暂且撂下对自己身世的怀疑,说到凤凰蛋,知趣不禁想到妖妖蛋在他识海的情形,唇角微翘,“凤凰在蛋中便有神识,也很可爱。你得到的那颗凤凰蛋,里面不会是梧桐城主吧?”

    男子浅浅一笑,俊朗非凡,知趣深觉养眼,忍不住多瞅两回,就听男子道,“那时,我并不知这是凤凰蛋。实际上,当初有许多人都在争夺凤凰蛋,凤凰蛋陨落至末法年代的地球,好巧不巧的落入我的识海,我当时被便被洗经伐脉,直接筑基。我与朱凤,便自此相识。”

    天上掉下个凤凰蛋啊。

    知趣心里默默吐槽,当初妖妖在他识海里也住了许多日子,怎么他也没直接筑基啥的?一切都是靠他苦修苦炼而来。

    “朱凤隐于我的识海,我当时对修仙并不了解,后来还是因着他的提点,一步步走上修仙之路。”男子道,“回到这里,也是想着修真界灵气充沛,有助于修仙而已。我与朱凤修仙多年,原也是一帆风顺,只是我在开辟丹田道场时天雷忽至,我一时不慎,魂飞魄散,你如今看到的我,不过是朱凤的梦境。”

    知趣的惊讶再难掩饰,“梦境?”知趣不禁接连问道,“那我也是在梧桐城主的梦境中吗?”

    “不,这是朱凤的百花境。”男子微微一叹,“大概是他太思念我,才会有我的出现吧。”

    知趣问,“是像幻空兽的幻境一样么?”

    “差不多。”

    知趣脑中一亮,忽然问,“妖妖是不是你跟梧桐城主的儿子啊?”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修真界,知趣觉着男人与男人说不出也能生出儿子来呢。或者赤金公主根本不是他正牌的岳母,要不然,赤金公主怎么不让他叫她岳母呢?如果罗妖是面前男人的儿子就很好解释了,梧桐城主特意带他前来,就是让他来拜见正牌岳母的。还有,这个,岳母叮嘱一下女婿好生待自己的儿子,也很符合人情世理啊。

    知趣自认为这种推断已是八九不离十,却不料他尚未开口说呢,男子便低声笑了起来,“即便是神仙,男仙与男仙也生不出孩子的。”

    “我就随便推断一下。”知趣厚着脸皮说一句,又道,“你若是魂魄还好说,若你只是梧桐城主的梦境所化,要怎么收回紫金鼎呢?”

    男子一叹,“当初,天雷之下我难以保全,身死道消之前,我将初化的道场化为一尊宝鼎,只以为,自此便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不想朱凤不甘心我就此消亡,他于天地间苦苦寻觅到我的一缕残魂,用尽心血将这缕残魂培育完善。”男子幽声道,“你以为的前世,不过是你千百世中的一世而已。培育魂魄,最好的器皿的选择便是凡人的身体。我自地球而来,我的魂魄与地球上的凡人最相契合。”

    知趣目瞪口呆,指着男子,半晌方找回声音,问道,“这,这么说,我,我就是你?”

    “你只有一缕残魂来自于我,除却那缕残魂,你是一个完全的不同的人。”

    知趣思维混乱的打了个比喻,道,“有点儿像克隆羊的原理啊。你看,克隆羊是从一个细胞弄出一头羊来,我是由你的一缕残魂重新生成的人。”

    男子微笑,“你要执意这样说,也没差。”

    “那我以前,”仔细的打量着男子堪称丰神俊秀的相貌,知趣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原来,我以前长的这么帅啊。”

    “皮相而已,有什么可痴迷之处呢。”

    “你这种大帅哥,当然不会理解我的烦恼。”知趣道。

    既有此渊源,梧桐城主当不会把他怎么样。不过,知趣又开始另外的烦恼,他悄声问,“可是,我现在已经与妖妖在一起了。我可不能辜负妖妖。”

    “天地间,从未有两只凤凰共同临世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罗妖的存在?”男子看向知趣,道,“你不觉着,作为朱雀,罗妖的本事与妖神的称号有些不相匹配么?”

    “这有什么,妖妖年纪还小呢。我听说凤凰等闲都能活几十万年,妖妖现在还是婴儿凤呢。”

    男子眼神温和,“当年,朱凤同样是在蛋中,便可令身为凡人的我直接筑基。知趣,那才是朱雀妖神之威。”

    男子并不吊知趣的胃口,坦诚道,“朱玄,其实是朱凤的本命凤翎所化。”

    知趣直接从地上跳起来,失声问,“你是说,妖妖不是人!而是老凤凰的凤凰毛!我喜欢的人是一根凤凰毛!”

    男子十分平静温和,拍拍身畔的位子,“坐下。”

    知趣瞪了会儿眼睛,还是坐了回去,心里却说不出什么感觉,他家妖妖素来骄傲,若是知晓原由,该多伤心呢。

    男子道,“朱凤也只有一枚本命凤翎,其珍贵不言而喻。他是为了找回丹鼎,却又不便亲自出面,方用本命凤翎化一分身,寻找丹鼎。”

    知趣是个心思灵敏之人,他想到罗妖数次说起,他去罗家,似乎是受到一种无形的召唤。罗妖对此的解释是,他去罗家,便是为了与知趣相遇。知趣以往只觉着罗妖甜言蜜语,讨他欢心。如今想想,或许,那种召唤便是来自丹鼎的召唤吧。梧桐城主对罗妖的用意既是寻找丹鼎,必有其手段所在。

    “我倒不是嫌弃妖妖不是凤凰之身。”知趣很为罗妖难过,低声道,“我跟妖妖在一起,他是人是凤凰都没啥。我是觉着,他有血有肉有感情,万一城主把他收回去,可怎么办?”

    男子一笑,“你怎么倒痴了。凤神杯都可化出杯灵,罗妖即便为朱凤本命凤翎所化,又如何呢。只要你不因罗妖本体非凤凰而嫌弃于他,这于你并没有什么差别。”

    知趣想一想,倒也释然了,道,“我当然不会嫌弃妖妖,我喜欢他还喜欢不过来呢。”慢慢的消化罗妖本体之事,知趣皱眉思量片刻,道,“既然妖妖是城主本命凤翎所化,为何妖妖是黑凤凰呢。我在妖妖的识海见到过城主的凤翎,赤金色,炫丽无比。”

    男子轻描淡写,“那不过是一些障眼法而已。”

    “那,赤金公主也不是妖妖的母亲了?”

    “不过是给八卦真人将朱玄偷到罗家的机会而已。”

    知趣沉默一时,原来,梧桐城主的计划,自那时便已开始了。如今他既然有这样的身世,梧桐城主便不可能对他有恶意。知趣问,“那,城主把我们回来,是有何用意呢?”

    “我以你的方式得以复生,朱凤是想将丹鼎重化道场补你丹田。”男子叹息,“你虽有我的一缕残魂,却没有我与他之间的记忆。朱雀是这世上最忠贞的鸟儿,他既爱我,宁可化出梦境来与我相聚。他在这世间几十万年的岁月,如今也快到极限了。”

    “朱雀是不死之身。”知趣道。

    男子道,“如果朱凤再不去仙界,必然要涅盘重生。”

    对朱雀,知趣还是非常了解的。重生后的朱雀都是由朱雀蛋开始,重新孵化,是朱雀漫长生命中最孱弱的时期。

    知趣问,“若是紫金鼎化为我的丹田,我还有与妖妖的记忆么?”

    男子唇角微翘,“又不是给你换个脑袋,自然记得。”

    “那,我会有你的记忆么?”

    “不会。”

    知趣总觉着有些别扭,再三问,“城主不会爱上我吧?”

    男子打量知趣一时,挑眉道,“虽说你是由我一缕残魂而生,不过,你觉着我们有可比性么?我三百岁的时候已是元婴后期。知趣,你都不照镜子的么?”

    言下之意,打开镜子自己照照吧!

    俩人说了这半晌的话,知趣也渐渐放开了。他知男子并无恶意,故此也不恼,反是时不时的瞟一眼男子俊秀的相貌,心里欢喜的很,想着若是他有该男子的容貌,再加上他自己的品行才干,不知有多少人得暗地里为他的无上魅力发疯呢?

    知趣于心内沾沾自喜,嘴里道,“我觉着,看你便如同照镜子了。”

    男子给知趣这无耻之言闹的也无语了。

    知趣对人心揣摩很有一手儿,笑,“我又不喜欢城主,你吃哪门子醋呢。”

    “倒不是吃醋,只是觉着朱凤耗尽心血力气才令我的残魂复生,不想却生成个二百五。”由此毒舌可见,俩人倒也不是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知趣拍他肩,“说起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既不喜我喜欢城主,又为何不悦呢?”

    男子一叹,“知趣,你虽是我,却不再记得我与朱凤在一起几万年的岁月。待紫金鼎化为你的丹田,朱凤与本命凤翎必会合为一体,我始终是一个梦境。只有待你真正成神成仙之时,才会忆起往生,那时,你方是我。”

    知趣挠挠头,“这也没什么差别吧?”

    “你没有我的记忆,对朱凤而言,与陌生人有何差别?”

    知趣想半天道,“我从罗浮界掉到人间界时,曾受重伤失去了记忆,妖妖也没嫌弃我,还一直跟着我呢。”

    男子一笑,并未再多行解释,只道,“日后,你便明白了。”

    这一日,男子带给知趣的冲击尤其大。知趣觉着,哪怕是遇到自己的前世,他都没这么惊讶。他竟然遇到了自己。

    知趣不禁问,“那,城主什么时候会来补我丹田呢?”

    “待道天境与四方境的人都去人间界寻神遗之宝时。”

    知趣心如电转,眉心微动,“莫非城主一直在等此机会?”

    男子笑,“是你创造了这绝好机会,提前将那些会来捣乱的人引走,调虎离山,这边朱凤才能放心施为。”

    “难怪城主很痛快的给了老龙他们人间界地宫的地图。”知趣恍然大悟,原来梧桐城主用意在此。是的,梧桐城主并没有说假话,他去独界的用意的确不在人间界上面。

    梧桐城主的用意,大概没人会猜的到吧?那么,人间界神遗之地之所以会传的沸沸扬扬、神乎其神,甚至引起道天老祖的兴趣,看来并不仅仅是神仙会所宣传到位,更重要的是,梧桐城主在这里面肯定推波助澜,起了极大的作用。

    或许,连他们艰难的处境,梧桐城主都算计到了。

    的确,最后,知趣除了梧桐城栖身,无处可去。不然,凭知趣的性子,是不可能这样痛快的答应来梧桐城的。

    一切缜密又顺理成章。

    若非这男子坦诚相告,知趣怕是想破脑袋都想不透竟是梧桐城主在后面推波助澜、纵风止燎。

    哪怕初初见面,知趣对于梧桐城主的心机手段,除了佩服已无二话。

    “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知趣回神,道,“我还不知你如何称呼呢?”

    男子温声道,“若你念过几本书,应该听说过我。我道号逍遥。”

    知趣记性很是不错,他“啊”了一声,“我倒是听说过几十万年前有一位逍遥上仙,身边有只朱鸟,后来朱鸟体内的凤凰血统觉醒,最终化为神鸟凤凰,与逍遥上仙一道成仙去了。”逍遥上仙的故事,还是他去罗家灵兽园领取灵兽时,一位女弟子与他说起过的。正是因为有逍遥上仙与朱鸟化凤凰的传说,他方心心念念的想着黑豆儿哪天觉醒神鸟血统,也化为凤凰啥的。

    “你,你不是成仙了吗?”

    男子一笑,“那不过是世间的谎言而已。”

    “那,我,我也要成仙吗?”

    “知趣,你的人生,你自己做主吧。”逍遥眼中流露出无限怀念的神色,当初,那遥远的岁月之中,他心心念念,所为成仙吗?

    不,我只是想岁月长久,与相爱之人在一起而已。

    何为神,何为仙呢?

    知趣在一畔唧咕,“说实话,我真没想过成仙的事。我觉着,与妖妖在一起,与水仙爹和孩子们在一起。神仙日子,也就是这样了。”

    逍遥淡淡一笑。

    ——最终章——

    作者有话要说:嗯,虽然留言回的不多,但是,每条留言我都有看。好像每次结尾都会引起诸多争论,故此,一并在这里解释了。

    修真我是打算写成系列文的,《神仙日子》之所以会完结,在我心里,的确是到了完结的时候,并不存在故意坑之类意思。

    后面,还会有后续的系列文会开。

    石头码字,总有石头的计划。

    这篇番外,算是对一直追文的朋友的赠送吧~有对结尾不解的,看过番外,应该明白了吧^^如若再有不解,欢迎继续留言,石头会做出回复,或是解释。

    番外

    尽管逍遥有问必答,知趣心里也不是不发悬:哪怕他与逍遥有这种渊源,就像逍遥所言,他与知趣己经是完全不同的人。

    但,在这个时候,知趣不得不相信逍遥与梧桐城主。

    甚至再次见到梧桐城主时,知趣拽着梧桐城主的手道,“小凤啊,若是你有把妖妖搞失忆的打算,也顺便把我弄失忆了吧。我可不想一个人记着两个人的爱情啥的。”如今既有渊源,知趣也不叫城主了,直接亲呢的称呼人家小凤。

    梧桐城主听的真叫一个寒,拨开知趣的手,一笑道,“来,再叫个爹听听,不然我手不稳,说不定发生什么哦。”

    罗妖白眼知趣,这么亲密做什么?

    很明显,梧桐城主也跟罗妖交了底,罗妖对于自己是凤凰还是凤凰毛倒没啥反应,主要是他自同心印感受到了他家黑炭浓烈的爱意。但是,知趣跟梧桐城主这样亲昵的说话,罗妖就有些不爽了。

    知趣大咧咧的笑,“又不是外人。”

    罗妖更生气了。

    知趣抓紧时机的跟梧桐城主打听,“小凤,你跟水仙爹以往就认得么?”

    “有些渊源。”

    知趣寻机问底,打破沙锅,“啥渊源啊?”

    梧桐城主道,“到时你去问水仙吧,他的脾气,我不方便说。”

    “那偷个空,你悄悄告诉我。”知趣自来熟,凑到梧桐城主耳际嘀嘀咕咕,亲昵至此,很是叫逍遥与罗妖醋了一回。

    梧桐城主不得不把知趣略推开些,保持距离。

    梧桐城主与知趣罗妖交了底,具体为知趣修补丹田,还要等些日子。不过,既有了这种关系,知趣也就不拿梧桐城当外处了,完全是当自己家用。

    城主府的种种奢华,就甭提了。

    知趣与罗妖手牵手的躺在软软的大床上,一时都未说话.

    “妖妖,我觉着跟做梦一般。”

    罗妖长臂微伸,将知趣带到怀里搂着,“黑炭,若是我失去记忆,你还会喜欢我么?”

    “谅小凤不敢。”知趣看着罗妖俊美的五官,伸手摸摸他的脸,道,“他要是敢把你搞没了,我立刻自杀,叫他鸡飞蛋打。”

    罗妖不禁翘起唇角,“怎么还寻死觅活了。”

    “还管什么方式呢。”知趣极自信,道,“你放心,我有的是法子叫小风不敢动你的。”这个时候,就是心里再没底,为了一家之主的气概,咱也不能露怯不是?

    罗妖浅声问,“若是你忆起逍遥那一世,你还会喜欢我?记得我吗?”

    “你怎么傻啦。”知趣挑起眉毛,中指戳戳罗妖的眉心,“我与逍遥完全是两个人的意识,即便在一个身体里存在,也得有强有弱呢.我怎么可能忘记你?若是小凤对我有意,不会等到现在才露面。他喜欢的人是逍遥,又不是我。”

    “你也离城主远一些。”罗妖道,“省得叫人误会。”

    “知道啦。”知趣给自己找理由,“我就探探虚实。”

    事情真相如此,俩人夜间说了好些交心的话。患难见真情,第二日,两人倒更甜蜜了。

    梧桐城主为此准备数年,自不会出任何纰漏。知趣、罗妖亦未外漏半字,及至梧桐城主施法之时,身上释放出惊天动地的妖力犹如浩瀚字宙,坚固无比的紫金鼎在梧桐城主手中柔软如同水波,紫金鼎再次幻为流动的五色海洋。知趣的丹田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犹如干涸的泉眼流出新的泉水、荒源生出绿树。

    知趣不知过了多久,当妖力渐渐消退,知趣睁开眼睛时,便见到了梧桐城主疲倦的面孔。知趣从床间跳下来,扶住梧桐城主,眼中流露出三分关争,问,“小凤,你没事吧?”

    梧桐城主摆摆手,“叫朱玄进来。”

    其实罗妖正盯着静室,见妖力消退,罗妖直接进来了。梧桐城主看向罗妖,“梧桐城就交给你了。”

    罗妖微微点头,梧桐城主目光柔和,身上赤光大耀,化为一头辉煌无比的凤鸟,与罗妖合为一体。罗妖好半天僵站于地上,也没个反应。

    知趣唤了两声,罗妖不应他。知趣不禁心焦,守了大半个时辰,知趣凑上前,摸一把罗妖的脸,叫他,“妖妖,妖妖。”

    刚叫了没几声,罗妖身上啪的一声轻响,一阵黑烟正喷了知趣一头一脸。知趣随手一抹,提高声音,拽着罗妖的胳膊,“妖妖,你怎么了?”

    罗妖转向知趣,“我身上的黑色禁制,刚刚解除。黑炭,你怎么弄的……”可真是黑炭了。

    知趣不在乎,“一会儿洗洗就成了。妖妖,你现在是金毛了?”

    这话说的……

    金毛?

    “妖妖,你真是我的妖妖吧?”

    罗妖笑着抹抹知趣的脸,“黑炭。”

    “原来,小凤没骗我们啊。”若是朱风与罗妖合体,知趣自然希望罗妖获得身体的主控权,但,依朱凤的修为,若他不主动让出,罗妖想获得身体的主控权,那是做梦。这也是罗妖先时久不能安的原因所在。

    如今罗妖依然在,知趣对梧桐城主甭提多感激了。

    感激的同时,知趣又多了几分关心,问,“小风还在吗?”

    “当然在。”罗妖握住知趣的手,两人本就心意相通,这次知趣很容易便去了百花境.大致依旧是梧桐城主百花境的模样,这次却多了几个小花妖在花从中跑来跑去的玩耍。

    魏紫与知趣相熟,见着知趣便跑出来,跳到知趣的掌心,知趣与他打听逍遥与梧桐城主,魏紫热心的给知趣指明道路。

    逍遥与梧桐城主正坐在小湖边说话,见到知趣与罗妖携手而来,梧桐城主朝他们招招手。

    未待知趣表达一下感谢,梧桐城主己道,“没事就出去吧,赤金公主他们听到动静,定要来城主府来的,你们还有的忙。”罗妖想掌控梧桐城,可不是容易的事。

    一句话没说,人家直接撵人,这叫一个没面子啊。知趣问一句,“以后,你们就住这儿了么?”

    “是啊。”梧桐城主握着逍遥的手,对知趣道,“你总担心我会占据身体,抹煞朱玄,这回放心了吧?”

    知趣笑,“我就知道小凤你大仁大量,是个好鸟儿。”

    逍遥回头瞧知趣一眼,“你这是在夸人?”

    知趣瞧着百花境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绝对七星级风景名胜的标准,忽而又换了心思,建议道,“那个,咱们可以轮流着来,你们休息时,我跟妖妖在外头做事。若是你们休息好了,可以换我跟妖妖来这里歇歇。”度个蜜月啥的,也挺好。

    逍遥将知趣上下打量了个遍,给了知趣四字评价,“美不死你!”

    然后,将人撵出百花境。

    知趣在梧桐城主与逍遥面前很失脸面,问罗妖,“你还控制不了百花境啊?”

    罗妖道,“你当城主是死的?”

    想到是人家梧桐城主主动让出身体控制权,知趣一声长叹,“原以为当家作主,原来只是个做苦力打工的。”

    ━━━━━━━━━━━━━━━━━━━━━━━━━━━━━━━━━

    本文内容由久久小说网(www.txt99.com)转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