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你重生了又怎样 > 第98章 贺学文番外(可不买)
    许卉生下孩子时, 是秋高气爽的十月。

    玉海市正处在枝头浓绿与金黄交织的时候,风景如画,凉爽宜人。

    沈家为这长房长女大肆宴请, 有人酸道:“不过是个丫头片子, 有什么好庆祝的?沈家偌大的家业, 百年之后怕是要拱手让人。”沈家当场就把人请了出去, 惊得其他人当场噤声,但私下里的嘀咕仍然少不了。

    直到孩子慢慢长大, 独得其父母精华于一身, 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十五岁就锋芒毕露, 十八岁就叱咤商海,这才让他们彻底闭了嘴。

    无它,肉痛耳。

    年过四旬的许卉保养得宜, 看着跟三十岁的人差不多,沈清辞则更是被时光遗忘,仍如少年般样貌,一家子走出去, 不像父母女儿,倒像是年纪相差大些的兄姐和幼妹。

    这么些年,许卉倒也回过几趟锦绣市, 并在两年前将在玉海市商学院念书的小俊杰吸纳进来当实习生,如今他已转正,成为沈氏集团的一分子, 贡献着属于他的一份力量。

    许愿的丈夫因为生活放纵,早在十年前就死于酒精中毒,她本以为熬死了丈夫就能继承他的产业,却没想到人家早就防着这一手,早早立好遗嘱,将公司传给跟前妻生的儿子,她一点都没份。

    她想着没公司,有房产也不错,反正她也不会经营,公司没有房产容易管理。没曾想这房产的所有人竟然是他前妻!丧事还没办完呢,她就被人赶了出来,她觉得肯定是恶意过户,就防着她呢,没想到人家前妻看她可怜,告诉她这间房子一直是她的,不是男人的。她这才放声大哭起来。

    原来她所有的算计全成了空。

    她倒也没脸回去,只身在外打工,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每年回去都叮嘱儿子要擦亮眼睛,不要相信成天拿糖衣炮弹诱惑他的坏人。

    开始几次,小俊杰还敷衍一二,到后来干脆直接顶撞她:“大姨给我申请米国夏令营,是让我去去增长见识的,这么好的机会,多少人都求不到,怎么到你嘴里全成了阴谋诡计?你自己成天算计别人,就把别人当成跟你一样?”

    气得许愿全身发抖,指着儿子鼻子骂不孝。

    小俊杰硬气得很,根本不吃她这一套,直接问她:“我不孝?你又做过什么?爸爸说要跟你结婚,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你硬是不同意,非要把我过继给许家,让我从小没有爸爸。等我要念书了,你因为一个名字起得不合你心意,一直拖着不让我上户口。我从小到大,吃的用的,除了爷爷奶奶的,就是大姨给我操办的,你呢?你付出过什么?只会想着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结果呢?还不是一场空!”

    十来岁的少年,像根竹箭一样插在那儿,又倔又强硬:“你嫁出去之后只顾着自己,连家长会都没给我开过!你不配当我妈!”

    气得许愿差点当场晕倒,颤抖的食指指着他,“你”了半天说不出个完整的句子。

    小俊杰却不理她,迳自走掉了。

    等到小俊杰高考后选了玉海市的学校,她又疯了一样冲回来大吵大嚷,就是不许他去。

    “许卉她老是跟我抢,从前跟我抢父母,后来跟我抢丈夫,现在连儿子都要跟我抢!她自己只生了个丫头,生不出儿子,就抢别人的!她多黑的心!”

    嚎出这句话后,被实在听不下去的许爱民直接扇了个大巴掌打断了。

    这几年许爱民也反省了很多,只是嘴硬,一直不肯跟许卉道歉,但是谁好谁歹,他总算分得清。

    许卉确实性子偏清冷了些,对他们向来不够热情,但是对父母的孝敬都是实打实的,逢年过节都送礼回来,钱也管够,这几年小俊杰长大了,许多教育问题他们不会,跟不上时代,许愿这个亲妈又肚子里一包草,贺学文文化水平也不高,所知有限,都是许卉这个大姨在为孩子操心。

    择校,聘请名师,提供机会,虽然人不在身边,但是通过通讯工具跟他的沟通并不少,可谓尽心尽力。

    “生女儿怎么了?你外甥女聪明伶俐,不输男儿,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哈?”许愿怒极反笑。这句话,真是直接捅她的心窝子。

    “那你们呢?你们当年把我生下来了,然后又不满足,硬是想要个儿子,打算生下儿子就把我送走,你们那时怎么不觉得生个女儿又怎么了?”

    当年许爱民和傅春英若是生了她之后就安安心心把两个女儿带大,她哪里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被如此不堪的女儿翻旧账,许爱民十分尴尬,还很气恼。

    他当年……他当年怎么能一样?

    虽说法律条文里写着男女平等,但是村里分宅基地,女的就是分不到,他们不也是想让日子过得更好,所以才想要个儿子吗?

    再说了,他当年确实打过送养二女儿的主意,但是比起旁人把女胎直接溺死,可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了!

    再说了,她能跟沈家的女儿比?

    小俊杰看着这一家子,只觉得分外讽刺。

    他去过玉海市大姨的家,房子大是一回事,关键是温馨舒适的家庭氛围。

    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意大姨生的是男是女,只要孩子聪明,上进,都给机会让他们念书,做事,从不以性别当做选择条件。

    他们观念开明,处事豁达,短短几天相处,他都快离不开了。

    要是他的家人也像大姨一家人一样温柔文明就好了。

    外间吵作一团,他默默回到房间里收拾东西。

    暑假他都不想在这儿待了。

    在离去之前,他去拜访了父亲。

    敲开贺家的房门,小俊杰熟门熟路地先找到改名贺豪杰的哥哥,陪着他玩了会儿,等贺学文回来了,才出来找他说话。

    贺学文看着越发像许家人的二儿子,沉默点头,同意他提前去玉海市的决定。

    “你到了那边,要听你大姨和姨夫的话。不要任性。沈家是大家族,规矩多,认识的人来头都大,你脾气得收敛收敛,别回头得罪了人,爸爸可没能耐捞你。”

    小俊杰一一点头应了,临走前似是想到什么,回头问了句:“哎,爸,你有什么要我捎过去的吗?”

    贺学文微微一怔,默了半晌,方道:“没有了。”

    除了一些礼节性的本地土产当作借住的礼品外,他没有什么要儿子捎的。

    对将要去沈家借住的小俊杰而言,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多事,尽量隐形,或许才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贺学文在沉思的时候,小俊杰一直耐心的等待着,听到父亲说出“没有了”这句话,他也没有什么烦躁的情绪,举止如常地同他告别,又去同哥哥告别,才回去。

    贺学文换了家居服,才进去找大儿子。

    他一进去,负责看护的女人就转过头来对他柔柔一笑,眼尾夹出几道细纹:“回来啦?”

    “嗯。”贺学文微微一笑,一边陪儿子玩,一边问她,“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刚才俊杰过来陪他玩了好久,他挺开心的。你呢?累吗?”

    “还好。”

    俩人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贺豪杰累了,要睡觉了。

    女人哄了他睡着,轻轻关了房门出来,见到立在一旁的贺学文,吓了一跳,抚住胸口:“你怎么在这儿?”

    贺学文看着她,看着她平凡的五官,看着她微微有点胖的,不算好的身材,忽然开口说:“梅子,跟我结婚吧。”

    女人一怔,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什么?”

    贺学文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他走得更近了些,以便女人能听清。

    女人红了脸,手足无措地左右看:“我,我……”

    贺学文心发沉:“你不愿意?”

    女人忙抬头:“愿意的!只是,只是,为什么是我?我不年轻了,也不漂亮,你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

    贺学文默了默,说道:“或许吧,或许她们都很年轻漂亮,很聪明可爱。但是我不喜欢她们。”

    女人脸更红了:“那,那你喜欢我吗?”

    贺学文喉头滚动。

    他喜欢的人吗?

    他喜欢的人,早就成了天上的星,不,她是太阳啊,那么光芒万丈,照得他自惭形秽。

    “我不想欺骗你……但我会努力喜欢你。至少我现在不讨厌你。”

    而那些“年轻漂亮”,“聪明可爱”的女人,都像当年的许愿一样,看着他,想着的却是他的社会地位,和他口袋里的钱。

    她们嘴上说着喜欢他,却连他自闭症的儿子都不肯接近。

    女人想了想,柔柔的笑了,点了点头:“我愿意。”

    贺学文伸手将她轻轻搂入怀中,闭上了眼:他该试着去喜欢一个美好而干净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前世。

    本书由【你的用户名】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