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时雨枕着一条精壮的手臂醒来后,不禁陷入了沉思。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对了, 昨晚酒吞说要跟她生孩子来着。然后……然后她害羞过头反过来狠狠揍了他一顿,因为那家伙的举动越来越过火,让她都有些接受不了。

    后来, 她想逃跑却被酒吞死死搂着不放,那家伙保证不做多余的事,她也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留了下来,被他抱着躺在床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噗……天呐。现在回想起来, 时雨简直对昨夜自己的表现不忍目睹。她将手搭在眼皮上, 翻了个身,从侧躺变成仰面朝上的姿势, 静静地发着呆。

    脖颈下依然枕着酒吞童子的一条胳膊,那起伏有致的蜜色胸膛就在距离她脸颊很近的地方,强劲的心跳声更是一刻也不停歇, 扑通, 扑通, 扑通,好似与她的心跳重合了一般。

    过了会,时雨侧头偷偷地瞅了眼酒吞童子的脸, 察觉他似乎还在沉睡,心中忍不住松了口气。

    从醒来起就一直紧绷着的情绪忽地就放松下来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只要单独和这家伙在一起,头脑就会发热, 总是轻易做出愚蠢透顶的决定,傻乎乎地跟着他的节奏打转。

    时雨不太喜欢这样的状态,虽然每次都竭力控制,表现得很正常一般地同他说话,但她总疑心他可能知道一些,关于自己总是被他牵动心神这种情况——

    所以才会总是动不动就抱上来、亲上来吧。

    真狡猾啊。

    在心中腹诽片刻,时雨忽地又抬眼望去,眼看酒吞童子还是乖乖闭着眼睛,她才放下心来,慢吞吞地朝着距离他更近的地方蹭了过去。

    大妖怪的身上有着经年不散的淡淡的铁锈味,还有一丝怎么也洗不去的酒气。和时雨不同,他的性格是天生的冷酷嗜杀。也因此一开始在大江山的日子里,她怎么也习惯不了这种刽子手才会有的血气。偏偏酒吞童子还是少年的时候就被她带出了出生的寺庙,而当时大江山危机四伏的气氛,也导致两人有过不少近距离的接触。

    一见他就暗自紧张的毛病,大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留下来的。

    最初大概只是本能的警戒与忌惮,但到了后来,那种酒吞童子一靠近就产生的‘紧张感’是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就连时雨自己也弄不懂了。那双锐利的爪一开始只用来撕裂一切酒吞童子看不顺眼的存在,到了后来,却逐渐被用来守护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逐渐习惯甚至眷恋上那血气与酒香混合的气息呢……也许是当初被吸血鬼诅咒,却被他纵容着在昏暗洞穴里贪婪地汲取他血液的那一夜?不,也许是更早,是在大江山副本里,他每每无奈地任由她夺走酒壶丢掉的那些时光里?

    时雨有时候挺能理解茨木童子对她的怨念与愤恨。赤发的鬼王对爱情的追求是盲目而狂热的,那在他心中似乎高于其他任何一切,包括大江山乃至整个妖怪世界百鬼之王的地位。如果他不是抛开一切整日追在时雨身后,这位大妖怪究竟能在妖怪界掀起多大的巨浪、夺得何等的至高荣耀……那是没人能说得清的,光是想一想,就叫人浑身发热了。

    但在茨木童子看来,酒吞童子身上最令人痛心疾首的缺点,在时雨的眼里,却是最可爱的一点。正因为有了这个特征,他才从冰冷的神像化为了有血有肉的普通妖怪;才从高高在上的王者转变为可以尽情追随与爱戴的领袖;才从一次次的失败中学会了冷静、忍耐与温柔;才会变成一个类似‘人’的妖怪、一个时雨爱着的妖怪。

    没错,时雨确实可以说是爱着酒吞的。但这种认知只限于自己独处的时候。一旦真正面对酒吞童子,那种从心底里涌上来的紧张感会让她忘掉一切,头脑发昏,不自觉地想要逃跑。

    说来也很好笑,他的气息明明叫时雨觉得眷恋又有安全感,但‘他就在眼前’这样的认知,却会叫她心跳加速,慌张不能自已。

    好在,现在是‘安全时期’。时雨自得其乐地晃了晃脑袋,听着耳畔平稳强健的心跳声,露出有点小愉快的笑容。

    也许是待在酒吞身边的缘故,时雨现在即使在发呆,满脑子装的也都是他。自娱自乐了一会之后,时雨突然想到昨夜酒吞的提议。

    生孩子……

    “噗,这都怎么想到的啊?”她忍不住轻声笑骂道,“就算真的生了,还不是得自己养,随便丢给姑获鸟妈妈,她反而会生我的气吧。”

    “而且……这都还没结婚呢,直接生了岂不是未婚先孕?!”她低声嘟囔着,“不对啊,现在想这个也未免太早了……”

    “结婚?”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她耳边响起。时雨侧过头一看,整个人都僵住了。

    酒吞童子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透彻幽紫的瞳眸,定定地看着她。

    那天的早晨,以时雨的落荒而逃而结局,出乎预料的,酒吞童子并未阻拦,只是撑着床坐起身,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而时雨在出了酒吞童子的房门之后,就发现自家的式神们几乎全员到齐,正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听着墙角,值得一提的是,络新妇用她的蛛丝牢牢困住了满面悲愤蠢蠢欲动的青行灯,给力地破灭了她想要进去抓、奸的妄想。

    时雨愤怒地将妖怪们赶了回去,在房间里将所有参与的式神都狠狠教育了一通,唯独勉为其难地夸了夸络新妇。但她忽略了当时也在场的其他灵体,因此,第二天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各种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种情况下,时雨除了庆幸昨夜自己稳得住之外,只能压抑着暴走的心思,将麻仓好手下这群八卦的通灵人翻来覆去一遍遍地修理着。

    酒吞童子似乎失踪了两天,等回来的时候,他破天荒地给时雨递了一束玫瑰。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似乎是突然开窍了一般,不再是毫无技术含量地围着时雨打转。送花、情话、夜晚的萤火虫和星星……

    那源源不断的手段连时雨都有些招架不住,但不可否认地,确实拉近了时雨与他的距离。

    日子一天天流逝着,很快,时雨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通灵王预赛。

    很快通过之后,赛场开始转移到了美国西部的帕契村。

    这个期间,滑头鬼突然带着奴良组的成员们找了过来。据他说,高天原的神们找她已经快要找得疯魔了。连带着和时雨曾经关系密切的所有存在都被盯上,过得相当憋屈。这其中,实力最为庞大的奴良组自然是首当其冲。

    滑头鬼眼看日子情况不妙,干脆拖家带口坐上自家的战略宝船直接跑路,一路上顺便捎带了时雨的朋友,以及躲在深山老林也同样不堪其扰的大天狗。

    森之乡的妖怪们自然也一并被带来了。

    又过了几日,茨木童子带着大江山的妖怪们大摇大摆地跑了过来。时雨实在不知道这群被滑头鬼无视了的妖怪们是怎么远渡横洋找到这里来的。

    至此,原日本妖怪界实力最强的三组妖怪势力全部齐聚,昔日的三大百鬼之王时隔多年再次会面,皆是容颜不改,只是气质终究与意气风发的当年不同了。

    时雨在宝船上第一次见到了传闻中的滑头鬼的儿子,奴良组的第二代总大将奴良鲤伴。与父亲不同,这位黑发的半妖滑头鬼不仅继承了他的俊美容颜与风流气质,更兼具来源于母亲的高雅贵气,是位气质相当出彩的男性。

    奴良鲤伴也正用饶有兴致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和服女子。从出生起就听闻父亲的身边曾有个当女儿般疼爱至深的‘小公主’,也亲眼见过封印阵中沉睡的‘睡美人’,却没想到,他与她真正意义上的初次会面,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

    “初次见面,‘小公主’~?”黑发的男人半闭着一只眼,琥珀色的单眼香醇温柔如蜜酒,嗓音性感的要命。

    但一开口,就暴露了他恶劣的本性。

    “……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时雨忧桑地说完,一手捂着脸,转头就踹了滑头鬼一脚。都是他起得这破外号!当初年纪小的时候叫叫也就算了,他什么时候居然还讲给自己儿子听了?!

    奴良滑瓢也不躲,低笑着弯腰□□着她的长发。然而还不等时雨奋起反抗,酒吞童子已经毫不客气地出手将人抢回了自己怀里。

    大天狗双手拢袖,气质仿佛高山之巅的皑皑暮雪,看似无动于衷地望着他们打闹,冰雪覆盖的蓝眸中却有一丝极轻微的笑意闪过。

    奴良组的第二代总大将若有所思地望着这一幕,心中难免生出讶异。

    眼前这三位几乎站立于妖怪界顶点的大妖怪,互相之间没点争斗意志是不可能的。但他们之间却有一层浅薄而真实存在的羁绊联结着,不仅维系了平稳,甚至不允许外人的插.入。

    而联系着他们的羁绊的中心,正是那个身为人类却拥有不死之身的女人。

    这还真是……奴良鲤伴不禁感慨地低语道:“名副其实的‘公主殿下’呢。”

    见识过奴良鲤伴之后,时雨很快对这个腹黑的男人敬谢不敏。她的注意力随之转移到了同大天狗一并到来的森之乡组妖怪身上。

    历经千年,一些妖力弱小的妖怪们早已消散。当年与时雨同时代并且又有着交情的存在,也已经寥寥无几了。

    找了半天,时雨也只认出一个莹草。

    当年柔弱胆小的草妖如今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已经完全发育为成熟女人的莹草用那双清澈透亮得一如既往的蓝眼睛看着她,恍惚了很久,似乎才认出了她是谁。

    “你是……时雨啊!”她骤然提高的声线,吓得藏身在她身后的小女孩都往后摔倒了,一双与母亲如出一辙的大眼睛里很快蕴满了泪水。

    莹草歉意地冲时雨笑了笑,转身哄好了女儿,才抱着她和时雨叙起了旧。

    从她的口中,时雨才得知,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中,山兔跟着她走了;鲤鱼精后来和河童成了伴侣,一起长居水下,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九命猫当初在时雨再一次离开后就不知所踪,也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处流浪……

    “伙伴们一个个地离开了,我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用积攒了很久的能量,‘生下’了一个孩子来陪伴我。”长大了的萤草有着纤秾合度的苗条身材与漂亮秀气的脸,笑起来的时候有着时光沉淀出的成熟和温柔,“时雨回来了,我真高兴。以后又多了一个能说话的人啦。”

    时雨默然片刻,才打起精神回了个笑脸。她站着又和萤草说了会话,但交流的过程中却总有些挥之不去的别扭和生疏,直到萤草有事被叫走,一人一妖相互告别之后,时雨才慢悠悠地往回走。

    回去之后,她就有些闷闷不乐地抱着酒吞的腰坐在一边。

    这不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千年的时光对周围的事物带来的影响,因此她已经逐渐能够说服自己习惯它。这种被亲近的存在逐渐赶超、最后抛在后面的事情,以后也一定会发生的。毕竟除了少数的几个存在,还有谁能像她一样,有着完全不讲道理的不死之身呢。

    随着妖怪越聚越多,麻仓好在帕奇村的住宅已然成了妖怪的乐园。在这种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集体势力都达到作弊般的最高值的情况下,麻仓好几乎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就成功地夺取了通灵王大赛的冠军,从而获取了前往星之圣地,面见圣灵魂的资格。

    对时雨来说,这个比赛只能说是乏味可陈。唯一的一个看点,就在于参赛的选手之中居然还有自家师傅这次转世的双胞胎兄弟。

    据说自家师傅原本还打算来个养成游戏,将拥有自己一半灵魂的弟弟培养到一定强度之后‘吃掉’,但在姑获鸟的紧迫盯人之下,这种邪恶的事情最终没有成功。

    这对于那位整个家族都被时雨整惨的麻仓家继承人来说,大概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没经过什么波澜地,最终,麻仓好获得了圣灵魂的承认,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通灵王。

    当日,携着这股气势,麻仓好与三位大妖怪以及其麾下势力合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返回日本岛,清洗了整个高天原。

    自此之后,麻仓好取而代神,通过逐步的清洗成为地球唯一的信仰和真神,并且以自己的方式逐步改造着这个污浊到无可救药的世界。

    而时雨则是和三位大妖怪一起回到了日本岛。此时,正被莫名兴奋起来的酒吞童子拉着,疑惑地朝着大江山的方位赶去。

    而在大江山的深处,古老的铁之城被修葺一新,宫殿中到处张灯结彩,成群的妖怪忙得团团转。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妖怪婚礼,正在等待着新娘与新郎的到来。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终于完结了!撒花撒花~追到完结的小天使们记得在这章留个纪念呀~评论我都会看的!好歹这文一万八的收藏,快让我看到你们举起的双手呀~【捂脸

    几点要交代的:

    1.新文:新文想写个宠物情缘的故事,女主开宠物店哒!满足作者我开宠物店的心愿:)大概就是女主和各种小动物的日常,还有谈恋爱。名字是【 走开,这里有猫了!】感兴趣的来点我作者专栏,第一篇文点开就是啦。对了,顺便记得收藏一下作者我的专栏啊!这样我会很开心!么么哒!

    2.定制~会有!但是没办法马上出,大概要等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消息到时候微博和文下都会发出来的,关注下就行啦。

    3.番外~会有,暂定酒吞番外、大天狗番外、晴明番外。当然具体怎么写、写多少都看感觉啦。更新时间也不确定的。另外,定制里会出现网络版没有的番外噢。

    啊对了,还有最后……感谢 Cristallo晶、18508260 你们俩个的地雷!么么哒(づ ̄ 3 ̄)づ!

    本书由 爱情小猪猪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