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秀双手搭在窗沿上,侧过身子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飞驰而过的风景。

    从摩天大楼到低矮的小平房,托尼开着车将她一路从城市带到了周边的城镇上。

    “斯塔克先生,我们到底要去哪儿?”憋了好半天,苏秀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天快黑了啊。”

    “害怕了?怕我把你卖了吗?”托尼开了个小玩笑:“没错,你猜对了。”

    苏秀没回头,她叹了口气:“我能值几个钱。”

    “你是无价之宝,”托尼煞有介事地说:“要不是神盾局已经解散了,弗瑞肯定会找个月黑风高我们都不在的时候把你抓走关起来切片研究一下。”

    苏秀闻言,夸张地抖了一下,算是配合托尼的话。

    “你别不信,”托尼偏过头看了苏秀一眼,他收起语气中的轻佻,整个人瞬间显得正经了不少:“防人之心不可无,神盾局那么多特工,没出事之前谁能想到每天上班的同事会是九头蛇呢?”

    苏秀微微一愣。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托尼逐渐放缓了车速,朝着路边靠近:“哪怕是面对最亲的人,当对方提出奇怪的要求时,也要考虑一下是否有不妥之处,别傻乎乎的别人说什么你就去做什么。”

    苏秀终于把视线挪了回来,她托着下巴看托尼:“比如现在?”

    跑车停下,托尼动作麻利地走了下去,他绕到苏秀这边,帮她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比如现在。”

    苏秀的视线一直追着托尼的身影,听到这话,她解安全带的手一顿,脸上浮现出些许茫然的神情:“晚了吧,我都被你从大城市带到这人烟稀少的小镇子上了,还能跑的掉吗?”

    托尼嘴角上挑笑了出来:“那就加个限定条件,除了我。行了,快下车吧,我们到了。”

    苏秀下车后,托尼顺势把门关上,他双手按住车身,低头跟锃亮的玻璃窗上映出的影子对视片刻,目光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将手探进兜里翻了一会儿,找出根口红递给苏秀:“玩吗?”

    苏秀嘴角抽搐,完全不知道托尼是何用意:“玩?你让我给你化妆?”

    “我化什么妆,”托尼扶住苏秀的肩膀把她转了半圈,让她的目光落在车窗上,然后他兴致勃勃地说:“拿好,画着玩,你可以随意创作了,涂个钢铁侠的标志怎么样?很酷炫,开出去特别有面子。”

    苏秀:“……”

    看了一眼口红的底座,苏秀叹了口气:“斯塔克先生,请你对这跟口红好一点,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色号了,市面上常年缺货,很难买的。”

    见苏秀如此反应,托尼那双焦糖色的漂亮眼睛中闪过一点很淡的失落和无可奈何,他撇撇嘴:“哦,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今天的托尼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苏秀皱着眉头盯了他半天,确认他既没有精分,也没有被人魂穿,然后才敢小心翼翼地把口红揣进兜里保护起来。

    趁着托尼锁车的空档,苏秀用好奇的目光四下查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片刻后她的视线落在了路边一家甜点店的房顶上,那里有一座巨大的甜甜圈雕塑。

    “这是……”苏秀眉峰一挑,她知道这个地方。

    尽管从没来过——或者说以前来过然而现在忘记了——但看过钢铁侠2的苏秀对这个建筑物可谓是印象深刻,她至今都记得钢铁侠身穿盔甲坐在甜甜圈上吃汉堡的那一幕,看得真是既令人双手捧脸直呼好萌好帅,细细想过后却又觉得无比心酸。

    “那家甜甜圈味道不错,”托尼把车锁上,他一手插兜一手转着钥匙圈,步履潇洒地朝着甜品店走了过去:“它对门的汉堡王也挺好,你饿了吗?”

    甜甜圈也就算了,可钢铁侠带妹子来吃汉堡王,这消息当成娱乐八卦版块的新闻爆出去估计都没人信。然而苏秀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好像心里有一块吊起来的大石头终于沉稳地落地了,没有砸坏任何东西。

    汉堡王怎么了,快餐店氛围很棒啊,比起高档餐厅,坐在卡座里边啃汉堡边看窗外的风景也是一种特色嘛,还有吱吱呀呀放着老歌的收音机和边哼歌边擦桌子的老板。

    吃饭就是要吃的开心,不管在哪儿,只要双方都觉得好就行。

    万般思绪在心头转过,最后平稳收拢,苏秀笑着点点头:“饿了,来个汉堡吧,要牛肉的。”

    托尼推开门,门上挂着的风铃叮咚作响,听起来有些悦耳,他声音愉悦地回道:“好嘞。”

    汉堡王的老板看起来跟托尼是旧识,没等托尼点餐他就先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吩咐后厨开始备餐,那一脸淡定的样子十分有高手宗师的风范,把苏秀看得一愣一愣的。

    高手老板下完命令后,双手交握恢复了之前面无表情的木偶样子,这让苏秀开始觉得这家店有些诡异了,她一边心里嘀咕,一边转身走向靠窗的座位,想坐下来等一会儿,结果刚刚迈开一步,老板就说了句令她差点儿面朝下栽倒的话。

    “还没追到手吗?”老板把目光从苏秀身上挪开,他直勾勾地望向托尼,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流转过明显的幸灾乐祸的情绪。

    苏秀很想不自作多情,然而她的视线扫了一圈,整个用餐区除了老板之外就只有她和托尼两个活人,这话总不会是对幽灵说的吧。

    还有……什么叫做“还没追到手”?

    苏秀艰难地转过身,朝托尼投去询问的目光。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没注意到,反正托尼没理苏秀,他双臂交叠趴在柜台上,看起来有些挫败,对着老板叹道:“原本是追到手了,但后来出了点问题。”

    苏秀:……这位帅哥你是不是在说我?

    “哦,”面瘫的老板彻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开启八卦模式的老板,他高深莫测地瞄了苏秀一眼,看得苏秀浑身一抖,然后才点头道:“懂了,吵架。”

    托尼瞬间直起上身,抬手用力拍了一下桌面:“不是,没有!”

    老板嫌弃地往后退了小半步:“说话就说话,拍什么桌子,有理不在声高,怪不得人家姑娘不喜欢你。”

    说着说着,老板扭头去看苏秀,似乎想寻求她的认同。

    苏秀一脸无辜地抬头望天。

    托尼得意地一笑:“说错了,你看,她喜欢我吧。”

    苏秀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只不过表情从无辜变成了翻白眼。

    老板呵呵道:“是嘛,那你为什么还一副失恋的样子呢?”

    托尼张了张嘴,感觉这句话他完全无法反驳,只好默默地吃瘪了。

    老板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他心情很好,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说吧,怎么了?”

    “这完全是个意外,本来我们都在一起了,结果出了点事,她现在失忆不记得我了。”托尼把旁边的旋转椅拖过来坐下,闷闷地说:“所以我才会带她去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转转,看看她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

    苏秀已经不想再解释什么了,她找了个离点餐台不远也不近的位置坐下。

    “你们是在演韩剧吗?”老板耿直地问:“我最近刚看了一部跌宕起伏的爱情片可以提供给你们参考。”

    “没有谢谢,”托尼冷酷地打断了老板的安利:“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树洞,请不要说话。”

    老板:“……哦。”

    托尼整理了一下情绪,正想继续对着树洞吐槽时,忽然看到一个装满汉堡薯条和可乐的托盘从后厨飘了出来。

    托盘下传来了小男孩特有的清丽嘹亮的声音,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兴奋:“你说的是真的吗斯塔克先生?你和小姐姐分手啦?太好了,我终于有机会追求她了!”

    托尼:“……”

    苏秀:“……”

    老板的儿子举着托盘一路小跑来到用餐区,他踮起脚尖将托盘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苏秀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仰起头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望着苏秀:“姐姐,好久不见啦,你还记得我吗?上次我想找你玩,但是斯塔克先生不同意,这回——”

    “这回斯塔克先生还是不同意,”托尼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他一把抄起小男孩,扛麻袋似的将他扛在肩膀上转头就走:“小兔崽子你胆子不小啊,敢从我这儿挖墙脚。”

    “这叫公平竞争,”小男孩胳膊腿儿乱蹬,一扭一扭地挣扎着:“快放我下来,我要跟漂亮姐姐聊天,我还没要到她的手机号呢。”

    托尼扛着小男孩走向后厨:“想得美。”

    “那个……”苏秀不好意思地看着老板:“对不起啊,他……”

    老板很大度地摆摆手:“没事,他们是朋友,闹着玩呢。”

    苏秀点点头,嘴上说着那就好那就好,心里不断地吐槽着托尼希望他赶紧回来,毕竟她跟老板不是很熟,两人完全没话题可聊,共同待在一处偌大的空间里只怕要尴尬地冷场了。

    估计托尼听到了苏秀的祈祷,他很快就出来了,手里还举着两杯加了冰的可乐边走边晃,碎冰相撞发出沉闷的哐哐声,配合他踩着点的有节奏的步伐,像是在T台走秀。

    “再加两杯可乐,”托尼微微一笑:“账单发给贾维斯,谢谢。”

    “再见。”虽然老板没什么表情,语气也称得上是彬彬有礼,但苏秀就是觉得他现在非常嫌弃托尼。

    汉堡王门口刚好能吹到一点风,苏秀从手腕上褪下发圈,将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长发扎成简单的一束:“还要买甜甜圈吗?”

    如果苏秀没记错,托尼应该是最喜欢吃甜甜圈的。

    托尼拎起手里的塑料袋晃了晃:“这些你够吃吗?”

    “我当然够,”苏秀说:“可是还有你啊。”

    托尼一本正经道:“我回家吃。”

    苏秀:“……所以你回家吃,让我吃汉堡?”

    “开个玩笑,这是双人份的,”托尼把塑料袋塞给苏秀:“拿着,我去穿盔甲。”

    苏秀跟在托尼身后小跑了两步,好奇地看着他的背影:“穿盔甲做什么?”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五分钟后。

    苏秀双手抱肩摆出一个抗拒的姿势,她仰起头惊恐地看着高处那座巨大的甜甜圈建筑物:“你说什么?”

    “带你看落日,”变身钢铁侠的托尼做了个帅气的敬礼姿势,然后他对苏秀伸出手:“来吧,我带你上去。”

    苏秀深吸一口气:“抱歉,斯塔克先生,我恐高——直觉告诉我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我知道,但你放心,我会保护你,”托尼认真道,他拍拍胸脯:“来吧,有我在你掉不下去的,仔细看看我,你不觉得很安全吗?”

    顶着托尼期待的目光,苏秀真的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她很不给面子地摇了摇头:“不觉得。”

    托尼:“……我的心碎了。”

    “送你一管胶水,把破碎的心粘起来吧,”苏秀忍着笑说道:“没骗你,我真的恐高,别的事情都可以,只有这件事——”

    苏秀话未说完,托尼忽然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里,同时启动了马克盔甲脚下的喷气装置。

    一声巨响过后,钢铁侠带着懵逼的苏秀直接飞到了甜甜圈的中央。

    “好了,已经结束了,”托尼松开苏秀,从她手里接过塑料袋放在旁边:“跟你说没事吧。”

    苏秀浑身僵硬,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中了石化咒似的,她的眼珠子似乎乱瞟,胸脯的起伏渐渐变得明显:“斯塔克先生……”

    “怎么?”托尼转过身,询问地看向苏秀。

    “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要请教您,”苏秀的尾音颤得非常明显:“我真是你女朋友?”

    托尼本来想要不然就算了,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苏秀怕成这样,放弃的话都到嘴边了,却忽然听到苏秀问了这么一句,一时有些发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是。”

    “那就好,”苏秀深吸一口气:“这样也不算是……”

    不算是什么苏秀没说完,她猛地转身朝托尼扑过去,死死抱住了他的脖子,手脚并用好似八爪鱼般挂在了他身上。

    托尼被苏秀狠狠地撞了一下,要不是他还穿着盔甲,这一下的结果肯定是两个人一起从甜甜圈上摔下去了。

    “你……”托尼哭笑不得,他一手搂住苏秀的腰,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腿,放缓声音哄道:“先下来,抱着盔甲不觉得凉吗?”

    为了看到四周的景色从而提醒自己究竟爬得有多高,苏秀双眼紧闭,还把额头抵在了托尼的肩膀上,闻言她缓缓摇头:“不觉得。”

    “好吧。”托尼叹了口气,他往中间退了退,抱着苏秀坐下去:“现在没事了,睁眼吧。”

    “不,”苏秀低声道:“等……等等,我还是有点晕。”

    不只是晕,苏秀只觉得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她闭着眼时眼前一片漆黑,然而睁开眼睛后看到的仍旧是一片漆黑,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法挣脱,一直被拖拽着朝最深处坠落。

    托尼觉察到了苏秀的异常,他甩掉手上的盔甲,按住了她淡薄的肩膀,想把她往外推开一点好仔细看看她的脸:“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但苏秀坚定不移地赖在托尼的肩膀上不肯挪动半分,她抱住托尼的手臂守得更紧了一些:“没事,就是晕,请等一下……”

    雪花棉续般破碎的、丝丝缕缕的回忆劈头盖脸地穿越时空呼啸而来,将苏秀层层缠裹,短暂地带回了几个月之前。

    ——没事是因为我看不到地面了,我坐飞机也没事。

    ——闭上眼睛呢?

    ——更恐怖,会控制不住地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你只剩下一种选择了,看着我。

    ——……看着呢。

    是谁在她脑子里絮絮叨叨地说话?

    听这个吊儿郎当不正经的语气和磁性满满的声线,肯定是斯塔克先生。

    苏秀完成了一次自问自答后缓缓吁出一口气,心头升起了另外的疑惑,她从未跟托尼进行过那样的对话,但那确实是他俩说的,不会作假,所以……是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吗?

    同样的地点,这里我来过?

    托尼听到了苏秀低低的询问,他动作轻柔地顺了一把她的长发,缓缓道:“来过,几个月之前,你有印象吗?”

    “刚才没有,”苏秀声音沙哑地回答:“现在好像有一点了,你让我看着你。”

    不知想起了什么,托尼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笑意:“我长得这么帅,你不看我看谁?”

    苏秀继续问道:“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看你的吗?”

    托尼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

    苏秀小声笑了一下:“不是看落日吗?”

    “才不……”话说半截后托尼忽然反应过来,他五指收拢,声音骤然变得激动:“等等,你想起来了?”

    苏秀慢吞吞地抬起头,她松开搂住托尼脖颈的手,转而去揉捏自己的太阳穴:“有点模糊的印象了……你是不是把我的汉堡扔到下面去了?”

    “没有,”托尼立即否定:“怎么可能,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苏秀不说话,她那么微笑着注视着托尼。

    “好吧……只是不小心掉下去的,”托尼无奈地叹了口气:“一个汉堡而已,你倒记得还真久。”

    苏秀没有立即回答,她像只警觉的小动物般靠近了托尼,确认他不会推开自己后,这才放心地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马克盔甲外壳坚硬,但好在刚才被苏秀暖了半天,已经不是很凉了,就算硬一点也无所谓。

    “并没有很久,”苏秀偏过头,她的嘴正好对着托尼的耳朵,即使不大声说话托尼也能听得很清楚:“我是刚刚想起来的。”

    “就想起一点点,有些可惜。”

    尽管记起的回忆只有一截截片段,难以组成连续的剧情,但说来也神奇,眩晕的感觉消失后,苏秀忽然发现自己心中翻滚着升腾起了一种想要亲近托尼的感觉,这种念头她以前也产生过,但往往是刚冒头就被羞怯和拘束截断了,最后只好偷偷瞄一会儿偶像的背影感叹自己为什么这么怂。

    然而这次苏秀不从心了,她甚至认为不管是扑上去抱住还是扑上去亲一口都是理所应当的,所以她光明正大地蹭了过去,心安理得地紧紧抱住。

    这是我的人,苏秀默默地想。

    苏秀很少主动对托尼做什么——被他带着飞然后因为恐高而吓得腿软扑过来挥起小拳拳捶打胸口不算——所以这一次苏秀凑过来抱住的行为就显得异常可贵。

    尤其是在她记忆混乱、对待托尼的常态是礼貌而疏远的情况下。

    托尼很想以更霸道的姿态反抱回去,然后直接把人扛回家,但在琢磨清楚苏秀想做什么之前,他不太敢乱动,于是只好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地问:“你为什么要抱住我。”

    ……这么问听起来好傻啊。

    显然苏秀也觉得有点傻,她笑了起来:“抱你就抱你,需要理由吗?”

    托尼闻言,先是愣了片刻,随即眉峰一挑,笑容在脸上渐渐蔓延,他张开双臂晃了晃:“当然不用,来吧,还想做点别的吗?”

    “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的,”苏秀思考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缓缓道:“如果我从这里掉下去,落地之前,你能接住我吗?”

    托尼眯起眼睛盯着苏秀看了好半天,苏秀的目光不闪不避,直勾勾地跟他对视。

    她没开玩笑,托尼肯定地想。

    “为什么?”托尼脸上的笑容尚未消失,声音却变得严肃了起来,他问道:“这很危险,给我个理由。”

    有种说法叫做人在快死的时候,眼前会飞快地闪过这一生经历的所有事,不管是曾经遗忘的,还是至死都印象深刻的。

    “但我也不能真的去死,我还没活够呢,”苏秀耸耸肩膀:“所以就需要你出马了。”

    然而托尼认为这根本不靠谱,谁能肯定地说苏秀的记忆恢复是因为恐高引发的,而不是归功于他之前坚持不懈地暗示呢?

    苏秀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不能肯定,所以才要继续尝试,看看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方法。”

    如果所有的努力都完全没效果那也就算了,毕竟人要朝前看,不能老是囿于过去,大不了再重新谈次恋爱,想想还觉得有点刺激呢。

    可偏偏在苏秀快要放弃的时候,她抓到了一点恢复记忆的苗头。

    感情先于回忆重现的苦恼就相当于苏秀给自己戴上了一副厚重的滤镜,她越看越觉得托尼真是好帅,不管是皱眉还是微笑,不管是撇嘴还是眨眼,哪怕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那里,苏秀都觉得他在bilingbiling地朝外放电,根本就是一个人形自走的荷尔蒙释放机。

    ——好想走到哪儿都带着他,恨得不跟全世界宣布这个人是我家的你们都走开。

    尽管苏秀不记得自己都跟托尼在一起做过哪些有意思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她心里产生了对托尼的占有欲,然而这种欲望与理智相撞的时候,苏秀又认为自己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

    就好像灵魂分裂成了两半,一半坚定不移地抱住托尼死不撒手,另一半无可奈何地在旁边唠唠叨叨地劝说要矜持。

    “你懂吗?”

    苏秀连说带比划地剖析了半天自己内心的纠结,面对这种类似于公开处刑的状况,如果不是正站在一个退无可退的甜甜圈上,她早就转身跑了,眼下也只能顶着托尼目光深沉的注视无语轮次地说着可能连她自己也觉得迷糊的话。

    解释了半天,苏秀终于放弃了,她松开手往后退了半步,捂住脸叹道:“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我想回去了。”

    托尼终于有反应了,他一把抓住苏秀的手腕:“我懂了。”

    苏秀想挣扎,但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干脆放弃反抗,半死不活地看着托尼:“你懂什么了?”

    唇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托尼缓缓用力,将苏秀慢吞吞地拖到自己面前:“懂你为什么这么纠结了。”

    指尖一寸寸抚过腕上细腻柔软的肌肤,托尼掌心一旋,紧紧扣住了苏秀的手。

    “就算再也想不起来,你还是我喜欢的那个姑娘,我可以重新认识你一次。”托尼低声笑着说。

    苏秀张了张嘴。

    托尼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臂搭上了苏秀的肩膀,他半搂着她往前蹭了一步:“但如果你这么介意……”

    介意什么托尼没说完,苏秀也没听到,她本能地觉察到了危险,但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苏秀就感到肩膀上传来了一股坚定的力道,同时脚下一空,整个人瞬间失去支撑,像被剪断了线的木偶般向下坠落。

    喉咙被什么东西死死地扼住了,别说咆哮和呐喊,就算是呼吸都变得费劲儿起来;眼前的景象开始虚化,托尼英俊帅气的脸在五彩的色块中逐渐斑驳成模糊的一片;呼啸的风声灌进耳朵里,骨膜被撞击得嗡嗡作响,除此之外的一切声音瞬间远去……

    一秒,两秒,十秒。

    短短的一瞬,或是漫长无尽的一生。

    苏秀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等她那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骤停的大脑再次开始运转时,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天地是一片虚无缥缈的连接在一起的纯白色,除了苏秀之外,这里空无一人。周围漂浮着很多虚拟光屏,苏秀好奇地伸出手指触碰了其中一个,光屏仿佛被激活了一般发出耀眼的红光,将她“嗖”地吸了进去。

    ——我管你是拯救世界还是毁灭世界,先把这些给我解决了!

    ——小美人,生气就不好看了哦……

    ——你有什么愿望?

    ——买彩票中五百万?

    ——……不如这个愿望我来帮你实现好了。

    ——再坐你车我就跟你姓!

    ——这多不好意思,你确定?

    ——规定时间内找到物品,将会获得奖励代替钯金属反应堆的新式能源,以及一个活泼健康的钢铁侠。

    ——要是没找到呢?

    ——任务失败了呗,就没有钢铁侠奖励给你了。

    ——送你一颗珍贵的,金子般的心~

    ——满意,从现在开始,这个就是钢铁侠的标志了。

    ——这颗心就放在这里呢苏茜小姐,你伸手一够,就能摘走它了,要吗?

    ——要啊,我的也送你了,你的你自己收好,反正你现在整个人都是我的啦,放在哪儿都一样。

    ……

    红光亮起,瞬间铺盖了目之所及的全部空间,苍白被浸染成殷红,但只有短短的一瞬,片刻后膨胀到极致的红光开始朝内收束,聚拢成明亮的一点,隐没在苏秀紧闭的双目之间。

    遥远的卡玛泰姬,漆黑一片的图书馆深处,身穿哥特洋裙的漂亮小姑娘坐在高高的桌子上边哼歌边踢腿,她伸出素白纤细的手,指尖在虚空里灵活地捞了几下,将拧成一股的线解开捋顺,送往各自的未来。

    做完这一切后,小姑娘长长吁出一口气,她小声道:“要开心呀,秀秀。”

    再次睁开眼,苏秀发现自己还是没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上,她正在天上飞。

    我一定还在做梦,而且还是个可怕的噩梦。

    苏秀小声嘀咕着,她闭上眼睛,打算再醒一次。

    “终于醒了!”托尼在苏秀耳边激动地喊道:“我正要带你去找奇异博士看看是怎么回事,早说了让你自己别瞎胡闹,你就是不听,刚才我怎么喊你都没反应,吓得我心跳都差点停了。不管了,记不起来就记不起来吧,现在就挺好的,别再折腾了,再来一次我可受不了……”

    托尼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半天,但苏秀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越想越不对劲,心里咯噔一下,嘀咕着别是真出事了吧?正打算找个地方停下来看看,就听到苏秀声音颤抖地问:“我们现在是在半空中吗?”

    托尼放缓了飞行速度,逐渐靠近地面,他点点头:“是啊。”

    苏秀深吸一口气,手脚乱蹬挣扎一番,牢牢抱住托尼黏在他身上:“托尼·斯塔克!你放我下去啊啊啊!”

    托尼只觉得耳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赶忙道:“马上,就快降落了!”

    “我怎么会有你这种男朋友!”苏秀闭着眼睛继续嚎:“分手吧!”

    “想都别想!”

    “我确实想起来了,”苏秀一脸冷漠地看着托尼:“但是我恐高又胆小,你知道的,所以被你一吓我又忘了。”

    “吓忘了”这种借口就跟渣男分手时对妹子说“咱俩星座不合适”一样,一听就是闹着玩,完全不靠谱。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苏秀偏要不讲道理,就是耍赖皮,耍的光明正大,托尼也只能认栽了。

    “忘了就忘了吧,”托尼口是心非地微笑着:“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没事就好。”

    “哦,”苏秀继续冷漠:“原来我们珍贵的回忆在你看来都是无所谓。”

    托尼觉得牙有点疼,他一把捂住苏秀的眼睛:“亲爱的,你想怎么办?”

    “这是你的责任啊,”苏秀理直气壮地甩锅,她扒住托尼的手用力往下拽:“反倒来问我?”

    费了半天劲儿,苏秀终于把托尼的手扒拉下来了,她反攥住托尼的手腕,仰起头追问道:“你身为纽约小王子的套路呢?你就不能哄哄我吗?平时骗小姑娘一骗一大把,怎么到了我这儿就什么都不会了!”

    纽约小王子是什么鬼?托尼腹诽几句,一本正经道:“我什么时候骗过小姑娘?”

    苏秀发力一捏。

    “那又不一样,”托尼赶忙辩解:“谈恋爱我还是很认真的……不信你去问你哥!”

    苏秀甩开托尼的手往外走:“我不,我就不去!”

    “我有预感,”窝在沙发里抱着平板网购的娜塔莎头也不抬地说:“要坏事了。”

    克林特正在看电影,但他只挂了一只耳机,所以能够很清楚地听到娜塔莎的话:“咦,为什么?”

    跟克林特分享同一副耳机的巴基目不转睛地盯着虚拟光屏,闻言随口答了一句:“因为说了不该说的话呗。”

    “你看看,姜还是老的辣,”娜塔莎夸完巴基,话锋一转开始损克林特:“你到底是怎么娶到你老婆的。”

    巴基震惊地抬起头,他怀里的咖啡做出了跟他一样的举动,一人一猫目瞪口呆地看向娜塔莎:“什么?他都结婚了?”

    “嘘!”克林特双手齐出分别捂住了巴基和娜塔莎的嘴:“不要泄露出去啊!”

    “放心啦,”娜塔莎拍开克林特的手:“你没发现吗?那边两个完全沉浸在了他们的世界中,从回来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他俩压根就没发现咱仨在这儿坐着呢。”

    苏秀双手叉腰蹬蹬蹬地走了两步,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脚下骤然一顿。

    托尼没料到苏秀会停下来,差点儿撞了上去,幸亏他手快,一把将苏秀捞进怀里。

    “等会儿,”苏秀眯起眼睛,她缓缓转过身,一手摸下巴,一手抓住托尼的领带朝下一拽,瞬间拉进了两人的距离:“我有个问题,你谈恋爱认不认真……为什么要我去问我哥?!”

    托尼:“……”

    “不是吧,”苏秀轻轻抽了口气,瞪圆了眼睛:“你你你——”

    托尼迅速低下头在苏秀的唇上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阻止她说出什么误会大发的话,然后才趁着她怔愣的空档语速飞快地解释:“我的意思是既然人设相同那你哥肯定会理解我的你不要想歪。”

    苏秀伸出舌尖在被亲过的嘴唇上缓缓舔了一圈,直到托尼盯着她的目光渐渐深沉,她才忽然抬手按住托尼的肩膀将他推了出去:“别糊弄我,我哥的人设是苦大仇深,跟你完全不同,他才不会理解你呢。”

    “管他理解不理解,”托尼坚定地握住苏秀的手把她又拽了回来:“现在重要的不是他,而是我,看着英俊帅气的我,你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苏秀反问:“为什么不是你想说?”

    托尼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轻轻一点苏秀的鼻尖,低声道:“因为是我先告白的,所以这次轮到你了。”

    苏秀安静下来,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托尼的脸,在他期待的、充满鼓励的眼神注视下酝酿了好半天,这才小声道:“好吧……”

    “我很想你,”苏秀咬了咬下唇,一脸认真:“你别再把我弄丢了,还有下次我就不要你了哦。”

    “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托尼牵起苏秀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柔的一吻,灯光下他脸上的笑容温暖柔和:“欢迎回来,我亲爱的姑娘。”

    娜塔莎终于舍得把视线从网购界面上挪开了,她摇了摇头:“我说什么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

    正在蝙蝠洞换装准备出门夜巡的布鲁斯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少爷,”阿福关心地问:“您感冒了吗?”

    “没有,”布鲁斯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说不定是有人在骂我。”

    OK,正文到此就完结啦,明天(其实应该是今天晚上)换番外,情节接正文后,是托尼苏秀和布鲁斯去中国的事情,应该会写个两三章,别的暂时没想好有什么。

    【所以说其实番外也算是正文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写番外会死星人只能这样偷懒了_(:зゝ∠)_】

    下本开先杀治疗,专栏里那篇CP蝙蝠侠的,文案我再改改,大约九月初开吧,具体几号不知道,让我歇两天把大纲捋捋。

    感谢陪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小天使们,爱你们么么哒。

    本书由 名雪音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