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综]青行灯的百物语 > 第166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时间过的真快国王看着窗外如此感叹犹记青行灯来时,城堡之外还是春花烂漫, 如今都到了冬日, 寒风凛冽、白雪皑皑“国王陛下也会觉得时间很快吗?”坐在国王对面的青行灯一如来时的慵懒优雅“时间对谁不是一样呢?”国王心中的感叹全都收了起来,又回复了往日的傲慢他富有四海, 所有的领主与平民、奴隶都属于他的财富, 都要听令于他, 他当然拥有傲慢的资本“国王陛下昨日又杀了一位少女青行灯突然说,她的眼睛看着国王,视线未曾移动分毫, “国王是否还记得当初与我的约定?”

    国王的眉头微微皱了下, 下巴微微抬起,语调不悦,“与你的约定当然记得, 只是我做何事,无须旁人置喙若非青行灯说的那些故事确实有些意思,对于这样明目张胆的“质问”, 国王早已让人将青行灯拖下去杀了, 正如同他毫不留情杀死那些无辜少女一般面对国王陛下的怒火,青行灯身为未变, 她抬起宽大的衣袖遮住自己小半张脸微微笑了起来,附和道:“国王陛下说的极是, 不知我们说了多少故事?”

    愠怒的国王见青行灯这般, 心里的火气消了不少,他扭头看向一旁刚刚点完蜡烛回来的仆人, 仆人慌忙弯腰回话:“房间里已经点燃九十九枚蜡烛了“竟然说了这么多了?”国王有些惊讶,转而想想如今都已冬日,便点了点头青行灯放下抬起的手,看着国王轻声说:“国王陛下,按照约定我要为您说上一百个故事,如今已经说完了九十九个……为了您着想,第一百个故事还是不说了吧国王哼了一声,“你是觉得我违背了约定,所以要与我这般?”

    “青行灯自然是不敢的青行灯表现的顺服极了国王眼中神色变化莫测,良久开口:“上一个故事你还没有说完青行灯有些无辜,“可阎魔殿下与判官之间的故事便只到了这里,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尚不知晓阎魔殿下掌管阎魔殿,可知众生前善恶维持六道轮回三界不乱,判官有一支判官笔一本生死簿,能够定人生死,为阎魔下属协同管理冥界地狱原本他们二人便也没有多少有趣的故事,再加上阎魔殿中千年如一日的冷清,这么多些年过去了,也未有多少改变,只是多了几个鬼童子而已倒是最近确实发生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判官以惩罚自己为由去了十八层地狱,阎魔殿下为了寻找判官,暂时抛下了阎魔殿,如今冥界鬼怪乱成一团总是来去随心的黑白无常与时常不在阎魔殿喜欢同山兔赛跑的孟婆,因着阎魔殿下与判官失踪,都回了阎魔殿中叫苦不迭也是因为这件事情,青行灯才没有立刻为国王陛下说第一百个故事,拖了几日,甚至还劝了这么一句,可惜……

    青行灯轻柔柔的望了国王一眼,国王陛下一边在心中痛斥女人的种种不是一边又忍不住为青行灯的美丽赞叹,“可你也未曾告诉我,为什么那个叫做判官的人要惩罚自己?十八层地狱又是哪里?”

    这个世界人的人们没有人死之后轮回转世的概念,更别说十八层地狱了,青行灯简单解释:“那是生前有罪过的灵魂,在死后受到公正审判后受罚赎罪的地方虽然国王只当这些都是故事,也不信什么地狱轮回,可他还是忍不住问:“我是国王,也会跟平民一样受到审判与惩罚吗?”

    “国王自然与旁人不同,您是万万人之上,怎会与平民一般?”青行灯轻轻带过这个问题国王满意的颔首,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上,“那判官为什么要惩罚自己呢?”

    “因为……”说到这件事情,青行灯的眼中带了一些有趣的神色,“因为他以为阎魔殿下想要孩子了国王一时不知该要如何接话:“……”青行灯故事里的许多角色,时不时都会出现一些令人窒息的骚操作昨日听了青行灯的故事,他也明白阎魔可是一个能够掌管凡人生死裁定众生罪行的“神明”,以阎魔的性格“想要孩子”这四个字,不论怎么想都跟阎魔不沾边“阎魔殿下弄了许多小妖到阎魔殿来骚扰判官,想要看冰块似的判官变脸,却发现毫无作用还吵得自己头疼意兴阑珊之下一时也不想理会判官,结果……”青行灯眼底深藏着看热闹的有趣神色,“冰块终于变了脸,以为阎魔殿下厌弃了他,又误会了阎魔殿下想要孩子,于是就惩罚自己去了十八层地狱国王:“……”多么耿直的人啊

    后面的事情国王都知道了,他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来说第一百个故事吧第一百个故事说完,就是他决定是否将青行灯如同其他少女一般杀死的时候了青行灯不同于其他少女的从容虽然令他感到特别,但这种特别时间久了,又会让人有些不悦青行灯凝眸与国王对视,缓缓绽开笑靥,“好啊第一百个故事的名字叫做……

    百物语

    很久很久以前,人们会聚在一起进行一场名为百物语的游戏——一人一个轮流说上一百个“奇异”的故事虽然名字叫做百物语,可当人们说到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就会停下来,不再说下去因为……

    传言若是说了第一百个故事,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故事的规则与名字正好与青行灯跟自己说的故事相对应,国王不由有些紧张,而他正在听第一百个故事“也不是什么很可怕的事情青行灯摇了摇头,她垂着眼眸,指尖略显无聊的拨弄身前花蕊,“不过是说故事的人会多出一个来“这有什么?”

    “而多出来的那一个人,在说完最后一个故事后,会将所有听完了一百个故事的人全都……”青行灯轻轻地笑,抬起的眸子眸光柔亮,她的声音那么轻又那么温柔,可国王被她注视着,却不由生出一股冷意,最后四个字听得清清楚楚,“拖入地狱“多出来的那个人,名字叫做青行灯啊青行灯从卧椅上站了起来,缓步来到整个人定格在那里的国王身边,不止是国王,整个宫殿中的所有人时间仿佛都被定格了一般,连吹拂的风飘散的雪都停驻了脚步那只总是在青行灯的长柄灯笼里扑腾的蝴蝶飞了出来,在半空中留下星星点点的光尘落在了国王发梢,再次拍动翅膀时,已经变成了一只黑底红纹的地狱蝶轻悠悠的,它在时间与空间的缝隙中穿梭,来到了冥界之中……

    仿佛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又好似做了一场梦国王悠悠转醒时,他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对面卧椅上的青行灯却没了踪影,房间里安静的针落可闻,连风声和呼吸声都不见了国王直觉哪里不对劲

    虽然眼前这一切都与平日没有任何不同他站起身,高声呼喊仆从,那些总是应声而来诚惶诚恐的仆人们却谁都没有出现整个宫殿都好像空了一般

    国王陛下很生气,他快步往外走,想要教训这些尸位素餐的仆人们,也许还有他的卫兵就在国王抬手准备推开门时,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陛下,您要去哪里?”那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清甜犹如山泉“陛下,我们都在这里另一道略低些的少女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然后是一道又一道

    “陛下……”

    “陛下……”

    宫殿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女人?

    自从王后背叛了国王,国王性情大变起,宫殿里的女人越来越少,就连国王的侄女也都不再敢到宫殿来,贵族们的宴会也变得越来越少“陛下!”背后的女声越来越近,透着诡异,国王硬生生出了一身冷汗他想将门推开出去,却发现这门似乎被锁住一般纹丝不动,而他身后那些声音已经贴到了耳边“陛下,您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们?”

    国王陛下握住腰间宝剑,压抑着恐惧缓缓转身……

    青行灯坐在阎魔殿中,垂眸看着三生镜里倒映出的地狱场景被她带回来的国王陛下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死了,正被那些被他残忍杀死的少女鬼魂追逐撕咬,身上的肉一块又一块的掉下来大约是青行灯笑得太开心了,阎魔殿中的其他式神全都将视线投了过来青行灯终于不得不暂停娱乐看向其他被齐轩大人暂时分配来此维护冥界秩序的大妖们,露出一个慵懒好看的笑容来“且将其他事情暂时放下,完成御主之命为重坐在正中的大天狗如此说在他背后的那双黑色羽翼,不停有妖气凝成的落羽飘散,与这阎罗殿倒也相合青行灯轻轻的颔首应下声来,“也不知阎魔殿下何日可归?”

    正说着,小黑猫就欢快的从阎魔殿外欢呼着跑了进来,“阎魔跟判官终于回来啦~”

    可算回来了

    还是不知道在哪个世界成了亲后回来的,听说还是阎魔殿下动手将转世的判官劫走做的压寨夫郎众多式神:“……”

    厉害了我的阎魔殿下

    这几千年的时光,真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人啊阎魔殿下不是想要孩子了,这是想要抢了判官做夫郎啊岁月长河漫漫,无止无休

    而在这漫漫长河中沉浮的妖怪们,一如当年,谱写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百物语终)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结啦~看你们这么喜欢宝宝,肯定舍不得虐待宝宝的对不对~≧▽≦好啦好啦~

    本书由 执手温酒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