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他想简单爱 > 第72章 结局
    “嗯。”

    简小林微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起身,大步离开。

    很快,简茶便走了进来。

    她望向易如故,少年懒懒地靠在藤椅上,右手搭在扶手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茶却隐隐有些不安。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在他对面,打了声招呼:“嗨……”

    易如故凝视着她,好半晌,她说:“茶茶,我们……暂时分开吧!”

    我们……暂时分开吧!

    听到这样的话,简茶一点都不讶异。

    简小林舌灿莲花,他能说服自己,定然也能说服易如故。

    而她和易如故之间,除非简小林放手,不然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简小林开出的条件是一年。

    一年的时间,咻的一下就过去了,简茶并不介意异地恋。

    她想知道的是这一年间该怎么办,以及一年后的打算……

    所以她格外平静地问道:“我们的确是暂时分开,但是,这一年,我们也要经常保持联系,等高考完了,我们报考同一所学校,这样,我们就重新在一起了。”

    保持联系,以后考同一所学校,继续恋爱……

    易如故的确也有这样的打算。

    可他担心的是,当他们拥有不同的交际圈子后,他们会渐渐生疏,会在打电话和开视频的时候变得尴尬和陌生……

    他想,要是能把这一年的时间冻结住就好了。

    他思考了很久,说:“茶茶,这一年,我们暂时不联系吧!”

    简茶的脸色骤然变得很不好。

    易如故接着说:“一年之后,如果你还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重新在一起。如果……”

    她变心了,或者自己变心了……

    易如故没有说下去,但简茶自然知道他想说啥。

    她那双纯澈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易如故,眼底写满不可置信:“你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又或者,真如简小林所说,你觉得我就是灾难。

    易如故眼底的痛苦一闪而逝,他说:“我只是……”

    只是突然涌起一阵无力感。

    他和她真的太年轻,人生对他们而言充满了各种可能,他根本无法承诺她未来。

    就算承诺了,也不过是虚假而已。

    “茶茶,我和你都还太年轻,思虑难免有不成熟的时候。我们暂时分开一年,我们各自把这段关系思考清楚了,再一起决定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吧!”他斟酌着说道。

    “你现在……难道还没有决定是不是要和我继续下去吗?”简茶一针见血地问。

    易如故神色微变。

    简茶质问道:“你爱我吗?”

    易如故没想到简茶会这么问,愕然地张了张嘴。

    简茶多么聪明的人啊,易如故一个表情,她就发现了症结所在。

    她已经发了疯一般爱上他,她想和他在一起,想和他做任何事情,想和他过一辈子,她并不在乎贫富贵贱……

    易如故呢?

    他的确喜欢她,或许也爱她吧!

    只是这份喜欢,这份爱,没那么疯狂,他还残存着理智这种东西,所以他的前方有太多太多的顾虑。

    至于他这样的表现是因为不够爱,还是因为太有责任感?简茶不敢深究,她怕自己会伤心,他俩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她并不觉得短短几个月就能让他爱她爱得死去活来。

    “好吧,我知道了。”

    她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淡淡地说。

    易如故却诧异极了,他什么都没说,她知道了什么!

    简茶很快就恢复了往日里的宁和和冷漠,她一脸高贵冷艳地说:“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吧,暂时分开一年,这一年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一年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在一起!”

    易如故瞬间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难受到了极致。

    他听到简茶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自己下一秒会死掉似的。

    特别是,当她又那般无所谓的时候。

    感觉那颗好不容易被焐热的心再一度被封印了起来。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他其实就该继续宠着她惯着她当她的奴隶哄她开心的。

    简茶倒是没多想,她觉得肯定是简小林给这家伙灌了迷魂汤,让这家伙变得胆怯了起来。

    她倒是不担心一年后他们的未来。

    机会,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他不来找她,她去找他就是了。

    她只是有些无奈,因为自己的关系,她和易如故不得不分开。

    她觉得很对不起易如故,可她连补偿他都不能,因为当下,分开才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一年不联系也是为了他好,省得简小林又叽叽歪歪……

    她看着易如故,眼神几乎贪恋,或许这一别之后,再相逢便是一年多了,她得好好记下他的模样。

    他被那眼神盯得有些尴尬地转过头,想说什么,却只是默然,他觉得此时的自己近乎懦弱,他护不了她,于是不得不放她离开。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可他连挽留都没有资格。

    一时间,气氛凝滞。

    离别的伤感缭绕着。

    “茶茶,我们回去了。”

    那边,简小林已经催促了起来。

    “马上。”

    简茶应了一声,站起身,转过身就要走。

    却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俯下身,在易如故嘴巴上亲了一口,然后她笑着表示:“老公,一年后我再来睡你!”

    易如故愕然。

    简茶已经快步离开。

    易如故看着她轻快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

    是啊,他的茶茶,最想要的东西都没得到呢,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他唇边的笑容温暖干净,他突然觉得,这一年的时间,并不会太难熬。

    而那边,简茶爬上了简小林的那辆保时捷卡宴,虽然她对简小林还是很没好脸色,但到底也不会和他大吵大闹了。

    简小林这次来找简茶,为了表明诚意,连个司机都没带,全程都是他自己开车。

    山路有些陡,但简小林开得很稳,一个小时之后,两人便到了九江市区,简小林带着简茶吃了顿午饭,略微休息了片刻,便往吴江县赶。

    午饭过后,简茶便有些犯困,她系好安全带便歪在车子上睡了起来,简小林看着她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颇有些无奈,可当下,他也只是把简茶带回了家。

    到达吴江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

    简茶睡了一路,精神不错,回了家,便发觉宋慈正指挥着搬家公司把打包好的行李往外头搬。

    简茶瞅了一眼简小林,说:“我们今天就要去上海吗?”

    简小林摇了摇头:“隔几天。”

    那宋慈这是……先把行李运过去么?

    简茶没在意这种小事,她径直进了屋,直接上楼,打算窝在自己房间内继续睡觉。

    刚到楼上便见到简宁,简宁似乎是哭过,眼眶都泛着红,她瞪着简茶,骂道:“我们都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简茶只觉得莫名其妙。

    宋慈连忙呵斥道:“宁宁,别乱说话。”

    简茶那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正打算问问这是为啥,简宁已经蹬蹬蹬地跑下楼了,宋慈走了过来,朝着简茶柔婉地笑了笑,道:“茶茶,这些年,还真是委屈你了,我本来也想把你当亲生女儿好好照顾的。可小时候我忙着管简宁,没那么多时间,后来你来县城念初中的时候,性格大变,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宠着你惯着你。不过,你外公把你教导得很好,你聪明,性子也宽厚温和,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简茶愈发迷茫了。

    这一个个的都怎么了?

    而宋慈交代完了这一句,便又忙着去搬家了。

    简茶是在角落里找到蹲在落地窗前发呆的简政,她走了过去,问他:“怎么回事?妈和简宁感觉都怪怪的,不就是搬家去上海吗?”

    “不是搬家去上海。”

    简政摇了摇头,以往机灵的小孩,此刻却呆呆的。

    “不是去上海?那去哪?”

    简小林明明说是接她去上海的,难道他骗了她。

    “去北京。”简政道,米分雕玉琢的小家伙,哪怕忧伤的时候也格外漂亮,但简茶却无心欣赏这家伙的美貌,只是有些奇怪地问,“去北京做什么?爸的工作重心是在上海呀!”

    简政突然看向她,叫道:“简茶。”

    简茶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没礼貌,连“姐姐”都不叫了。

    简政又说:“你不觉得,我和简宁,根本不像爸爸吗?”

    简茶倒是没多想:“我也和他不像啊,你和简宁比较像宋家人!”

    简政却摇了摇头,说:“几天前,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然后,家里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我跟他长得很像,他还让我叫他爸爸。”

    简茶瞬间惊呆了。

    简小林和宋慈离婚了?!

    简政不是简小林的孩子?!

    简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简政又道:“二姐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可是我知道,我们要搬去北京了,妈她要跟那个男人结婚。”

    简茶整个人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简政接着说道:“以前我和二姐悄悄抱怨过爸偏心你,现在我突然知道,他并不是我和二姐的爸爸,她只是你的爸爸。”

    简茶整个人都蒙了。

    是宋慈出轨?还是……

    不,不对,是简小林……明知道宋慈怀了简宁,却仍是甘愿当接盘侠,娶了宋慈。

    他爱宋慈吗?

    当然不爱。

    但是宋家在吴江县甚至在整个省都极有分量。

    简小林娶宋慈,不过是为了宋家在政界的力量罢了。

    而简宁和简政的亲生父亲,想必更有权势吧,娶了宋慈,善待对方两个孩子,或许也不过是这两个孩子的生父权势惊人吧!

    简茶一直知道,简小林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他能从一个农村穷小子变成如今的富豪,必然用了不少非常规手段……

    可简茶没想过,简小林出卖了自己的婚姻。

    简政却突然道:“姐,这个世界,很恶心对吧!”

    这个世界,很恶心对吧!

    这真的是个小孩子会说出的话吗?

    可简茶却能理解简政此刻的心理,不过是短短几天,他的全世界都变了。

    一直崇拜的父亲其实根本不是生父,母亲嫁的人不过是障眼法。

    简茶看着简政,就像看到多年前的自己,敏感、迷茫、不安……

    她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说:“对啊,这个世界,的确够恶心的。但,越是恶心,我们越要干净地活下去。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的,爸和妈,显然也有自己的不得已而为之。”

    简政没吭声,紧接着,他见简茶满脸担忧的样子,便安抚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还得想想怎么安慰简宁呢!”

    简茶点了点头,那边,宋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催促他快点,小正太应了一声,突然凑过头,在简茶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站起身道别:“再见,姐姐!”

    扔下这句话,简政便小跑着离开。

    简茶下意识跟了过去,但见简政上了车,车门阖上,简政小小的身影便消失在车厢里……

    宋慈摇下车窗,伸出手对简茶挥了挥,以示道别,然后,汽车启动,带着这三人离开。

    紧接着,车子一个转弯,消失在简茶眼中。

    简茶蓦地有些茫然,正晃神间,却发现简小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简茶身边,他的手搭在简茶的肩膀上,然后半搂着她回屋:“进去吧,爸给你做好吃的!”

    简茶迷迷糊糊地跟着进了屋,刘嫂正在打扫卫生,简小林去了厨房,迅速地搞定了两菜一汤。

    彼时,刘嫂已经打扫完了,直接回去了。

    整栋别墅只剩下两个人,空旷得可怕,简茶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她默默地扒完饭,然后坐到客厅看电视。

    简小林刷完碗筷,就来到客厅,他坐在简茶侧对面,问道:“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简茶的确有一堆问题,可到底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简小林淡笑了一下,道:“茶茶,你别什么事都闷在心里,然后乱想。爸爸最爱的女人永远是你妈妈,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开车撞死她去娶别的女人。但,你妈妈之所以会出事,也是我的无能。不过,不要紧了,茶茶,该报的仇我都报了,你不用在意这种事。”

    简小林顿了顿,又道:“爸这些年忙着工作,一直没时间陪你,但以后不会了,你跟爸去上海住,爸以后会抽时间出来陪你旅行、给你做饭、照顾好你……”

    简茶今天一整天都有些恍惚。

    上午的时候,她和易如故分了手。

    下午的时候,她居然发现简小林和宋慈离了婚,而且所谓的弟弟妹妹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而简小林这些年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忍辱负重,为了给她妈妈报仇也为了给她一个更好的家庭环境,他甚至洗心革面承诺以后会当个好父亲。

    好像,自始至终错得都是自己。

    她抿着唇思考了半晌,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你和宋慈……”

    简小林略有些尴尬,但他很快就变得坦然:“茶茶,你熟读中国历史,我的这些手段你应该也能猜得出七七八八。爸当年不过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小子,你妈被人撞死了我连仇人是谁都查不到,但凡是个有点血性的男人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可你爸当年真的……什么都没有。”

    “宋慈是我大学念书的时候认识的老乡,我和她的交情也不过是老乡聚会见过几面而已。她大学谈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叫李开阳,后来还怀着孩子想生下来,只是男方家境太好,根本不会让她进门。她不想堕胎,然后她找到了我。我当时不过是个穷建筑师,有野心有能力没有任何背景,我娶了她,搭上宋家的关系,也搭上了李家,开始做房地产,又慢慢涉足其他行业,运气还不错,赚了不少钱,也慢慢查清楚了以前的事,报了仇……”

    “之后,你升初中,我想着你要到县里来念书,便打算和宋慈把婚离了,但是她不肯,李开阳娶了个门当户对的老婆,虽然没有感情,但两家绑得很深,离婚娶她的概率不大,而我那时候也算是很成功的男人,她跟了李开阳那么多年见没了希望就把目标放在我身上,真真假假地喜欢过我。”

    “我自然没任何感觉,跑去了上海,一呆就是五年,她每年都出国玩,其实也不是跟我,而是跟李开阳,你手头上的东西有有些是我送的,但有一些是李开阳买的,只是宋慈觉得东西贵重怕弄丢了,把简宁和简政的收了起来,你的就单独给了。前几天李开阳离婚了,来我们县接她,她也算熬出了头,爽快地和我把婚离了,一分钱都没要就走了。”

    简茶一直都知道,大人的世界,从来都不单纯,可听到简小林平静地诉说着自己的发家史,她仍有些心寒。

    但她能怪他么?

    不能。

    简小林不过是个一心想着报仇的男人,他曾不止一次说过他最爱的女人是陈思君,这爱已经变成了执念,逼着他不停地往上爬,把往日的仇人踩在脚下。

    “茶茶,爸知道你很委屈,但是就算重来一遍,我也会这样选择,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这个家。茶茶,你还小,不理解也很正常,等你长大一些,就会觉得爸还不错,最起码没让你落魄过。你看,爸不是富二代,但是至少你算富二代了,以后爸的财产都是你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简茶点头,慢慢便也释然了。

    这些年下来,简小林的确对她不错。

    她唯一介怀的不过是简宁的存在,现在她陡然发觉简宁不姓简,所以她也没啥介意的。

    甚至是,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他从未曾解释过什么,只是把自己想做的全部做了,仅此而已。

    她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说:“这些年,辛苦了!”

    简小林一阵感动,女儿果然是贴身小棉袄。

    瞧瞧,他闺女多体贴!

    但很快,他就彻底幻灭了,因为简茶接着说:“快点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结婚吧,不然真的太辛苦了。”

    敢情你说的辛苦是禁欲啊!

    简小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简茶已经悠然地上了楼,打算洗洗睡了。

    多年心结解开,简茶说不开心是假的,她把自己扔在浴缸里泡澡,心想,或许简小林无耻了一点、腹黑了一点、狡诈了一点,但她一直都是个不错的父亲。

    以后,她会对他好一点的!

    毕竟,这世上,最深的羁绊,还是血缘。

    简茶洗漱完,爬到床上,拿了手机充上电开机,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都是几天来黄维的,黄维在问她和易如故在哪。

    而那个备注了“老公”的号码,却没有任何信息。

    简茶想发条短信问问他回来了没,但他说了一年之内不要联系,便也只能叹口气,然后慢慢翻看了一下过去的短信,什么也没做。

    正如易如故所说,她的确该停下来思考一下这段感情了。

    她知道她缺爱,所以被易如故打动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曾觉得他便是她的全世界,是她的信仰,是她的神……

    但如若,她并不像自己设想的那般孤单呢?如若她有了一个深爱着她的父亲,她还会如往昔那般迷恋她吗?

    全部的答案,时间知道。

    一年之后,如若她还爱他,她一定会追回他的。

    如若不爱,那她就和他好好谈一场恋爱好了。

    简茶如是想着,慢慢陷入沉睡。

    第二天,简小林便让她整理行李跟她去上海,他让助理把机票改签到了今天晚上。

    简茶暴瘦之后,以前那些运动服自然都穿不下了,她的衣服,统共就那么几件。

    她带的最多的,还是这些年攒下来的珠宝。

    她曾经没见过世面,觉得这些小玩意儿非常便宜,所以都是随便扔在抽屉里,现在她突然了解到了这些东西的价值,就觉得自己果然是富婆呀!

    不过,有些是简宁他爹送的呢!

    哪些呢?

    唔,不论是哪些都无所谓了,现在这些都是她的。

    然后,就是易如故送给自己的小玩意儿了,她全部装在一个玻璃罐子里,这时候也不过是顺手装入行李箱。

    再把那些用来撑场面的死贵死贵的裙子装上,把自己的电子产品塞进去……

    两只行李箱,一下子都满满的。

    她还想把这些年的书都搬走呢,但真没地方放,只带了学霸大人送给自己的那几本英文书,便没有其它了。

    吃过午饭,简小林便带着她赶往机场,上了车,简茶突然问道:“我能和易如故道个别吗?”

    简小林虽然有些不悦,但到底不好拒绝她,便笑着吩咐司机开车去吴江镇那边。

    等到了吴江镇,简茶才发觉这里全部围了起来在施工,而易如故的家,短短时间,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简茶当然没看到易如故,她掏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最终却又重新塞了回去。

    她站在原地伫立了片刻,旋即微笑着转身,离开。

    她深信,时光深处,他们终会重逢。

    不远处,易如故瞥见她离开的身影,转身离去。

    身后,黄维追着问道:“老大,你真的和嫂子分手了吗?”

    “嗯。”

    易如故轻声应道,虽然知道他和她不可能这样结束,但现在这样,算是分了的。

    “嫂子挺好的,起初白白胖胖的,现在瘦了变成大美女了。”黄维对简茶的印象一直很好,他一直觉得她好白好白……

    “嗯。”

    “听说简小林和宋慈离婚了,而且有个男人来吴江县接走宋慈了。而且我还听他们说,简宁和简政都不是简小林的孩子。想想简小林还挺可悲的,居然戴了这么久的绿帽子。”

    小城里的八卦,总是传得那么迅速,特别是有关于吴江县首富简小林。

    “嗯。”

    易如故又应了一声,表情淡漠,心底却有些无奈。

    他狠下心肠让简茶不联系他,不过是希望这一年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能当做他和她从未分开。

    简小林又是离婚又是和简茶培养父女关系,是在补偿她欠缺的父爱,更是在稀释简茶对他的那份喜欢!

    就连易如故也不得不感叹,简小林,着男人,还真是阴险啊!

    但,那又如何!

    他能追到简茶一次,就能追到简茶第二次。

    他微笑着往前走去。

    他知道,时光深处,他们终会重逢。

    全文完。

    本书由(凝涉)为您整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