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你的绯闻我承包了 > 第72章终章
    “这……是什么意思?”陆承洲看着自己最新的报告,有些不知所措。“什么什么意思?耽误了这么些年,现在还不乐意康复了吗?”何昶斜了他一眼:“我上次都说了你不用再来了,你已经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证明你已经从童年的阴影里面走出来了,事实证明我说的一点都没错,首先你的生理状况显示一切正常,所以你才会把这种症状归为心理原因,可是你不是都身体力行的实践过了吗?我说,你是不是来砸招牌的!?”

    陆承洲显然有点没有缓过来:“可是……之前……”

    何昶忍不住嘲讽一笑:“啊……这个我懂,几十年从来没有过得体验,忽然就发生了,吓了一跳吧?”

    认识太多年,一开始的拘谨都变作了现在毫无顾忌的打趣,陆承洲拿着自己你最后的一份测验,一步一步离开。走着走着,他忽然觉得很想笑,就这么当场以手捂额站在原地。耳边响起的,是何昶无可奈何的求助:“你还是去隔壁看看那位吧,我觉得,她现在的病情比你重……”

    还没走近隔壁的办公室,里面令人崩溃的声音已经穿出来了。

    “不知道,特别疲惫,特别不想说话,坐在那儿吧,就想哭……”

    “这个……甄小姐……根据报告显示,您这是……”

    一个忧郁的声音:“怎么办……我可能得抑郁症了……呜呜呜……”

    “甄小姐……您真的没事!”

    声音又变得恶狠狠起来:“谁说我没事!?我觉得我现在很有问题啊!医生你是不是没有检查清楚啊!哎你仔细看看,这些数值是不是超标了,我怀疑我压力很大的!我觉得我很有可能的得了那个……产前忧郁症!你要不要好好检查一下!”

    陆承洲失笑,轻轻地推开门。

    同为心理咨询专家的何太太避之唯恐不及的将快要扑到自己身上的甄熙晴,隐忍的表情上写满了掀桌的冲动,偏偏碍着职业操守,只能咬着牙道:“甄小姐,您真的非!常!正!常!”

    “这样啊……”听起来还有点失望……

    “不好意思。”陆承洲敲了敲门,“何太太,刚才何医生找你。”

    何太太如释重负,飞快起身,拿起手机就往外走:“我这就去。”路过陆承洲身边的时候,她给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屋里只剩下还在质疑自己检测结果的甄熙晴,一看到陆承洲,她恨不得从鼻子里哼出两道气来,抓起包包就往外冲。陆承洲不敢撞她,只能伸出胳膊将她圈住,把那股子横冲直撞的力道给缓冲掉:“甄小姐,有什么气冲着我来,何必拿别人来出气?”

    甄熙晴瞪了他一眼,凉凉道:“我为什么要拿你出气?”

    陆承洲没有解释,可是也没有让她继续胡冲乱撞:“甄熙晴,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甄熙晴正要开口,那边罗鸣音打电话过来崔了。

    车子就停在外面,甄熙晴懒得理陆承洲,踢踢踏踏的往外走,她一向喜欢的高跟鞋早已经换成了平底单鞋,陆承洲揉了揉眉心,跟着过去。

    甄熙晴的戏份已经在两个月之内全部集中拍摄,提前“刑满释放”,其实如果放在从前,集中拍摄一个多月也就差不多了,但是现在她的身体情况特殊,甄元康勒令她必须有固定的休息时间,连大夜都不可以有。甄熙晴的精力不如从前,也就默许了。好在因为她怀孕的消息一早就曝露出去,再加上无论是媒体还是粉丝大多数都是持祝福态度的,所以剧组也格外通情达理的给了这个方便。

    甄熙晴虽然提前离组开始养生,但是闲下来的时候也会给剧组送福利,当然,这些都是她吩咐下去,罗鸣音去操心。

    到了最近,罗鸣音不仅仅是操心,还开始忧心了。他觉得,他可能要从甄熙晴这里下岗了。

    已经怀揣龙种的准孕妇除了提前离组,还开始渐渐减少各种通告,不是暂时不参加,而是大有退出圈子的做派!

    这就很不得了了,按照一般的事业年龄,甄熙晴要是在努把力,绝对还有上升的空间,他也很有信心。但是甄熙晴现在的这个趋势,让他越来越没信心。

    “谁说我要息影了。”正抱着一大盆水果狂吃的女人斜眼看了看罗鸣音,包的两腮鼓鼓:“连个生孩子的时间都不给我了吗!?”

    说起这个孩子,罗鸣音就更无语了:“谁说不给你生孩子了!等等!说到孩子,我一直很奇怪!我记得你让黄海把那事儿扛下来了对吧!?那也就是说,陆师傅的确……是那什么……”他忽然两眼一瞪望着真喜庆的肚子:“那、那你这孩子时候你哪里来的!?”

    甄熙晴放下手里的水果,正襟危坐的做了一个吐纳的姿势:“当然是吸取天地日月精华,老天爷赐给我的呀!”

    罗鸣音暗暗地对着她比了个中指。

    忽然有人开门进来,陆承洲一左一右提着两口袋食材回来了,正在玄关处换鞋。正在给甄熙晴打豆浆的方莉小跑出来:“洲哥回来了?”

    陆承洲低低的“嗯”了一声,径直去了厨房。

    罗鸣音现在看陆承洲就像是看敌人似的——可不是敌人么,要不是他,他的小宝贝怎么会变成这样!?

    方莉悄悄地溜了过来,戳戳罗鸣音:“罗哥,洲哥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罗鸣音哼了哼:“吃个屁!”

    罗鸣音没有留在这里,一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挽回不了小宝贝了,二来,他也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方莉把甄熙晴的衣服叠好了放进衣柜,没多久甄溪和杨萌她们就来了,甄熙晴自从在公寓这边住下之后,她们经常会过来蹭蹭晚饭,甄溪最近和许嘉宴牵扯不清,简直把她这里当做了避难宝地。

    杨萌和余沁去厨房帮忙,甄溪挨着甄熙晴说些姐妹间的小话。

    “晴姐姐,你今天感觉好吗?”

    甄熙晴嚼着水果:“你自己踹一个到肚子里不就知道了吗。”

    甄溪被噎的没话说,就见陆承洲把一早煲好的汤端出来放到茶几上,可是甄熙晴连眼皮子都没掀一下,继续吃自己的,陆承洲看了她一眼,站在一边道:“不要吃太多凉的,喝点汤。”

    甄熙晴怎么对他,他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转身又去了厨房。甄溪大概是被许嘉宴欺负久了,见到甄熙晴和陆承洲的相处模式,有点羡慕又有点担心:“晴姐姐……其实……陆承洲也是想保护你啊。你这样对他……他好可怜啊……”

    甄熙晴睨了她一眼,冷笑了一下,“可怜!?”

    她忽然放下水果,真的端起那碗汤来,“保护我?是当我傻吧,睡没睡我会不知道?他以为自己随便说说就能忽悠我?他那么喜欢委曲求全,我成全他!”

    甄溪笑嘻嘻的试探,“那……以前的事呢?”

    “什么以前的事?”甄熙晴一问出口就明白了,眸子里果然又冒出几分火气来。

    果然,还是生气的。

    陆承洲被甄熙晴踹的这么多年都痛苦着,可是甄溪也知道,当年的事情对于甄熙晴来说,不是没有影响的。那时候甄熙晴刚刚因为绑架的事情余悸未消,所以整个人都十分的敏感,陆承洲的那一抱,也抱得她这些年来排斥和男人接触。

    一开始的时候,这种现象很明显,但是她要拍戏,不可能完全没有接触,唯一的方法就是请甄元康出面,把那些过于亲密的戏码全都删掉,以至于大红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不少人背地里都说她是空降部队,没演技还不敢豁出去,导演点评的时候,对她只有三个字的评价,放不开。

    可是最后,放不开的甄熙晴咬着牙在这条路上闯出了一条路来,这里面固然有甄家的帮忙,但是如果真的是烂泥,再强大的后盾也未必能让她稳坐现在的位置。

    不过细细一想,她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呀,你看,你们两个打平了不是吗!?这么多年,你们都给对方带来了这么深的影响,可是当你们遇到的时候,就成了对方唯一的解药,晴姐姐,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心里已经四平八稳,再也不会因为那些事情感到心里恐慌了!?”

    甄熙晴目光动了动,但转向甄溪的时候,依旧是冷冰冰的,“滚。”

    甄溪吐吐舌头,不说话了。

    晚饭吃完之后,甄溪带着多余的人离开,他们一直都很识时务,绝对不在这里过多的逗留。陆承洲和往常一样把厨房首饰干净,等到甄熙晴洗澡的时候,他就在外面守着,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甄熙晴的小腹平平,还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变化,穿着睡袍出来,陆承洲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回房。两人住在不同的房间,可是只要她有个风吹草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陆承洲。”甄熙晴垂眼,干巴巴叫住他。

    陆承洲回过头,“怎么了?”

    甄熙晴想了想,直直的看着他:“如果我没有这个孩子,你现在会在干什么?”

    ……

    温热的牛奶散着淡淡的香气。甄熙晴捧着牛奶杯子窝在沙发上,整个人好像忽然就变得小小一只,窝在陆承洲的怀里。

    陆承洲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也许……我现在正在努力的让你接纳我,然后,努力的造孩子。”

    甄熙晴有点疲惫,手里的牛奶杯子歪了,陆承洲顺手拿过她的杯子放在一边,声音也放低了:“累了就睡吧,算账这种事情,不急在一时。”

    甄熙晴迷迷糊糊的眼睛忽然又挣开了,她转过头看了陆承洲一眼,眼睛忽然红了:“你也觉得我蛮不讲理,故意刁难你是不是?你现在很委屈是不是!?”

    陆承洲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又回过神来——她现在情绪波动大,是正常的吧?

    “你……”

    “我也吓了一跳啊。”她呜咽了一声,眼泪就这么吧嗒的掉出来。

    是啊,她那时候也害怕,也委屈啊。这么多年来,她不是一点没收影响,只是从来不让别人知道自己心里害怕什么。和他在一起,她就像是点燃了的小炮仗,从开始到现在,好像一直都在斗智斗勇,可是渐渐地,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他了,好像……没有以前的那种厌恶和恐惧了。

    可是最后呢?

    “我都把秘密告诉你了,你呢?揣着掖着,到最后给我当头一棒,大义凛然的把自己往黑水里一推,你觉得我冲着那股子火气,那股真相大白的冲动,就会顺了你安排的路把你一脚彻底踩下去,你再否认我们的关系,我就能解开心结安然无恙的继续活下去了对吗!?”

    她抹着眼泪,又带了点赌气般的得意:“可是老天都不让你如意!把证据塞到了我身上,让你一点没办法抵赖!”

    陆承洲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也许人有时候真会陷入一种牛角尖的自闭里面。好比那个时候,他的确像是甄熙晴说的那样,一心想着就算自己没办法给她幸福,那也不该让她继续背着那个沉重的负担走下去。

    可是到了现在,听着她半是赌气半是埋怨的说出来,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蠢,当时未必只有哪一种解决方法,可是他偏偏就那么做了。

    “是我不好。”陆承洲温声安抚,“别哭了。”

    甄熙晴越发气愤,“本来就是你不好!”

    陆承洲也是无奈至极,轻轻拥住她:“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吓唬你,以前是……现在也是。”

    甄熙晴果然一下子阴转多云,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在他身上打转。

    陆承洲一看她的眼神就觉得她要释怀,干脆一把把他抱起来往房间走:“时间不早了,睡觉。”

    甄熙晴的情绪还真是一天之中山路十八弯,她被抱着,腾出两条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刚才还委屈的泪眼婆娑,这会儿已经坏笑起来:“怎么睡啊?”

    陆承洲看也不看她,用脚踢开半掩着的门,把她放到床上:“就这么睡。”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两条大长腿不安分的动着:“陆承洲,我有点好奇……何医生说你现在很正常,没有一点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好的啊?和我在一起那天就好了嘛!?还是更早的时候好的?你好了之后……是不是急吼吼的就找人尝试了?”

    高大的男人霍的转过身,眼神冷冰冰的:“你够了啊。”

    甄熙晴皱起眉头,玩着自己的头发:“难道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是第一次!?啧啧……那现在怎么办,你才刚开荤,老天爷就把你的路给堵着了,你……会不会憋不住……啊——”

    最后的一句话,是在陆承洲扑上来的时候被堵住的!

    甄熙晴吓了一跳:“你、你别乱来啊!有……有本事你冲着肚子来啊!”

    陆承洲从她身上移开一些:“你到底想说什么?”

    甄熙晴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又嚣张起来:“我能做什么呀,我不就是好奇嘛……”她凑近了点:“那你现在……是不是对着别人也能行禽兽之事了?”瞬间又担忧起来,皱着一张小脸惨兮兮的说:“怎么办……好些女明星怀孕的时候,丈夫都会去偷腥的……”

    陆承洲忍不下去了:“你别越说越没谱了行不行!”

    甄熙晴从小就是个识时务的人,她瞅了他一眼:“生气了?”

    陆承洲站起身,把她整个人在床上重新摆出了好好睡觉的姿势,又扯了被子给她轻轻盖上,他蹲在床边,对着她的额头轻轻一吻:“我怕你没膈应到我,反倒把自己膈应了。”

    甄熙晴:“我有什么好膈应的。”

    “那我又有什么好生气的。”

    唇枪舌剑的,好像回到了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

    陆承洲笑了笑,放轻了声音:“从明天开始,不生气了?”

    甄熙晴逮到机会就要刺刺他,学着他的语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陆承洲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起身离开。

    “陆承洲……”

    陆承洲回头:“嗯?”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恋我呀?”她说这话的时候,半张脸都蒙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滴流滴流的。女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劣根性,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怎么样都听不腻那些“关于怎么样爱上你”的故事。

    他早该知道,她总有一天要把这些旧事都挖出来的。

    甄熙晴像一条小毛虫一样往边上拱了拱,小手拍着身边腾出来的位置,笑着邀请他:“当作床头故事讲给我听呗……”

    陆承洲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这个样子,真是十分的滑稽。

    其实,关于喜欢的故事,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而已。

    美好的女孩子,大概是每个男孩子的向往。只是不凑巧的,他不仅看到了她的美好,也看到过她的糟糕。

    ……

    小学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城内甄家有两位小公主在学校就读,甄家很有钱,学校有很多地方都有甄家的投资。甄家最小的小公主,很多人都喜欢她,可是第二位小公主,所有人都讨厌她。

    张扬跋扈,霸道凶悍,别说是讨厌她的人,就连喜欢她的人都未必入得了她的眼。

    甄熙晴很喜欢跳舞,虽然无可挑剔的是她的功力确实很深厚,但是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小女生间的不屑传了出来——“我要是有最好的老师,我也能跳的好啊。”

    “我要是有一个人的舞蹈室,我也能跳的更好!”

    “我要是像她那么讨厌,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我也有更多时间练习跳舞呀!

    总之,甄熙晴很讨厌,排舞的时候她的要求最多最苛刻,她的意见最尖酸最伤人,没有人愿意和她搭档,所以她要么是独舞,要么是领舞。但是到了学校大大小小的晚会时,她们的舞蹈却又是最出彩的。

    那时候,陆承洲就是下面众多班级中其中一个班级里的孩子,他的学习成绩中等偏上,头发兔兔的,穿着也很一般,并没有同班同学酷炫小王子的风格,一直到他带上牙套之后,越发的不敢讲话,也不敢让人看到带了牙套的牙齿。他有一个严肃又古板的爷爷,一放假,爷爷就会把他拎过去学木雕。

    陆承洲觉得,木雕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上。那些死板的死物,无论怎么雕刻都不可能真正的被赋予生命,它们只会一直动也不动的定在那里。可是舞台上的甄熙晴不一样,举手投足,都是优雅而又闪耀的,那才是活生生的,是有生命的,她根本不需要多余的雕刻,天然便是一个尤物。

    那时候,他甚至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刁钻又怎么样,不讨人喜欢又怎么样?你们觉得而已。那样像小仙女一样的女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和大家一样,她本来就是高高在上,让人欣赏着她的美。

    只是,这种美,再一次意外的偶遇下,有了些变质。

    天气很热,热的让人无法直视。

    因为当地一个电视台的艺术栏目想要请爷爷做一期节目,陆承洲在父亲的安排下,陪着爷爷到电视台的棚里录制节目。

    爷爷进去的时候,他闲着无聊,在外面随便晃悠,忽然发现楼下的另一个出口方向,聚集着非常多的小女生,每一个都非常的漂亮,他的目光一偏,精准的落在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身上。

    原来,台里有个晚会节目之一,需要编排一支舞,是从市里有实力的小舞蹈院里面选,表现优异者,可以在结局之后评奖,这个将对接下来的一个舞蹈大赛有加分奖励。

    陆承洲打听完了,人已经站在一楼的角落处。

    而这一时候的甄熙晴,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她没有漂亮的裙子,也没有舞台上独属于她一个人的灯光,她穿着素雅的裙子,大概是因为等的累了,不顾形象的坐在一边的花坛边上,时不时的还有蚊子叮她,她隔一会儿就要跺跺脚。

    她没有好看的妆容,甚至脸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她抱着手机在看什么,虽然陆承洲并没有看到,但是他隐约可以猜到,那一定是舞蹈的视频。她看的很专注,时不时的还会小幅度的比一下动作,那样认真的神情,哪怕样子狼狈,也让人看的有些入迷。

    很快有人出来叫好,陆承洲这才发现,其他的小选手都有一个或者两个陪着的,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到了没有,身边的父母或者其他陪同人已经紧张的在帮他们听着了。

    可是甄熙晴没有,哪怕前一刻再怎么认真,听到有人出来了,她会立刻转移注意力,发现没到自己,又坐回去继续看视频。

    那一瞬间,陆承洲好像怔住了。

    他觉得,一直以来所认识的甄熙晴,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没有人会无缘由的就站在高处经久不衰,除非她很努力很努力过,努力到让‘实力’都对她叹服。

    之后,他专程守着这个节目看了,可惜领舞的人竟然不是她,他也是后来才打听到,电视台办的节目,主角都是定好的。陆承洲很为她可惜,直到有一天,他在运动场的看台休息,意外的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哇!晴姐姐你好棒!我就说过你一定会得到优秀奖哒!”声音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不过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在你只是伴舞,要是变成领舞,被伯伯婶婶看到了,我也会被妈妈骂的。”

    甄熙晴的心情似乎很好:“怕什么!我不会让他们骂你的!不过……这一次要谢谢你啦!下一次……”

    甄溪惊恐地逃跑:“没有下一次了!你每次都偷偷的去试镜!太吓人了!”

    “你别跑啊!再一次嘛!就一次!下个月有……”

    声音渐渐地远了,陆承洲坐在原来的位置,脑子里全是甄熙晴在大太阳下面耐心等候的样子。那个时候,她和所有人一样,没有特殊的待遇,没有特殊的权利,可是她还是凭着自己的实力,拿下了这个优秀奖。

    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好比学校的节目,她被其他人联合起来排挤,她难过的躲在楼道里不慎被他发现,然后恶狠狠地凶他走,又好比她气呼呼找了外援,强势回归,重新拿下了这个节目,她们敢联合起来挤兑她,她就敢把她们一锅端的换了;比如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偷偷去跟踪她,每一次她偷偷出去试镜的时候,他都偷偷地陪在一边,一起晒太阳,一起被蚊子咬,一起被忽然来到的暴风雨赶到建筑物下躲避,一起竖起耳朵探听属于她的编号;再比如他忽然发现,从某一天开始,有人陪着她一起等号,一起排练。那个人会笑着点评她的节目好在哪里,坏在哪里,会带着她到天台上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会在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把自己的外套盖到她头上,会努力的帮她争取时间,让她做好准备进去试镜,最后……他还绑架了她……甄熙晴是笑着睡着的,在陆承洲叙述的故事里,那个偷偷在一边偷看的男孩子被他刻意营造的胆小,懦弱,甚至有些猥琐,可是她越听越觉得好笑,越听越不相信:“你就编吧!”

    陆承洲见她笑得开心,也不计较,直到她沉沉的睡过去之后,他的也终于停了下来……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很多年前,他没有勇气去陪着她做哪些她喜欢做的事情,可是很多年后,他依然拥有了一个陪着她继续走下去的机会。承包她一辈子的绯闻,一辈子的无理取闹,还有一辈子的幸福……“晚安。”他轻轻抚着她的碎发,挨着她躺了下来,轻轻闭上眼睛……

    ================================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