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男主总是在装逼 > 第三章有解释么么哒(づ ̄ 3 ̄)づ (7)
    识到危险,还一个劲儿地傻笑。”

    “……”被强塞了两耳朵狗粮的明礼十分地想骂人。

    “舅舅?你在听吗?”

    “在听,舅舅知道了。”明礼挖耳朵。

    “那好,如果我发现爸爸要用妈妈肚子的时候,我就给你打电话。”卖完爸爸的小骨头这才想起来护短,“你来的时候不要带其他警察叔叔过来,我会让爸爸中止犯罪的,中止犯罪就是没有犯罪。”

    “……”明礼按着太阳穴上的青筋咳嗽了两声,“舅舅知道了,但是你爸爸用你妈妈肚子的时候,你还是不要去围观了……”

    明礼给小骨头做了十分钟的思想教育工作,挂断电话后十分地想骂人。

    真他娘操蛋。

    谁他妈想去围观你们的那啥啥。

    小骨头挂断电话,从马桶上站起来,虽然并没有拉出任何排泄物,他还是很冷静地拽了纸擦了擦屁股,再站起来按冲水马桶,挤洗手液洗手。

    做戏做全套,十分的像模像样。

    顾哲瞄见他从洗手间出来,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着他:“顾三岁,你离看见你妹妹又远了三年。”

    小骨头看了妈妈一眼,却松了口气。

    这样说来,妈妈至少还能再活三年。

    时刻警惕着爸爸要拿妈妈肚子做实验的小骨头操碎了心,哎,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在娱乐圈活下来的。

    “爸爸,我暂时不要妹妹也可以。”小骨头尔康手道。

    顾哲:“……”

    李灿:“……”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后,异口同声问:“刚才的动作,谁教你的?”

    小骨头双手攥着裤腰,抿紧唇不说话了。

    “展明礼。”我草你大爷!

    顾哲扭了下脖子,骨头嘎吱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有最后一章番外!不过字数不会多orz陆天枪这个十八线配角我就不让他浪费你们jj币了,如果我写的话,会放在微博么么哒(づ ̄ 3 ̄)づ

    ☆、 最终番外

    在明礼孜孜不倦的祸害下, 小骨头茁壮成长为内裤外穿的吊超人, 幼儿园扛把子。但是回到家里尤其在顾哲面前,他夹起尾巴又是一个乖乖的精致小王子。

    非常的精分。

    顾哲偷偷给小骨头身上装了一个跟踪仪, 沉着脸在家观察了他在幼儿园的一天。

    李灿拿着指甲油过来, 倒在床上把脚伸到顾哲大腿上:“老公, 帮我涂指甲油, 你喜欢的女王红。”

    顾哲把她的脚拂开, 一脸的不开心。

    “在生小骨头的气?”李灿收回脚,钻到他怀里和他一起看平板里的监控,“我看小骨头挺好的呀。”

    小骨头穿着一身精致的小西服, 小脸嫩白,眨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外表一看就是个贵族乖乖小王子,一碰就会碎的瓷娃娃, 十分的纯良无害。

    顾哲没说话,默默点了下平板屏幕。

    画面放大, 露出小骨头全貌。

    小骨头抬腿踩在滑梯口, 一副地痞流氓相:“这是明天的专属滑道。”

    为小甜甜承包了一座滑梯。

    明天小甜甜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其他小朋友脸上写满委屈。远处的小明抱怀冷冷看了眼,面无表情地走开。

    “……”李灿伸手盖在顾哲眼睛上, 为儿子找理由, “小骨头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别的小朋友欺负了小甜甜,不让她滑滑梯玩。”

    顾哲:“呵呵。”

    “趁小骨头没回来, ”李灿抬起一条腿,“不如我们先来一……”发。

    顾哲无情地推开她:“这招没用。”

    李灿:“要不我们造个小小白鹅,不要小骨头了。”

    顾哲冷脸关掉监控:“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

    顾哲翻了个身,脸埋在枕头里闷闷不说话。

    李灿趴在他身上哄:“我把小骨头和明礼隔绝开,这段时间在家好好教他,他那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纠正过来。”

    顾哲拉着被子把李灿裹进来。

    李灿爪子不安分地撕扯他的衬衫。

    “嘘——”顾哲按住她的手腕,脸贴在她胸口,“我好久没有听过你的心跳声了。”

    李灿被他撩的心鼓雷动,忘了问他后悔什么,这也导致他后天的突然“失踪”。

    导|火索是李灿在家带小骨头玩,顺便纠正他的“明礼式”行为。

    “妈妈,滑梯的事情老师已经批评过我了,我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不同样的错误也不能犯。”李灿和他斗智斗勇道。

    被抓到话里漏洞的小骨头:“……哦。”

    李灿开始念叨:“小朋友就要相亲相爱……”

    小骨头摆弄着手里的汽车模型,心不在焉地说:“我不想当白切黑。”

    李灿:“???”

    小骨头抬脸看着懵逼的妈妈,叹了口气,解释道:“爸爸就是个白切黑。”

    “谁教你的?你明礼舅舅?”李灿板起脸,“你懂什么是白切黑吗你?!”

    “我自己在漫画书上看到的,你和爸爸不要什么都埋怨舅舅。”小骨头说,“白切黑就是外表看起来纯良无害安安静静,其实搞起事情来比谁都要黑心。”

    李灿:“……”

    小骨头眨着一双神似顾哲的眼睛,说:“我要当黑切黑。”

    李灿被他的说辞弄得一愣一愣,下意识反问:“你为什么不当白切白?”

    小骨头摊手,一脸无奈:“骨子里流着爸爸的血,白不了。”

    李灿:“……!!!”

    这个孩子我管不了了!

    “你明礼舅舅知道你想当黑且黑吗?”李灿盯着他半天,问。

    “知道,他很赞成,说男子汉就应该表里如一。”小骨头抓了抓头发,有些苦恼地说,“如果爸爸不喜欢,那我还是配合他一下吧。”

    李灿好奇:“怎么配合?”

    “要麻烦妈妈教我演戏。”小骨头认真道,“演爸爸小时候的样子。”

    李灿捂着胸口把血憋回去,顾哲小时候炸她一身屎的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重新上演吧:“那个,你演你自己就好。”

    小骨头嘟了嘟嘴,有些委屈。

    “爸爸喜欢你真实的样子。”李灿想了想,又加了句,“只要你诚实,不论什么样子,爸爸妈妈都喜欢。”

    “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小骨头眼睛亮晶晶,“我想演一下妈妈电影里的那种小皇帝,又笨又坏的那种。我以前一直以为笨人都不会坏的……”

    于是,顾哲从学校回家的时候,李灿和小骨头各披了一条床单在演宫廷大戏,二人演的很入戏,入戏到没人注意到顾哲回来。

    顾哲连续在母子二人跟前晃了有三百回,最后被李灿一把推走:“锅里有饭,自己先去吃,别妨碍我们。”

    等两人把剧本里所有小皇帝的戏都演完后,李灿发现顾哲不见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简意安慰她:“可能是学校临时有急事,你不要着急。”

    “我联系过学校,学校没人找他,他也不在学校。”李灿记得眼泪快磕出来,“确定不是明礼把他叫出来办案了?”

    “没有,明礼在哄小甜甜睡觉。”简意也很着急,“他今天或者说这几天有什么异常反应没?你最后一次见着他的时候他在干什么,你说了什么?还有,他经常去的地方是哪里?我和明礼去找找看。”

    李灿挂断电话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给简意发信息:【我知道他在哪儿了】

    湖畔别苑。

    李灿拿了瓶红酒两个酒杯,推开卧室门。室内没有开灯,趁着月光,她看见顾哲静静坐在窗台上。

    他驼着一背的月光,整张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窗户大开,有风吹进来,兜起他的衬衫下摆。

    李灿依着门框看了他一会儿,笑:“你每次来这里都是爬窗吗?”

    顾哲回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嗯了声。

    “想喝酒。”李灿走过去,把酒杯放在窗台上各倒了一杯,然后随他一起坐在窗台上,“想和你一起喝酒。”

    顾哲端起酒杯拿在手里,不喝不说话。

    李灿抿了一口酒:“顾哲,我想你。”

    酒杯里的月光被顾哲晃碎,他闷闷说:“你不是我一个人的顾太太了。”

    李灿歪头看他。

    顾哲:“你是顾夫人,小骨头的顾妈妈。”

    李灿弯起眼睛,端起酒杯扬脖而尽,跳下窗台,面朝着他,双手撑着窗台来了个窗台咚,女王气势盯着他:“前天你说后悔了,后悔什么?后悔生了小骨头吗?”

    “不是。”顾哲抿了抿唇,“后悔没早生一个小小白鹅出来。”

    李灿看着他,一点一点地笑。

    “我想让小白鹅陪我。”顾哲有点儿委屈地说,“小小白鹅陪小骨头。”

    李灿拽着他的衬衫凑过去,吻上他的唇:“我们现在来造个小小白鹅吧。”

    “你刚喝了酒,明天再造。”顾哲加深这个吻,“今晚要你陪我。”

    “唔——”李灿突然觉得胸前一凉。

    顾哲把酒杯里的红酒泼在她领口,然后顺着脖颈往下吸吮:“酒要这样喝。”

    李灿昂着头紧紧抱住他,任他折腾。

    顾哲就这样喝完了剩余大半瓶红酒,李灿像是泡在红酒里,肌肤里渗透着醇醇的酒香。迷迷糊糊间,被顾哲抱到客厅的钢琴上,几个突兀的琴音悸得她猛地清醒。

    “等你的时候,我练了几首曲子。”顾哲分开她的腿,动作似一头猛兽,“现在我想听你弹。”

    “顾哲,我爱你。”

    “顾太太,我只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和你们愉快的尬聊中,终于把大舅哥完结了!大声告诉你们,不是我非得完结,是骨折说他不想和你们玩了 ̄へ ̄他要和顾太太一个人玩,不想给你们看的那种玩!

    你们以为他婚后就不作了吗(并不)

    万分感谢你们一路以来的各种支持,评论订阅投雷营养液,我都有看到!就不在这里一一列出来感谢了(*^-^*)

    下篇文《见过四季,见过你》想写个比明礼有逼格的糙汉男主2333

    为了保证质量和稳定日更,我要存够8w字再开!!!大概可能要到夏天了,届时我会在微博上喊。

    爱你们,希望夏天还能再相见!么么哒(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