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身体它很诚实 > 第六十一章
    那个瞬间, 章歆冉的脑海里滑过了许多事情。

    比如说她小学二年级时,被个男孩子恶作剧磕掉了下面的小虎牙,她妈接到老师的电话赶来学校, 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把那男孩子带下楼来说说话。”

    然后,在班里无恶不作的小混蛋, 见了她都恨不得绕道走。

    再比如,她初中时收了封情书, 回家不小心从书包里掉了出来, 正好被她妈接了个正着, 周日回学校时,那男孩子也被她妈约到了楼下聊天。

    之后,初中三年, 她硬生生再没有收过一封情书。

    再再比如,谭明皓有次送她回家搭着她的肩被她妈撞见,也获得了下楼聊一聊的殊荣,那之后的一星期, 被章歆冉的发尾扫到,他都要吓得跳起来。

    ……

    一直以来,章歆冉对她妈妈的“下楼来, 我们好好聊聊”有很大的心理阴影。

    许多年以后,这句话又重出江湖了,接招的居然还是她……

    宁愿跪下来唱《征服》怎么办?

    章歆冉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还没理清个思路呢, 就听她妈妈又轻描淡写地来了句,“要不我上来找你也行,在几楼啊?”

    “十七。”

    等到挂了电话,章歆冉才悚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回答了什么,手忙脚乱地扑到了餐桌前,连拖带拽地把摊在餐桌上的方振尧给拖到了卧室。

    期间好几次失手,把男朋友身上最爱的俊脸磕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又扯了被子将方振尧整个人盖住,脱了他穿着的家居拖鞋塞到了衣柜的最底层,进了洗手间藏了他的男士洗漱用品。

    里里外外地忙着清扫痕迹,累得气喘吁吁的章歆冉一抬头,看见窗户上照出来的方振尧正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于是章歆冉立即扑到窗户前,刷刷刷地把所有窗帘都拉了起来。

    最后一个才刚刚拉好,门口就传来了催命一样的铃声,她扯了扯衣服,尽量端庄地走过去开了门,朝章妈笑得一脸无害,“妈妈——”

    “你叫得再好听也没用,”章妈养了她二十几年,清楚地知道她的德行,一句话就把她堵了回去,“你男朋友呢?不在?”

    章歆冉笑得干巴巴的,眼前一个亲妈,头顶一个亲男友,她不敢承认又不敢否认,挂在最无害的笑睁眼说瞎话。

    “这是我那个失恋的朋友的家,她刚才下楼去买东西了……”

    章妈用一副“我把你的脑子忘我肚子里了”的怜悯眼神看她,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的谎话,“章小胖,这里的门卫都知道你是十七楼的方医生的女朋友。”

    章歆冉负隅顽抗,“门卫,哈哈,门卫都不能透露隐私的,他乱说的……”

    她还待解释的话停留在了章妈从包里掏出来两样东西上。

    表皮深红色的那本是户口本,亮闪闪反着光的,是他们的全家福,站在章妈身后的章歆冉咧着牙,一个略有些僵硬的露齿笑。

    章妈在户口本上敲了敲,“人家门卫那的小伙子还是很热心的,知道我是个来找女儿的妈妈,一股脑地就都说了,还给你那方医生说了不少好话。”

    在章歆冉头上站得笔直的方振尧听到这句,心里终于略略松了口气。

    “妈,你出门还带这个啊,”章歆冉简直要给她妈跪了,“你不就是和我爸吵个架吗,至于出门整出这个要分家的架势吗?”

    她小时候家里爹妈也没少吵架,章妈每次气狠了,出门就带着户口本,有两次还气得给撕了,吓得她爹缩在角落里装鹌鹑。

    “哪里不至于?我到觉得这是带得最合适的一次了。”

    章妈突然伸手,在她脖子上按了下,“这牙口说是狗啃的都能信了,我要是不把户口本带来,还赶不上我外孙产生了。”

    产生到底是什么鬼?

    章歆冉好在是习惯了章妈一贯直白的口吻,她初中时对男女□□的知识懵懵懂懂的时候,章妈就特意在家里给初二的她和六年级的章大胖科普过一次。

    从根源上否决了他们那啥亲亲或是牵手就能生孩子的错误观念,又简单介绍了啥受精卵的产生,重点提醒章大胖在浏览网络时不要胡乱点击。

    用章妈的话来说,是为了避免他们瞎着眼好奇,轻飘飘就被误入歧途了。

    但作为第一次和丈母娘“见面”的女婿,方振尧的脸立即就炸红了。

    章歆冉像是感觉到了他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滚烫的羞耻心,挺直了脊背,弱弱地向章妈抗议,“就是随便亲了亲……”

    章妈朝她冷笑了声。

    “你随便亲一亲,就亲得在这不阴不阳的天洗床单了?”

    她恨铁不成钢地戳了下章歆冉的脑门,“章小胖,我从小就教你,敢撒谎就要先毁尸灭迹,别电视机都发烫了,唯一在家的你还坚持说没看电视。”

    章妈简直是亲妈的复写板,怼起亲生女儿来毫不手软,“你现在是好意思说阳台上的床单是被你泼了水,还是卧室的垃圾桶里一定干干净净的?”

    章歆冉被戳得一抖一抖的,不敢再反驳。

    因为她要是再顶一句,她妈妈还真会冲到卧室里去一探究竟,然后就看见躺在床上,怎么叫都叫不醒的方振尧。

    这时候她沉默下来,就相当于是默认了。

    章妈瞄了眼她,一眼就看穿了她心底里的那些个小套路,无非就是怕她知道了她有男朋友之后就一个劲地催她结婚,破坏她那点子美好生活。

    可当父母的也有当父母的顾虑,孩子小怕她好骗,孩子大又怕她归宿不好。愁来愁去,有时候一根筋上来了,说的话也就会着急了些。

    章妈在心里叹了口气,问女儿,“他对你好不好?”

    方振尧原本就僵直的脊背僵得更厉害,显然这问题比眼下的模式更让他紧张。

    他这么一紧张,章歆冉却觉得有些好笑,心里一股股地荡漾着不知道哪里滚来的大块蜜糖,“咚咚咚”地撞着她的小心脏不说,还给她融了一大杯的甜水。

    她破天荒地被这个问题问红了脸,“他对我很好啊。”

    章妈有那么个瞬间,感觉自己是在问新婚回门的女儿。

    她“唔”了声,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下这房子的装修和摆设,心里大概有了个底,“听说还是个医生,平时忙得时候顾不顾得上你?”

    方振尧没错开章妈打量房子的那几眼,心里莫名就有种站上了手术台的感觉,不过手术台前他一般都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现在却有些懵。

    章歆冉回答完那个问题之后,章妈显然已经把他当成女婿在考量了。

    可惜章歆冉没意识到她妈妈微不可见的转变,毕竟在她看来,只要她的男朋友各项条件大体上还过得去又长得好,她妈妈就巴不得立即把她嫁出门去。

    明明小时候都不是这个待遇的,长大了就是容易失宠!

    她就章妈的那问题思索了下,给了个比较直观的答案,“我给他发短信打电话,只要不是撞上了手术,都是秒回的。”

    这是之前惊险得差点变成社会热点新闻的那一出出意外养出来的习惯。

    甚至有时候她在外浪了四五个小时而忘了他,方振尧就会打电话过来。

    “恩。”章妈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在公交车站撞见章歆冉,跟来这边进门后看见章歆冉脖子上的痕迹而彪起的怒气终于降了些。

    “人家学医的,每天能抽空和你谈恋爱也不容易。”

    章歆冉,“……”是的喔,感动得她都以身相许了。

    章妈瞧了两眼还要再说,突然兜里的手机就疯狂地震起来,她低头瞄了眼,冷笑一声接通了电话,瞬间怒气值飚得要填满整个房子。

    “章大顺你厉害呀,不说让只会打麻将的我滚吗?怎么现在有脸打电话了?”

    一句话里腥风血雨,章歆冉听着都要给他爸默哀。

    章爸也的确怂了下,连章妈叫的是他最深恶痛绝的小名都没有反抗,声音听着怪委屈的,“我这还不是给女儿传话来了,咱家小棉袄刚问我你在哪呢?”

    章妈瞄了眼章歆冉,继续怼她爸,“一个只会打麻将的人在哪,干你什么事?”

    这话说完她忽然就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立即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章大顺,我记得你被丢出门的时候没带手机吧?你手机哪来的?”

    偷偷从隔壁老王家翻了阳台进家门的章爸立即缩了脖子,“……”

    章妈这会看着是真的气恨了,一个五十多的半老头了,居然还敢学着小年轻的样子,在五楼的阳台上翻来滚去的,真当自个是返祖的猴子了?

    她三两下拿了桌子上的东西收到包里,挂了电话就起身走人。

    章歆冉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妈后面,试图给她爸说两句好话,“爸翻阳台也不是一两次了,手脚熟练得很,妈你别太生气……”

    尾音终止在了章妈的一记冷眼里。

    “你这延误军情,故意不报的罪还记在我这呢,先管好你自个。”章妈看了眼刚从楼底升上来的电梯,觉得这家里一大两小没个省心的。

    “就这周,挑个你男朋友不上班的日子,带回家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她看着章歆冉瞪大的眼,又叮嘱了几句。

    “别和他说你妈现在瞧见个情投意合又过得去的就巴不得把你打包嫁了,你得说你爸妈都还十万分地舍不得你,让人家心里对你多在意几分……”

    “你说你要是没个喜欢的,我催着你嫁就不能算是个亲妈了,你这都有喜欢的了,还不牢牢把着,是等着他以后遇见个更好的,突然就不眼瞎了?”

    章歆冉,“……”

    “还有,”章妈恨不得一股脑把能说的都告诉她,“你别以为这时候的情情爱爱的做不了准,等七老八十的时候回想起来,就这时候遇见的这个最美。”

    “就是因为这时候你年轻他也帅,回忆起来觉得自己也不老,格外珍贵些。”

    章歆冉听着她妈说着一串串“驭夫心得”,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正好电梯上来,她立即就把她妈推了进去,“妈,妈你先回去训一训我爸啊,他实在是太调皮了,我和你说,早半小时前我给他打电话,他就有手机了!”

    成功地电梯门关上前堵住了章妈说话的可能,章歆冉几乎是半瘫着往回走。

    然而就在她离半开着的大门还有三两步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大风,“砰”的一下就把门在她面前狠狠砸上。

    那感觉,好像是好不容易上了天堂,天堂却堵车了,好不容易车堵完了,天堂门又到了开放时间,“吧嗒”一声关了。

    虽没有蛋,但也挺疼。

    穿着睡衣的章歆冉站在走廊里,转头去看玻璃。

    趴在她头顶的方振尧此刻心情好得厉害,连这种一步之差被关在门外的残酷现实也没让他拉平那弯弯的眼眸。

    他和章歆冉在那块玻璃上对视。

    玻璃外的城市灯火辉煌,往来车辆川流不息,闹市上的人摩肩擦踵,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在哪个瞬间,发生怎样阴差阳错的故事。

    如果那天,他们没有在酒吧相遇,没有被连上无情结,那现在,大概就是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独自过着自己的生活。

    或许那很潇洒,也或许那很孤单。

    但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们现在已经看不见了。

    他们现在所能预见的,只是当下的以后。

    方振尧感觉到章歆冉朝着那玻璃走了几步,清晰到他们能很清楚地看见彼此的表情。

    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高,突然就对着那玻璃的影像,很慢很慢地开口。

    章歆冉明明听不见他的声音,整个过程都是无声的。

    却又觉得,他慢慢张嘴说出来的那些字,像是小锤子一样,一下下地凿到了她的脑海里,把里面那些个浮浮沉沉的念头,淹没在水流之下。

    效果堪比白素贞淹了法海的雷峰塔。

    方振尧说,“我爱你,嫁给我。”

    一点都不浪漫,没有鲜花也没有钻戒,没有西餐也没有乐队,甚至连男主角都像是在演默剧一样搞笑。

    他像是怕章歆冉根本没有读懂这几个字的嘴型,说完后就又开始重复。

    这又不是复读机。

    章歆冉的弹幕一条接着一条蹦出来,然而她张了嘴,身体在这瞬间像是失去了控制,她被抽离出来,只能旁观。

    楼道里想起很清晰的一声,“好。”

    ——正文完——

    本书由【坑爹小萌物】整理

    本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得做商业用途!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