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一发出来, 很快就上了热搜榜。

    本来心都凉的网友要被这颗糖砸晕了,谁能想到他们所看好的情侣真的以最快的速度领证结婚了!爱情,他们又可以了!

    网上议论纷纷, 放眼看去全是一片祝福。于是又有小道消息称, 老总早就打点好关系了, 所有媒体都被塞了红包封口,在这大好日子里, 老总也不想看到糟心的说法。而在老总的砸钱举动下, 网上评论融洽, 祝福满满, 直让网友感叹,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没过多久,他们婚期定于一月的消息又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这才是我崽的风格!”

    “我大概他们前段时间在干嘛了……婚礼前期要准备的东西可多了。”

    “喜闻乐见哈哈哈!”

    ……

    婚礼上的请帖, 是钟远亲手写的。

    因为身份的缘故,他们的婚礼并不适合过于高调和张扬。他们经过商议后,把婚礼的举办地点放到华家的私人小岛上,邀请的宾客不多, 全是至亲与密友。他们的婚礼不是利益的结合,因而也不需要无关紧要的人来打扰。

    若是放在以前,华天成大概会提出一点自己的意见,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上了年纪, 也想享受家庭的温暖,便默认了这场低调但温馨的婚礼。

    难得的晴天,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客厅里, 温眠和钟远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各自忙碌。

    钟远在写请帖,温眠负责在一边叽叽喳喳。好吧,其实温眠是自己凑过来的,她午睡醒来就看到钟远坐在这边一脸认真地写请帖,清俊的轮廓在这安静的午后仿佛镀上了温柔的光芒,让人心中微微一动。

    于是温眠就跑过来,抱着他亲昵。

    倒是钟远抱了她一下就放开了:“乖,我得抓紧时间。”

    温眠看了一下时间:“等下你还有个电话会议吧。”

    他嗯了一声,温眠继续道:“我的你也帮我写了吗,我想请……”

    “知道。”他打断,边写边说,“本科舍友,研究生舍友,对了还有叶晴。”

    他全都记住了。

    温眠慢慢笑了起来,再次上前抱住钟远的手臂,半个身子都趴在他身上:“我现在好幸福啊!”

    钟远笑:“你会幸福一辈子的。”

    刚说完,手臂被轻轻拍了一下。

    钟远:“你自己想歪了干嘛打我。”

    “我没有!”温眠坐起身来,大声否认。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歪。”他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但你确实影响我了!”从温眠午睡起来后,他的效率就是零,这会儿又该去开会了。钟远看着桌上的请帖,甜蜜地叹了一口气。

    温眠嘻嘻坐在地毯上对他笑着,钟远不解气,走之前狠狠抱住人亲了一口。

    “小坏蛋。”他最后道。

    他盼着盼着呀,终于等来与小坏蛋结婚的这一天。

    他西装革履,站在教堂里等待着他的新娘。

    底下坐着他们的亲朋好友,此刻都安静着,等待着亲眼见证这段爱情修成正果。红毯两侧用鲜花装饰,一侧的乐队已经做好了准备。钟远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领结,再一次确认是否系好了,他的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昨天彩排的画面,他的新娘会坐着被鲜花装饰的马车,像公主一样下车,然后挽住他父亲的手,走进教堂,走向他。

    门外传来动静,大家心中皆是一紧。

    很快门打开,两人的身影出现在红毯的那头。钟远远远地看着自己的新娘,脸上自然地流露出温柔的笑意。隔着头纱,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知道她一定是带着笑。

    她慢慢朝他走过来,这一幕他们花了两辈子。

    ……

    成为已婚人士,温眠和钟远的日子倒是和之前没什么区别,生活甜蜜,因为互相包容而极少有争执。他们忙于工作,却不疏于陪伴,偶尔深夜聊天说起上辈子,钟远淡笑着说上辈子的这个时候他茫然而孤独,还好这辈子有温眠陪伴。

    “我上辈子这个时候啊,还在为生计发愁。”温眠笑了一下,“那个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可现在我什么都有了。”

    爱□□业全都有了,也许会有人说,那还差个孩子?但在这件事上,温眠和钟远都有同样的默契,结婚几年他们一直没有生孩子的计划,可感情又是真的好。

    华天成最初还会催催,后面见他们是有主意的人,也就任他们去了。

    就这样,日子流逝,转眼便到了钟远二十九岁这年。

    年中结束,钟远把公司的所有事情都交待下去,然后给自己放了一个很长的假。这个举动惊动了华天成,他把钟远叫到老宅:“出了什么事情?”

    “有点累了,想休息休息。”钟远道,“我不在的时候,公司您多照看一下。”

    同样异常的还有温眠,她画完手中的所有稿子,给自己放了一个不限归期的长假。他们两人各拉着一个行李箱,牵着手踏上了旅途。这几年他们都会抽出时间一起出去玩,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时间转到十月中旬的时候,他们去了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这辈子没来过,但是上辈子相遇的地方。

    国内逐渐走向寒冷的季节,这里阳光炙热。温眠记得很多年的一天,她得知自己的病症,在死前出来独自旅行。她一个人孤独又自由,穿着一条素净的吊带裙走出酒店,找到一个物美价廉的水果市场,挑选了很多水果,又在塔吉河边的草地上坐着看夕阳。孤单袭来,她觉得自己应该要找个人陪着,然后看到了卖身还债的钟远。

    那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他落魄坐在台阶上,俊美的侧脸像是雕塑般迷人,他从天而降,一瞬间就抓住了颜狗的心。

    这次重温旧地,钟远订了同一家酒店,同一间房。

    走进屋内,里面的布局与物件的摆放都是记忆中的模样,钟远放下行李箱,语气中多了一些感慨,“当初你就是在这里捡到了我,把我带回了这家酒店。”

    “谁想到捡了一个大佬,比我还有钱。”温眠笑了一下,从行李箱拿出衣服,顺便去了浴室洗了个澡。

    这个国家实在太热了,来酒店的路上她流了很多汗。

    她穿了一条吊带裙出来,一下就捕捉到钟远扫过来的视线,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她:“你要穿着这样出去?”

    温眠并没有这个打算。上辈子她的身材骨感,穿着吊带裙清凉可爱,因为平胸也不显涩情。这辈子青春期时被钟远照顾得周到,以至于发育太好了,穿着吊带裙的感觉简直不能描述,温眠已经从钟远逐渐变深的眼神中感受到一切了。

    她心中吐槽钟远高中的时候肯定故意把她养得这么好的。

    她忍不住逗逗他:“对啊,有哪里不对劲吗?”她叉腰,“做你老婆就没有穿衣自由吗?”

    “有自由。”钟远蹙眉,转移话题,“我头有点痛,老婆陪我睡觉,我不想出去了……”

    最后的最后,他们睡了一觉,温眠换了一身衣服,牵着钟远的手出了酒店。

    温柔的傍晚,空气中有风的流动,炎热的气息稍退,他们走在河边,看到天际慢慢染上夕阳的颜色。温眠笑着晃晃钟远的手:“老公,我想吃水果啦!”

    “买!”钟远心情愉悦,“全都给你买下来。”

    温眠:“……”倒也不比如此。

    他们慢慢逛着,很快就经过第一次见面的广场。温眠跑了过去,指着一处说:“你当时就是坐在这里,可怜巴巴的,像条哈士奇。”

    “汪汪。”钟远叫了两声,“现在还像吗?”

    温眠早就笑弯了腰。

    故地重游,回忆与现实交织,慢慢全都变成了快乐。他们沿着上辈子旅游的路线,慢慢走过上辈子去过的地方。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他们结束一天的行程,温眠说:“上辈子好像就玩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钟远沉默下来。

    上辈子的后半个月,在记忆中仿佛被蒙上灰扑扑的纱,轻轻触碰便摸到满手的眼泪与悲伤。温眠握紧钟远的手,像是给他力量:“这辈子一定会不一样的。”

    钟远回握:“嗯。”

    温眠和钟远并没有那么早回国,总归以前都是在医院待着,也没去什么地方了。他们利用这点时间又去了几个城市,终于在最后一天回了国。

    “去医院看看吗?”温眠提议,“故地重游,总不能把医院落下呀。”

    钟远是不想去医院的,但是看到温眠满身活力,一脸期待,只能点头答应。华氏私人医院的地址没变,钟远和温眠的到来惊动了医院的院长,钟远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让院长相信他们真的很健康。温眠在一旁偷笑,钟远偏头看到温眠这个模样,到嘴边的话又拐了一个弯:“你今年体检还没做,现在有时间刚好来检查一下。”

    温眠:“……”

    一通检查坐下来,两个人都十分的健康。这个时候温眠不想在医院待了,听完院长的分析后立马拉着钟远走,这次反倒是钟远在后头笑着。

    两人从医院出来便回了家,温眠瘫在沙发上感叹:“还是家里舒服呀!”

    钟远跟在她的身后,俯身拍拍她的腿:“给我腾个位置。”

    “沙发这么小你还要跟我挤?”温眠抱怨了一句,但身体还是老老实实挪了个位置,让钟远也躺了下来。他闭着眼睛笑:“今天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在你身边晃着。”

    温眠笑着笑着,抱着他不说话了。

    上辈子她就死在这一天。

    那个时候她的病她的身体都很诡异,谁也不知道这辈子重来会不会重蹈覆辙。哪怕她每年体检,每次都是健健康康的,但也打消不了他们的焦虑。这个世界有很多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他们的存在便是证明。

    要么获得新生,要么死于黑暗。

    等待的过程太煎熬,温眠拉着钟远的手:“你带我出去玩吧,不想待在家里了。”再胡思乱想下去,自己都会被自己吓坏了。

    开车的时候,钟远听到温眠小声念着,好笑问:“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这是个唯物主义社会。”温眠笑,“才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当然。”他笑道。

    钟远开车带温眠到山上看星星。

    来野营的人不少,还有不少人支起了帐篷。有人见他们好奇,道:“你们可以去酒店租个帐篷,酒店在这个方向,顺着走一会儿就到了。”

    “谢谢。”温眠道谢,而后一脸期待地看着钟远。

    钟远还能说什么呢,宠溺道:“走吧,我的公主。”

    他们很快租了帐篷过来,选了一处空地,钟远研究了一会儿自己开始动手搭帐篷。温眠动手能力不好,只能在旁边吹彩虹屁,惹得不远处的一对小情侣抱怨起来:“你看人家多会夸啊!”男生抱怨了一句,女生吼了起来:“刚刚那帐篷几乎都是我搭的!”男生一想也是,立马赔笑起来,抱着女生说了一大堆好话。

    ……

    帐篷搭完,钟远又把刚刚买来的干净被褥铺进去。折腾了一晚上,他们终于能安静坐着看星星了。看不懂星相,也不知道星星的故事,温眠看了一会儿就收回目光,随口问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我看看。”钟远找了一会儿手机,“十二点半了。”

    “哦。”温眠先是应了一声,半秒后反应过来,“已经新的一天了???”

    钟远握着手机笑了起来,温眠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这么无知无觉度过了死亡的一天,迎接了新生。她正懵着,耳边听到钟远含笑道:“我把你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

    ……

    晚上是在帐篷里睡觉的。温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钟远的声音,她睁眼,下意识问:“我还活着吗?”

    钟远失笑:“当然。”他低头亲了她一下,“要出来看日出吗?”

    “要。”温眠立马坐起身来。

    头顶的天空呈现浅浅的蓝色,延伸到天际便成了蒙蒙的白色,淡金色的光芒透过云层浮现在天际,一开始只渲染了天空的一小部分,后来那光芒越来越亮,大半个天空都染上金色,一轮朝阳缓缓跃上山头。

    光芒驱散黑暗,希望孕育新生。

    安静的清晨,温眠笑着抬头,亲了钟远一下。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吼终于写完啦!我要提前发出来!谢谢大家的陪伴,爱你们

    另外给我的下一本求个预收~~

    《分手后遇到小狼狗》(话说这名字我觉得有可能会改)

    文案:

    C大校内开了一家奶茶店,店主是个温柔漂亮的小姐姐。一群如狼似虎的男生纷纷跑到奶茶店,借奶茶之名行搭讪之事,无一不铩羽而归。

    体院的风云人物秦珞嘉听闻后,对此嗤之以鼻:“还能美过天仙不成?”

    直到真正见了面,秦珞嘉惊为天人,厚着脸皮围着人打转:“仙女姐姐,你看我一眼呀……”

    蒋熙从小漂亮到大,但直到大学才谈了一任男朋友。可惜识人不清,男友花心劈腿不说,分手后还缠着她多年。

    蒋熙刚在C大开了家奶茶店,前男友闻讯而来,没说几句话就让蒋熙皱了眉。

    这时,缠着她好一阵的体院小狼狗靠了过来,眉眼间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仙女姐姐,老男人有什么好看的,你看看我呀!”

    蒋熙看着男生高大结实的身材,犹豫片刻咬牙道:“你、你把他赶走,我和你做朋友。”

    秦珞嘉看了她片刻,笑了。

    他不但要把这个老男人赶走,他还要做她最后一任男朋友,永远宠着她,不让她皱眉。

    #你受过的伤,我为你抚平#

    温柔小姐姐x体院小狼狗

    姐弟恋/互宠/小甜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