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虐文女主当学霸[穿书] > 第136章
    “嗡嗡嗡……”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响起, 金色的能量开始疯狂传递, 仿佛一张金色的蜘蛛织网在镜门前面跳跃。

    金色丝一圈一圈, 有条不紊似乎正勤劳地织网成布, 忽然间,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钟声。“嗡~”。顷刻间, 金丝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然后猛地炸裂开。

    紧盯镜门的民众被璀璨刺目的金光,激得眼泪都快流下来。

    好几个遮着眼睛抱怨道:“卧槽。要瞎了要瞎了。事先就不能提个醒么……镜门的金光炸完了没有啊?”

    然而他们的问题并没有人回答,当他们放开遮掩的手臂时,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呆,心神被深深地吸引住。

    银河璀璨,极光烂漫, 偶尔有闪烁的星光仿佛要调皮地从门洞里跑出来。

    镜门中央, 似是打通了与宇宙的距离,竟是成就一副极为梦幻的宇宙星空画面。

    “好。好啊!”钱伟林站在前测,痴迷地看着镜门, 不管目睹这一幕有多少次, 他都无法不被震撼, 随后,他的视线再次落在站在最前方最淡定的徐静怡身上,水汽漫上眼眶,“好。果真是好啊。”

    他率先鼓掌, 紧接着, 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天呐!实在是太震撼了。这就是穿梭虫洞吗?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体验一把啊。”

    “老天。简直像是把宇宙的一面切割在地球上一样。”

    “太神奇了。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这会不会代表我们已经进入了星际时代!”

    ……

    不仅仅在华夏G市, 其他国家民众在通过电视转播看到这一幕后,欢呼雀跃的声音半点都不比这里少。

    此时,徐静怡很平静地按下耳麦:“通知志愿者集体就位。将星际客车开过来。准备出发。”

    “收到!”

    在镁光灯疯狂地闪烁中,一台长得有点像飞机却没有翅膀的星际客车缓缓驶向镜门前方,四名志愿者一边冲大家挥手,一边慢条斯理地走进去。

    这时,镜头已经转向星际客车内部,忽然,众人不自觉地发出惊喜地低呼声。原来客车里面早就有一位特殊的客人。它正慢悠悠地啃着主子,萌哒哒地看着大家。

    “天呐!居然是大熊猫。没想到第五位志愿者是大熊猫啊。”

    “毕竟是国宝啊!有这样的待遇也很正常。”

    “嫉妒啊!我不知道该嫉妒熊猫,还是嫉妒和熊猫一起的志愿者了。”

    ……

    也许是竹子吃撑了,也许是转动的摄像头很好玩,大熊猫挪了挪胖乎乎的身体,然后萌萌地冲镜头挥了挥爪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和大家打招呼一样。把外面的民众都给萌翻了。

    星际车门缓缓关好,徐静怡站在又一次伸起来的平台前,平和道:“一路平安。”

    “祝一路平安啊啊啊!!!”

    现场观众拼命挥舞着双手,集合起来的嗓音几乎能冲破天际。而场外的观众,也被这种浓烈的气氛所感染,无数人蹲在家里“嗷嗷嗷”激动得喊着。

    在如此热烈的氛围下,徐静怡再一次“啪”地按下按钮,紧接着,镜门的金色丝线又一次从门栏的方向向着中央区域集合,这一次它们没有试图织布,而是瞄准杵在门缝边的星际客车,将其快速裹成了一个金灿灿蚕宝宝的形象,再将其拖进镜门。

    所有观众紧张地看着蚕宝宝,到底是化茧成蝶,还是消失人间。

    ——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星际客车的目的地,毛熊国的镜门前。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毛熊国的镜门通道发生巨变,无数金色的丝线从宇宙深处快速飞过来,并且迅速缠绕在镜门边框上……

    “咻!”在华夏这边金色的蚕宝宝骤然变亮消失后,不到三秒钟,毛熊国的镜门前同样出现一款金色蚕宝宝。

    然后,无数的金丝线在宇宙背景中张牙舞爪地飞舞着,五秒后,从星际客车上面彻底消失。

    现场再一次沸腾起来。

    附近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冲上去,紧张等待这些志愿者们的到来。救护车和医生就候在不远处,随时准备着。

    “咔嚓!”星际车门被打开。

    在无数人屏住呼吸地关注中,一分钟后,一条腿从里面迈了出来,很快,四人一猫,都从星际客车里面走了下来。

    他们的脸上还带着一点点的茫然与疑惑,似乎在说,我做足了心理准备上的车,怎么这么快就下车了!

    “你们,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一位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问道。

    四人面面相觑,张先生作为代表,迟疑了一会才有点懵地开口:“完全没有。事实上,我都不敢相信居然一切都结束了。除了一开始感受到一股前进的推力,之后什么感觉都没有。在系统提示可以下车时,我们还迟疑了会才打开车门。应该说很成功吧。”

    伴随着这一声回答,全球民众都欢呼起来。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跨时代的镜门已经成功了!

    镁光灯不断闪烁着,将这跨时代的一步定格在历史上。

    在所有人都激动不已的时刻,新华社的主编接到了一个电话,不仅仅是他,华国所有大型的新闻媒体都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这是……u2t6的实际患者报告?”孙大志震惊地看着视频,以及配套的一页页详细病理文件。

    “作为一名直肠癌医生。我在三个月前曾向病患们,甚至是健康人推荐了一款u2t6的保健品,用来防癌,遏制癌症扩散。但时至今日,我想说的是我之前的话讲错了。我犯了教条主义错误,我没想到居然有公司这么没良心,会将这种有限制性的药物作为保健品流通在市面上。”

    “u2t6有没有效果呢。对部分患者是有好的效果的,但已经出现了几例使用u2t6后加速死亡的病患。当然,本来使用u2t6的患者的病情就很严重,谁也不能说一定是u2t6的问题,但怎么说呢,凡是使用过u2t6的人,他们对许多药品产生了抗药性和变异性。”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健康人用了u2t6后,然后她感冒了,偏偏u2t6对这类感冒药产生了抗药性和变异性,那么这位健康人很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感冒而死亡。同样的,用该药治愈癌症病人,一旦肿瘤再次复发,绝对会比以前更加凶猛,然后病人很快会失去宝贵的生命。”

    “我们暂时不知道u2t6到底适合哪部分癌症患者使用,也不知道他适合哪个阶段的患者使用。但我们可以保证,这玩意绝对不能作为保健品,让所有人使用。”

    “我们正在试图向政府说明情况,但……”视频中的医生无奈地耸了耸肩,“这遇到了一些困难。我想这多半是一些金钱魅力或者腐败造成的。因此,我们这几个月潜心拍下纪录片,就是为了告诫大众,不要忙碌地相信它。”

    “它就像是瘾君子们的戒□□品一样。其本身也有不可控性。如果使用不恰当,健康人也会变成瘾君子,而瘾君子会更加无法控制自己。所以我的建议是,请不要使用!”

    孙大志一脸认真,他身侧的助手忍不住惊呼:“居然,居然这么可怕的嘛。怪不得徐静怡不愿意……”

    “哼。我就知道。”孙大志斜了助手一眼,“肯定是徐静怡对。”

    “您真有眼光!”助手拍马屁道。

    “哼。那是……”孙大志往老板椅上一躺,“赶紧准备通告发布消息。”

    “社长。都不需要再验证一下吗?”助手问道。

    “怕个屁,这可是……反正你去做就是了。”孙大志还是没将秘书处发来的话给说出来,“赶紧去弄。这几个月肯定有人找门路代购了。啧啧……居然会产生这么严重的抗药性,明天作为头条发出来,看看能不能多救一个。”

    “是,社长。不过镜门……”助手看着电视机里正欢欣雀跃的民众,以及正在和毛熊国交接的志愿者,以及会作为星际客车吉祥物的大熊猫,它的步伐率先走到毛熊国镜门前的星际客车上。

    “啊……对。还有镜门的报道!”孙大志觉得有些头秃,为什么这种重要的消息要一起出现,“还是人命关天,镜门作为第二条消息。”

    “是!”

    G市,徐静怡耳麦里传来百合的声音:“主人。一切准备就绪。”

    “契科夫准备好了?”

    “是的。”

    徐静怡看着大熊猫已经坐上前往美帝的星际客车,而契科夫教授正作为毛熊国的志愿者,面无表情地站在镜门前。

    即将轮到他说话了。

    美帝,罗波安志得意满地站在贵宾席与一众犹太裔富豪聊天。

    “终于到这一刻了。”罗波安微笑地看着电视机里的契科夫,想到即将在华国打开的市场,溃败的徐静怡,忍不住笑出声来。

    “罗波安先生。您前些日子亲自为u2t6代言广告的事,可是掀起一阵ceo亲自打广告代言的浪潮啊。”一位妙龄少女走过来,讨好地说道,“谁让您带动的销量比所谓的明星要大多了。真的是太厉害了。”

    此时,镜门直播处于插播广告状态,恰好出现了罗波安的身影。他的手中拿着一款u2t6的保健品。

    电视中的罗波安推了推金丝边眼镜,温文尔雅。

    记者问道:“罗波安先生是什么促使您将u2t6以保健品的形式申报,而不是特效药呢?”

    罗波安点头道:“哦。我希望大家要明白一件事,一样东西对身体有好处并不代表它就是药品。举个例子,视力不好的人多吃胡萝卜维生素就能起到效果,还有很多疾病,在前期吃上相对应的维生素就能产生作用。你能说这些维生素是药品吗?

    u2t6也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它针对的问题是谈之色变的癌症,所以才显得那么令人惊诧。事实上,大家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医疗,中世纪的时候,一场感冒就能让人死亡,但现在呢,感冒只是小毛病。u2t6是一款非常有效的预防治疗癌症保健品,在美帝已经上市大半年,我们现在正努力向全球推广,希望全球患者都能够尽早康复,不再受疾病困扰。我愿意为u2t6代言……”

    妙龄女子用炙热的眼神看着罗波安,充满暗示地微微一笑:“罗波安先生,请问今晚有时间共进晚餐吗?”

    罗波安笑了笑:“女士。今晚……”

    “小姑娘,今晚可不行。”另外一位中年女士慢慢地走过来,不够漂亮,却足够贵气,“今晚罗波安可是我们的大功臣。”

    妙龄女子抿了抿唇,温顺地离开。

    “广告拍的不错。只是我没想到你能拼到这个地步,罗波安。”中年女子指了指电视,“契科夫答应了吗?”

    “自然。”罗波安笑得很肆意,此时,镜头正好回归到镜门前,契科夫拿起了话筒,“谁能拒绝我们犹太财团的亲睐。来,让我们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干杯。”

    “干杯!”女士笑容很甜。

    然而他们还没有高兴三分钟,契科夫开口的第一句话就令他们惊呆了。

    “接着今天的机会,我想说一句。我很抱歉……”契科夫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乌压压一片民众,深吸一口气,将在心口酝酿了一两个月的话说出来,“我成了帮凶。”

    然后,他开始用简单生动的方式汇报u2t6的真实情况。事实上,u2t6确实对癌症有一定的效果,但它绝对不是可以滥用的保健品,恰恰相反,它是货真价实的限制药,而且是必须归类到患者最后救治手段的药品。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契科夫。

    直到他让一位全副武装满身银色装甲的人走到镜门前,并且按下了一个按钮。刹那间,原本呈现宇宙星途的镜门出现一股银灰色的浪潮,呈现陀螺逆时针旋转状,大约转了一分钟后消散开。

    无数装着小白鼠的银色椭圆形金属盒出现在众人面前,遥遥看去,简直像是成千上万的宇宙墓碑,令人毛骨悚然。

    现场观众发出惊诧的声音:“天呐。那密密麻麻的盒子是什么?”

    场外直播频道的弹幕几乎将视频全部给遮掩住:

    【契科夫疯了吗?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夹带私货的道歉?他就不怕得罪徐静怡,他可是抢了徐大佬的风头啊。】

    【楼上是不是村通网啊!契科夫说的是就是徐静怡的事啊。他这哪里是得罪,他明明是成功为徐静怡站街了!】

    【别的不说,那密密麻麻的小盒子是什么啊?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

    此时,浑身银色装甲的人将镜门里面的小盒子拿了一部分出来。契科夫打开一只,里面有一只宛如长了两个脑袋的白鼠,正在痛苦的挣扎,哀嚎,死亡。

    “这里所有的小动物都经历了长达8年多的u2t6实验。”他的话引起所有人的诧异,u2t6才发布出来半年怎么可能会有十多年的实验呢?

    不等众人提问,契科夫平静地补充:“是的。星耀公司借助黑洞的高自旋转速率,几乎到万亿分之一秒,达成“天上一时,地上一年的”的成就。所以这些小动物都经过八年的实验期。”

    契科夫说到这里,现场一片哗然。“嗡嗡嗡”的议论声大得几乎能冲破天际。

    科学界的学者们躁动起来,今天明明只是做好被镜门冲击世界观的准备,没想到镜门才刚展示完,就出现一项完全不亚于镜门的项目。

    时间流速不一致!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很多实验,很多培育工作都可以在宇宙上完成,各项需要时间的科研进展都能节约时间成本。

    尤其是天体物理和生化专家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电视,这项研究的公布,对他们本职工作的帮助委实太大!

    其中有人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有关部门,申请与星耀合作项目。

    徐静怡附近的人猛地扭头,死盯着她,就连钱伟林也是瞠目结舌,他是知道徐静怡在借用镜门虫洞做小白鼠实验的,但他不知道徐静怡居然做得这么高端大气。

    ——超脱时间啊!

    契科夫没有给大家缓冲的时间,他站在台阶上继续说:“将近1W个动物标本,其中5000是带肿瘤的动物,5000是健康动物,服用u2t6后,有30个在初期表现出排斥反应,很快死亡。其中,健康样品死亡了20个。”

    听到这里时,观众们的表情有些难看。

    “有98名,在中期出现免疫系统排斥反应。其中60名是健康人群。”

    美帝一位男子看到这里,怒喝一声:“让你不要买什么保健品你非要买!这是防癌吗?千分之一的致死率,这特么是□□吧。你是想害死我,还是想害死你儿子啊!”

    “之后,我们给定期让试验品们感冒等模拟一切简单病情,然后……”契科夫顿了顿,才说,“有多达2500名试验品出现药品极度不耐受,因为简单的伤口感冒而死亡。”

    契科夫说到这里,现场民众发出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因为保健品推广了半年,购买的民众虽然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少。当场就有人惶恐地尖叫出声:“我们。我们还有没有救啊!我吃了啊。我吃了一个月了怎么办啊!”

    “当然,还有7000样实验品是安全的。我在这里想要说的是,u2t6对于治疗癌症是有效果的。但它绝不是现今官方宣传的万能药,特效药,甚至是什么可笑的保健品。我再次申明,u2t6还处于实验开发阶段,必须严苛经过人体实验再成为药品投放市场,请民众现在不要盲目食用。谢谢。”

    契科夫说完,自顾自地和大熊猫一起继续镜门表演,而全世界却因为他的话而疯狂。

    直播平台上,也出现各种各样的弹幕。

    国外弹幕,乱糟糟一片:

    【我的上帝啊!这尼玛的居然会死人。我吃了三个月了,怎么办,我会不会死啊。】

    【三个月应该算初期吧!应该不会死吧。我现在就担心吃不了别的药,除非我一辈子不感冒不发烧不开刀。但这可能吗!天呐,我要去医院检查看看自己有没有耐药性。】

    【卧槽卧槽!两天前有人在推特上转发一个直肠癌医生的视频声明,我还吐槽弄虚作假!不行,我得马上回家和妈说,坚决不能再吃了。】

    国内弹幕,大多是感恩社会:

    【所以啊!关键时刻还是姓社好啊!没有资本压迫,不会赚人血馒头!感恩大佬,感恩国家,感恩!】

    【怎么办!我代购回来吃了一个月了,嚎啕大哭。我会不会死啊。】

    【我想死。千辛万苦将保健品走私回国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就出这种噩耗,我的几十万啊!哭笑不得.jpg】

    ……

    美帝。

    原本气氛欢乐的酒宴上早已鸦雀无声,无数人脸上带着懊悔的神色。

    “啪!”罗波安气得浑身发抖,一把将面前的酒杯酒瓶都摔在地上,恼怒地低吼,“这个,这个混蛋!”

    “罗波安先生……”之前过来庆祝的中年女性阴郁地瞥了他一眼,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停下讽刺的嘴脸,转身离开。不走不行,给u2t6投入的厂房生产线得及时撤出,快一点就能多挽留一点损失。

    “叮铃铃~”罗波安的手机拼命地响着。

    他垂眉看了一眼,接通。

    “罗波安boss!现在接到大面积的退货申请!boss怎么办?”秘书焦虑的嗓音传来。

    罗波安咬牙切齿:“等我回来再公关……”

    秘书那边的声音一顿,忽然怯怯道:“boss只怕公关也来不及了。全美制药协会派人找过来,说是我们违规制药售卖。连法院传票都已经送过来了……”

    罗波安闻言一个踉跄,这群,这群收了钱又不干事的墙头草。

    他“啪”地挂掉秘书的电话。

    紧接着“叮铃铃”手机又响了,罗波安刚准备接通破口大骂一番,却发现不是秘书而是他所在的犹太财团一位老者的电话。

    他心头一紧,还是接通。

    不等他开口,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声音:“罗波安。简直一败涂地。”

    “我没……”

    “契科夫研究所单方面与我们切断了联系,并且返还了大部分协约资金。所有公开支持过保健品的犹太财团,股票大跌。你为了全球铺货,借钱扩大保健品的生产线,如今欠债20亿美元。并且引起民怨,政府那边已经决定拿你做售卖假药典型了。”电话那头缓了缓,“这次,我也保不住你。”

    罗波安闻言大惊:“二叔爷爷。您救救我啊!我不想啊……”

    “咔嚓!”对方挂了电话。

    罗波安神色恍惚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不应该是他策马奔腾在首富大道上的好日子吗?今天不应该是徐静怡跪地求饶的好日子吗!今天不应该是制霸全球金融的大日子吗!

    为什么他却一败涂地了?

    他的美金呢?

    他不想坐牢啊!

    完了,全完了!

    一时间,他忽然想起曾经会议上一位女士的话,和徐静怡作对的大佬下场都很惨啊!

    罗波安忽然间毛骨悚然,顿了顿,自嘲一笑,只怕他也会作为惨败的例子被其他人所警醒,可惜的是他自己再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于是第二天,各大媒体很有默契地将u2t6和镜门集体放在第一条,联合播报。

    国内的《人民报》盛赞徐静怡:是极为有原则不畏强权和金钱的优秀学者。在非常恶劣的舆论和政治环境中,顶住了压力,认真做实验,保护了数以万计的华人。”

    《南方周报》也是鼎力称赞:在这次骇人听闻的事件中,徐静怡是我们华国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她坚持住立场,刻苦钻研,才能力挽狂澜。当然同时,我们也应该看见很多问题,其一,民众应该更相信国家政府,盲目认为国外的更好是不可取的。其二,医学医药方面的审核机制应该更加严苛一点……

    国外的报刊杂志也没有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同样吹了一通彩虹屁:徐静怡这样的表现才可堪为专家学者。实力与良心并行,若不是她世界人口有可能会锐减十分之三,社会各界人士都应该向她学习,世界欠她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徐静怡小姐。”

    “徐总!”

    “徐工!……”

    记者们大清早蹲在星耀门口,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他们非常想要能采访到徐静怡,哪怕只是一句话,一个录像都好啊!

    徐静怡见记者们围在这影响星耀员工的工作,便破例在保镖的陪同下走出去。

    没想到她亲自现身,记者们反而有些懵逼,两两对视,一分钟谁也没开口说一句话。

    “没问题的话,我就走了。”徐静怡开口。

    “等等啊!”有记者喊道,“徐静怡女士对这次u2t6的事件能说两句看法吗?”

    徐静怡想了想:“这是急功近利造成的悲剧。U2t6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想要用它急于捞钱的资本家。契科夫教授会和星耀联合研发后续事宜,会尽早给癌症患者满意的交代。”

    “其次,已经服用保健品的人民不用恐慌,我们会与各国政府联系,发放自动检疫机。你们可以按照上面的操作,将尿液取好放好,十天会将检验结果告知你。……没有问题皆大欢喜,有问题也不用怕。只要服用u2t6时间不超过一年,都可以治愈,不会对免疫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最后,感谢国家对我的信任与爱护,正是政府当局的果断决策,才是阻止这场悲剧在华国上演的主要原因……”

    记者们拼命按快门,摄像机录个不停。

    有几个老记者看着徐静怡离开的背影,有些感慨,曾经的徐静怡说话多简单直白啊,今天感恩政府的话讲得还不错的啊!果然人的潜力逼一逼就有了。

    徐静怡走向实验室,赵晓萌从旁边冒出来,拍拍肩膀:“小静怡啊。是按通稿上面说的吧。”

    “嗯。”

    “那就好那就好。”赵晓萌拼命拍胸脯,“这种全球瞩目的时候,万一你说一句“没啥好说的”那也太容易遭黑了。”

    “哦。”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和契科夫联系上的啊?怎么联系上的?”

    “三个月前。雏鹰。”

    赵晓萌又感慨:“当初听说你们在中科院闹崩了。没想到他还挺大度的啊。居然还帮你说话。”

    “当初不怪他不理解。因为我确实没办法提供证据。”徐静怡很平静地说,“但这次不同,我提供了证据。契科夫教授认可,自然皆大欢喜。”

    赵晓萌耸了耸肩,她是不太理解科学界人士的感情,不过应该能勉强算作惺惺相惜吧。

    她看着徐静怡即将离开的步伐,一把抱住对方:“小静怡,你现在要去哪?”

    “磁悬浮航天器,以及反重力动力车。”徐静怡扭头,“已经研发得差不多,我打算去看一下测试。另外得和航天部的聊一聊,看能不能把小型镜门发射到星球上去,到时候开采资源就方便很多……”

    “你先等等。”赵晓萌有些无奈地扶额,“你这个工作狂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徐静怡:“……”

    “今天你放假。不,所有人都放假。”

    “……???”徐静怡讶异扭头,“出什么事了?”

    赵晓萌的脸扭曲了一秒,然后恢复正常,乐呵呵地塞给对方一束花:“为了你的身心健康。你每个月必须要休息四天。”她见徐静怡要反驳,忙开口道,“这是荀首长等多位老首长,联名亲自下达的指示。你不听吗?”

    徐静怡:“……”

    “对了。上头还在商议给你哪个领域的院士。你有想法吗?有想法可以直接提。”说到这个,赵晓萌就觉得有些嫉妒,妈呀,别人连得到一个院士都难如登天,这一位大佬还可以随便挑。

    “随便哪个都行。”

    赵晓萌一脸意料之中答案的表情,微微颌首,然后将她往外面扯:“工作是工作不完的,看你这状态以后都要冲出地球,制霸宇宙了!”

    徐静怡笑笑没说话,这样的目标藏在心里就好了。

    “反正你今天休息。和他们好好在外面玩,散散步,看看电影都行!劳逸结合哟。”赵晓萌愉快地冲她挥手,同时打开研究所大门。

    正前方,张尧天斜靠在柱子上,手指灵活地翻转玩转手机,在看到徐静怡的一瞬间差点没稳住掉手机,好在最后一秒捞在手上。

    他的斜下方,沈斯年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温和地冲徐静怡笑了笑,这反差太大了,徐静怡还以为是沈安阳坐在那里了。

    徐静怡扭头,狐疑地看向赵晓萌:“这是搞什么。”

    “呵呵。保镖,你当他们都是保镖好了。”

    “真的?”

    就算徐静怡再怎么重要,但国家也不可能将一位明日将星,和一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拧出来,单独给她做保镖吧!这完全就是资源不合理运用。

    赵晓萌凑到她身侧,轻声说:“哎哟。不就是单身男女,青年才俊嘛。如果不反感的话就先处着,反感的话换人就是了。”

    徐静怡闻言皱起眉,一想到以后还要换人,还要经历和陌生人从交换名字开始的接触,徐静怡就觉得有些烦,非常的浪费时间。至于面前的这两个人,说实话,她并不反感,认真接触下也可以考虑结婚问题。

    她思索片刻,走到两人面前,说道:“你们喜欢我?”

    这一颗直球打得——

    站在门口的赵晓萌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妈呀,不愧是徐静怡,一点女性的羞涩都没有啊!不过很快,赵晓萌便八卦地看着那两位,瞧瞧他们打算怎么说?

    沈斯年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别扭,尤其哼哧了两声说:“嗯。有好感。”

    张尧天微微一笑,大方承认:“嗯。喜欢。”

    徐静怡认真地说:“我很忙。对科研界有属于自己的野心。我不是宜室宜家的人,很多方面特立独行,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

    “是的!”这一点,两人都回答得很干脆。

    “那好。和我结婚的人要帮我生孩子,你们谁愿意?”

    “噗!”躲在不远处的赵晓萌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了。

    沈斯年整个人都呆滞了,他真没想到徐静怡会说出如此石破天惊的话。

    张尧天皱了皱眉:“怀孕生产有十个月时间,如果要生那我们必须协商好具体时间。毕竟出任务的时候,带着胎儿会影响发挥。”

    沈斯年猛地扭头看张尧天。

    赵晓萌没有被徐静怡惊呆,却被张尧天的回答给弄懵了。

    徐静怡顿了顿,开口:“你愿意生?”

    “不就是男子代孕技术。”张尧天耸了耸肩,“我知道星耀实验室有成功让男子怀孕的案例。事后我调查了当事人,对身体没什么问题。更何况,我从事的是体力劳动,身体素质比你强,多体贴你一点是应该的。再说了你经常做实验要接触辐射,生化试剂等对胎儿不好的玩意,让男方代孕也是出于合理考虑。”

    徐静怡一愣,忽然浅浅地笑容:“你考虑得很好。”

    赵晓萌闻言,下巴都快没合上来,对方思维脑回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尤其是看到徐静怡对张尧天的微笑后,赵晓萌对张尧天更加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完全就是灵魂伴侣吧!

    而唯独站在张尧天身侧的沈斯年,目光复杂地看着张尧天眼底闪过一抹必得的狡捷,暗暗摇了摇头,这一把是他输了。输在全身心的付出上。

    他重生了这一遭,救了哥哥,见识了完全不一样的华夏,哪怕在情感上稍微留下点遗憾,也已经足够了。

    沈斯年恍惚地看着徐静怡,忽然想到第一次初见的时候,对方犹如纸片人一样从女子监狱的大门口晃荡出来。

    这一晃荡,就晃荡到了李文峰教授的心上。

    这一晃荡,就晃荡到荀首长的欣赏。

    这一晃荡,就将整个世界的格局都给晃荡变了。

    未来还会有什么变化呢?

    总归会越来越好,会青史留名,会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栗。

    2533年.

    C市星耀大厦已经作为文物保护,成为陈列徐静怡一生的展览馆。

    老师正在前面激动昂扬地说着:“这一位就是地球进入星际文明的奠基人!当时镜门之后,反重力汽车,星能源宇宙船舰,等离子磁冲泡,延长我们寿命的智能植物医疗,包括我们现在生活在火星上头顶的生态模拟光罩等等。每一项发明,都为我们进军宇宙做出卓越的贡献……”

    她后侧几位同学正埋头看小说,还有几位在窃窃私语。

    “好像不止徐大佬厉害。她的三个孩子也个个很牛逼。反正徐家现在在华国……哦,不对,已经改为以华国为首的,华联邦里面举足轻重的大家族。”

    “当然啊!龙生龙凤生凤还是有道理的。想一想,她也是第一位公开让男性代孕生子的牛人啊。当年多少男人抨击她啊,不过并没有卵用,因为更多的女人支持她。哈哈哈……好想穿越到那个时代,参与舆论男女谁生崽的舆论大战。”

    “你算了吧。哈哈……你这个八卦嘴炮大王。”

    这时,一位埋头看小说地抬起头来:“说起来。这一位会不会外挂开太大了。简直就是强行把科技提升了两三百年。啧啧……全才啊!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吗?不会是穿越者吧。”

    “不要用你的傻逼智商去揣摩伟人。历史上青史留名的伟人,有很多都不是专精一两样的人物。比如爱因斯坦他们都是在很多学科上有能力的人物。”另外一人辩驳道。

    “你说的那位我也想列为穿越者。”最初说话的人呛声。

    ……

    两名学生还未吵起来,老师已经低喝出声:“你们两个都给我站出来!这是多么难得可以来地球的社会实践课!这辈子如果没有贡献,你下次想来地球都来不了了!罚你们回去将徐静怡个人人物传抄三遍。”

    “啊!”

    “天呐!老师!”

    两名学生的脸色苍白,面面相觑苦笑。

    徐静怡的个人人物传记长达,密密麻麻六十万字,抄一遍都想嚎啕大哭,更别说三遍,那简直是抄死人。

    不过当他们抬头看见展览馆上3d虚拟成像的徐静怡后,莫名心又静下来,罢了,还是老实抄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