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如果哥哥们不是大佬[穿书] > 第69章 :番外(1)大哥VS小渔
    渔灵是个占有欲很重的女孩子。

    她跟钟景则确定恋爱关系后,不落俗套地喜欢上了查勤。

    毕竟钟景则有过追求者追进家里的黑历史。

    因此, 他一出远门, 渔灵就紧张了,每晚都要给他打电话。而一等他接通, 漂亮的眼睛瞬间亮晶晶的:“阿则!”

    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喜悦味儿。

    钟景则不是那种情绪外露的人,表现的没那么喜悦, 声音很平静, 沉稳中透着点儿冷硬的质感:“嗯。小渔?怎么了?”

    “阿则,我想你了。”

    “哦。”

    他冷冷淡淡地应了个字。

    至于想她这种话是说不出的。

    打死也说不出的。

    顶多在她说想他时,声音低沉温柔了些:“小渔乖~”

    不过, 渔灵一点儿也不介意, 光跟心爱的人通话就够让她开心了。

    当然,她也不给钟景则说其他话的机会,粉嫩嫩的小嘴儿一开口就没完了:“阿则, 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回家?你都去工地两个月了, 吃得好吗?睡得好吗?累不累?天气热了,你要注意防暑。二哥也不回来, 四哥近来总去网吧玩游戏,都要高考的人了,你来家要好好管管他!”

    钟景则是很重视他们学习成绩的, 一听周赫明不好好学习, 立刻冷了声音:“他又去网吧了?你把手机给他!”

    这是要教训人的意思。

    可渔灵还没跟他说几句,舍不得换四哥,就说:“阿则, 你先等等,我还有话要说呢。”

    钟景则:“……你说吧。”

    “阿则,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几天。”

    “几天是几天?说具体点嘛。”

    “说不准。我尽快。”

    “可我好想你,怎么办啊?”

    这句话声音奶软奶软的,象是在撒娇儿。

    真黏人了!

    钟景则自诩硬汉心肠,这下也给软化了,就说:“我真尽快。小渔乖~”

    “钟哥,还跟妹子煲电话粥呢?快来喝酒啊!”

    手机里传来陌生男人粗犷的嗓音。

    渔灵听到了,有点不高兴了:“阿则,你在喝酒?”

    她想到不久前钟景则喝酒喝到胃出血,还进了医院,立刻生气了:“阿则,你胃不好,还敢喝酒!你答应我不喝酒的!”

    “喝你们的!一会过去!”

    钟景则见工友们坏了自己的事,皱起眉,敷衍两声,迈步走远了些:“没喝多少,意思意思几口,喂,小渔?”

    电话已经挂断了。

    渔灵生气了。

    很生气很生气,还轻易哄不好的那种。

    她趴在床上,看着手机响了两声,硬忍着不去接:必须让阿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显然,她想多了。

    钟景则只当她是小女孩的任性,打了一通电话,她不接,他就没打了。

    可怜渔灵守着手机半小时,都没等来大哥的第二通来电。她好委屈的,临睡前还在愤愤不平:阿则太坏了。还说话不算话。她再不要想他了。

    渔灵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说不想钟景则,可满脑子都是他。

    晚上还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就给他发短信:【阿则,你起了吗?昨晚喝多少酒?身体吃得消吗?】

    久久没有回复。

    她心情很不好,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喝醉了?在干嘛?睡觉?工地应该是没女人的吧?一定是没女人的。现在女人那么娇气,怎么可能往工地跑?

    虽然这么想,可还是不放心了。

    男人最容易酒后乱性了。

    她给他打电话,好久没人接,正烦恼间,房门被敲响——

    “咚咚——”

    “谁?”

    “我!”

    阿则?

    她震惊了,跳下床,去开门,看到一身居家服的男人,满面惊喜:“阿则!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钟景则在电话里听了她那么多句“想他”,怎么舍得不回来?他点头,正要开口,就被抱住了。

    渔灵扑进他怀里,双手揽着他的脖颈,双腿圈着他的腰,丝毫没有女孩子的矜持。她率真可爱,热情洋溢,几句话就能把人烧起来:“阿则最好了。我最爱你了。你一定也想我了,所以才这么快回来的,对不对?”

    钟景则点头,因了是她,说什么都是对的。他确实想她了,很想很想,原本他是个受得住孤寂的人,可同她在一起后,他就变成了一个不想同她分开的人。

    当然,这些感情变化,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什么都不说,紧紧抱着她,呼吸他贪恋的气息。

    这一刻,无声胜有声。

    渔灵透过他拥抱的力度,能感觉到他的想念心情。她很开心,美滋滋地撩他:“我知道阿则想我了,可有多想我呐?好想知道哦。”

    她想听他说些甜言蜜语。

    钟景则说不出来,理智渐渐回来后,还拍拍她的后背,让她下来。

    渔灵摇头,仰着头撒娇卖乖:“我要听你说情话。你还没有说有多想我。”

    钟景则就是不肯说,亲亲她的发,笑着哄她:“乖,下来。”

    渔灵下来了,转过身,佯装生气:“你昨晚去喝酒了。你不守承诺。罚你说两句情话哄我,还不说,你不爱我了。”

    这可有点无理取闹了。

    可爱情里,不就是她在闹,他在笑?

    “你一说想我,我就连夜开车赶回来。这还不是爱你?”

    他给的爱多是在细微的行动上。

    渔灵是通过他细微处的温柔、体贴喜欢上他的,可女人也是听觉动物,喜欢听甜言蜜语。她跟他在一起后,就没听到过,所以就更稀罕了:“我不管。我就是要听你说嘛。”

    钟景则没办法了,只能说了:“小渔,我、我爱你。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爱的人。好了,别跟我置气,嗯?”

    他示弱了。

    渔灵心软了,但还在强撑:“然后呢?没有了?继续说嘛。我还想听。”

    “我回来了。”

    “这么快回来,是因为——”

    “我、我不要在远处想念你,我想要紧紧抱着你。”

    他第一次说这般直接的情话,脸不自然地红了。

    渔灵也脸红了:“原来阿则这么爱我啊。”

    她欢喜地转过身来,伸开手臂:“好啦。好啦。给你抱。”

    钟景则迎着她美丽的笑眸,心突突跳,还咳嗽了两声:“小渔,你别这么对我笑,你一笑,我脑子里的想法就会没了道德。”

    渔灵:“……”

    他想法没了道德,还是她的不对了?

    等下,没了道德,那就是——

    她脸更红了:这是传说中的闷/骚吧?一开口就让她受不了。

    钟景则不知她心中波动,抱着她坐到床上,并没有什么逾越的举动。他的手很规矩,环抱着她的细腰,就是思想真的渐渐没了道德。

    初夏了。

    天气热起来。

    女孩子穿的单薄,素雅的连衣裙,V领设计,露出一字型的漂亮锁骨。她很白,柔软鲜嫩的白,刺激着人的眼球。

    钟景则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少女芳香。

    他越跟她在一起,越需要克制。

    渔灵可不懂克制这回事,依恋地躺在他怀里,找了个话题闲聊:“你这么突然回来,会影响到工作吗?”

    “我有安排。”

    “我会不会很黏人?”

    “还好。”

    “还好是觉得黏人的意思?”

    她立刻不满了,嘟着唇道:“阿则,你真不会说话。”

    “以后请你多多包容。”

    这似乎又“会说”了!

    渔灵没揪着他这些小失误,亲昵够了,终于下床去洗漱了。

    今儿周末,不用上课,他们有一天的时间在一起。

    早餐后,他们去花园散步、赏花。

    下午时,天气很热,渔灵嚷嚷着去海里游泳。

    钟景则自然不同意,不仅是白天,海边很多人,容易暴露美人鱼的身份,还有穿着清凉的缘故。他可受不了她在别的男人面前穿那么少。

    可渔灵很怕热,估计是美人鱼的体质,容易出汗,还容易中暑。

    钟景则心疼她,就在别墅给她建造了一个很大的室内游泳池。

    这很快成了她最喜欢的地方。

    钟景则偶尔会陪着她。

    一天

    她像条美人鱼似的跃入水中。

    那乌黑的长发在水中飘荡,双臂舒展,两条纤细莹白的腿一蹬,速度很快,离弦的箭一般,直冲而去。

    不久后,一个漂亮的回转。

    碧蓝色的池水溅起了一串串水花。

    在水花还没平复时,她便游回了原点,洁白的小脚丫轻轻点着,探出头,一张精致小巧的脸配合着懵懂单纯的眼神,出水芙蓉似的诱惑着人的心:“阿则,下来,一起游泳啊?”

    她伸出手,素白柔软的手,像一块诱人的糕点。

    钟景则鬼使神差地握上去,下一秒,被她拽入了水中。

    她美人鱼似的攀附上来,一双素白纤细的腿不知何时变成了漂亮的鱼尾巴。

    以往,只有在大海里才会变成鱼尾巴。

    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美人鱼的体质增强了,只要在水里超过十分钟,就会变出鱼尾巴了。

    这让人欢喜,也让人忧愁:“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嘟着红唇,委屈巴巴的:“阿则,你说我们以后生出的孩子会不会是条美人鱼?是鱼崽崽的话,怎么办?”

    钟景则:“……”

    以后?

    生出一条美人鱼?

    是不是想的太远了?

    等下,似乎也值得想一想的。

    美人鱼崽崽啊,莫名有点小期待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第70章 :番外(2)大哥VS小渔 钟玉向钟景则坦白感情时, 不出预料地被削了一顿。

    他跪在搓衣板上,背脊挺得笔直,还很理直气壮:“我喜欢小渔。我们是真心相爱。大哥,感谢你的支持。”

    这感谢太早了吧?

    钟景则冷着脸, 先把渔灵支开了,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鸡毛掸子,毫不留情地往他伸手抽:“你胆儿肥了吧?小渔才多大?你敢这样带坏她?”

    他是想养个乖巧小妹妹,不是养个漂亮小弟媳, 这坏胚子把他计划全打乱了!

    周赫明的计划也被他打乱了。

    本来,他看大哥婉拒了妹妹的感情,以为自己有戏,暗搓搓等着日久生情。

    结果, 半路被二哥截胡了。

    那心情, 跟吃了翔没差了。

    他臭着脸, 有点“黑化”,一旁煽风点火:“大哥说的对, 小渔那么小, 你怎么能带坏她?她是我们的妹妹啊, 还是个孩子,那么天真, 那么单纯。你怎么忍心?”

    说的仿佛他已经辣手摧花了!

    钟景则听弟弟附和, 心里怒火更甚:“你就跪着反省吧!我惯得你无法无天了!”

    他训斥后,去了渔灵房间,准备给她做思想工作:是学生就要好好学习, 年纪轻轻的,谈什么恋爱?

    周赫明一见他进了房间,就激动地红着脸咧咧开了:“二哥,你故意的吧?我都快高考了,你给我整出这事?你跟小渔在一起了!你、你还想不想我参加高考了?”

    钟玉:“……”

    他没想到大哥反应这样强烈,挨了一顿骂就算了,还让他跪搓板了。

    他现在跪得膝盖疼,心情糟糕透顶,又听他胡咧咧,自然没好气性了:“一个大男人被这点事影响高考,那你干脆别高考了。谁惯的你玻璃心?”

    周赫明:“……”

    他被这样回怼了几句,有点语塞,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跟玻璃心有什么关系?

    这是感情挫折啊!

    他有苦难言,就奚落他:“我玻璃心,你没良心,小渔那么小,你也下得了手!”

    钟玉:“……”

    他怎么就没良心了?

    他下得了什么手了?

    在跟渔灵恋爱间,他可是圣人级别的,到现在也就亲亲宝宝举高高。

    他们一个个的心能不能纯洁点?

    当然,他也不打算解释了,随他们往污了想,另一种方式的占有,更有利他宣布所属权。

    周赫明看他肆无忌惮的样子,杀人的心都有了:“禽/兽!”

    他气得拉同盟:“三哥,你看看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江云白静默如空气,忽然被他点名,终于出了声,表达了下存在感:“小赫,他是二哥,你说话注意点。”

    他是斯文优雅、文质彬彬的绅士,听不得那些粗俗的话。

    周赫明:“……”

    他是拉不到同盟了,气呼呼回了房间。

    客厅里安静下来。

    江云白坐在沙发上,手指点着沙发扶手,良久,若有所思地喃喃一句:“这样也好。”

    好什么呢?

    钟玉看着他,想着他的心情,乍然问出声:“江云白,你心里藏了谁?”

    江云白闻声一怔:“嗯?”

    “你喜欢我哥?”

    他很早就有这样的预感,觉得外表单纯如兔、内心腹黑如狼的江云白在觊觎着他的哥哥。他一直观望着大哥的性取向,知道渔灵喜欢他时,黯然神伤的同时也有过希冀,想着他们在一起。

    可他拒绝了渔灵。

    是单纯的当她是妹妹,还是对异姓无感?

    他算是半个娱乐圈人,不保守,可也不想哥哥走那样艰难的路。

    江云白听他这么问,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多虑了,我对他只是崇拜,不是情爱。”

    他确实不爱钟景则,男人或者女人,都不爱。

    他对“性”也不感兴趣。

    可钟玉不信,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似笑非笑:“真香法则了解下?”

    江云白:“……”

    他温柔的神色渐渐褪去,眼神微冷:“我了解过。”

    十八岁的年轻男人,难免会有些冲动。

    可他少之又少。

    曾以为是身体的缺陷,可做过检查,一切正常。

    他起初怀疑自己喜欢男人,不,喜欢大哥,可他错了。

    他对他有种贪婪的依恋,可冲动是从未有过的。

    他怎么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也不关心自己怎么了?

    他对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漠不关心。

    钟玉知道他有种刻在骨子里的冷漠,和他一般,表面再温柔、良善,内心都是冷漠的。他觉得还算正常,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心的世界很小,多半只容得下自己。

    好在,他还有哥哥,他是亲人,是父亲。

    他尊敬他、崇拜他。

    即便他养了两个无血缘的弟弟,也依旧最在乎他。

    当然,他也带给了他后半生最最最重要的人。

    “别带坏我的哥哥!”

    他警告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江云白苦笑:“你真多虑了。我要想带坏他,早带坏了。”

    在他看来,钟景则是个很简单的人,讲义气,重责任,他想得到他,分分钟的事。

    可他没有。

    因为他对□□的得到没有性趣。

    只要能看到他就好了。

    钟景则走出了房间,看弟弟没跪搓衣板,拧了眉,训道:“反省好了?”

    他听了渔灵的想法,知道他们是真心喜欢,便也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了。

    “你们都还小,现在谈感情太早了。”

    他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唉,一个个的不省心!”

    钟玉乖乖认错:“我以后会让你省心的。”

    这个态度也是不错了。

    钟景则瞥他一眼,便又多说了两句:“你啊,眼下热情如火,情比金坚,万一后来没感情了,还能做回兄妹吗?”

    原来是这层隐忧吗?

    “可大哥,后来的事谁说的准呢?”

    钟玉轻松地笑笑:“我们要活在当下啊。”

    他是个活在当下的人,跟大哥交代了感情,就带着渔灵回家去了。

    说来,他这么交了感情的底,便是渔灵一直住他那里,被他察觉了端倪。

    他不交底不行了。

    渔灵坐上车子后,还心有余悸:“大哥好可怕。”

    他们一到别墅,大哥搓衣板就准备好了,而钟玉二话不说,就跪了上去。

    那画面,把她吓懵了。

    有心替他说话,钟景则一个眼神,把她镇住了:“小渔,不关你的事,先回房!”

    她就听话地回房了,当然,也偷听了他的训话。

    钟玉想到那些训话,后知后觉的尴尬:“大哥的思想太保守了。”

    渔灵附和地点头:“对的。对的。好在,有惊无险。”

    他们还是得到了他的认可和支持。

    她欣喜地赞叹:“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钟玉听得吃醋了:“那我呢?”

    “你?你现在不是哥哥了呀。”

    “我是什么?”

    “你是男朋友。”

    “那你夸夸你的男朋友吧?”

    他很自然的语气,丝毫不觉得这个要求有点厚脸皮了。

    渔灵都愣了:“啊?有这么腆着脸让人夸的吗?”

    “有。我就是。快夸。”

    他真的是太厚脸皮了。

    渔灵笑他:“阿玉,你简直太幼稚了。”

    “不。这不是幼稚。”

    幼稚的钟玉义正辞严地反驳:“知道莎士比亚吗?他曾说过,恋爱本身是充满各种失态的怪癖的,会使我表现出荒谬的举止,像孩子一般无赖、淘气和自大。所以,深陷爱情里的人表现幼稚,是很正常的。”

    他还真是会说话。

    当然,渔灵也很会说话,笑着逗他:“那么,幼稚的阿玉同学,我是不是还要拿糖哄你啊?”

    钟玉:“……”

    他自然是不需要用糖哄的,可也不介意她用别的东西哄:“如果是吻来哄我的话,我会更喜欢。”

    渔灵:“……”

    他真的太会撩人了。

    她没忍住,亲了下他的脸颊:“好啦。好啦。我哄你了。”

    “小渔乖乖。”

    他伸手揉揉她的发顶:“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朋友。”

    渔灵心里美得放烟花,可也不忘提醒他好好开车:“阿玉,专心点。正是下班高峰。车好多。”

    钟玉正开车到繁忙路段,也很专心,没再跟她嬉闹,只闲聊着:“饿不饿?晚上想吃什么?”

    “都可以啦。”

    她不挑食:“反正你做什么,我都好喜欢吃。”

    钟玉笑问:“总有最喜欢吃的吧?”

    “你吧。”

    她右手扶着下巴,有点花痴地欣赏他的侧颜:“阿玉,我最想吃你了。真秀色可餐啊。”

    钟玉:“……”

    这话可就太撩了。

    他被撩得俊脸都红了:“小色/女。你说错了,是我吃你。”

    “你敢吃吗?”

    有种有恃无恐的感觉。

    他咽了下口水:“别嘚瑟,我回家就把你吃了。”

    渔灵爽快应了:“好。不吃就是怂!”

    钟玉:“……”

    他现在就怂了:“小渔,你学坏了。”

    学坏的渔灵立刻回击:“庞月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女人变坏,男人最爱。嗯,当然,此坏非彼坏。”

    钟玉:“……”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的交友圈需要了解下了。

    渔灵不知道他的想法,发出了灵魂一问:“阿玉,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坏吗?”

    钟玉:“……”

    可爱的坏。

    娇媚的坏。

    撩人的坏。

    令人心痒难耐的坏。

    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呐?

    深思间,一阵惊喜声传来:“阿玉,你看,那树花好漂亮!”

    钟玉正在等绿灯,闻声扫了一眼,原来是路旁的一棵合欢树开花了。那一树火红,绚烂欲燃的美。确实很美。他点头:“嗯。很漂亮。”

    “那是什么花?”

    “合欢花。”

    “名字也好好听。”

    “知道它的花语吗?”

    “不知道。是什么?”

    她收回视线,转过头来,正好迎上他灼灼的笑眸。

    钟玉倾身过来,唇擦过她的脸颊,带着灼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垂上:“夫妻和睦,一世欢乐。”

    “哇,真美的花语。”

    “喜欢?”

    “嗯。”

    “那我们种一棵合欢树。”

    “好。”

    “我爱你。我会给你一世的欢乐。”

    “嗯,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更新有点迟缓。不好意思呀。

    明天看情况,可能会写四哥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