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家陈春波第一时间就在音乐APP上买下了这张数字专辑,他是一个科班出身的歌手, 后来转战幕后, 成了制作人和乐评家,被人熟知还是从点评时守桐的格莱美获奖歌曲《Nobody》开始。

    听完整张专辑后, 陈春波久久没有言语, 他上网搜了搜关于金鲤真新歌的乐评, 网上已经出了不少, 他在文档前坐了许久, 打了几个字又删掉,觉得有很多话想说,又组织不好语言,最后叹了一声,转身上床睡觉了。

    网络上大大小小的乐评人很多, 能被称为乐评家的却很少, 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就是陈春波的微博账号“春波评歌”, 金鲤真的新专发售后,许多人都在等这个毒舌乐评家发表评论,他们翘首以盼,直到《阵雨》发售24小时后, “春波评歌”才发表了一篇他有史以来最长的乐评, 光是从这作文一般的字数上, 就能感受到陈春波郑重的心情:

    “第一时间买了专辑,但直到现在才组织好语言。最近几年乐评圈中兴起了只站在技术的角度评价音乐,忽略作品其他的审美价值的潮流, 例如不能上HighC的不是好歌手,不到三个八度的不是好歌手,但我一直认为技术只是手段,使用手段去达成’美’才是音乐人的终极目标,如果不使用手段也能让人觉得’美’,那么一首歌毫无技术也是完全可以的。我始终希望唱歌不是杂耍,而是给你带来心灵共鸣的一座桥梁。”

    “歌手的演唱是为作品服务的。但是有的歌手服务得好,有的差劲透顶,如果一个飙G5面不改色的歌手把一个伤感情歌演绎成谋杀现场,那么即便TA在技术上完美无缺,TA的演唱也只是杀猪场的一声插曲,而能把伤感情歌唱得哀婉动人,使人愁肠百结的歌手,往往也会把G5飙成杀猪场的插曲。天才之所以是天才,只因为天生奇才,百年不遇。昨天,我很高兴我的认知被打破了,在我有生之年,又一个百年不遇的天才出现了。”

    “我对金鲤真最初的印象是《育神》上她的一曲《生而孤独》,这首歌的演唱现场可以说是《育神》结束三个月后唯一留在我脑海里的东西。她的声音在飙升E6时带给我宛如闪电穿破云巅的震撼,最后大雨倾盆时颤抖的嘴唇和顺流而下的泪水、以及那张烈焰一般灼目的红唇,都在那一声高亢空灵的歌声中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这是我购买《阵雨》的初衷,不是因为我为了写乐评,也不是对方拿钱找我写乐评,只是因为我想听,就是这么简单。”

    “作为一个纯听者,我很害怕金鲤真在演唱《生而孤独》时表露出的夺目魅力只是昙花一现,在听完第一首歌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没有。她是一个惊才绝艳的现场歌手,也是一个能够完美适应录音棚的唱片歌手,她在主打歌《阵雨》上表现完美,情感丰沛地为听众呈现出了单恋中患得患失、脆弱又不安的特殊感情,在感性细腻的旋律后半段,突然化为一段Opera Rock式吟唱,在仿佛福音颂歌般的空灵歌声中,我听到了独自沉溺的孤独和永远得不到回应的痛苦,孤独深远,绽放出一种强烈的虚无感,悲伤和克制的痛苦从她的歌声中一层层地向外散发,歌曲结束时,我不由随着她的颤抖落下眼泪。”

    “《Loving u》描绘出了一个破镜重圆的爱情。金鲤真在这首原本应该是苦情歌的歌曲中大胆使用了如夏日汽水般清新美妙的声音,这首歌听起来容易,演唱上难度颇大,最低音达到F3考验女声的中低音区稳定度,频繁的大跨度音程跳跃考验演唱位置的切换,音域跨度达到接近两个八度,却全程都要唱得轻柔空灵。金鲤真不仅出色地通过了这首歌的考验,还演唱出了她独有的清冽空灵,令人回味无穷。”

    “金鲤真在《甜甜的你》中再次带给我惊喜,她对自身音质的掌控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就像吴泊宁在《育神》中点评的那样,金鲤真能够如臂指使地操控身体中各个共鸣腔制造复杂音色变化,这一点许多在乐坛中浸淫多年的科班歌手都不能做到,而系统地接触声乐只有短短三个月的金鲤真做到了。在《甜甜的你》中,金鲤真的声音变得轻盈甜蜜,伴随着小清新的旋律,每次柔软轻盈的吐词都散发着陷入爱情的浓浓少女感,轻而易举地带你体验热恋时的雀跃与心动。”

    “值得一提的是,被我最为推崇的这三首歌同时也是金鲤真的原创词曲,这个叛逆独特的少女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第一次听到时守桐出道专辑时的惊艳,如果她能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依然保持这样杰出的水准,毫无疑问,平静多年的流行乐坛又将迎来一颗冉冉升起的超级巨星。”

    金鲤真彻底火了。

    如果说之前她的名气建立在哗众取宠上,那么此刻她终于建起了扎实的地基,改变了如同空中阁楼一样的状态。

    无数的合约朝着金鲤真飞来,她的身价在短短一周中暴增数倍,金鲤真的第二张专辑也提上了议程,这一次,银河娱乐给了她三个月的时间,希望她能够在7月份的时候交出6首原创歌曲。

    在金鲤真的新歌红遍大江南北时,乔安娜给她安排了出道以后的首个个人专访。

    在金鲤真的工作室里,她见到了这位来自新浪娱乐的女记者,对方一进来就很热情地和她握手问好,金鲤真在待人接物上一向直接,就喜欢捧着她的人,对方这么上道,即使没有挤奶的可能,她也愿意给出几分笑脸。

    “这件T恤是港岛新出的潮牌吧?好像从《育神》时期开始,你就特别偏爱这种简单随意的打扮。”女记者满面笑容地在金鲤真对面坐了下来,她带来的摄影师则站在一旁拍摄。

    “我喜欢动作起来比较自由的衣服,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遇见需要一次横扫的哔哔哔。”金鲤真说。

    “哔哔哔?”女记者笑了。

    “反正你们都会消音的,我替后期省个功夫。”金鲤真看向镜头:“后期大师傅,我对你这么好,麻烦你把我P美一点。”

    “第一次发唱片,有什么特别的心情想要给大家分享吗?”女记者问。

    “有,录专辑比我想象的更轻松,一张专辑半个月不到就录完了。”金鲤真说:“太简单了。”

    “你的专辑制作人段实溪在业界一直有严苛精细的评价,为什么这次仅用了十二天就结束了专辑录制呢?”

    “怪我过分优秀。”

    “你认为有判断好音乐和坏音乐的标准吗”

    “每个人的判断标准不一样,就我而言,我唱的就是好音乐。”

    “大家都对你赌王孙女的身份有些好奇,你能不能和我们讲讲所谓的豪门生活是什么样的?”

    “不是我不想讲,是我没东西可讲。”金鲤真摊了摊手:“我小时候一直在生病,几乎是在有记忆的时候就呆在加州了,你要是问我豪门生活……”金鲤真费劲地想了想,终于翻出一段原主的残破记忆:“我只记得他们每年夏天都会去北边的山庄度假,我们有一整座山,山上修别墅群,一房一栋,山上有片超级大的湖,我还不小心掉进去过——”

    金鲤真和女记者都笑了起来。

    “因为贪玩落到水里好像是每个孩子都会经历的成长过程,就连豪门千金也不例外。听说你进军娱乐圈,家里原本是不支持的,是这样吗?”

    “支不支持无所谓,”金鲤真说:“我靠才华和美貌吃饭。”

    “之前你在豆瓣鹅组回过帖,在薛耀和徐霆然之间选择了徐霆然,你的理想型是徐霆然那样的男性吗?”

    “我没有理想型,喜不喜欢,要见了面才知道。”

    “看照片也不行?”记者问。

    “不行。”金鲤真斩钉截铁地说。

    “我们杂志的读者都很好奇你和薛耀的关系,能说说吗?你们的关系到底是好是坏?”

    “不好也不坏。”金鲤真说。

    “当初创作《出门拴狗》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就在想……啊,薛狗好欠揍啊。”

    “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和SL娱乐签约?”

    “SL在挑选适合他们公司的人,我也在挑选适合我的公司,在未签约前,这是一个双向选择,我的考察结果就是,他们不适合我,所以我拒绝了和SL签约。”

    “能不能评价一下节目里的女选手?其中有你特别有好感或者特别讨厌的对象吗?”

    “特别讨厌的,你们都知道了,我不想浪费口水在她身上。特别喜欢的,也没有,嗯……龙慕云算一个吧,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比较放松,不用担心被人背后捅刀子。”

    “你是说有人在你背后捅刀子吗?你觉得这主要是你的原因还是他人的原因?”

    “优秀的人总是容易遭人嫉妒,我都理解。”金鲤真耸了耸肩:“如果优秀也是种错,那么主要还是我的原因吧。”

    “你对接下来的事业有目标吗?”采访进入尾声。

    金鲤真想了想,吞下“找一个片酬八千万的抠图电视剧来演”,转而说:“在鸟巢开演唱会算一个吧。”

    “以后会考虑转换音乐类型吗?”

    “会,肯定会。”金鲤真说:“我不喜欢被束缚,每张专辑我都会去尝试新的东西。天才如果被禁锢了思维也就被禁锢了能力,我要是不多去尝试几种类型,那是世界的损失。”

    女记者忍俊不禁的笑了。

    “好,谢谢你接受这次采访。”女记者笑着站了起来,和金鲤真握手。

    乔安娜送女记者,一起走了出去,金鲤真则重新坐了下来,她正准备拿出手机再去看看鱼丸们对她的花式夸奖,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金立续一贯是有事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这次也不例外,不过不是招待堂哥堂姐这样的麻烦事了,而是金鲤真今年6月满20岁生日,金家打算给她举办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有多盛大?当然不能和上面的堂哥堂姐比就是了。

    “别麻烦了——能不能让大家直接把礼物快递给我?”

    “你觉得呢?”金立续反问。

    金鲤真叹了口气。

    看来6月份莲界一趟是免不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乐评参考微博@呆若木一

    歌词乱编的

    ————————————

    删去了采访的感情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