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直播开始仅有二十分钟的时候, 金鲤真发表了一条新微博, 炸翻了本来就火星四溅的舆论。

    “在我想赢的时候, 我从来没有输过。”

    配图是一张她化妆中的照片。

    照片里的少女一反常态,端端正正地坐在化妆椅上, 神情平静而专注地和镜中的自己对视着,她的一头乌黑长发被盘在了脑后, 仅留出了几缕弯曲的头发垂在耳旁, 她穿着一件雾霾蓝的纱裙,在柔和幽暗的灯光下依然看得出肌肤雪白细腻,仿佛吹弹可破。

    因为是最大的看点, 金鲤真和曲雪融的对战被安排在了今晚最后一场。

    等到金鲤真出场时, 已是晚上九点,金鲤真在直播平台上看完了曲雪融表演的歌剧《茶花女》,线下,雷动的掌声连化妆室里都传了过来, 线上, 一片好评:

    “我一直知道曲雪融演戏好,没想到她唱歌也这么好听啊!”

    “曲雪融是《育神》里当之无愧的ACE, 这下没人有意见了吧?李风绮除了身材好会跳舞, 其他哪点赢得过曲雪融?金鲤真就提都不要提了,跳梁小丑而已。”

    “而且曲雪融也没有和其他选手同流合污, 这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不争不抢,永远用实力说话。”

    “PICK小雪, 金发太美太有气场了。”

    “这还比什么啊,金鲤真直接认输退赛,从娱乐圈里消失吧。”

    在金鲤真浏览着直播评论的时候,龙慕云看了眼时间,拿起化妆桌上金鲤真的同色头纱,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走吧。”

    她穿着方便跳舞的宽大白衬衫和纯黑色的长裤,中规中矩,但却把她纤瘦挺拔的身材优势完全展示了出来,金鲤真走了过去,伸手理了理她脖子上和衬衣同等材质的白色长飘带。

    龙慕云愣了愣,在她回过神之前,金鲤真的手就离开了她的脖子。

    “好了。”金鲤真满意地看着龙慕云。

    金鲤真站在原地,看着龙慕云没有动弹,龙慕云神情微有疑惑,也没有迈步。

    “我有个疑问,你能回答我吗?”金鲤真问:“从第一期开始,你对我的照顾是因为什么?”

    龙慕云愣住了。

    “我有一个原则,”金鲤真神色淡然:“我从别人那里拿走的东西,我会找别的东西等价置换回去,如果我还不起,我从一开始就不会拿。”

    她从张逸昀那里拿走了真心和奶,她就帮他鼓起追梦的勇气。

    她从谢意琛那里拿走了奶,她就给他金钱。

    即使是江璟深,他以为自己是用钱从她这里买的情报,然而实际却是金鲤真在用那些情报为他以后的奶付钱。

    她有一个冷酷的织尔蒂纳灵魂,身体里却是一颗柔软的人类心脏,她从不愧疚的秘诀,就是因为她总是有拿有还。

    “我想知道,你要的——我还得起吗?”金鲤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比她还高了一个头的龙慕云。

    化妆室里没有摄像机,只有金鲤真和龙慕云两人。

    龙慕云笑了,笑容里有着淡淡的怅然和悲伤。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就是因为舆论暴力而自杀死的。看见你,我不想让你重蹈她的覆辙,所以不由自主就对你多了些照顾。”龙慕云说:“后来我发现你很坚强,即使被所有人否定也依然能够坚持自我,这样的你很耀眼,也让我很羡慕。所以我被你吸引,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

    “我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只要你也要把我当做真正的朋友,你就可以放心从我这里拿走东西。”龙慕云说。

    听起来挺划算的,金鲤真想,龙慕云和自己定位不同,没有竞争冲突,她也不是裴珠那样会从身后给人插刀的类型,和她做朋友,应该不用担心被背叛,虽说织尔蒂纳不需要朋友,但盟友,织尔蒂纳还是需要的。

    金鲤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交我这么个朋友,你赚翻了。”

    龙慕云看着她,笑了:“我也这么觉得。”

    九点整。

    万众瞩目中,金鲤真的表演开始了。

    演播厅里的灯依次熄灭,一片寂静,看直播的观众几乎陷入了一个漆黑的世界。

    轻柔抒情的音乐响了起来,几乎就在同时,一束明亮的光线照亮了漆黑舞台上的一个点,身穿雾霾蓝纱裙,同色蕾丝头纱罩头的黑发少女站在舞台中央,低头握着身前的一个立式话筒。

    在听到音乐前奏的瞬间,导师席上的吴泊宁变了脸色,一贯以泰山崩于眼前无动于衷的冷脸来示人的吴泊宁,仅仅是听到音乐前奏,他的后背就忍不住离开了导师椅,神色复杂,带着一抹吃惊。

    导播室里,罗仁宇注意到这一点,忍不住大声说:“镜头切吴泊宁!快!给一个特写!”

    无数人在直播室里发出疑问:“谁知道金鲤真唱的什么歌?”

    很快,有人给出了回答:“上音学院的在读研究生来说一下,我怀疑金鲤真是疯了,她唱的是法语歌《生来孤独》,有法版《Опера2》之称,最高音国际谱C6,再升四度就能达到哨音区,敢现场唱F5还不发生车祸的华语女歌手已经少之又少,能不靠修音现场唱好C6的华语女歌手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这首歌有多难我就不说了。别的自己百度吧。”

    舞台中央的黑发少女抬起了头。

    蒙着一层星空蓝的精致蕾丝头纱,美丽的少女神色宁静地从缭乱的光影中注视着这个世界。

    “Au grand loto de l’univers,J'ai pas tiré le bon numéro.”世界好似巨大赌场,我却没有制胜法宝。

    随着她的第一句歌声响起,场内最后的一丝声音也消失了。

    少女的声音和她唱着《Studying You》时甜蜜的声音截然不同,空灵忧伤,仿佛一汪清泉,径直流入人的心底。

    黑暗的舞台上,又一束光亮了起来。白衣黑裤的龙慕云在落地成牢的光束中舞蹈,她试图靠近金鲤真,却总是被无形的囚牢所阻拦。

    “Un pas que l'on croit entendre,Une voix que l'on veux surprendre.”我以为听见的脚步声,只是一个妄想捕捉的幻听。

    金鲤真将自己沉浸在张逸昀的蓝色星海中,品尝着他无人诉说的孤独,再通过歌声,将这股寂静无声,宛若黑洞的孤独反刍给所有听众。

    少女的歌声悠扬婉转,每一声歌声都是以低沉的句首开始,再以婉转高亢的句尾结束。

    声调一次比一次高,带给听众的震撼一次比一次大,演播厅好像变成了一个昏暗的宇宙,而他们就是漂浮其中的无用尘埃,孤独,寂静,无话可说,无泪可流,最高的痛苦——是说不出话,也流不出泪的,除了任由孤独把他们榨碎,他们别无选择。

    所有人都不禁产生了怀疑,这真的是那个以百鬼夜行式歌唱而闻名的金鲤真发出的声音吗?

    吴泊宁紧紧地注视着舞台中央的少女。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要想从这个舞台上胜出,不让所有听众都激动地站起来为你鼓掌是不够的。

    就让他看看,十几年前出现在时守桐身上,碾压了一切努力的天赋,是否还会再一次降临人间吧,就让他看看——是否努力真的敌不过绝对的天赋,十几年前如此,十几年后依然如此——

    “Seul, et le jour pour moi sera e nuit.”在悲伤中,白昼于我如同黑夜。

    全曲音调最高的地方即将到来,全场听众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中央的少女,就连导播室里也是一片寂静,少女逐渐升高的声音正通过海浪直播,传到中国无数省市,蓝色星球上的无数地方。

    “快到最高音了!”直播上,有听过这首歌的听众正在激动地用评论提醒其他听众。

    “ans rien voir au dehors, saendre au bruit.”外面的世界,不闻不见。

    吴泊宁在心里默念着少女的逐渐攀爬的音区,F4了,她看起来轻轻松松。

    B4了,她仍游刃有余。

    她还在升KEY。

    选手席上的选手已经大多目瞪口呆,就连导师席上见多识广的王伦、朱梦朵和丁一龙,都被震得连眨眼都忘了。

    曲雪融坐在选手席上,昏暗的光线中,面色惨白,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就在这大好势头中,吴泊宁忽然变色,因为在本该升到F5的高音区,金鲤真提前一步连升8度直接到了F6!

    提前升KEY必然会影响到后面真正的F6音区,她到底想做什么?!

    很快,金鲤真给出了答案,在本该是F5的音区,她连升8度唱起了F6,在本该是F6的音区,她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再一次连升8度,直达哨音区E6。

    几乎是在高亢悠扬的歌声穿透整个演播厅的同时,舞台上方的洒水装置开始工作。全场气氛被瞬间点燃,裴珠想也不想地起身发出了尖叫,在她回过神并且后悔得想要咬下自己舌头时,她发现起身地人不止她一人——身旁的选手,前方导师席上的王伦——整个演播厅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沸腾了。

    沥沥的大雨中,黑发的少女闭上眼,泪水从她颤抖的眼皮流下,混合着从天而降的大雨,从她无暇的面庞上滑落,红唇在大雨中鲜艳似血,饱满欲滴。

    一曲终尽,全场掌声雷动。

    黑发的少女睁开暗如午夜的眼眸,在逐渐熄灭灯光的舞台上,和导师席上神色复杂不已的吴泊宁双目对视了。

    数秒后,吴泊宁无声地叹了口气,作为演播厅中最后一个站起来的导师,对她鼓起了掌。

    又一次,他输了。

    在绝对的天赋面前,没有任何努力能凌驾其上。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100章。

    小鲤鱼,你看,系统也给你打1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