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评级开始了, 大部分人都得了个A或B, 金鲤真旁边的短发女生甚至得了个S——

    “仪态和气质都很好, 是全场给我感觉最好的选手,你的身上有种水一般的气质, 我很喜欢。”朱梦朵笑着对龙慕云说:“我给S。”

    “有一双有故事的眼睛,这样的脸很适合上大荧幕, 长相很有特色, 让人记忆深刻,但也限制了戏路。”丁一龙说:“我给B。”

    另外两个导师,吴泊宁给了C, 王伦给了A。

    轮到裴珠的时候。

    “外形甜美, 适合偶像电视剧,神态自然,不怯场,不论是作为电视剧演员还是唱跳偶像都可以期待。”丁一龙给了A。

    “综艺感也不错, 会接梗。”王伦给了A。

    吴泊宁给了C, 朱梦朵给了B。

    而那个外型出众,衣着性感的冷艳型选手李风绮, 则得到了3个A, 一个C。

    终于轮到金鲤真了。

    金鲤真立马坐直身体,竖起耳朵。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 穿着睡衣出现在这种场合太失礼了,自我介绍时发生的小冲突同样让我觉得你是一个不懂得如何尊重他人的人。”朱梦朵说:“我只能给C。”

    朱梦朵的评价前所未有的严厉,演播室内一时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金鲤真选手, 你想要对梦朵老师解释一下吗?”王伦开了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金鲤真身上,她无动于衷的脸出现在了星光通道两侧的大荧幕上。

    “不想。”金鲤真毫不犹豫。

    “那就该我评级了。”王伦主动接过话茬,使凝结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我觉得金鲤真选手是那种——喜欢的人会很喜欢,讨厌的人也会很讨厌——性格使然,出场就会自带争议的人,我现在还无法肯定你适合往哪条路发展——歌手、演员、或者主持人,也或者都不适合,但是有一点很明显,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流量。”王伦笑着说:“所以我给A。”

    “说实话,外形出色,我很想给A,但是同样也有个明显的问题,个人风格太强烈,这会让观众对你过目难忘,也会严重限制你的戏路,如果一个演员一生都只能演同一类角色,那么她作为演员的价值也就不值一提了。”丁一龙说:“抱歉,我给B。”

    最后轮到了一路沉默举C牌的吴泊宁。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还是会一言不发地举起C牌,没想到他没有举牌,而是破天荒地开了口:“你能唱几句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导播室里的那些人。

    “厉害了,先前的几十个人也没见谁让吴泊宁开了口,我没想到让他起了兴趣的居然会是金鲤真。”总导演助理吃惊地看着监视器里的演播室:“你说他到底是什么标准?这金鲤真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唱歌的样子啊。”

    “看看再说。”罗仁宇好奇地说:“吴泊宁的音乐才华毋庸置疑,我相信他不会无的放矢。”

    演播厅里,众人心思各异,金鲤真则觉得枯坐这么久,总算遇到识货人了。

    “我唱《青藏高原》唱得最好!”金鲤真兴奋地站了起来。

    金鲤真的话音未落,不少选手就变了脸色,连裴珠都有些挂不住笑脸了——一来就这么有底气地挑战超高难度的《青藏高原》,难道金鲤真一直以来都在扮猪吃老虎?曲雪融的神色有了微弱的变化,她冷淡地看着大荧幕上的金鲤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藏高原》啊——来来来,这首歌一定要来台上唱。”王伦说。

    金鲤真迫不及待地从选手席走向舞台中央,青藏高原的旋律渐渐响了起来。

    金鲤真走到台上,旋律正好流淌到最后一个小节,作为她的“拿手曲目”,金鲤真已经熟记歌词了,轻轻松松地就唱了起来。

    薛耀曾说过:“金鲤真,你想杀了谁,就在他面前唱歌,你想让谁死后也不得超生,就在他面前唱高音。”

    金鲤真开口唱歌前,演播厅里很静,金鲤真开口唱歌后,演播厅里很乱,等到她开始飙高音,演播厅里立即炸开了锅,就连见多识广,在各种综艺里饱受折磨的王伦都捂着耳朵,对着镜头一脸生无可恋的复杂强笑。

    唯有吴泊宁一动不动,认真地听着金鲤真的演唱。

    高音飙完,金鲤真期待地看着吴泊宁。

    “你听一下这个,告诉我有什么问题。”吴泊宁说完,唱了一句《青藏高原》里的歌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鲤真笑得非常开心:“你的调子跑到外太空去了!”

    这什么金牌唱作人,连她的脚趾头都赶不上嘛!有他的这么一对比,她是不是更优秀了呢?哎呀,真是的,不是她不给其他选手出路,而是她过分出色,优秀的光环想遮也遮不住啊!

    没人说话,大多数人都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金鲤真。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吴泊宁缓缓举起了牌子——S。

    又一次,吴泊宁让所有人都震惊了——除了金鲤真。

    “大师傅,你可真有眼光!”金鲤真一脸感动:“我总算是遇见一个懂得欣赏天籁之音的人了!”

    王伦虽然挺喜欢金鲤真跳脱张扬的性格,但听了这句话也不由嘴角抽抽——比起天籁之音,刚刚金鲤真的演唱更像是地狱之音啊!

    “S?”丁一龙一脸怀疑世界的苦笑:“我果然不懂音乐……”

    “泊宁老师……我能采访下你给出S评级的理由吗?”王伦问:“是因为金鲤真选手刚刚唱出了海豚音的原因吗?”

    “我也很好奇吴泊宁的评级标准。”朱梦朵也露出好奇的神色。

    别人的海豚音那是海豚在唱歌,金鲤真的海豚音,那是海豚被掐住脖子后发出的尖叫。一路给C牌的吴泊宁为什么唯独对金鲤真给出S级的评价

    “没有高低音的概念,音准简直就是灾难,高音部分就像开坦克,只知道暴力前进,横冲直撞,如果对你刚刚的演唱进行评级,我只会给你E级的评分。”吴泊宁冷着脸说。

    “可是你给了S。”朱梦朵忍不住说。

    “因为我评级的是她的未来潜力。”吴泊宁看向金鲤真:“你的声带长在你的喉咙里,完全是暴殄天物,既然能听出走调,说明你还不是无药可救,我希望在后期的学习中,你能不让我后悔今天给出了S评级。”

    对吴泊宁来说,这大概是他职业生涯里难得的肯定了,上一个让他做出这么重评价的人还是时守桐——“论天赋,我不如他。”那时候时守桐还刚刚在国内乐坛上初露锋芒,后来,他成为了首个风靡欧美的中国籍流行天王,数次在格莱美上斩获重量级大奖。

    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连金鲤真选择性地听见了吴泊宁那半句好话,开开心心地回到了选手席。

    所有选手都预评级过后,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到了午后一点,于是演播室里的九十名选手和四名导师开始向着食堂移动。

    在食堂大门前,每个选手都要测量过身高体重才能进去,于是金鲤真就看到许多选手担惊受怕地开始去除身上的重物。

    “惨了……昨天晚上我吃了火锅。”排在金鲤真前面的一个选手一脸担忧地说。

    “节目组会公开体重数据吗?”另一个选手更慌张了:“我百度百科上的身高体重要比实际好一点点……”

    怕不是一点点吧?金鲤真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轮到金鲤真,她的身高是167厘米,体重105斤,身后不知是谁笑了一声:“肥死了。”

    谁肥?反正不可能是金鲤真,金鲤真对自己的身材满意得很,她置若未闻,径直进了充满香气的食堂。

    许多测了身高体重的选手的显得愁眉苦脸,面前的餐盘里只有一点点青菜,端着餐盘致力于堆出一个埃菲尔铁塔的金鲤真就显得十分突出了,一般一桌选手才会有一个摄像师跟拍,而金鲤真这里,她一个人就有一个摄像师在跟拍,还有特殊待遇的都是在刚刚预评级环节表现出色的选手,比如裴珠,她所在的餐桌有两个摄像师,又比如李风绮,有两个摄像师明显是在单独拍她。

    表现不出色的选手围聚在表现出色的选手身旁,借此获得镜头,而表现出色的选手则在众星捧月和溜须拍马中更加耀眼,只要表现不出色的选手对自己有着正确的绿叶定位,两者之间就能形成良好的寄生关系。

    金鲤真算是表现出色的选手还是表现不出色的选手?从话题度来说,她是预评级中除曲雪融外最亮眼的选手,但是因为她在自我介绍环节可怕的宣言,没人选择和她坐一桌。

    金鲤真也不屑和弱者们群聚,她自己走到一张空餐桌前坐了下来吃饭,全程都有一个摄像机对着她专门拍摄,引来周围不少选手嫉妒的目光。

    吃完饭后,在回房间的过程中,摄影师没有继续跟拍了,金鲤真回到个人宿舍所在的3楼,往走廊尽头走去后就看见了站在她门口的曲小敏。

    “哎呀,这不是cospyer曲小敏吗!”金鲤真捂住嘴,夸张地叫道:“你cospy的全球巨星金鲤真实在太amazing了!唯一的不足就是颜值还差了一百个银河系那么远,没关系,去韩国换个头回来再接再厉吧!”

    曲雪融的脸色沉了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又没话和你说。”金鲤真翻了个白眼:“别来蹭我热度。”

    金鲤真走到门前准备开门,曲雪融猛地握住她的手腕,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来买菜的,你信吗?”金鲤真皱起眉,不耐烦地看向曲雪融:“我警告你,不想让你那张可悲可怜的脸上开花,就给我放手。”

    曲雪融在她威胁的目光下,依然紧紧握着她的手腕。

    “你为什么什么都要和我抢?”曲雪融低声说。

    “这话该我问你吧?”金鲤真一脸嘲讽:“你是什么毛病?和我抢男人不说,还要模仿我的造型,你以为染个和我一样的金发张逸昀就会喜欢你了?你和我差的难道只是一个发色?趁早死心吧,你就是现在爬回娘胎回炉重造,也不可能成为世界上另一个金鲤真!”

    金鲤真忽然变了脸,冷笑着用另一只手捏住了曲雪融的手腕狠狠一握,曲雪融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由松开了金鲤真的手腕,金鲤真抓着她的手腕,将她逼到后背紧贴墙壁。

    “张逸昀——”残酷而轻快的声音在曲雪融耳边响起:“永远都是我的。”

    金鲤真松开了手,曲雪融面色惨白,双眼却充满憎恨的火焰,金鲤真看也不看,走进卧室,将门甩在曲雪融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这些天三杯奶吃舒服了,可要记得匹萨的好啊!!匹萨没有存稿只能一更两更的时候,你们想想喝三杯奶的时候,不要暴力催更啊/(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