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 金鲤真的确不伤心。

    不仅不伤心, 恰恰相反, 她还开心极了。

    只是一晚上的时间,她的几个社交账号的粉丝数就分别上涨了几十万, 最多的微博账号甚至上涨了快一百万的粉丝——这可都是活粉,是白捡的热度啊!哪能不好好利用起来?所以金鲤真一鼓作气, 连拍了七个展示才艺的小视频上传, 面对网友们发来的恶评,金鲤真也一点不觉得恼怒,他们说他们的, 难道自己还能少块肉?有本事到面前来揍她啊?

    不过都是一群对她的优秀心生嫉妒的LOSER罢了。

    金鲤真发完小视频后, 心里舒坦了,又在手机上面打开了鹅组,不出她的意料,几乎每隔三个帖子, 她的名字就要在标题上出现一次, 金鲤真心情好,挨个点进去回复。

    帖子一:【你们看了和薛耀传绯闻的那个金鲤真的小视频了吗?我笑到肚子疼】

    金鲤真:给你揉揉。

    帖子二:【金鲤真赶快作为搞笑艺人出道吧, 哈哈哈哈太有才了……】

    金鲤真:我会再接再厉的。

    帖子三:【这个金鲤真到底是干嘛的?】

    金鲤真:还没想好。

    帖子四:【扎心了, 刚刚宿舍外面有药姐姐在吼金鲤真窝草你全家】

    金鲤真:来吧。

    帖子五:【你们还记得今年和薛耀一起考进上艺的裴珠吗?不是一直有传言他们早就是一对了吗?金鲤真又是什么鬼?】

    金鲤真:可爱鬼。

    帖子六:【我还是不相信薛耀今晚的绯闻,他的理想型不是高冷仙女吗?怎么看这个金鲤真也不像他会喜欢的类型】

    金鲤真:本来就是假新闻, 为什么要相信?

    金鲤真正回复得起劲,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金鲤真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薛耀的经纪人小夫。”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金鲤真懒洋洋地说。

    “是这样的, 网上的风波你应该已经看了吧,我们想拜托你和薛耀共同出一份联合申明,澄清一下昨晚的事情。”

    “好啊。”金鲤真痛快地答应了。

    金鲤真答的这么爽快,反而小夫犹疑了:“你……还没有其他要求?”

    “什么要求?哦——对了,申明里不能提及我喝醉的事,不然我不会署名的。”

    “没问题。”小夫说:“我们这里拟好申明稿后会发给你审阅,没问题我们再公布。”

    “可以。”

    小夫挂了电话,看向等着他说话的薛耀:“答应了,没提要求。”

    “算她识相。”薛耀松了一口气。

    “你这个同桌的确不是一般人……”小夫又点开了金鲤真发的其中一个视频,正好是特技美妆,所谓特技美妆,就是画到最后发现画得乱七八糟索性全部用拍照APP里的化妆特效覆盖,再前尘忘尽,仿佛这飘动的眉毛天生就长在脸上一样,明明是很尴尬的事情,表演才艺的本人却依旧自信张扬,以平常心去看的话,除了搞笑,还让人觉得有些天真可爱。

    “你星期一上课的时候问问,她有没有作为谐星出道的想法。”小夫说。

    “小夫哥?”薛耀瞪大眼:“你脑子短路了?你要签她?!”

    “我没精力再带更多艺人了,但她要是有这个意愿,我可以介绍一个经纪人给她。”小夫若有所思:“她很适合娱乐圈这条路,可以先试试作为谐星出道,她外形靓丽,后期再慢慢转型,做综艺做主持都挺好。”

    “关我屁事,我才不会去问。”薛耀一脸嫌弃。

    金鲤真放下电话没多久,楼下忽然传来关门的声音,她猛地丢下手机冲出房间。

    她跑到玻璃围栏边向下望去,正好看见江璟深从玄关处走进客厅。

    “舅舅!”金鲤真兴奋地叫道,冲楼下的他挥手。

    明明金鲤真叫得那么大声,江璟深却连头没抬一下,虽然看不到脸,但金鲤真依然感觉到了他身上缠绕的低气压。

    金鲤真从他阴沉的脸色上看出不对,猜测他是看到了今晚的新闻,金鲤真心里一紧,知道一会要迎接狂风暴雨了。

    果不其然,江璟深一上楼就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卧,松手扔到床上,金鲤真刚刚开口,江璟深就说话了。

    “金鲤真,你最好把谎想好了再说。”江璟深脸色难看地看着她。

    金鲤真默默吞下了刚刚到了嘴边的“误”字。

    “说啊!你平时话那么多,现在怎么不说了?”江璟深说。

    “我话多那是因为对象是你!”金鲤真委屈地说:“和别人我说一句都嫌多!”

    “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和薛耀是怎么回事?”江璟深的声音又冷又沉,那双笑起来春华一片的眼眸此刻只有令人发寒的冰冷。

    金鲤真又不说话了。

    “你那么会诡辩,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江璟深冷笑。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金鲤真气鼓鼓地说。

    “那是因为你编的谎话太低级!”江璟深说。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金鲤真委屈又悲愤地朝他大叫:“如果这是谎话,世界上就没有真话了!可是你从来都没有信过!连这句话你都不信,我说别的你也不会信——你早就认定新闻上写的是真的,既然这样,你又来问我做什么呢?随你怎么想好啦!你叫我想好谎话再说,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对你说过谎话!”

    眼泪扑簌扑簌地从少女瞪大的双眼里掉落,她乌黑的睫毛沾上泪珠,和少女愤怒的身体一起微微颤抖着。

    江璟深还没从她的大喊里回过神来,就见她往卧室外冲去,他下意识地伸手拦住了她,顺着他的这股拉力,金鲤真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江璟深感觉到了她哭泣时的颤抖,那个总是天不怕地不怕,没心没肺笑着的金鲤真,在撞进他怀里以后,主动抓住了他的衬衫,她埋着头,一声不吭地将眼泪流到他胸口的衬衫上,江璟深的心忽然抽疼了一下,他伸手去推她的动作就像后继无力似地落到了她的肩上。

    金鲤真察觉到他的动摇,伸手试探地抱住他的腰。

    他没有挣脱。

    “……你说吧,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璟深低声说。

    “我喝多了,遇上了坏人。”金鲤真抽噎着说:“是他帮助了我,我醉得厉害,他不知道我住哪儿才会带我回家,我们什么都没发生,第二天醒来我就马上走了,只是没想到外面会有狗仔蹲守。”

    “你为什么要去喝酒?”

    金鲤真小声说:“不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金鲤真的话音落下,卧室里陷入了寂静,半晌后,她肩上的那双手主动离开了她。

    “我已经说过了……”

    “为什么?”金鲤真打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不能喜欢我?不要再说你是我舅舅这种话——我问你,你讨厌我吗?”

    江璟深看着她。

    “告诉我,你讨厌我吗?”金鲤真又问,声音低柔,被泪水洗涤过的眼睛黑亮清澈,盛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执着。

    许久后,他的嘴唇动了动:“不。”

    “那么你敢发誓,在我每次说喜欢你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有动摇吗?”

    江璟深刚刚张口,金鲤真就怒声道:“你敢用我妈妈的名义发誓,一秒都没有因我动摇过吗?!”

    江璟深顿住了,有那么一瞬的时间,金鲤真都要以为今天能拿下他了,但是她的窃喜还没来得及从心底升起,江璟深的神色就重新变得冰冷。

    “金鲤真。”江璟深说:“你玩笑开过头了。这两天你就在家里好好想想自己做的事是对是错。”

    江璟深留下金鲤真一人在卧室里,关门走了。

    “舅舅!”金鲤真开门,探出头气恼地喊道。

    没有人回答她,几十秒后,楼下玄关再次传出关门声——他走了。

    革命尚未成功,金鲤真还需努力,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卧室。

    一直以来都无往不胜的织尔蒂纳宝宝迷茫了,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拔下江璟深这颗硬钉子?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本的数据很差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明明评论里大家都看得很开心对吧

    22W字了,收藏才两千不到,简直扑到地心

    祈祷有朝一日能逆袭,为表诚心,今天还是三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