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全民女神是本书 > 第102章
    宋锦书的这场学术报告, 被在场的观众录了下来, 征得主办方和宋锦书的同意后, 上传到了微博和各大视频网站上。

    视频点击量以一个常人不敢想象的速度飞快增长,光是微博就已经好几万转发了。

    下面的评论和点赞数量更是一个比一个高。

    “姐妹们, 我是不是中毒了啊?我竟然看一场学术报告的视频看得眼泪哗哗, 可是我真的觉得好感动啊……宋宋真的说得特别好, 我觉得她说话的时候, 眼睛里真的在发光!”

    “楼上的别跑, 我也哭了……宋宋真的既漂亮又聪明不说,性格更是实打实地惹人喜欢。为什么会有这么棒的人啊?”

    “我是学语言学的, 听完报告才发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真的太棒了, 这样的项目真的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可是宋宋竟然一个人实现了这个项目!啊我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总而言之, 我也想好好做科研,有朝一日能和宋宋一起交流心得!”

    的确,视频中的宋锦书, 侃侃而谈, 认真地讲着自己的ppt和科研历程。语言浅显易懂, 但是越思考却越有味道。

    尤其是最后的那段采访,宋锦书整个人身上都在发着一种不知何名的光芒,你轻而易举地就能被她给感染到,好像每一句话都深入人心一样。

    她太真诚了,真诚得让你想上去抱抱她。

    而在这个学术报告的视频过后, 又是一个新的视频刷遍全网。

    是宋锦书在s大做的个人演讲的视频。

    宋锦书自己都没想到,她在s大的演讲,竟然会被主办方举办得这么……

    隆重。

    对,宋锦书除了这两个字,一时之间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本来以为这场演讲举办的方式会跟自己科研讲座时差不多的,在一个规模一般的报告厅里、台上台下的距离也很近,就讲一讲自己的经历就可以了。

    当然,宋锦书也是这么准备的。

    可是真的等到演讲前一天去看现场的时候,宋锦书才发现,主办方竟然财大气粗地把s大最大的、能容纳好几千近万人的大礼堂,给她布置好了。

    宋锦书……

    默默地查了一下这个大礼堂。

    查完之后,宋锦书又默默地收起了手机,生平第一次认真地担心起来明天会不会因为观众席没人而尴尬无比。

    这个礼堂,最多可以容纳一万人,是s大用来举办开学典礼、毕业典礼等几乎全校的学生一起参加的活动的场所。

    ……

    宋锦书咽了咽口水,试图跟负责人沟通:“……那个,我知道现在请你们更换场地有点过分,但是……”

    宋锦书话还没说完,负责人就疑惑无比地问道:“为什么要更换场地?这已经是我们s大最大的场馆了。”

    所以才希望你们更换的啊……

    要是这么大的场馆,结果明天只来了一点点人,岂不是很尴尬?

    等到宋锦书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负责人蓦地瞪大了眼睛,下一秒就喷笑出来:“不是我说,宋宋,你到底对自己的人气有什么误解啊?”

    宋锦书讪讪地摸了摸头。

    她对自己的人气没什么误解,也知道自己挺多粉丝的。

    可是这又不是什么唱跳舞会,就是个演讲而已啊。

    何况现在是7月底,s大毕竟是个大学,虽然现在学校还有不少留在学校的苦逼研究生和博士生,但是……

    本科生不剩多少了啊。

    宋锦书真的很担心,也不是担心别的,主要是丢不起脸。

    负责人看到忧心忡忡的小姑娘,更是笑得畅快:“宋宋,你别担心了,我给你保证,明天绝对会爆满的!”

    真的吗?

    小姑娘眼巴巴地瞅着自己,负责人直觉得心头发软。

    太可爱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

    他连连点头。

    宋锦书这才笑了开来。

    行吧,人家负责人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意见能表达呢?

    而后,宋锦书转头就看见了往她这边走来的池彦。

    宋锦书立马眼睛一亮:“你怎么来了啊?我出门的时候你不是还在睡午觉吗?”

    “你还说呢?”池彦脸色并不算特别明朗,“出门都不知道把我叫醒吗?一个人就到处乱跑,我不跟着你你遇到什么危险麻烦怎么办?”

    负责人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会以为池彦说的不是一个名满天下、全世界到处飞做同传和科研的宋锦书,而是一个可能只有三岁的小女孩儿……

    而且,他们安排的酒店不就在s大门口吗?三分钟的距离,能遇到什么麻烦?

    然而,那个在台上熠熠发光、万人敬仰的女孩子,这个时候也丝毫不嫌池彦唠叨,只是笑:“嗯,我错了,阿彦你不要生气。”

    软软的一句话出来,池彦的脸色简直是肉眼可见地好转。

    他抿了抿唇,强压下控制不住上扬的唇角,傲娇地点点头:“算了,不生气了。”

    而后,他仿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负责人一样,转过头来跟负责人打招呼:“你好。”

    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在别人做来会显得很不礼貌的动作,由池彦做起来……

    你就是觉得理所当然。

    怎么说呢,明明这个男生也是刚成年的年纪,但是周身却自带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小小年纪便锋芒毕露,让人忍不住想,等他以后再成长些,该是什么样子。

    负责人在心里想了一番,也朝着池彦打了招呼。

    “怎么样,结束了吗?我带你去吃东西。”得了回礼,池彦立马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旁边的女孩子身上,那种骄矜的气息也瞬时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满满的耐心和包容。

    宋锦书立马开心起来:“嗯嗯结束了,今天去吃什么?”

    “猜猜看?你肯定会喜欢的。”

    两个人边说边往外走,走了几步宋锦书才反应过来,连忙跟负责人告别:“那我们先去吃饭了前辈,辛苦您了!”

    负责人冲着宋锦书摆摆手,摇头一笑。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觉得自己浑身在发光。

    当然,这跟在台上发光的宋锦书是不一样的,宋锦书是光芒万丈,他是……

    一万瓦的电灯泡。

    啊,就这么照亮了人间!

    感觉要被自己给感动到是怎么回事==

    池彦的确带宋锦书去吃了现在无比想吃的东西——草莓圣代。

    “不要吃太多,等会儿我们还要吃饭。你不要因为吃圣代而吃不下饭,对身体不好。”在外人面前的酷guy池彦,一到宋锦书面前,就自动化身老妈子。

    叮嘱这个叮嘱那个,自己都不嫌烦。

    宋锦书胡乱地点头应下,而后用勺子挖了一勺圣代送进嘴里,立马开心地眯起了眼睛,脚丫子更是乱晃一通。

    为什么会有圣代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让人吃了真的会忍不住心情变好~

    看到小姑娘开心,池彦也忍不住弯了弯嘴唇。

    宋锦书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她解锁手机,而后看到是他们微信群的消息。

    叶行远:“宋宋宋宋,你明天还要做演讲吗?!”

    宋锦书一提起来这个就叹气:“是啊,而且主办方太看得起我了,竟然给我了一个超级大的场子。我都怕明天没什么人来呢。”

    肖澜:“没事儿宋宋,明天我们也去看你演讲。”

    宋锦书愣了一下:“啥?你们不是在家里吗?”

    她说完,抬头看了看专心盯着自己看的池彦。

    而后撇撇嘴,踢了池彦一下:“澜澜他们怎么说明天要来啊?”

    “我们家宋宋要做这么大的演讲,他们怎么能不来?”池彦……很理所当然。

    宋锦书竟然一时之间挑不出什么毛病。

    行吧,她是宋锦书,她最大。

    /**************/

    只不过,宋锦书同学所有的担忧在第二天进场的时候看到场内的盛况时,刹那间化为乌有。

    ……???

    这真的是她的演讲会,不是什么万人演唱会之类的?

    这么大一个场馆,竟然真的坐得满满当当,几乎一个空位都不留!

    甚至无数人就这么高举着她的灯牌和横幅,真的是拿出一种看演唱会的状态来的!

    宋锦书站在后台,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这场演讲其实准备了很久很久,因为这个主题也让她的确感慨良多。

    可是现在看着这么多脸上激动满满、不知道究竟从哪里赶过来听自己做演讲的粉丝们,宋锦书却突然间觉得……

    觉得自己,活得真开心。

    场馆里灯光蓦地暗了下来。

    刚才躁动不安的场子,突然也寂静了一秒。

    下一秒,那道清丽而干净的女声,就这么在整个场馆里响了起来。

    “欢迎大家今天来听我的演讲,我是,宋锦书。”

    刹那将,铺天盖天的掌声、欢呼声和尖叫声,立马响彻整个馆子!

    就是自觉已经经历了不少风雨的宋锦书,这个时候都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种堪称虚荣的心情。

    她一步一步走上台,一束追光打在她身上。

    女孩子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干净得不染纤尘。

    宋锦书眼里,都是台下亮着的灯牌和荧光棒。

    一张张激动的脸在她眼里划过——

    全都是属于她的,万丈星河。

    宋锦书弯眸笑了笑:“我很惊喜今天竟然有这么多听众来听我讲我的故事。”

    “说实话,我最初拿到这个主题的时候也很是震惊,震惊于我一个18岁的女孩子,竟然也可以像个成功人士一样站在台上回忆往昔。但是细细想来,竟然发现这两年间我的确做了不少事情。”

    宋锦书就这么细细地数过去:“做了很久的同声传译、拿了一个英语演讲比赛的第一名、参加了数理化生的全国竞赛、录制了《华国宝藏》、还做了一部电影的编剧,最近又参加了高考。的确算得上精彩,而我也的确过得忙碌充实。”

    ……

    女孩子温柔而充满力量的声音就这么在场馆里回荡,细细柔柔、却让人忍不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她。

    这场演讲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

    宋锦书讲了很多很多东西,把她这两年间的痛苦和开心全都说了个遍。

    痛苦,也没什么痛苦,起码不足以留在她的记忆里;开心,倒是俯拾皆是。

    她永远喜欢这里,永远喜欢身边的这群人。

    宋锦书顿了顿,看向了永远坐在她台下第一排最中间的那个俊朗男生,而后笑了笑。

    “最后的最后,池彦,我爱你。”

    我更知道你爱我,并永远欣喜于此。

    我今年只有十八岁,未来还有很长很长。

    在未来的途中,我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是否还会有无数的磨难和挫折,也不知道自己的科研是否会一帆风顺。

    但是想想也知道,哪有人可以永远一帆风顺?

    我今年十八岁。

    即将读大一,去翻开人生崭新的一页,我很期待,也有些恐慌。

    我有朋友即将与我分离,也有更多的人会陪在我身边。

    我还会认识更多更多的人,去见一些我从来没见过的风景。

    我是一本书,我不知道会不会哪一天被别人发现我是一本书,还是说将这个秘密带到下辈子去。

    可是还好,还有人和我共享这个秘密,他们包容我更支持我。

    我的十八岁,你好。

    我的阿彦,你好。

    整个场馆里都因为宋锦书那句话而陷入了铺天盖地的沸腾中。

    在这漫天的喧闹中,那个叫池彦的男生缓缓扬起唇角——

    那我会用一辈子让你知道,我更爱你。

    远胜于,我的生命。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唔,到这里就正文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上的支持和包容!

    这本书中间出过一些差错和问题,包括阿容自己也经历了很多很多,又是漫长的三个多月,谢谢你们一直都在。

    我爱你们。

    明天还有一个番外,说说前世今生。

    今天的评论全部发红包~

    谢谢大家支持!

    谢谢宝贝的营养液~

    读者“jinnee”,灌溉营养液+5;

    爱你!使劲亲亲你么么么么!

    下本苏爽文应该在1月份了,希望到时候的我能有一个更好的状态,写出你们更喜欢的东西吧。

    宋宋喜欢你们,阿容喜欢你们~

    ☆、番外

    番外宝藏

    池彦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独特。

    这种独特, 是从小就分外受到的优待开始的。

    见惯了别人对着自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大哥,甚至于是一个还不怎么知事的自己的巴结, 池彦从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

    池家,是一个很大的财团。

    因为这种财力, 自然而然有无数人上赶着求他们做事。

    他自幼聪慧,这种事情见得多了, 也就无趣了。

    毕竟就连他身边交好的朋友, 也全得叫他一声“彦哥”。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 池彦并没有感受到一个来自于大家族继承人的压力。

    相反, 他过得很开心,潇洒而自在,从小就被告知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因为他有一个很厉害、足以挑大梁的大哥。

    池彦一直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直到……

    那个让他尊敬无比、让父亲器重十分、让外人满是艳羡的大哥,一直被当作池家继承人培养的大哥, 完美得足以让人惊叹的大哥, 飞机失事。

    池彦从没觉得生离死别是离自己这么近的。

    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 他妈妈生生哭晕了三次,更不要说一直很是宠爱他们兄弟两个的爷爷奶奶了。

    老人家哪里抵得住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可是无论再怎么样, 池彦都清醒无比地意识到,他的大哥回不来了。

    ——似乎有人比他更清醒。

    池父是最快从伤痛中恢复过来的那个,他的第一反应是要培养池彦继续做接班人。

    也就是说,池彦得扛起他大哥以前所承受的所有重量。

    ——池彦,心知肚明。

    只是他完全不愿意承认,甚至不敢相信, 为什么大哥走了之后,爸爸最在意的还是池家的家业?

    池彦不明白,也压根不想明白。

    所以他选择了最愚蠢的装傻。

    每天只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甚至比以前更混,像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

    池彦根本不愿意走出来。

    无边无际的痛苦中,池彦最喜欢的事情是待在书房。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那里有可以让他安心的力量,也好像……

    他在等待着什么。

    说来奇怪,爷爷自他很小的时候,就郑重无比地交给他一本古籍。

    也不能算古籍,是一本无字书。

    爷爷很认真:“这本书是祖上传下来的,说一定要一代一代传下去。这本书我交给你,我有直觉,阿彦,你需要这本书。”

    无字书能做什么?

    池彦自然是不信的。

    但是到底是敬重的爷爷给他的,所以池彦也就只是在心里笑过后,便收进了书柜中。

    他有时候也会觉得很古怪,好像有什么话,他都想跟这本无字书说一样。

    其实池彦自己也说不清楚,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要不然一个21世纪的相信科学的人,怎么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这些念头,最初起源于一个梦。

    他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做着的一个梦。

    梦里是无边无际的大火,一个长得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人在拼命地伸手去火里捞着什么东西。

    说来也奇怪,明明只是梦而已,有时候池彦会觉得自己也很清楚地感受到了火烧在自己身上的痛楚。

    清晰得让他害怕。

    他也去看过医生,医生比他还奇怪。

    医生告诉他,如果一个人反复梦到什么可怕的场景,并且总是觉得自己能感受到梦里的痛苦的话,通常是经历过相似的场景。

    也就是说,有很重的心理阴影。

    可这就让池彦更加不解了。

    要说他对飞机失事有心理阴影还可能,他一个从来没见过火灾的人,能对大火有什么心理阴影?

    他压根就没见过和火灾相似的场景啊。

    不得其解。

    后来这个梦的内容,越来越繁琐。

    准确来说,已经可以用离奇来形容了。

    池彦在梦里,看到了一本书,没有字,可以化成人形,会说话。

    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说起话来眉眼弯弯,眼睛里都是光。

    她是自己的一本书,所以化成人形时,自然而然就经常陪在自己身边。

    很聪明,很爱闹。

    池彦自觉已经挺聪明了,但是那个女孩子才是真正的聪慧,好像无所不知一样。

    有时候噼里啪啦地就可以背一长段内容,看到把自己吓了一大跳的样子,女孩子又咯咯地笑。

    “那我说给你个秘密,你不许说给别人听!”女孩子盯着自己看,好像真的要跟他分享什么大秘密一般。

    梦里的他有些好笑地点点头:“你尽管说就是了,我怎会讲予别人?”

    女孩子这才满意,又是一阵清脆的笑声:“我是一本书哦。”

    他更是好笑:“这我不是已经知晓了吗?”

    “不,不仅如此,”女孩子认真地摇头,“我是一本母书,你可知何为母书?”

    他也不答,就等着女孩子说话。

    女孩儿似乎也没想卖关子:“全天下所有的书都得叫我一声母亲!”

    他一愣。

    女孩儿得意地抬起头,像是在等他夸。

    又歪歪头,想起什么:“也不能如此说,因为我还有个哥哥。”

    “哥哥?”

    女孩儿又点头:“对啊,哥哥。我哥哥对我可好了,我经常趁你半夜睡着去找我哥哥玩。”

    说完,女孩儿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忙捂住嘴,连连摇头。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有一种感觉叫——嫉妒。

    他也想听这个女孩子夸他,说他可好了。

    女孩子看他脸色不好,连忙握住他的手摇了摇:“你不要生气可好?我下次带你见见我哥哥。”

    他转而思索了一下,这是不是也算见过家人了?

    心情好转,他面上却丝毫不显,反而仍是淡着脸:“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弯着眼笑:“宋宋,你唤我宋宋就好。”

    女孩子又想到了什么,转了转眼珠子:“这个时代,还没有注音字母啊。”

    注音字母?那是何物?

    宋宋掩嘴笑:“我偶有贯通古今的本领,这该是在之后的朝代才出现的。但是念在……”她说到一半,似是有些不大好意思地抬头,瞅了他一眼,敛眸继续道,“念在你对我很好的份上,我就大方告诉你吧!”

    宋宋就抬手,拿起他桌上的毛笔,沾了沾墨,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了一个符号。

    他看过去。

    ——“ㄙ”。

    他看得认真,宋宋就给他讲:“这个便叫做注音字母,其实是你后面的人才创造出来的。我就是随便一说,你且随便一听就好。”

    “这个字母,是我的名字的开头……我为何觉得我跟你讲不明白呢?”宋宋歪着头,有些费解。

    他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告诉他,这个“字母”是她名字的开头。

    那他,就得记得这个字母。

    有宋宋陪在身边的日子,是快乐的。

    读书时有人秉烛,画画时有人研磨,弹琴时有人静赏,花开时有人观看。

    他觉得,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

    哪怕宋宋的那个哥哥时时埋怨他抢走了宋宋的注意力,他也只当做没有听见。

    说来也怪,他向来是不会觉得哪个女孩子漂亮的,可宋宋除外。

    那个精灵剔透的女孩子,无论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国色天香的。

    这种神仙日子本该是没有穷尽的,直到天子一道禁令就此颁布:“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

    那场大火,是他自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漫天大火。

    像是烧透了半边天。

    他所有的书都被抢走,无一例外地烧成灰烬。

    说不心痛是假的,偏偏他还有所安慰——

    只要宋宋还在他身边就够了。

    宋宋出门去,一回到家里便神色怪异。

    “你的书都哪去了?”

    他低头,沉默不语。

    “我听见了无穷无尽的……哭泣声。”向来未语先笑的女孩子这次眉头紧皱,“是哭泣声,哭得我……”

    她似乎要昏过去。

    他想了想,明白了一些。

    她毕竟是母书,那些书毕竟是她的孩子,所以听见哭泣声也是正常的。

    她夺门而出:“我要去救我的孩子们!”

    他连忙跟上,这怎么行?

    她能逃过一劫已是不易,哪能救得了别的书?

    ……

    池彦是被闹钟吵醒的。

    他有些怔楞地看着天花板,一时间还完全回不过神来。

    那种被烈火灼烧的痛楚又若隐若现,池彦这次倒是明白了原因——

    他在梦里,为了救那个叫“宋宋”的女孩子,竟然孤身跳入火坑中。

    宋宋是聪明,但到底有些年幼。

    从成精以来,除了陪在他身边之外,就到处看望自己的那些孩子们。

    身为一个母亲,哪能亲眼看着自己孩子们全都被活活烧死,几乎一个不剩?

    不过庆幸的是,梦里的他似乎没死。

    他紧紧地抱住那个女孩子,她伤势惨重,但到底是救回来一些书。

    他也伤得不轻。

    胳膊上全是烧伤,但他一点都不觉得痛,满心满意都是奄奄一息的宋宋。

    “当母亲的,到底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场火啊……”宋宋仍旧朝他笑,“只是连累了你,我太傻了,对不起。”

    他连连摇头:“不,你不用说对不起,我心甘情愿的。我现在就去找大夫,宋宋,宋宋!”

    宋宋也摇头:“没用的。不过你放心,我死不了……我也不疼,只是我好累啊。阿彦,我到底是不能陪着你一辈子了,你……以后还会有人陪着你的……”

    她似是有些不甘心。

    他不听:“不,我不会让别人陪着我的。宋宋,我只想让你在我身边!”

    可是说到底,伤势过重,宋宋还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少女的样子,又慢慢变成了一本残破的无字书。

    他第一次听见宋宋的那些孩子们讲话。

    “母亲不知道要沉睡多久……”

    “母亲这次出远门,把很多书都藏了起来,免于一劫。我永远爱她,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母亲。”

    “这次沉睡,可能得上千年才能苏醒吧……”

    ……上千年。

    他怔怔愣愣。

    他只能活几十年,哪里能看到宋宋苏醒?

    “我不愿喝下这碗汤,我想记住她。”

    孟婆叹了口气:“这哪是你不愿喝就不喝的,多的是人跟我说不想喝汤,但到头来为了转世,照样把汤喝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的。你记住她也是苦难,不如忘了她吧,我看过了,你接下来的三次转世都是富贵人家,自然会给你找一个貌美妻子的,说不定还可以享齐人之福。”

    这是孟婆说得最多的说辞,大多数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喝了汤。

    反正只要忘记了,就永远不会记得也不会痛苦了,不是吗?

    他仍旧摇头,堵在桥头不愿意走:“我不,我一定要记住她。”

    不从这里走,就没办法投胎转世。

    他就这样固执地等在这里,似乎吃定了孟婆一定会放过他一样。

    孟婆真的快服了:“我求求你了,小本生意不好做,你就饶了我吧!”

    他仍旧低头不语。

    孟婆第一次见到固执到这种地步的人。

    她叹气:“行吧,那我给你稀释一下。你转世之后,只要愿意,就会在梦里看见她。可我还是想跟你说,她伤得很重,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苏醒。你还是愿意等她吗?”

    他郑重点头。

    能不能看见她都无所谓,她可不可以陪在自己身边也无所谓,只要自己记得她就够了。

    他会记得她叫宋宋,记得她在自己耳边温声软语,记得她弯眸笑、眼里满是光芒的样子。

    要是等到宋宋苏醒,宋宋记不记得自己也无所谓。

    他一定会对她好的,用尽所有方法,去护她周全。

    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等到宋宋苏醒过来的。

    孟婆就趁着阴兵不注意,迅速地往汤里掺了一勺水,递给了他。

    他接过来,冲着孟婆道谢,而后一饮而尽。

    迈过这座奈何桥,看尽生离死别,哪怕我转世无数次,也永远记得你。

    孟婆的确没有骗他。

    宋宋伤得很重,需要沉睡很久才能苏醒。

    虽然汤里掺了水,但到底他还是喝了汤,所以前世的很多事情并不能记得。

    只是从他很是年少的时候就开始频繁做梦,梦里是一场漫天大火,梦里还有一个弯着眸子冲着他笑的女孩子。

    他想,没事的,宋宋,我不着急。

    我愿意等。

    你一直在沉睡,那我就愿意一直转世,直到你苏醒为止。

    永远在梦里记得你,也永远不会娶妻。

    我的妻子,只有你。

    一年如此,一千年仍如此。

    他做过很多家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怪事。

    比如无论如何都不肯娶妻,比如不停地在纸上写“宋宋”,比如在家里的每个珍玩上面都刻上“ㄙ”。

    随从曾好奇地问他,那个字符是什么意思?

    他没回答。

    只是想着,等千百年后,一定会有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孩子注意到这个字符,然后猜到是什么意思的,不是吗?

    那个女孩子可能不知道他现在的感情,但是当时,一定会有一个和他样貌相似的男生在她身边,永远护她周全。

    那他,也算功德圆满了。

    哦对,他几次转世,还听过很多故事。

    说几百年前,天子下令焚书,但是有一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奇女子把很多书都藏了起来,使得当时免于一难。

    说如果不是那个奇女子,当时很多文化早就断掉了。

    说那个女子,让很多古籍得以保留。

    说书人说得绘声绘色,像是亲眼见过那个奇女子一般。

    下面的听众自然是不信的:“我不相信有这样的奇女子藏书,那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啊!”

    说书人脸色一肃:“这是真的!”

    他就坐在二楼的包厢里静静听,低头不语。

    只是跟在他身旁的随从有些惊吓:“公子,公子您怎么……落泪了?”

    他摇头,接过手帕擦拭眼泪。

    “那不是眼泪。”他又笑,“是思念。”

    随从只以为自家公子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子,一哂:“公子,以您的身份地位,想娶哪个女孩子不都是轻而易举的?”

    他敛眸。

    是啊,轻而易举的。

    可是他爱的,只有那个还在沉睡的女孩子。

    叫……

    宋宋。

    /***********************/

    池彦从书柜里随意地抽出一本书,而后靠在书柜那里站着。

    竟然是一本诗集。

    翻开一页,上面写——

    “老来多相忘,唯不忘相思。”

    池彦觉得有些好笑,什么叫“唯不忘相思”?

    爱情能有多重要,才能让人这么念念不忘?

    反正他是不信。

    这么想着,池彦又猛地记起自己在梦里看到的那个女孩子。

    他低头沉思,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像那个女孩子那般聪慧漂亮的吗?

    不会的吧?

    叫什么来着?

    池彦有些记不太清楚梦里的东西了,但是又模模糊糊的,一个似乎被自己念了很久很久的名字要脱口而出。

    好像是……

    “宋宋”?

    池彦忍不住嗤笑一声,暗暗感慨自己可能真的有些傻了,竟记得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可从来不认识什么叫“宋宋”的人啊。

    再说了,母书这种东西,想想就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嘛。

    还成精,建国以后早就不许成精了好吧。

    他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顿时就没有了继续看书的想法。

    随意地把书又塞进了书柜里,池彦单手插裤兜,潇洒地转身离开书房。

    夜深了,也该睡了。

    只是池彦刚刚离开书房没多久,那些平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说话的书本们就开了口。

    “妈妈!”“かあさん!”“!”“Mom!”“Mutter!”

    ……

    此起彼伏、360°环绕无死角、而且一声比一声响裂的呼唤声不停地在宋锦书耳边响起。

    21世纪了。

    宋宋,也该醒了。

    该去见见那个,等了你上千年的男人。

    孟婆问过他三次。

    “用上千年换相守的几十年,值得吗?”

    那个男人就站在奈何桥头,回头望了人间一眼,满是眷恋和温柔。

    低低的声音迎风消散。

    “哪有什么值得不值得,不全都是心甘情愿吗?”

    开春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个番外真的让我写了好久……

    最后那句话,就是电影名字《春》的来源。

    我再悄咪咪补上一句话吧——

    “你在,春在。”

    然后,完结了!这本没写最后的小日常,因为觉得这些好像不该写出来……(我在说什么?)

    大家就将就看吧!

    19号就开新文了,《嗨,甜心》,感兴趣的可以再去给个预收~

    全订的大家也可以给个五星好评,阿容的爱永远都在!

    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谢谢大家的陪伴,有缘再见啦~

    谢谢宝贝的地雷!

    尹夕西扔了1个地雷;

    宝贝破费了么么么么!觉得这本书你投了好多雷,谢谢你的喜欢!

    阿容爱你们呀,今天的评论再全发一次红包~

    道谢了无数次,可能你们也听烦了,但是真的谢谢大家的包容和陪伴!

    有你们在,总让我觉得写文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情。挥手,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