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她是魔 > 第23部分
    么?”

    箬生渐渐收起笑容,看着木车上的人,若有所思道:“在下虽想帮忙,但在下实在找不出为救他人而要牺牲自己百年修为的理由。”

    三千白芷怔住,“您的意思是,要救活他,需损耗您百年的修为?”

    张子栩也愣住,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冒然带这两个人来找师父,毕竟损耗百年修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箬生点头道:“此人身上所承受的,远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玄音门臭名昭著的僵心咒,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三十多个咒术,每个咒术都直要他的性命。若不是有人封锁了他的真气,只怕他早已因再次受伤,而导致体内抗衡失平,所有咒术一起反噬,眨眼间化作一堆枯骨了,便是魂魄都难保全。若我不救他,他活不过一年。但若我救他,便要损耗我一百年修为。失去这一百年修为,我便与普通妖怪无异。你说,我有什么理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呢?”

    三千白芷闻此大惊,却不知如何作答。她不明白,君莫修作为魔教教主,应当无比厉害,如何还会受这么重的伤。受了这么多诅咒还能不死,也简直可怕。

    张子栩则一再握拳头,不知该怎么办。他想救人,但是不希望因此让师父受到伤害。

    一片沉默后,箬生却突然笑了,道:“这样,若是你能用一件可抵我百年修为的绝世的宝贝与我交换,我便救人。给你三天的时间找到这样的宝贝,等你找到了,在此直呼我的名字便可。我还有事,便不奉陪了。”

    话音刚落,箬生便凭空消失。

    三千白芷绝望地瘫坐在椅子上,仰天而叹:“我如今是傻丫,哪里有什么宝贝。”她突然想起她的天地一剑寻音破,精神一振,起身便要出去。

    张子栩也起身道:“你要去哪里?”

    三千白芷道:“当然是去找宝贝了。”

    张子栩连忙拦住她,摇头道:“没用的。三天的时间,你连我们的村子都出不了。何况这儿方圆千里都不会有什么绝世宝贝。师父这是在有意为难你。”

    三千白芷这才意识到她如今是个凡人,不能飞,要回到森林另一头找师父帮忙,光是来回就要耗去四天的时间。而且,她不能确定掌门父亲是否离去,若是她此番回去正好被掌门父亲抓个正着,别说救人了,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

    绝望的目光转向木车上躺着的人。

    她突然想起来,先前君莫修在村子里被人扒光上衣时,她看到他脖子上好像带着一个类似指环的东西,会不会是什么宝贝?

    想到这,她二话不说,爬上马车,扒起君莫修的衣裳。

    张子栩不能理解她的行为,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三千白芷已经把君莫修的衣裳扒开,准确找到了那个类似指环的项坠。

    古铜材质,质地细腻,上刻丰富多变的云朵,还有几行看不懂的小字,流光溢彩,绝非凡物。

    这不正是先前在琉璃镇时,师父质问她最后一个问题里提到的指环吗?名字好像叫什么天之痕。连师父都在找的东西,一定是个不得了的宝贝!

    就在三千白芷看着指环发呆时,君莫修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做什么?”有气无力的声音道。

    三千白芷吓了一跳,欣喜道:“你醒了?”

    君莫修咳了咳,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僵硬得无法动弹,只得继续躺着,有气无力道:“我一直醒着,听得到你们的声音,只是没办法睁开眼睛说话。”

    三千白芷乐道:“那正好,省得我解释了。你可以和我说说,这个指环是个什么宝贝吗?”

    君莫修看着她手上拿着的指环,眼睛渐红,语气也变得有些急促,“你想拿它做什么?若是想用它来交换那妖怪的一百年修为,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便是我死了,你也不能把它交给别人。”

    三千白芷却欣喜道:“这么说,这个指环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宝贝。”

    君莫修察觉到了她坚定的想法,心中一急,突破了身体的障碍,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要去夺三千白芷手上的指环。

    三千白芷见状,连忙跳下木车。

    君莫修便跟着摔下了木车,如一个废人,在地上挣扎着站起,一走一摔地扑向三千白芷,要将指环夺回来。

    三千白芷甚是不解,一边后退一边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难道这个冷冰冰的东西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

    君莫修再次摔在了地上,一边爬起一边道:“把它还给我!”

    三千白芷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心中十分心疼,急道:“清墨承彧,你给我清醒点!”

    君莫修突然身子僵了下,缓缓抬起目光看向三千白芷,眼中无数情愫飘过,最后化为了星光点点的泪花。他再次爬起来,走到三千白芷面前,伸出手想要去摸她的脸,却又似乎害怕什么般把手停在了半空,颤抖的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你果然是……”

    那个名字,已经十年未曾再提。如今,他竟然说不出口。不过短短十年,却让他恍如隔世。不过短短十年,却是沧海桑田。

    三千白芷趁着他发楞之际,一个转身跑到看呆的张子栩身旁,大喊道:“箬生殿主,我找到你说的宝贝了!”

    箬生应着她的声音凭空出现在她面前,微笑道:“哦?这么快?”

    君莫修看向箬生,眼神微颤,一字一顿道:“我不用你救!”

    箬生皱眉看向他,道:“看你这满身戾气,想必犯过不少杀戮。如此,不论你是什么人,我都不想救的。”

    君莫修因为体力不支半跪在地上,艰难地喘息着道:“如此甚好。请把天之痕还我。”

    箬生瞬间睁大了眼睛,瞳孔急剧收缩,不可思议的语气道:“你说什么?天之痕?”

    三千白芷连忙举起手里的指环道:“箬殿主,天之痕就在我手上。只要你救他,我就把它给你。”

    君莫修怒视三千白芷,道:“你给我住口!”

    箬生已经不在意君莫修,目光定格在三千白芷手中的指环上,久久不能移开,缓缓道:“这天之痕,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三千白芷抬手指向君莫修,诚然道:“从他身上搜来的。”

    ☆、千水轻陌

    箬生一挥手, 不顾三千白芷的意愿,将指环夺在了手中,又一转身,来到君莫修面前,面色可怖地道:“你认识千水轻陌?她如今人在哪里?”

    君莫修一双眼睛几乎溢出了血,缓缓看向三千白芷。

    箬生见他久久不回答, 失去了耐性, 一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逼问道:“快回答我, 她在哪里?十年前人人都道她死了,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可我不相信,她是那样一个怕死的人, 怎么会突然轻易地死了!她就是个大骗子,满口谎话, 满身谎言, 没有一句可信!她一定是藏起来了, 对不对?”

    君莫修却只是一直把目光放在三千白芷的身上, 望眼欲穿的眼神,似乎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

    三千白芷被那道目光看得毛骨悚然,又见箬生快要将他掐死, 连忙上前拉箬生的袖子,劝道:“他显然并不知道什么千水轻陌,你快放手,有话好好说。”

    张子栩见势不对, 也忙过来拉扯阻止。

    君莫修苦笑了下,终于开口,“我知道她在哪里。”

    三千白芷和箬生都愣住了。

    君莫修踉跄着挣开了箬生的手,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眼神深邃莫测,道:“用你一百年修为来换她的消息。”

    三千白芷闻此心中感叹,原来他并不笨,还知道性命是个好东西。

    箬生犹豫了片刻,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君莫修道:“就凭,天之痕。”

    箬生看了看手中的指环,一翻沉默,竟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三千白芷十分好奇,先前看箬生的表现,还以为他与那个叫千水轻陌的人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如今他却愿意用自己百年修为来换取那个人的消息,反倒不像是寻仇的了。无论如何,此行目的算是达到了。

    “不过,”箬生突然目光灼灼,“你需先告诉我,她如今在哪里。”

    气氛随着这句话一度凝结。

    三千白芷紧张地看着君莫修,因不知他先前所说是真是假,不由捏汗。

    一番沉寂后,君莫修缓缓抬起手指,指向三千白芷,眼神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光芒,冷而颤的声音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箬生仰天大笑了几声后,咬牙切齿道:“时间虽已过去了五十多年,我却还是能记得她有着什么模样。再戏弄于我,我便杀了你!”

    三千白芷也被君莫修那突如其来的一指吓得有点懵。纵然她不记得前世之事,但清楚知道自己作为三千白尘的女儿,定然姓氏也随父亲,断不可能叫什么千水轻陌。他定是想以此来哄骗箬生为他疗伤。可惜这个骗术实在太低级了。

    为了迎合君莫修的谎言,三千白芷连忙道:“对,我就是千水轻陌的转世!”她故意在转世这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箬生怔怔转身看她。

    君莫修因体力不支半倒在地上,边用胳膊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边道:“天之痕不是在你手上吗?”

    得到提醒的箬生精神一震,走到三千白芷的面前,将指环递给她,道:“戴上它。”

    三千白芷满心疑惑地把指环戴在了大拇指上。原本大她拇指一倍多的指环在戴上拇指的瞬间,突然收缩至大小刚刚好,很是神奇。

    箬生道:“天之痕是一个神仙为她量身打造之物,可招风唤雨引雷,世上只她一人可用。你若真是她的转世,便证明给我看。”

    三千白芷心头直呼完蛋,但还是硬着头皮举起了大拇指,念道:“风,风来!”

    话音刚落,天地便突然变色。风云变幻,如要下雨。接着,一阵狂风袭来,几乎要将众人吹飞。

    三千白芷吓了一跳,赶紧摘下了指环。天地随之也变回了正常。

    再看其他人。张子栩被方才一幕吓得抱着根粗粗的藤蔓不放,几乎神魂不在。君莫修躺在地上,脸上挂着似哭又似笑的表情。而箬生,则满脸写着激动,仿佛在克制着自己不要胡来。

    三千白芷自也被方才之事吓一身汗,心惊胆战道:“这……算是证明了吗?”

    箬生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孩子并非当年的千水轻陌,只是她的转世,脸上的激动渐渐消失,只剩了落寞,喃喃道:“原来,她真的死了。如果这还是个谎言,该多好。”

    三千白芷拉高了声音道:“请问箬殿主可以救他了吗?”

    箬生没再言语,转身走到君莫修身边,开始度修为给他。

    阵阵光华自箬生的体内流出,在周围形成了一圈光罩,又缓缓流入君莫修的体内,为他疗伤以及清除体内的咒术。

    三千白芷晓得要等上一段时间,便搬了个凳子坐着,看着手心的指环发了呆。

    方才她竟可以使用此指环唤风,难道她真的是千水轻陌的转世?千水轻陌,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张子栩因着师父要损失百年修为,有些不开心,走到三千白芷面前,直言道:“我真不该带你们来。”

    三千白芷想着箬生付出的代价,心有愧疚,讪讪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师父他一定会有好报的。”

    张子栩抬眼偷瞄她,道:“你真的是千水轻陌的转世吗?”

    三千白芷汗颜,“应,应该是吧。”

    张子栩随手扯了根草在手里把玩,喃喃道:“师父真是可怜,因着那个人的一句话,在这里苦苦守候了几十年,却最终还是没能再见她一面。”

    三千白芷的好奇心瞬间被勾起,道:“你师父和那个叫千水轻陌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你师父好像既恨她,又很在意她?”

    张子栩哼道:“看在你是她转世的份上,我便告诉你吧。那个女人,是我师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她改变了师父对人类的认知,让师父喜欢上了人类。”

    三千白芷愈加好奇,“你是不是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可否说与我听听?”

    张子栩白了她一眼,“我确实知道,不过那是我辛辛苦苦从其他妖怪那里打听来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三千白芷道:“我可是千水轻陌的转世,理所当然应该知道前世的事吧。若是你告诉我,道不定我还能想起什么,便可以回应你师父了。”

    张子栩想了想,觉得有理,点头道:“那我便告诉你。”

    五十多年前,箬生并非如今和善的模样,而是和其他妖怪一般,残忍嗜杀,视人类为敌人和食物,直到那天,他所在的这座森林里来了那个女人。

    箬生本想按照往常一样偷袭那个女人,然后把她吃下肚子,不想还未出手,便被一道雷电击中,昏了过去。

    女人也是奇怪,知他是想吃她的妖怪,却不杀他,只用藤蔓搓成的绳子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就走了。

    箬生醒来后,觉得自己被捆绑的模样甚是不堪,难忍如此大辱,便追踪着那女人气味找去,竟追到自己的住处。

    原来,那女人不仅赶走了周围所有妖怪,还霸占了他的住处。

    他大怒,想要推门进去找那女人算账,却发现门被滚滚雷电包围,别说推不开,光是碰一下便要被电伤。

    气急败坏的他索性四处搜集石头砸门,想要把门砸开。如此坚持了一天一夜,那女人终于不堪其扰,将门打开了一个缝隙。

    女人站在门后,透过缝隙看着他,道:“你就这么想吃了我?”

    箬生已经累得精疲力竭,毫不犹豫地点头。

    女人犹豫了下,道:“你把手伸进来,想要吃我哪里,我便把哪儿的肉割下来放你手上。”

    箬生因为饿得厉害,不加思考,便把手伸进了门缝。

    女人却一把拉住他的手,抄起一根类似戒尺的木棍便狠狠打了起来,边打边问:“知不知错?你知不知错?”

    那木棍上大约附上了什么法力,打起人来直有皮开肉绽之痛。箬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这等疼痛,又因隔着扇满是雷电的门不敢挣扎,痛得哇哇直叫,“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女人却并不停止,接着问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箬生只顾着疼,哪里还有心情思考,含泪哭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人边打边道:“你错在生为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