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思我钧天奏 > 第37章 复来归
    孔遐现身恭敬道:“魔蝶大人。”

    魔蝶冷笑一声:“你既已听到,那你就出个主意罢。”

    孔遐忐忑道:“是,容我好生想想。”

    百里绮心道:“我有办法了,鸿倾剑是玹琏的遗物,孔嫀定然很想取回。我们就给她这个机会。”

    鸿倾剑被镇压在殛恶之海。孔遐道:“殛恶之海会腐蚀仙体,神尊对孔嫀正感兴趣,若伤了孔嫀,怕是会心疼吧。”

    百里绮心讽笑:“是你心疼吧?”

    魔蝶道:“这个主意不错。孔遐,就由你带孔嫀进殛恶之海的结界。”

    孔遐忙道:“是。”

    魔蝶领着孔遐上了魔神殿,却见一身玄衣的男子坐在宽大的魔神御座中,怀里搂着娇小的女孩,动作亲昵。

    孔嫀一反平日的恹恹,依偎在玹琏身边,纤手端着青玉酒盏,主动喂至他唇边,脸上漾着乖巧笑容,眼里更是爱意缱绻。

    如此一幕,魔蝶与孔遐皆是诧异。

    玹琏见着孔遐,不悦道:“魔蝶,你不通传就算了,为何连孔遐也如此。”

    这声音含着威慑,孔遐赶紧跪倒:“拜见神尊。”

    男子那坦然而居高临下的态度,令魔蝶又有些觉得是自己多疑。它问:“神尊,孔嫀对你怎如此反常?”

    玹琏道:“我给她种了一颗魔心。”

    魔蝶与孔遐都愣住了,种魔心可不是普通功法。受种者的心会被摘走,换上主人幻化的魔心。同样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却不会僵滞木然,从外表看与常人并无不同。

    魔蝶将元力包裹着孔嫀,发现她的心果然被黑色的魔心所取代。魔蝶的隐忧终于褪去。种魔心是最高等的魔功之一,任凭玹琏再是惊世之才,可不能如此快就能习成。况且,若是玹琏,如何舍得给孔嫀种魔心,耗损她的生命。

    魔蝶道:“孔遐,下去吧。”

    孔遐知道这是不用再试探之意,他看一眼孔嫀,默默退走。

    魔蝶落在玹琏案前的酒壶盖:“神尊不是说,要慢慢驯服孔嫀?”

    玹琏指尖现出一片凝晶:“她对我下毒,这是惩罚。”

    魔蝶辨识了那凝晶里的毒物,声调变了:“我就说这孔嫀平静得有些异常,胆子够大的,看来她是一早打算给玹琏殉情。不过这下好了,她既报不了仇,还得继续侍奉神尊。”

    “嗯。”玹琏交代:“三日后就是天河元祭,都安排好了么?”

    “都按照神尊之意布置下去了。”

    ------

    三日一晃即至,天河点起了无数绉纱灯,灯中燃着引魂香,天界如期为天帝举行元祭。

    待魔界主力从罗阴城开赴,玹琏拉着孔嫀从殿角现身出来,他收起结界,道:“重峨他们很快将至,你去城门口接应,而后将地牢里的孩童带回紫上阙。他们都是有灵资的孩子,以后需好生教导,做我紫上阙的弟子。”

    “知道了。”孔嫀答。

    玹琏突然重重吻了下她的唇,道:“多加小心。”说完即转身离开。

    看着玹琏逸远的背影,孔嫀还未因他突如其来的吻而甜蜜,心已沉下去,他交代这样多,是否他其实也没有必赢的把握。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潜入了危影幢幢的密林,正是孔遐,他在一株食人魔花前停下,扔出数十枚血迹干涸的真仙内丹。

    那食人魔花得了内丹,一边贪婪嚼吃,一边挪开根须,让出个狭小的地洞。

    待孔遐没入其中,魔花根系又将裂口塞满,它正专心吞食内丹,不觉间已被一条火带缠绕,魔花立即狂化,条条根须化作恶蟒,袭向攻击它的人。

    然而那火带也在来人的操控下,化作了成百上千条火蛟,两相撕咬,待魔花看清那从树影中走出的人时,已被烧成了灰烬。

    空旷的地底之下,仅有一只人高的黑色茧子,内中包裹着一颗心腑,不断蠕动。

    孔遐抽出匕首朝手腕一割,那心腑便散出黑色的能量来饮血,孔遐用内元反咬住对方,贪婪地吸食起来。

    但他很快察觉有陌生气息靠近,孔遐心一横,化作一只巨大的黑色孔雀,竟瞬间将魔种心腑吞入腹中。下一瞬又恢复为人形。

    他望着来人惊骇道:“……神尊?你不是去了天界?”

    玹琏一言不发抬掌便逼向孔遐,孔遐全力相迎。

    他反应过来:“不对,原来你真的是玹琏!”他已领悟:“带领魔界去天界的是你的化身?”

    这样的话,想必天界已布下天罗地网,而玹琏的化身,会以魔神的身份将众魔引入阵中,致其全军覆没。

    孔遐道:“好毒的计策。”

    玹琏察觉孔遐的功体发生了极大变化,敏锐道:“你已将万魔之种尽数吞噬?”

    “没错,哈哈哈哈,你来晚了一步,万魔之种的内髓已被我吞掉了。”

    然而孔遐很快止住了笑声,魔种心腑的能量何等巨大,哪怕他天生为吞噬异种,也觉立即就要爆体之痛。孔遐狂性大发,一挥掌就是天崩地裂的摇荡。

    他道:“玹琏,我之前敬着你,是因你有整个魔界为后盾。而现在,你以为我还会怕你?你的伤未痊愈,鸿倾剑也被镇压在殛恶之海,还分化了一体在外,你确定胜得过我?”

    若待孔遐完全吸收万魔之种,这世间恐怕无人可与之匹敌,玹琏自不会给他这个壮大的机会。

    他屈身半跪,以掌击地,身下的大地扭曲起来,瞬间就布了个迷阵。“打过才知。”

    趁着留守魔界的将士与紫上阙弟子混战,孔嫀去了殛恶之海。

    她飞临恶海上方,只见翻滚的海水中央浮着丈宽白石,鸿倾剑就插在那里。

    孔嫀心痛不已,那柄绝世之剑,剑身已黑迹斑驳,失却了往日灵性。

    她施展隔空取物,欲将剑拔起,然而殛恶之海的魔罡如藤蔓将鸿倾紧缚,根本无法成功。

    孔嫀只得降落在白石上,魔罡顿时席卷她的身体,仿佛锯齿般刮身而过,带起一片鲜血淋漓的衣衫和皮肉,痛得孔嫀哑声惨呼。

    这正是整片恶海魔罡漩涡的中心,魔流激荡,她别说拔剑,就是连站立也艰难。

    孔嫀极力稳住身形,她一定要将鸿倾剑取出来。她知道,玹琏现在需要鸿倾。他一直都是那个为旁人遮风挡雨的人,她能为他做的,少之又少。

    她咬着牙,双手交握住剑柄,将内元贯注于剑身,施尽全力将剑一寸一寸拔起。

    剑体脱出的力道令孔嫀踉跄了两步,她的脸颊,身体,四肢,每一处皆是伤痕交错,鲜血顺着长发不断滴落,整个人都湿濡成了红色,已瞧不出本来的面貌。

    孔嫀提着剑飞离殛恶之海,落地后赶紧喂了自己一把丹药。

    在紫上阙时她已净化过许多武器,焚业净火施展得纯熟,她将鸿倾置于盘起的双膝,剑身被净火笼罩,赫赫燃烧,浊息渐褪,终于露出原本璀澈如雪的圣洁。

    孔嫀不敢耽搁,但她也知自己现在的样子决不能出现在帝尊面前,她念了个净衣诀,又使了个障眼法,掩盖好脸上伤口,道:“鸿倾,带我去找帝尊。”

    待孔嫀远远看到玹琏,整片魔树林已被毁掉,化作一片荒墟。以玹琏与孔遐为中心形成的风暴,谁也插不进去,甚至被炫目的光华所掩,看不清具体的战况如何。

    无需孔嫀开口,鸿倾已主动飞向玹琏。孔嫀这才瘫坐在地,进行调息,她的凤丹已现裂痕。

    见到鸿倾,玹琏有一瞬诧异,然而形势不容他迟疑。

    他握剑的手腕微动,剑光吞天沃日,如漫天瀚雪旋涌。剑锋翻转方寸,即有千里之势。

    孔遐骇然发现,自己犹如被卷入风暴,对方封住他想要躲闪的每个方向,剑剑刺穿他的皮肉。孔遐浑身鲜血飚飞,幸而万魔之种不断供养力量,令他取之不竭。

    但这样的被动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先逃出这掣肘他的阵中。

    孔遐伸手一抓,抓出两个活人来,竟是孔泽与孔印。他把孔印抛向阵眼,想要用他破坏掉阵眼,将孔泽挡在身前,逼得玹琏撤回了这一剑。

    孔印被阵眼的星斗之罡所绞,痛苦地破口大骂:“孔遐,你这忘恩负义的孽障!竟将我们囚入幻境。”

    孔遐乘着孔印撞破阵眼的机会逃了出去:“我也是为你们的安全考虑。等我吸收了万魔之种,君临五界,你们就等着跟我享福罢!”

    孔遐吸收了万魔之种?孔嫀见到这一幕,才知他早已丧心病狂。见两位长辈无事,她立即追了出去。

    玹琏与孔遐交战的四周,雷电轰鸣,风云激荡,忽地玹琏动作变得凝滞,他心下了然,他那具去天河的化身死掉了。化身死去,本体的心脉总会受冲击。

    抓住这个破绽,孔遐转而占了上风,魔罡笼罩着玹琏,看得孔嫀心下大惊。

    孔遐又伸手一抓,将远处的孔嫀控在了身前,喊道:“玹琏,要么你自绝于此,要么我现在就杀了她,选一个吧。”

    他不知道,孔嫀是故意被捉的。她已看出,帝尊要战胜吞了魔种的孔遐会很艰难,一个不慎,即是陨身之险。

    凤凰真火是魔物克星。那么,帝尊的心愿,就由她来完成吧。孔嫀主动抱住了孔遐,孔遐尚不知她要做什么,已见对方周身漫卷起滔天之焰。

    万魔之种被焚身之痛所激,带着孔嫀两人高高飞起,仿佛风挟落叶,瞬间就遥遥无踪。不过几息之间,孔嫀爆体的威能就将她与孔遐二人炸得粉碎。

    孔嫀透过七零八碎的残魂,看见玹琏追来了,但他又怎抓得住一团风里的火呢。

    孔嫀转头看到赶来的流汐痛苦的神色,而玹琏的表情,他明明离她这样近,她却怎么也看不清,也许,只是她不忍心去看。

    她实在不愿离开紫上阙,那里有她最渴望、最依恋的帝尊,也有她最亲密的伙伴,他们曾与她嬉笑打闹,山水徜徉,也曾同她并肩作战,共度艰险。

    那个教会她成长和责任,带给她无数欢笑与温暖的地方,寄托了她对未来最美好的向往。若说孔雀峰是故土,那紫上阙就是她的一整片星空。她不止一次地想,待她找到了父亲和族人,安顿好他们,那她要一直一直留在紫上阙。

    她那样眷念着的地方,现在,是真的回不去了。

    她不知玹琏能否听得见,在完全消散之前,她用元神努力发出了最后的声音:“帝尊,我很舍不得你。”

    玹琏被真火炙烤的手已不复往昔光洁,血肉模糊,却也没抢得回想要挽留的人。他张开手掌,看着一双瞬花铃,几乎要站立不稳。

    岂料魔种的生命极其强韧,孔遐与孔嫀都灰飞湮灭,那一颗黑色的心腑竟又虚虚凝聚,捡了一条微弱性命,逃离真火而去。

    孔嫀都死了,玹琏哪容它还存活。

    他祭出魂血,鸿倾皎洁的剑身变成妖异血红,一剑刺入那心腑,怪物发出尖锐的戾叫,终于消亡得干干净净。

    这一场天火,烧了整日整夜。漫涌在天空的火焰,将流云也镀上了灿烂的金红,彻夜通明。

    火势渐小,风一吹,了无痕迹。

    魔神归位以来,魔界对人界的扩张肆无忌惮,魔兽成群逞凶,魔兵踏破城池,天界那时自顾不暇,短短几十日,人间倾覆成了真正的血狱。

    而这一场仙魔之战后,魔祸消弭,笼罩长天的黑翳散去,山河日渐清明。纵然天界也伤亡众多,却再无隐忧,恢复元气指日可待。

    紫上阙有了许多新入门的弟子,尽是粉嘟嘟的小童,稚幼的手握着小剑,乐器在他们手中发出奇怪刺耳的声音,大家都自觉有点儿糗,哈哈大笑。欣欣鲜活之态,象征着新的开始……

    只是,紫上阙的主人,天界最为拥戴的帝尊却已消失。

    没有人知道玹琏去了哪里。

    随着孔嫀的死去,再也无人看见过他。

    众仙后来才知晓,帝尊与那曾为罪女的孔嫀,一个以己为器,禁锢魔神,且将魔界大军引入死阵。一个以身代薪,与万魔之种同归于尽。

    孔寻带着仅余的族人离尘索居,不再涉入任何世事。

    待墨隐澜终于苏醒,千莳向他借问机灯,并告诉了他孔嫀之事。

    墨隐澜半晌才有了反应。

    在他一降生之初,天帝即趁着天后尚未恢复元气,召集巫族大巫对他施行诅咒仪式,因着天帝痛恨天后的背叛,便要她那私生的儿子一尝他所受的痛与耻。众巫诅咒墨隐澜永负孤煞之命,这一世求而不得,所爱永离,受世人厌憎,死无葬身之所。

    墨隐澜极为惨淡地笑了笑,千莳看到,这个乖戾张狂的男人左眼流下了一滴泪。他将问机灯交给千莳,离开了紫上阙。他想不到,比自己死无葬身之所更可怕的,是心爱之人死无葬身之所。

    师兄妹四人带着问机灯,上天入地的找了一遍,一无所获。

    每个冬去春来,离钲都问:“大师兄,有帝尊的消息吗?”

    每回都是同样的答案。

    天界的岁月比人界流逝得要慢,两百余年后,紫上阙的孩童都长成了少年。

    阙里如常举行撷音节,重峨有心停办,只因那些六个人曾共度的时光,如今都是苦涩的念想。但他又想着,若帝尊在阙中,这定然才是他希望看到的样子。

    重峨令执事发留音牌的话语顿住,他看向远处,眼眶蓦地变红。

    众人诧异回过头,就见一名男子抱着一个女童站在桂若林边。他们身后是桂若树飘飞的落英,澄澈的阳光透过疏枝,将两人的发丝照得有些透明。

    男子那双桃花眼熏染暖意,依旧的风姿冠世,而女童坐在男子右臂,笑容甜美,小小的脸庞带着熟悉的影子,耳际瞬花铃轻晃。

    回过神的离钲、流汐、千莳都急迫跑向那一大一小的身影。

    时间在这一刻凝驻,仿佛还在那个师兄妹合奏《四季天风》的秋日午后……未有离别,初心永续。

    (终)

    本书由 斯文__败类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