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魔囚仙 > 第92章 大结局
    七月初七,七夕节。

    自昆仑重连仙界,修真界中要想成仙者,又多了新的途径——爬登仙梯。

    登仙梯乃是上界扶皇上仙开启,又被后来的修道者称为扶皇阶。

    昆仑诸修仙门派从蓬莱迁移回来之后,也新增了道门考核,那就是爬扶皇阶越远者,得到的门派资源越多。

    如今正值门派考核,玉清宗新任宗主萧紫珞将门下弟子一一清点后,揉了揉太阳穴:“裴练云又去哪里了?”

    新拜入门下的弟子,阿珠那立刻举手告状:“被尊上带去凡间界了!”

    萧紫珞压抑着怒气:“他总是干扰她修炼,到底还想不想把她带回仙界去了!”

    阿珠那一脸纯真:“宗主,裴练云在昆仑不好吗?”

    萧紫珞提起这个就头大,正巧门下弟子又急匆匆来禀报:“宗主,上界第五仙王到访,求见扶皇上仙——”

    眼看着玉清宗好不容易拿回来仙茶仙果资源,又要被分去招待那些总是从上界串门而来的大人物,萧紫珞终于爆发了!

    “给我找到东方叙,他再不把她带回走,我就要赶人了!”

    被扔出昆仑的阿珠那,利用法器飘在昆仑上空,深思,为啥每次跑腿都是她,歧视过去是魔修的她啊!

    此刻凡间界被仙界仙灵之气影响,曾经枯败的世界恢复了生机。

    不到百年时光,凡人又开始了繁衍生息。

    七夕乃是下界的情人节,凡人心思巧妙,市集热闹。东方叙总想带裴练云玩尽天下乐事,自然不会错过。

    两人达到凡间的时候,正是夜间热闹时分,盛装的女子们拿了脸盆,接河水以水净面,俗称天河泪。

    裴练云不通人情,好奇张望,东方叙驻足在她身后,看着她向来木然的脸色,被人群的笑容所感染,女子扬唇轻笑的表情,灿如天幕中的烟花。

    他心情大好,双指一合,丢了个法决在河水中。

    顷刻间,水中生莲,绽开五彩斑斓的光芒。莲生幽香,飘远悠长。一河净水,仿若仙界天河。

    裴练云蓦然回首,只见东方叙黑衣修长,俊朗如星,夜间灯火的碎金,点点撒在他身上,他整个人都像遗落人间的神灵,神圣不可侵犯。

    她忍不住捧起他的手,紧紧拉住,踮脚亲了他脸颊一口。

    “你是我的。”她宣告着。

    东方叙一怔,立刻环住她的腰,将头靠在她耳边轻语:“随我去仙界如何?”

    裴练云想了想:“可是听说仙人戒律很多,这凡间的七夕节,不就是仙女无法跟凡人在一起,所以被强行分离了吗?”

    东方叙看了一眼凡间众生,淡淡地道:“凡人生命短暂,仙人生命悠长。若是仙女凡间的夫君不修炼成仙,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又能有几何?所以牛郎返回凡间重新修炼,织女在每年七夕那日获得仙帝准许,与他相见,为他洗经伐髓,祝他早日登仙团聚,这样最后才能长久相聚。”

    裴练云突然看他:“所以你也是为了跟我长久相聚?”

    东方叙将她揽得更紧,直接踏风而行,带她坐在了城镇最高的塔楼楼顶。他俯看着下方一切热闹,说:“当初我发现你虽是灵体之身,却魔根深种的时候,就知道你乃魔域派来的刺客,也起了让你自身自灭的心思,但……”

    他顿了顿,手指揉进她的发丝里,缓缓滑下,是情人间最温柔的抚摸:“我终究还是不忍。”

    裴练云歪着脑袋:“我不记得了。”

    东方叙:“无妨。”

    “后来呢?”她干脆躺在他腿上,望着他坠了星光的眸子问。

    东方叙摸了摸她的头:“我有神族精血,无分善恶。”

    裴练云不懂。

    东方叙解释道:“仙者心存善念,顺应天道,乃是功法所限。同理,魔者亦然。但我无需遵守那些规则,就算我心存邪念,我也不会成为堕仙,因为神本身,就善恶一体,没有绝对的界限。”

    裴练云喃喃地道:“原来大师兄说,你骗了所有人,是真的。”

    东方叙也不否认:“那又如何。”

    “大师兄说,你跟仙帝合力欺骗众人,你假死带我入下界,杀我灵体让我重生。再故意封存记忆与我重逢,诱我爱你,只为了我恢复魔域记忆,杀你时心软。”裴练云眨了眨眼,“若是我没有爱上你,你待如何?”

    东方叙冷哼一声:“大不了再来重来一次。”

    裴练云无语:“你为了这一次,已经耗费万年时光了。”

    东方叙:“就算是我的劫数,又有何不可。”

    裴练云想起修炼时,曾经听到的一段话——迷昧刹那万劫,悟者万劫刹那。

    她轻轻摇头,神情略有波动:“你何必如此,若是真想我除了魔根,化体重生,你直接抓住我炼制就好了。”

    东方叙嗤笑道:“赤焰魔君心思极细,疑心深重,若非做到连我自己都相信了,又如何骗他对你不设防。我若强带走你,或许他会直接毁了你的神魂。”

    裴练云看着他将额头抵在她头顶,黑暗掩饰了他的全部表情。

    “我赌不起。”他低低地说道。

    从来没有人会让他如此卑微过,他甚至会担心自己一举一动给她造成伤害。

    当初在仙境中猜到她身份后,他就开始监视她,直到发现她和殷衡联系,取得她是魔的证据。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愿伤她,宁可以自身为诱饵,伪装堕仙。

    大费周章,不过是想要从赤焰魔君手里保下她没有被魔气污染的神魂。

    虚天九鼎乃是开天辟地后遗落的神器,他有信心,只要她还有一丝神魂,就能让她化体重生。

    如果有一个人,愿意被你伤得体无完肤,愿意为你上天入地,愿意跟你轮回重生,都不放弃你,仍旧将你捧在掌心,那是怎样的深情。

    裴练云被他的情绪所触动,眼眶不知怎么,竟然红了,水雾弥漫下,她连他的模样都看不清了。然后,她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好吧,天涯海角,我都随你去,是你说的,要补偿我的,我等着呢。”

    东方叙劝了她百年,她都不愿跟他去仙界,如今她一松口,他的心情顿时像这凡间在天际燃起的烟火,盛放璀璨。

    他以手盖住她的手,十指交握:“好,说定了。”

    千年之后。

    昆仑玉清宗。

    踏上扶皇阶最后一步的奚皓轩,对着身后不断传来加油声的师兄弟、姐妹和徒孙挥了挥手,潇洒地迈入了仙境的迷雾之中。

    阶梯下的阿珠那气得咬牙:“妈的,又摘了老娘的仙草叶增进修为!”这完全是踩在她的头上王前进啊!还美其名曰磨练心智,无耻成这样,这昆仑上下就这家伙最特么像个魔修!

    卓雅竹一身禅修布衫,凝望着奚皓轩的背影,默念了句祝语,转身而去,不再留一丝妄念。

    可惜,看热闹的众人,还没散开,就见奚皓轩铁青着脸从上方飘了回来。

    “大师兄,怎么回事?”

    “师伯,你被赶回来了?”

    “师祖师祖,你可见到了扶皇上仙?”

    “闭嘴!”奚皓轩没好气地回到了玉清宗的内室,屏蔽了众人,这才收敛了神色,看着自己的身体。

    他到了仙境不假,而且还直接被仙帝传召,那是莫大的殊荣。

    问题在于,被传召后,见到仙帝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奚皓轩呆住了。

    仙帝老脸不红,厚着脸皮地咳了声:“其实你之所以存在,是我不放心我弟弟在下界,所以用我的头发,造了你,让你可以充当我在下界的眼线。谁知道你最后踏上了修仙之途,这,是我始料未及。”

    奚皓轩不愧是仙帝的复制体,一听对方说话,竟然莫名的有些懂了对方的意图。

    “说人话。”他冷着脸。

    仙帝嘿嘿一声:“你现在有了自我灵识,我也不能把你重新变成我头发收回去。要不你就回下界去修个地仙,到时候天上有我为帝,地下有你为帝,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如何?”

    奚皓轩:……

    他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修到仙境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把自己关在内室的奚皓轩,凝神静气刚睁眼,就看见阿珠那变成的草,正在贼兮兮的趴在他蒲团边偷窥。

    他一把拧起她,哼哼:“看来你最近长得有点茂盛啊!”

    阿珠那挣扎着,却不能变回人形,她叫嚷道:“卧槽,你自己没出息,才上去就被赶回来,好意思找我发气啊!你回来之前有没有见到裴练云和尊上呀?”

    说到这个问题,奚皓轩倒是沉默起来。

    他瞟了阿珠那一眼:“你还念着他们?”

    阿珠那自豪道:“那当然,认识三界的大佬,去哪里都横着走,哈哈哈!”

    她转过来又悄咪咪地问:“所以你到底见着没有,他们还记得咱们不?以后去了仙境可不可以抱大腿呀?”

    奚皓轩沉默一瞬,将她给扔出了屋。

    他的确没见到他们,但他为什么要告诉她。

    阿珠那愤愤然:“奚皓轩你不去魔修简直浪费人才!”

    纵然她在外骂了一通,还是没有得到奚皓轩的回应。

    奚皓轩想起仙帝提到裴练云两人时,那稍微羞红的老脸,就知道肯定没啥好事。

    仙帝那时候清咳了几声,说:“扶皇两人,你下次有缘再见吧,他们上来仙境后,几乎都闭门不出,没有见客,那个……年轻,难免有些躁动……”

    奚皓轩满脸黑线,躁动个鬼,解释一下到底是哪方面的躁动啊!

    仙境。小虚天殿。

    空荡的大殿里,红色的、黑色的衣衫散在地上到处都是。

    玉雕冰琢,细腻白嫩的长腿从纱帐下伸出,绷直,轻轻颤了颤,又软软地倒在了软垫之中。

    裴练云眯了眼,终于可以安静睡会儿了。

    她都忘记被折腾多久了。

    凡人的体力,跟仙魔不可同日而语。

    不一会儿,她就睡得沉了。

    东方叙将她抱在怀里,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角,一脸满足。

    “等你醒来,我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