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忠犬推倒攻略病娇忠犬攻略 > 第50章 看,不然看不懂这章的。。。 (15)
    预计的阻拦时间还快了一半!而且那阵法似乎对他没造成任何伤害。

    极道寒冰、地狱火息、狂暴雷龙……伊梵毫不犹豫的又连着丢出三道储存的魔法,这三个魔法若是交给普通人,足以摧毁一个帝国最坚固的魔法设施、最庞大的魔力源泉。而伊梵趁着这段时间,再次埋头狂奔。

    然而只过了几息,那噩梦般的脚步声再次清晰的在身后响起。

    踏哒、踏哒、踏哒。

    对方不紧不慢的朝她走来,仿佛索命的死神,无可阻挡的向她逼近。

    伊梵不可思议的看着身后,背后不知不觉的冒出了冷汗。

    这人也许是她生平所见最强……在她的认知中从来没有强者可以这么轻易的化解那些攻击,然而更让人胆寒的,是对方犹如猫捉老鼠般,不紧不慢,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她的身后,让她无时不刻不在心惊胆战中紧绷惶恐,拼命想着如何逃离。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到了宫殿的最深处,伊梵停下了步伐,身后的艾维也跟着停了下来,“不继续躲着我了?”

    出乎意料的,他的声音竟然带着几分笑意,就好像自己喜爱的宠物正在调皮恶作剧,柔和又纵容。

    伊梵愣了愣,强压下狂蹦的心跳和涌上心头的无力感,慢慢转过了身。

    直到此时,伊梵才终于正眼打量到了艾维的全身。他身上带着从容不迫的沉静,而且此时嘴角似乎隐隐翘着,平和又温雅的感觉让他看上去不似传闻中的魔王,但身上又带着让她毛骨悚然的宽和。

    伊梵注意到他的斗篷整洁完好,连一丝破损也没有,意味着她刚刚的那些攻击对他毫无作用,伊梵不由艰难开口:“你是……怎么解决那些攻击的?”

    “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个东西。”艾维朝伊梵摊开掌心,露出一枚三角形的幽暗物体,“多亏了这个,不然我还要多费些时间呢……”

    伊梵惊骇欲绝的死死盯着他掌心的东西,强压下了口边的惊呼。

    他是……怎么会有这样东西的?

    这看起来不起眼的物件,却是龙族世世供奉的传族秘宝,它是最初代龙族之王心脏的精华,能吸收一切力量的攻击,饶是伊梵百般揣测,也没料到艾维竟然拥有这样的东西。

    可去龙族秘地时,卡洛斯曾对她说过,五十年前斐诺迪曾借走龙族的秘宝,容貌不仅毫无改变,之后还解开了各地的魔气封印,可艾维……怎么会是斐诺迪?

    谢尔菲的国王,竟然是魔王?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艾维对她抱有如此强烈的执念、给她感觉如此熟悉的原因。

    想到这里,伊梵忽然便镇定了下来。

    “想要抓到我,那就跟着我一起来啊!”伊梵挑衅的朝艾维挑了挑眉,接着转身便摁住了墙上巨大的符纹。巨大的吸力一瞬间便将伊梵吸入其中,以至于伊梵没看到身后的艾维看见这符纹时,竟错愕的愣在了原地。

    伊梵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稳稳落地,雍容的巨大房间依旧保持着和伊梵离开前一样的模样,陈列着各色绝世珍宝的墙边,德诺雷特绯耶一世女王的画像依旧如太阳般闪耀着。

    没过多久后,虚空中便又现出了艾维的身影。

    伊梵心底冷笑。

    只要进了这个房间,便再也出不去了。哪怕是同归于尽,她也不能再放魔王出来……

    “你果然进过这里。”艾维低低喃喃着,伊梵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心底生出一丝怪异的不安,就见艾维自顾自走到了墙上的画像前,抬头站定。

    被吸入的力量让他的斗篷掀翻了起来,露出了他一头浅灰色的头发,还有如彬彬有礼的学者般温和内敛的容貌。假如卡洛斯在这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发现——

    眼前的人就是前星辰骑士,艾维。

    此刻艾维专注的凝视着画像,他的目光近乎痴迷,有如信徒终于见到了日夜朝圣的信仰之神,虔诚又狂热的不可思议。

    “你……认识我母亲?”伊梵迟疑着试探问道,艾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小心翼翼的触上了画像,近乎温柔的呢喃着:“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很快。”

    伊梵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魔王绝不会凭空说这种话,可是他真的有办法让绯耶重新复活吗?依所知,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魔法!

    艾维依旧轻柔的低喃着:“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了。我的爱人……我的绯耶。”

    说最后一句话时,艾维缓缓转过了头,用温柔到毛骨悚然的微笑,盯着伊梵。

    133-终章奏曲2-

    伊梵心脏一阵狂跳, 艰难开口:“你……什么意思?”

    “你应该最清楚。”艾维带着看着珍宝的迷离笑容一步步向她走进,伊梵便一步步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 伊梵才咬着牙盯着艾维,“你不要过来。”

    艾维顿了一下, 又走近了一步, “伊梵,你有没有想过, 你就是绯耶?”

    “不可能。”伊梵缓缓摇头,虽然她的记忆曾经缺失, 但她却笃信她绝不是绯耶, 而且她生出了她自己……这怎么可能?

    艾维叹了口气, 幽幽道:“想不想听我讲一个故事。”

    伊梵心知这个故事一定和绯耶有关,因此没有开口,任由艾维说了下去。

    他看着墙上的画像, 用有些怀念的语气低低说道:“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艾维从小就和绯耶一起长大。他是被亲自选中的星辰骑士,是别人眼中博学强大、没有情爱的十二骑士之首,他也如别人眼里所想的一样, 从来不知道情爱是何物, 眼中只有国家与使命。

    他们两个人互相约定了未来的理想与抱负, 艾维本以为这样亲梅竹马的关系会一直维持下去, 但因为一个意外, 他得知了绯耶对他的心意——一个不该有、也不知为何会有的心思。他以年龄差距为借口疏远了绯耶,冷眼看着她成为了万人之上的女皇, 看着她不动声色为他抵挡威胁、百般示好而无动于衷,直到季克与诺亚国结盟,绯耶遇到了伊诺斯王子。

    艾维一手推动了她与伊诺斯王子的联姻,甚至连公布的公文,都是他亲口说服她同意的。

    她一直在等着他回头看她一眼,可他却始终没有任何表示,她终于如他所愿,将精力放在了国事上,将心思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于是,他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漂亮女孩应允了伊诺斯王子的请求,被伊诺斯的大胆追求所打动,然后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展露出曾经只有他看得到的羞涩、娇俏、欢快、生气……

    艾维忽然发现,他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绯耶动了心。

    也许是因为他从来不知爱情是何物,也许他一直以为绯耶是自己的,也许是他一直冷静坚硬如石头,所以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喜欢上了绯耶,然后亲手把她推给了另一个男人。

    然而这个上天对他冷情无爱的诅咒,才刚刚开始。

    他们陷入了热恋,他痛苦的看着绯耶为了伊诺斯偷跑出王宫约会,看着他们在河畔缠绵亲吻,看着他们在初雪下互相倾诉着彼此的思念与爱意……这些痛苦如毒蚀骨,让他发狂,让他求而不得。

    他开始每日看着绯耶送他的所有礼物,扔掉的便再重铸一个一模一样的,两人曾经去过的所有地方他都再重游个遍,她曾经对他说的每个字他都在心中反复咀嚼,一遍又一遍,但曾经的一切,终究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结成夫妻的那一日,他便回到了那日他劝她同意联姻的书房,坐在椅子上,回想着听自己心爱的人劝自己与别人结婚,是如何的痛彻心扉、噬骨蚀心。

    现在他终于幡然醒悟,第一次如此不可救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一个人,可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他无法对已经改变了心意的绯耶传达自己的感情,从那天起,他便带上了另一个彬彬有礼的面具,克制的对待有关她的一切,但暗地里,他私自铸造了一间密室,里面有关她的一切都被他宛若珍宝的收藏起来。每当痛苦煎熬得他快撑不下去时,便来到这密室看一看,如若不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出什么事。

    他变得比从前的任何一任星辰骑士都要更强大,更博学,他近乎自虐般的苛求着自己,不知何时,余下的骑士没有一人再能胜过他,他在禁术上的造诣也登峰造极、到达了一个无人所及的高处。

    他自请去镇守苦寒的极西之地,找到了从黑暗之地出生的卡洛斯,将他培育成下一代的星辰骑士后选。然而等到他风尘仆仆的回到王宫时,得到的却是绯耶难产将死的消息。

    临终之际,伊诺斯还握着绯耶的手痛哭流涕,他按捺多年的嫉妒与痛苦终于爆发。他借故带走了伊诺斯,用布条缠住了他亲手将他勒死,随后对外宣称他不愿苟活,与绯耶女皇一同殉葬。接着他不惜一切动用了禁术,将绯耶的灵魂剥离封印在了已经出生的两个女婴中的一个身上。根据他的研究,这门禁术发动时会将记忆也一同封印,所以直到他唤醒绯耶之际,绯耶也不会知道自己通过另一种方式重生了。

    但这样操纵生死的禁术是被天命所不容的,为了躲避神明的惩罚,他将自己的一半灵魂流放在了时间的裂缝中,那里时间流逝与希莱尔大陆不同,他在那躲藏了数千年,靠着曾经丰富的学识和强大的意志力在各种裂缝风暴和残暴的怪物手下存活,而曾经的十一个同伴早已一个个死去,如此煎熬的等待着,直到他找到了被诅咒的第十三神的封印。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他所愿,他精心策划了一切,包括离间、摧毁她身边重要的人,与十三神合作,打开它的封印并发动战争搅乱神的窥视和注意,借此机会找到转世的绯耶,重新唤醒她的意识。

    “现在,我找到了存放绯耶灵魂的躯体,也就是你。”

    至此,伊梵已经清楚了前星辰骑士是艾维,是斐诺迪,也是……掀起了人魔战争的魔王。

    盘踞在心头的谜题与线球终于解开,一直怀疑和不解的问题也都有了答案,她有了一瞬间的疑惑。艾维似乎确实有手段复活她的母亲,但那样也许是要抹杀掉她的意识来换……她真的愿意这样做么?

    只是迟疑了几个呼吸间,她便有了答案。

    艾维静静的站在伊梵面前,脸上绽放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眼神中无声的透露出火热的迫切,“来复活你的母亲吧,伊梵!”

    伊梵在艾维诱导的眼神下默默后退了一步,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不愿意。”

    “我不同意你这样做。即使被唤醒,母亲也根本不爱你!在你推开她时,她已经爱上了别人,哪怕真的被复活,她知道你杀掉了她心爱的丈夫,她还会原谅你吗?而且因为她的复活,你还要抹杀掉她亲生血脉的意识,她真的会高兴你这么做吗?!”

    艾维在质问声中垂下眼,低低叹了口气。

    “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

    伊梵看到艾维的身侧闪过一道虚影,刹那间有令人屏息的强大气息泻出,激得伊梵浑身蹿起一阵鸡皮疙瘩。还未看清什么动作,下一秒艾维便将一团银灰色的影子捏在了手里。

    “你也跟到这里来了,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安分。”艾维勾着唇,原本狂热的眼神透露出一股被打搅了好事的冰冷厌恶,“路赛班,刚才的事你也听到了,现在碎片的封印钥匙都在我手上,你要是还想恢复神体,就乖乖离开。”

    134-大结局-

    灰色的虚影在艾维手中不断变幻, 接着传出了路赛班的声音,“封印的钥匙?呵……恐怕你连我的核心碎片在哪都不知道吧, 别忘了如果你不达成我们之间的协议, 你也会死得很惨,斐诺迪!”

    灰烟状的路赛班紧紧盯着艾维, 直到看到他脸上露出了若无其事的笑容, 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他果然不知道他的核心碎片在哪。

    路赛班偷偷看了眼伊梵。

    她缺失的左臂鲜血已经干涸,气息有些微弱, 但却仍旧有力,更奇怪的是, 即使是变成魂状, 路赛班依旧能感受到伊梵身上对它的亲和力。

    一旁的艾维手里露出的东西忽然吸引了路赛班的注意, 只见他的手里悬浮着几把古铜色的钥匙,钥身上虽然已经锈迹斑斑,却依旧透露出不似这个世间力量的厚重庞大压迫。当看见这串钥匙时, 路赛班猛地明白了什么,骇然抬起头。

    自从十二神将他的身体分别封印,他需要花漫长的时间才能出来一回, 前几代的魔王都借助他的力量搅动希莱尔, 通过与他的契约帮他完成任务, 然而从没有哪一任做的如艾维这般出色。他用博学的才识和出色的能力花了只到前几任魔王一半的时间, 便解开了他所有封印, 现在只缺最重要的核心碎片,他就能完成这几千万年来的计划, 恢复所有的力量,向十二神回报他们曾加诸给他的所有!

    然而直到看到艾维手中的钥匙他才知道,艾维并没有按照契约摧毁钥匙。只要钥匙没有被摧毁,那重新镇压他只不过是一个咒语的时间,他的一切自由都将被重新剥夺……可路赛班不明白,明明有契约的制约,为什么艾维能这样做?

    “我的耐心不多,你最好不要在这继续阻拦我。”艾维眉宇间一凛,手中的钥匙忽然绽放出金光缓缓浮动,“哪怕不知道你的核心碎片在哪,但所有的封印位置和封印方法我都知道,我可不会像封印你的人那样愚蠢,还给你留下那样的机会,一旦我把你封印,我会切断你所有的后路,让你再在底下独自过个几千万年都出不来……你知道我会做到的。”

    钥匙的威压让路赛班的身体淡去了几分,它暗自庆幸艾维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封印了它,但听到艾维毫不留情的拿它最在意的东西威胁它时,路赛班怒得大笑,“那就来吧!我等着你和我进入同等的深渊,谋划百年却终成一场空!哈哈哈哈……”

    艾维最受不了路赛班这样的话,若无其事的淡笑猛地乌云密布,他阴沉着脸弹了弹手中的钥匙,古铜色的钥匙吸入他的不少力量,立即射出无数条红线将路赛班紧紧缠住。灰影挣扎了几下,便在红线下动弹不得。

    看到艾维翻手便镇压住路赛班,没有漏听一句的伊梵忍不住惊讶,路赛班不是和艾维之间有契约?为什么现在艾维看起来却像个没事人一样,难道契约对他不起作用?

    然而即使是狡猾如路赛班也没料到,和它签订契约的艾维用的名字和身体都不是他自己的,他自己真正的身体早就被他用禁术所掩藏,所以哪怕路赛班知道了他不是用真名契约,反噬的契约也不会伤害到他。

    就在伊梵惊疑不定时,艾维忽然柔和的朝伊梵一笑,“你不是一直很奇怪,这里的几个前骑士都去了哪么?”

    难道这里消失的所有前骑士都和艾维有关?

    伊梵脸色苍白,她急促呼吸着,强压着内心的波澜问:“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艾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默默掏出了一颗光滑洁白的球体。一看到那球体上恶名昭彰的黑色巫印,伊梵浑身血液便仿佛冰冷凝固。

    这是很久以前便在销声匿迹的黑魔法禁术,这个用起码上万条性命和灵魂才铸造的球体能容纳海量的灵魂能量,也正是这个用鲜血浇筑成的球体,将前骑士们的魂魄禁锢在了里面,这样血腥不祥之物,以前骑士们圣洁的灵魂,恐怕得日日被血污折磨。

    球体表面不停闪现出几个前骑士闭眼痛苦的脸庞,伊梵脸色苍白的摇晃了几下,想起靡下几个骑士对师父的感情,不禁对艾维又愤又恨。可路赛班都被艾维所镇压,以她现在的实力也很难翻出大的浪花,伊梵苦苦思索着有什么应对的办法,不经意想到了雷光对她提到的那首预言诗。

    “五百年的光轮磨损了神的封印,灾厄之子将取回自己的碎片,被打散的十二神印将重归命定之人,真相透过索那加……”

    索那加是希莱尔独特而稀有的矿石,一直被高等贵族们所视若传世珍宝,就连她胸前的神泣之泪也是索那加宝石打造的。可索那加与真相之间,又有什么关联?

    忽然之间灵光一闪,伊梵忽然明白了路赛班曾看她的复杂一眼,神泣之泪!因为神泣之泪就是路赛班被封印的核心碎片,也难怪路赛班会偷偷附在神泣之泪上跟她而来,神的授意、骑士的使命、应该被守护的封印、神泣之泪被赋予的意义……骤然间无数零碎的信息如线穿珍珠般被串联起来,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汇聚成最后的真相。

    伊梵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只要解开这核心碎片的封印,路赛班就能恢复他完整的实力,艾维绝对不是第十三神的对手,到时候她拼死抢夺下艾维手里的钥匙……

    伊梵不动声色的退后了几步,却看到艾维忽然笑了笑,向她抬手一指,“我需要你的帮助。”

    紧接着伊梵脖子上的神泣之泪飞离了她身上,落到了艾维摊开的手掌上。

    “还给我!”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力量,伊梵克制着情绪低声道。

    “不要着急,很快就可以开始了。”艾维微笑着捏住了神泣之泪,伊梵看着他的动作心一下提了起来,接着便看到艾维怔了怔,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原来核心在这里,怪不得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艾维看着紧盯着他的伊梵,从容一笑,“你看,连老天都站在我这边。”

    伊梵抿紧了嘴唇,沉默不语。

    艾维托起了白球,被禁锢着的十一个魂魄瞬间从白球中散开飞起,所有显示着骑士们容貌虚影的魂魄都紧闭着眼。伊梵眼睁睁看着白球中间的光柱融化了神泣之泪的外壳,然后艾维取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蓝晶,接着白光又向伊梵投来……

    “你以为一切都如你所愿吗?不!”

    一直在体内积淀的力量猛地累积到了顶点爆发开来,伊梵的双眼骤然变成金色,远古的力量再次低吟着降临,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加诸在了伊梵的身上!

    在这庞大的力量下,缺失的左臂迅速长出,伊梵的长发在激荡的空气中高高飘起,暴走的力量为她披上了淡金的盔甲,让她成为了一柄坚不可摧的剑,让人不敢试其锋芒。

    “这是……”艾维从容的面具忽然崩裂,他不可思议的看着伊梵额间浮现的银色符纹和金色双眼,失神的低喃:“你竟然是……神灵之体!”

    一旁被钥匙的红线所禁锢的路赛班忽然动了动,半张的双眼睨了一眼伊梵。

    神灵之体,又被称为神灵的眼睛,它是隐藏在希莱尔的神秘视线,它拥有神灵一半的力量与神格,代替神灵巡视着大陆变化的一切。有这样身体的人一旦力量开始觉醒,身体渐渐将很难受伤,哪怕受伤身体也可根据意志恢复。

    很久很久以前的传说中曾出现过它的身影。激活了神灵之体的人可以唤醒沉睡的神格,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所有的伤口甚至致命伤都会因此迅速恢复再生,但几百年过去,已经再也没有人见过拥有金色双眸和银色印记的人。

    这是被祝福的生命,她甚至可以将生命平摊分割给已经死去的生命,或者将自己的力量过渡给别人治愈伤口。但她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唤醒神格,一旦唤醒完毕,她将重新变成和普通人无异的人,而神灵之体也会自动转移给别人,继续代替神灵巡视着希莱尔大陆。

    他们身上跳跃着同等的力量源泉,这也解释了为何路赛班会对伊梵有天生的亲和感。

    艾维却难以接受的看着伊梵,他仿佛没感受到伊梵暴增力量的压迫,只是在力量的漩涡中不敢置信的呢喃:“这怎么可以……怎么可能……”

    如果伊梵就是神灵之体,那他所用的禁术就会引起神的注意。可他辛苦躲避千百年就是为了掩盖动用禁术的气息,谁知眼前放置绯耶的身体就是神灵的第三只眼。看到伊梵力量解放的那一刻,他长久以来的谋划仿佛都成了一场空,而那个失败的结局,是他最无法接受的结局。

    艾维一瞬间红了眼,明明成功唾手可得,可他却将功亏一篑。曾经日日夜夜折磨他的痛苦和累积到极点的期望喷涌爆发,艾维双手猛地拍向神泣之泪和光球,愤怒的大喊:“我不信!哪怕是被神灵诅咒,我也一定要做!”

    刹那间艾维身上的气息也暴涨起来,神泣之泪的力量和十一骑士的魂魄之力相继投进光柱中的符纹里,暴增的力量瞬间几乎就跟伊梵身上的威压不相上下!激荡的力量相互摩擦间在整个房间内形成一股暴风,原本就脆弱的路赛班魂魄被这样的风暴一蹭,很快就连连颤抖。

    被吹得神魂快散架的路赛班不由暗恨,他怎么这么倒霉,这两个人力量再增长下去,他这个脆弱的神魂也不用被钥匙拖进封印了,就得崩溃去见本体了!

    然而伊梵没想到的却是,哪怕她唤醒了神格,禁术之阵的光柱却依旧毫无阻碍的向她投射来。对面的艾维太阳穴青筋暴起,面容狰狞的变幻起繁复的手印,伊梵惊惶闪躲间,却看到了投影在自己脚下的巨大复杂符阵。

    来不及了!

    白光骤然来临前,伊梵的脑中一闪而过卡洛斯湛蓝如天空的双眼。

    被洗掉了意识的她还会记得卡洛斯吗?答案当然是不……

    但好在,卡洛斯现在是绝对安全的。

    被冰封在透明冰晶内的沉睡之人,忽然动了动双睫。

    伊梵全身的力量瞬间仿佛被不知名的力量抽光,不受控制的被光球吸住,长发四处飘散悬浮在半空中。

    身下盛大的符纹龟缩成小小一枚钻进了伊梵的身体,意识模糊间,伊梵感觉自己就好像赤-身-裸-体被毫无遮掩的刷洗了一遍,一股神秘的吸力从头骨里拼命拉扯着她的灵魂,好似要把她抽出这具身体。

    伊梵咬着牙抗衡着,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整个身体好像飘到了不知名的远方。沉浮间,伊梵听到了一声近乎泣血的哀痛声音,那个声音似乎悲痛到了极致,绝望的如困兽的低泣,断断续续的重复着:“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

    伊梵模糊的睁开眼,便看到艾维跪在地上,身影佝偻的如同一个苍老百岁的老人。

    “没有……什么都没有……绯耶……我的绯耶……”他空洞的看着伊梵,好像不知道自己的流泪。这样的艾维看起来太过悲惨,让伊梵忍不住心也抽了下。

    她的意识还在,也就是说……术失败了?绯耶没有回来?

    一旁的路赛班神魂还顽强的幸存着,它近乎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一直想复活的绯耶可没死,也没办法复活再出现在你面前,所有,和我一起入地狱吧!斐诺迪!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样的话伊梵不知该庆幸还是唏嘘。她静静看着艾维佝偻着身体跪在原地,然后他站了起来,重新握住了神泣之泪。

    伊梵一惊,身体反射的防御起来,想要调动力量,却发现身体空荡荡的,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普通人。

    但伊梵没有放弃,她抽出了古斯特之剑竖在胸前,储存戒指里所有的阵法全散在空中,警惕的盯着艾维。

    艾维犹如幽魂般不闻不问一旁路赛班嚣张的大笑,他取出了蓝色晶体放进了被吸光力量、布满裂纹的神泣之泪里,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那就……入地狱吧。”

    路赛班猛地变了脸色,“你要干什么!”

    艾维不声不响的飞快将力量灌输进神泣之泪里,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接着,艾维又走到了古铜色的钥匙前,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样样稀奇古怪的道具开始念咒施法。

    伊梵这才恍然,艾维这是要重新封印路赛班!

    眼看着所有的封印符纹一道道打出,钥匙一把接一把遁入虚空,被禁锢着的路赛班连连惨叫着,魂体变得越来越淡。魔王的力量不可小视,然而直到艾维将所有封印封印完时,他原本浅灰色的头发忽然瞬间变白,他的身体很快变得干瘪干枯,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在抽取着他的生命。

    伊梵惊讶的睁大眼,看到了光芒吞吐不定的最后一把钥匙,是它在吸取艾维的力量和生命!

    只剩下淡淡一抹虚影的路赛班虚弱的大笑起来,“我一直没告诉你!这是神所施加的封印,所有解开封印,或是重新封印的人,都会被抽取与神力等同的生命与力量,与我一起归为虚无吧!斐诺迪!”

    随着路赛班最后的笑声,艾维的嘴中溢出一声叹息。

    “这个梦,该醒了啊……”

    几年来一直他一直活在心爱之人会复活的梦里,然而当他煞费苦心后,他还是没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就连死,也不能和绯耶同葬一处。

    艾维取出了红宝石项链,在疯狂汲取的力量下,他用力捏碎了项链。

    几息之间,路赛班不见了,艾维干瘪的身体随着一阵轻风刮过,散成了无数尘埃解散不见。

    与此同时,魔王的消失在整个人魔交锋的战场引起了天地变色,天空的阴霾迅速消散,被魔王赋予了力量的魔物一夕之间纷纷哀嚎着崩解。

    惨烈的战争好像一下子被禁止,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大梦。残活着的士兵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迟疑了好久才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一切好像一夕之间迎来了转机,而作为隐患源头的十三神也被艾维以生命为代价永远封印。

    房间内已经成为了普通人的伊梵怔怔站着,忽然巡视了房间周围一圈。

    经历了方才那么激烈的力量波荡,那些与绯耶有关的陈设却还是完好如初,可见在刚刚与她神格力量交锋时,艾维竟然还分了余力来保全它们。

    想起艾维最后捏碎的项链,伊梵沉默了许久。

    也许这对艾维来说,也是最好的结局。

    重新按照从前的办法离开了房间,伊梵回到了魂殿之外的空间中,站在残垣废墟中,感觉空气如此久违。

    只差一点,她就永远无法呼吸到这样的空气了。

    抬头看着被吹去了阴霾的无暇天空,战后的创伤会在时间的抚愈下慢慢恢复,而未来的生活也会有新的希望。

    “……殿下。”

    伊梵愣了愣,转过身,绽放出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终于完结了。。万般感慨 这万年坑终于是填完了

    本章部分伏笔对应了110章和113章,呃……其实有些东西,艾维这个当事人也是不好意思告诉伊梵的,所以……你们都懂的_(:з」∠)_

    作者想写个以忠犬为大背景类似文字冒险游戏那种的文,可以让读者选择攻略对象以及对攻略对象做什么事,十二骑士都可攻略还有后宫线,剧情走向全可选择,会有BE和死亡线 原剧情可供参考可以更改原定命运也可以喂便当,内容会和忠犬有所出入

    大家新的一年新年快乐啊~w今天赶在跨年前回家码最后的结局,浪了一天的作者还要把mystic messenger今天所有的对话补完嘤嘤嘤_(:з」∠)_

    本书由 斯文__败类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