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没离,谢谢大家[娱乐圈] > 第59章 大结局(3)
    几天下来, 沈暮然在剧组的戏份重, 阮星辰因为是配角的缘故, 比较轻松。有空的时候, 她便给他煲一煲汤。虽然但是, 她还是用了甄染发来的食谱, 也算是帮着甄染暗地里给沈暮然输送了一番好意。

    沈暮然虽然对此全然不知,可却发现, 沈太太在煲汤这方面竟然挺有天赋的, 汤味道香甜不说, 每次喝完, 发一身热汗,精神也轻松几分。

    这么过了一周,到周六的时候,一大清早沈暮然便带着阮星辰回了明翰居。阮星辰总算给二老带上了见面礼。手表和球杆的牌子是沈暮然参考过的, 都是沈倦常用的牌子。安娜则把那枚胸针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她可是看重了好久, 没时间下手, 差点就错过了。

    吃中饭的时候,沈暮然才把阮知建一定要补办婚礼的事情跟沈倦说了。

    长辈的想法果然都是一样, 沈倦说, “这也无可厚非, 不光是阮家的朋友,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沈家的朋友也都没收到邀请, 似乎有些太不正式了。更何况,阮家是女方,你得做给人家的亲朋看看,不然总得背上个拐跑人家女儿的罪名。”

    安娜在一旁起着哄,“哎哟,这可好,终于盼上暮然的婚礼了。我得去给星辰选婚纱,还有,我出席婚礼总得高定一套新礼服吧?”说着又看向沈倦,“老公你那些西装也都太老款了,趁机换两套潮的。”

    “你可就惦记着这些…”沈倦话里几分宠溺,却转而对阮星辰道,“你们那么快结了婚,我们似乎聘礼都没谈过。我就暮然这么一个儿子,星辰你又出身名门,聘礼方面可不能显得我们亏待了你…光亿的股份,早前我已经给了暮然50%,就再拿20%给你做聘礼,另外市区的天峰公寓,我还有几套房产。拿一套给你当见面礼。”

    阮星辰礼貌作答,“谢谢爸爸。”

    安娜在一旁敲着桌板,“你这也太大手笔了,我都嫉妒了。怎么我嫁给你的时候,没有20%的股份当聘礼?你那天峰公寓的房产也没给我分几套!”

    阮星辰噗嗤一笑,刚想劝架,被沈暮然在桌下拉了拉手。

    沈倦:“分得那么清楚做什么,我的都是你的。”

    公婆撒糖,有点甜得发齁…阮星辰掐了掐沈暮然的手,他顿时警觉看着女人,“怎么了?”

    “没…就是被甜到了…”

    下午继续留在家里陪爸妈,两人走去三楼平台上,吹吹小风,沈暮然才闻起来阮星辰,“婚礼,你有什么想法么?这种事情,应该女人说了算。”

    阮星辰到对这些仪式感没什么太多着执着,可对环境有着极其苛刻的偏好,“有山有海,拍照好看!”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了,Lupoz还真有这么个地方,早年阮星恒开发南美市场的时候,她借着探班的名义去旅行,住的就是智利一家分店。靠山面海,酒店前面还有一大片的私人沙滩。“去智利吧,有山有海。圈着你爸爸的朋友们也一块儿过去住Lupoz。挑好日子,我要边举行婚礼边在沙滩看日落。”

    沈暮然看着她点头,“一会儿跟爸爸说。”

    晚饭,两人和沈倦提出婚礼地点,安娜一听喜欢得很:“那我可得从现在开始做背部美白,老公你还记得我那件深V背的私定吗?到时候我就穿那个,你说好不好?”

    沈倦:“你穿什么都好看。”

    敲定地点,第二天沈暮然便让王就去找一家靠谱的婚庆公司,上门问了问阮星辰的想法。趁着阮知建还在国内,沈暮然则独自带着早前让王就准备的礼物,上门拜访,将婚礼计划和聘礼的事情跟阮知建提了出来。

    光亿的诚意,阮知建总算是感受到了。女儿可不算也不算是白嫁,好歹是有名有姓写进人家产业所有权里的了。这对商人来说,是最好的靠谱。

    《欢喜》拍到尾声,沈暮然终于腾出来一些时间,能陪阮星辰准备婚礼,婚庆公司包揽了请帖和喜糖等等琐事,可婚纱总得自己挑。安娜给阮星辰介绍了婚纱礼服的独立设计师,专门为她和沈暮然量身设计。出设计图稿估计也得大几个月后,婚礼的时间,自然也拖到了隆冬。

    设计师安迪是是美籍华人,阮星辰大致跟他说了婚礼地点和场合,等了约莫两个月才出了第一版的设计图。阮星辰约着安娜一块来出出主意,便请婆婆和设计师一起来君怡吃下午茶。沈暮然一早听说阮星辰约了设计师,可隔日《欢喜》要杀青,他还在片场赶着最后两场戏。

    阮星辰点了一份甜点大满贯,自己要了一杯拿铁,安娜说是控制热量,只要了一杯苏打水。设计师安迪从外面进来,看到两人阳光笑着招呼,坐到两人对面,“不好意思,让两位小姐等我。”

    安娜听到这声小姐,还有几分合心意。笑着和安迪招呼,“大设计师这是哪儿的话,我们等等应该的。”

    安迪一身白色的休闲打扮,手里还带着图纸,放到桌面上,跟两人寒暄了两句,才摊开来设计草纸,跟两人介绍设计初稿。

    婚礼定在圣诞节前三天,刚好凑上美国的节日,又是在南半球,正是最好的时候,请北半球的各位去享受夏日海滩,也当做是度假。安迪介绍了设计的初衷,他调查了婚礼的具体场景和时间。因为是海边度假式的婚礼,所以不宜太过庄重,设计风格便走的是清新和自然风格。“新娘身材高挑,我就没用蓬蓬裙了。鱼尾裙该更合适。此外从腰线开始镶嵌碎钻,婚礼的时间应该是落日时分,应该可以通过钻石折射光线,做出闪光的视觉效果。”

    阮星辰看了看草图,除了刚刚安迪说的鱼尾裙加碎钻的设计,头纱却是十分俏皮的一朵白纱做的大花,顿时将鱼尾裙的成熟庄重打破,多了几分活泼和自在。

    说来新郎的礼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白色西装,倒是用了西装和九分裤的搭配,也有几分假日婚礼的意思。

    阮星辰倒是挺满意,拍下来两张草图,给还在片场的沈暮然发了过去:【老公,你觉得怎么样?】

    沈暮然刚好场间休息,回信息的速度很快,【好看是好看,你让他把低胸低背改改…明明都是我的,露那么多给外人看做什么?】

    【……】

    【可是那样好看!】

    然:【好看所以不能给别人看!】

    【……】

    阮星辰没了办法,只好将新郎本人的意思转达给了设计师:“我老公说,低胸和低背改高一点…”

    安娜在一旁笑着,“啧啧啧…暮然这要求怎么跟沈倦当年的一模一样…你要是不露胸不露背,到时候只好我这个婆婆来帮你艳压全场了!”

    阮星辰抿了抿嘴…没办法。

    还是安娜拿了主意:“不改,也不是很低嘛。这辈子就一次这么漂亮了,当然自己怎么喜欢怎么来。”

    安迪帮着圆话,“我大概知道分寸了,可以改得收敛一点,把线条衬托出来就好…”

    阮星辰:“…那就交给安迪了…”

    “嗯…”安迪点了点头,“我改好,就直接发给厂商做样板。两周后,你们可以来我的工作室先试试!”

    阮星辰答应下来,便跟王就去了电话,预约了沈暮然两周后的时间。才和安娜一起出来,送安娜上了她的座驾。

    阮星辰本来想在君怡等沈暮然下戏来接,一起回家。却在门口遇上了甄染…

    那次在简氏派对门口看到沈暮然后,甄染便也没再太急切修复关系,只是隔几日给阮星辰发个食谱,当做是远远关心儿子和儿媳。今天来君怡见工作上的人,却不巧遇上了刚刚把安娜送走的阮星辰。

    “听说你们要补办婚礼了?星辰?”甄染主动招呼,“恭喜你们!”

    阮星辰记得,沈家的宾客名单里面,并没有甄染的名字。此刻见着,还有几分小尴尬,“谢谢前辈。”她也并不想和甄染过多的纠缠,省的沈暮然见到了,又会不顺心。刚刚转身要进去酒店,回去原来的位置等沈暮然来接,却想起什么来,回头对甄染道,“对了前辈,那些食谱我都做给暮然吃过了。他都挺喜欢的。”

    甄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带着几分幸福和感激,“谢谢你…”

    “客气了…我是他太太,只想他能幸福开心!”阮星辰说完,这才转身进去了酒店。

    两周后,借着早预定好的沈总的档期,阮星辰带着他来了安迪的工作室。婚纱的稿样已经完成,只不过不是高定的材料,只是模拟一个初步的设计效果,让两人先试穿,看看尺码和设计上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男方的衣服比较简单,沈暮然早早换好了,站在外面等着阮星辰。阮星辰却在换衣间里个工作室的小助理纠结了很久,也不敢出来。安迪这次的设计,拉高了胸线和背后深V的线没错,可也太贴合了。整个身材玲珑有致被雕刻出来,就连走路的时候,都能看到鱼尾裙盖着的大腿线条…好看是好看……可总感觉不符合沈总要求…

    折腾了半天,阮星辰才被助理从换衣间里推了出来。沈暮然一见女人这身礼服,果真脸色不怎么好看。一旁的安迪还似模似样地夸赞,“啧啧啧,太太的身材也太好了,这礼服长在身上似的…现在镶嵌的这些,只是高等塑料仿制的碎钻,到时候会全部用S家定制的…”

    一听别的男人这么夸自己老婆,沈暮然脸色拉得更长了,冷冷扔下一个字:“改!”

    “……”阮星辰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转眼看着安迪一脸的茫然。

    安迪:“我怎么觉得,这挺好看的。沈先生觉得要怎么改?”

    好看?你都觉得好看,那当然要改!沈暮然杠了起来,“这衣服像没穿似的,哪里好看了?”

    安迪一时间懵在原地,“虽然是样板,可材料也不差,早前还按照您的要求,胸线和背后深V都调整过了,怎么就像没穿了…”

    阮星辰看他俩几乎要吵起来,忙帮着解释,“安迪,我也觉得衣服有点太贴合了,要不要有些地方改得宽松一点?”

    沈暮然几分嫌弃接了话,“腰,胸,还有屁股…”

    安迪这才听明白了几分,还以为娱乐圈里的客人会开放些,不想姓沈的影帝都当了,还计较自己老婆的身材给别人看到了。“做婚纱设计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怕自己老婆太性*感的…”

    抱怨是抱怨了一句,毕竟人家是客人,安迪也只好服了软,说是过几天改好了,再让阮星辰重新来试过。

    阮星辰这才过去拉着沈暮然的手,“别生气了?都说了改了…”

    沈暮然一脸冰冷,拉着女人回去了换衣间,“把衣服换回来。”

    “……”呜呜呜,家教好严…

    &&

    沈暮然毕竟在娱乐圈里还有些地位,阮星辰又是冉冉新升的主持界新人,婚礼自然是要通知媒体朋友的。从官宣拿证到现在过去了将近一年,媒体们也终于等来了两人婚礼的消息。几家权威的或者跟光亿关系较好的媒体,直接收到了机票和酒店包吃包住的通知,几个媒体大拿把请帖上Lupoz智利海滨大酒店的房间号发上微博和朋友圈的时候,纷纷被人艳羡转发。

    大众得知两人补办婚礼的消息,各大媒体发来问候,诸多合作过的艺人也纷纷转发【祝幸福】。阮星辰的大小姐身份公布以后,诸多黑粉也消失不见,两人的粉丝听闻举办婚礼的消息,带着【好期待】相近转发。

    很快,两人婚礼将在智利Lupoz海滨大酒店举办的消息,刷上了热搜。

    通知完媒体,请帖也同时发到了亲友的手里。阮知建知会了美国的朋友们,一道去智利过圣诞节,顺便打几场高尔夫球。沈倦也早早把阮星辰送的那套球杆归入了托运行李行列,阮星辰告诉过他,海滨大酒店旁边修了个20英亩的高尔夫球场,可以来个7天高尔夫休闲游。

    安娜早早去会所做了全身美白,又收拾了几件比基尼放到行李箱里。婚礼过了,少不了在私人海滩度假。听人说智利的海滩可都是细细的白沙滩,到时候再晒个小麦色肤色回国,她就是名媛圈里,最健康又时尚的妞儿!

    婚庆公司提前一周飞了智利去酒店现场筹备,为了集团大小姐的婚礼,酒店提前小半年宣布圣诞节不营业,专门腾出来给亲友团和媒体们度假。

    沈暮然却因为光亿的事务要处理,直到婚礼前两天才腾出来了档期,带着阮星辰从S市起飞。跨越大半个地球的行程,经历了十多个小时,飞机上虽然睡了一小会儿,可毕竟颠簸睡不沉,到达当地的时候,虽然是早上九点,可阮星辰已经困倦得不行了。Lupoz的专车在机场等着两人,阮星辰一上车,便靠在男人肩头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在酒店豪华顶套里了。该是男人把自己抱回来房间的。

    沈暮然刚刚冲完澡,一身浴袍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她在床上睁着眼,“坐飞机坐累了?我叫了Room Service,你起来洗漱一下,先吃了饭再睡。”

    “唔…”阮星辰翻了个身,累得不想动弹,Lupoz的床真舒服,躺在里面跟棉花似的…

    男人这才坐来床边哄她,“我抱你起来?”

    阮星辰这才翻身回来,对沈暮然张开双臂,“老公抱抱。”

    沈暮然站起身来,弯腰过来将她一把从床上抱起,重回了洗手间。浴室里飘出来他刚刚冲完热水澡的蒸汽,带着几丝薰衣草沐浴露的香气,阮星辰被他放在地上,扣在墙角,“你自己洗,还是我来?”

    男人眼里翻滚着腥欲,看着她的时候,喉结微微颤抖了一下。旅途辗转奔波,阮星辰体力还没恢复,月..要都不怎么直得起来,被他这么一盯着,顿时什么娇气都不敢撒了,“我…我自己来…”

    男人勾了勾嘴角,知道她身体上的疲累,没打算真动她,这才在她额间扣下一个吻,转身出去了客厅。

    阮星辰冲了个热水澡,一身的疲惫倒是散去了许多。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份牛排。红酒立在旁边,男人却没让人开。“过来吃饭。”

    阮星辰坐了过去,才发现牛排都已经切好了小块,只需要沾着她喜欢的红酒酱汁,送进嘴里便好。吃过这顿也不知道是早午晚哪一顿的牛排,两人才一道上床休息,先把时差倒过来。

    下午四五点,套房的门铃响了起来,沈暮然却是先被惊醒的,看女人还睡得沉,他独自走出来开门。原来是安迪亲自送来了婚纱,后面还跟着婚庆,打算跟两人说一说明天的大致流程。沈暮然却看了看房间,“星辰还在休息,你们晚点再来行么?”说着,他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两个小时后吧!

    两组人颇有几分不愿意,两个小时后,那不是下班的时间点么…

    沈暮然看出来几分,“设计费加三万美元,婚庆多算一天的钱。可以么?”

    一听有了额外的“加班费”,两组人纷纷妥协。

    安迪:“好的沈总,那我们就晚点再来!”

    婚庆:“没问题沈总,我房间1601,随叫随到。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嘛…”

    关上房门,沈暮然才重新回到床上,他也没怎么休息好。用床头闹钟定了一个钟头后的叫醒,才继续抱着阮星辰,再睡一会儿。

    闹钟早早就响了,可阮星辰实在起不来,赖床赖到晚上七点,才勉强能爬起来。期间安迪和婚庆又来了一趟,却只好被沈暮然又赶了回去。

    八点阮星辰还昏昏沉沉,可想到明天就是婚礼,也只能起来试婚纱,和婚庆公司沟通流程。

    两人忙到十点多,阮星辰刚刚的瞌睡却醒透彻了。倒时差就是这样,跟当地的时间,永远像隔了半个地球。既然睡不着,阮星辰只好拉着老公出来觅食。

    酒店自带海滨特色。一楼的餐厅往沙滩延伸,摆着几张餐桌在白沙滩里。阮星辰拉着沈暮然过来坐坐,吹吹小海风,再给老公点了个炭烤海鲜拼盘。自己则要了一份鸡胸肉沙拉。再加上两瓶小啤酒,不要太爽快。

    吃过饭,沈暮然又拉着她在海滩上散了散步,消消食。听着海浪一波波吹过来,拎着鞋子赤脚走进去海水里,打着手机电筒竟然能看到发光的小鱼群…算是今日份的小惊喜。

    沈暮然看时间不早,拉着女人回来休息。

    第二天一早,客人们一一到齐。阮知建和沈倦也首次在海滨会晤,商场上的人,交流起来多隔着几分热度,捧着说话倒是常态。还好有安娜在一旁,一句句,“星辰爸爸,看起来好年轻啊!”“星辰爸爸,这气概真好,站在你旁边都如沐春风似的…”气氛才轻松了起来。

    阮知建和沈倦聊起来高尔夫球,便发现了共同的话题,约好了婚礼后在酒店球场大战三日。

    沈暮然自是出来接待了沈倦请来的客人们,还有他那一干兄弟。与此同时,阮星辰还在酒店房间里忙着做面膜化妆。

    婚礼上请来了圈内娱记,时光传媒便也当这场婚礼是一场公众性的活动,派了专业的化妆师来,给阮星辰做新娘妆容。按照早前的婚纱设计,应该是成熟中带着一点俏皮的婚纱造型,化妆师给阮星辰画了精致的裸妆,却因为婚礼是在黄昏,便用小亮片在右边眼角做点缀,颇有种人鱼之泪的感觉,和今天这一身鱼尾婚纱十分搭调。

    午饭的时候,沈暮然回来看了看她,望着她半成型的妆容楞在了原地。见过她的素颜,见过她的舞台妆,可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新娘,美得让他有些窒息…

    他倒是不能留在房间里吃午餐,还是阮星恒把他喊走的。外面阮知建和沈倦的朋友到场,都喊着他出去招呼。他这才草草说了句,“我去…陪你爸爸。”才跟着阮星恒一起走开了。

    阮星辰等他走了,囫囵吃起酒店送来的午饭,一大清早忙起来,说来是午饭,其实已经是下午两点。窗外天空干净明媚,天边飘着几朵白云,阳光刺眼,一会儿该有很美的夕阳。

    果然,傍晚的时候,一层白云卷在了海天连线之上,夕阳余光照在海面,波光粼粼。西式婚宴派对,自助餐配着白色沙滩。

    阮星辰挽着爸爸的手,一身鱼尾长裙,头上一朵俏皮的纱球。迎着夕阳的光,穿过粉紫色的气球长道,海风和海浪声中,缓缓向站在舞台中间的沈暮然走去。

    迎着夕阳,她身上的碎钻在闪烁,眼角的小亮片此时也似是养着一颗晶莹的小珍珠。

    夕阳的光,投出女人柔和的曲线,台上的沈暮然脑海中浮现起大峡谷求婚时候的场面,那时大胆张扬的阮星辰,今天仿佛成了他的小人鱼,从海中走来…

    阮星辰看到他嘴角那抹微笑,低下眉眼微微一笑,捂了捂手里的花,继续像他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