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掌上明珠(作者:北途川) > 第32章 平淡是真三
    冬天里的第一场雪两家算互相正式见面, 定了日子。

    过年的时候,这次宋易也很顺利地留在了家里过年。虽然爸爸依旧诸般挑剔, 但嘴上不说, 心里还是把他当女婿对待的。

    妈妈偷偷告诉悯之, 说其实陆季行对宋易很满意。

    然后悯之莫名就觉得很开心,一段感情被祝福是件很幸福的事。

    今年过年家里没有那么多人,但依旧还是很热闹。

    悯之还半夜溜到宋易房间送吃的, 结果被他困着不让走,悯之心惊胆战的, 生怕妈妈去她房间找她。

    她后半夜爬窗回了自己房间, 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来回晃, 宋易还嘲笑她晚上不知道做什么,熬成这个样子。妈妈跟宋易同仇敌忾地数落她,叫她不要晚上总是看手机。

    她找了机会, 偷偷把宋易打成了猪头。

    他去她房间看过她的闺房,嘲笑她是个大龄儿童,提着她的小狐狸睡衣啧啧了两声。躺在她五米长三米宽的巨形玩偶上玩她的哨笛, 那个玩偶超级大的,悯之很大的卧室都因为它变得狭小了, 那个玩偶坐高三米多, 直顶到天花板。宋易一□□的个子靠上去竟还有点儿委屈。

    没错, 他又长高了, 马上要突破一九零了。

    那么高杵在那里, 悯之都和他演变成最萌身高差了。

    她明明没那么矮的,放在女孩子中间,怎么着也算是中等身高,将近一六五呢,整整比他矮了二十多公分。

    她站在那里刚刚好到他下巴,亲他都要踮着脚。

    过分,真的过分。都那么高了,那让他长,她从十八岁往后就没怎么长个子了。

    唯一一点好处,大约是宋易能轻易够到她够不到地东西,她可以指使他去拿书架上最高一层的书,逛超市的时候再也不担心货架高层有她拿不到的东西了。

    还有啊,可以玩爬高游戏。

    过完年。

    去领证那天是个大晴天,早上悯之起床后,妈妈给她煮了两颗红鸡蛋,然后在鸡蛋上画了喜字和爱心。

    大哥哥给她领口别了个胸针,二哥哥在她包上挂了个毛绒绒的松鼠尾巴吊坠,思思表姐的礼物前一天已经寄了过来,是她亲手做的香薰蜡烛,她自己提纯的香精,据说有催.情的作用,悯之一脸惊恐地把蜡烛放在了抽屉深处,藏起来,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明明一个成年人了,思思表姐都开始跟她科普情·趣小玩具了。她还跟中学生一样,第一反应永远是藏还有躲,过很久才反应过来,啊,大大方方就可以了啊!

    这可能是另外一种她反射弧比较长的佐证。

    出门的时候宋易已经在家门口,倚着车,一直在整理袖子。

    悯之过去帮他把扣子系好了,“你什么时候来了啊,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宋易笑了笑,捏她下巴壳子,“刚来,打电话干什么,你总会出来的。”

    悯之撇撇嘴,“你还挺自信。”

    民政局很多人,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悯之和宋易过年前就去做了常规体检还有专项体检,所以婚检就不用做了。

    拿了号,排队等着。

    悯之和宋易带了户口本、身份证、复印件、合照、一寸免冠照……她再三确认过,没有漏带东西,然后就开始东张西望。

    大多是年轻情侣,还有来办离婚登记的,最厉害的,还有一对儿抱着孩子来的,据说是生了宝宝没办法上户口,才想起来办结婚证。

    悯之很好奇,“产检建卡的时候不会很麻烦吗?宝宝出生证明也不好办吧?”

    妈妈尤嘉的朋友很多都是医生,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经常会聊到很奇葩的事。

    比如拿错诊断书的呀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把所有钱都拿去买股票,结果赚了百来万,喜滋滋马上又买了几千股,结果没多久赔到眼睛发绿。心情大起大落,然后真的急性心梗,差点儿没抢救过来。

    比如什么怀孕了产检建卡,结果双方还没领证结婚,一看,年龄才十八九岁。

    比如临产了,生在自己家的,生完自己剪的脐带,自己给宝宝洗的澡,到了三岁还没打过疫苗,上幼儿园入园的时候要疫苗证明,才知道要打疫苗,哭丧着脸求医生想想办法,医生看着孩子,只感叹这孩子能好好长大不容易。

    悯之有时候觉得跟听故事似的。

    其实大多是普通甚至穷困人家,虽然医疗保障提高了,很多普通人家,在医疗卫生方面,还是有很多盲点。部分是资金原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观念问题。

    宋易掰着她的脑袋掰到自己这边儿来,“就你瞎操心。”

    悯之冲他吐舌头。

    终于轮到了他们,工作人员推了表过来让他们填,悯之拿着笔莫名紧张,每个空都要看好几遍才能下笔,宋易写完还有空嘲笑她,“别紧张,大家都是第一次。”

    悯之偷偷踩他脚,抹着脖子叫他闭嘴。

    填完了,拿去盖章,刷刷刷地,工作人员迅速得很,结婚证很快就拿到手了。

    新鲜出炉,还带着机器烫印的热度。

    小姐姐冲他们礼貌一笑,“恭喜宋先生,宋太太。新婚快乐。”

    宋易笑着说谢谢。

    很得意。

    宣誓,拍照留念。

    流程很简单。

    出来的时候,宋易把结婚证收了起来,“婚礼筹备外婆外公和奶奶说他们来筹备,妈妈和舅妈帮忙。我一糙老爷们儿,就不抢这个活儿了,有什么要我做的,吩咐我就好了。”他亲了亲悯之的脸颊,“谢谢你老婆,你有很好的家人,以后我也有了。”

    悯之舔舔嘴唇,不知怎么先笑了。

    他特别喜欢乱叫她,什么宝宝,宝贝儿,亲爱的,小心肝儿,老婆……

    这次听着,却有那么点儿不同。

    过完年,就又是一年过去,日子过得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悯之最后和老师确认了论文题目,继肖斯塔科维奇的弦乐四重奏技法分析、算法分析与复合作曲、作曲民族化与现代化相结合的探究……等等被老师一毙再毙后,悯之最终确定了论文方向为电影配乐……额,好像也没有好多少。

    不过好在,终于是确定下来了。

    悯之最爱的是007系列的配乐,对一些印度啊土耳其电影的音乐也很喜欢,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就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比较好的配乐,除了紧贴电影本身,大多都有民族特色。

    论文比她想象要顺利许多,二改后就顺利通过了,就等毕业答辩。

    然后悯之又开始思考以后的就业了。

    悯之钢琴十级,她说以后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就去当个钢琴老师好了,她脾气很好,倒也很适合。

    周围很多人都早早有了规划,或者继续深造,或者已经签约教育机构,有厉害的同级生,已经开始给知名音乐人作曲了。当然除了一点点运气,更多的是实力和天分,羡慕不来的。

    悯之向来是个不会规划自身的人,说得好听叫顺其自然佛系人生,说得不好听叫没有大的追求,她挺喜欢作曲的,但大环境本来就不好就业,爸爸的朋友倒是问过要不要帮忙介绍,她还是不太敢去祸害人家,谦虚地拒绝了。

    临毕业的时候,有师姐的工作室邀请她加入,是一家专门给电影配乐的小团队,规模不大,但是实力不错,去年配的一部电影得了奖,还提名了最佳配乐,虽然最后没有拿到奖项,也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荣誉了。

    悯之有一点点疑惑,作为每年期末作品音乐会上都会坑队的存在,师姐不知道看上了她什么,而且悯之被不止一次吐槽过儿童作曲风格,虽然每次她都极具乐观主义精神地自我调侃:大道至简!

    但这并不能掩盖她在创作上的缺陷。

    师姐非常真诚地告诉她,“因为你爸爸是陆季行……当然,你的创作力我也是欣赏的,虽然不够复杂精妙,但简单舒服,这在某些方面来说,也是一种天赋技能。”

    悯之:“……”

    果然她还是要出门靠父母。

    但是……

    但是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你千万不要给我开我能力以外的工资,我会有负罪感的。”

    “放心,我倒是想给你开,但也得有钱让我挥霍啊!”

    “……谢谢师姐的真诚。”

    “感恩师妹的慷慨。”

    于是悯之有了第一份看起来接得相当儿戏的工作。

    临毕业的时候,各种招聘会花样百出,大家撒简历跟天女撒花似的,出国的老神在在安然不动,签约了的喜滋滋坐看毕业大潮汹涌,偶尔眼红一下那些找到更好工作的人,至今还没有着落的,慢慢就有了焦虑感。

    悯之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平淡地度过了答辩和毕业典礼。偶尔紧张一下即将到来的婚礼和蜜月。

    据说蜜月期受孕率特别高。

    悯之也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这么早要孩子。

    她想了想,倒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就顺其自然吧!顺其自然就好。

    毕业典礼那天来了很多人,那天全校开放,音乐学院和隔壁学院一起举办毕业典礼,作为很重要的一个日子,陆季行当然是要陪女儿的,然后很多人是来看陆季行的。

    悯之很淡定地被人围观着,毕竟这种事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每次爸爸和大哥哥出门总是要被围观的。

    悯之穿着学士服拍照留念,和宁宁一起合照,和爸爸妈妈合照,和一些不是很熟的朋友合照,和……宋易一起合照。

    宋易送了悯之一大束花,悯之捧着,被很多人调侃,空气中都漂浮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周乔和陆一鸣也来凑热闹,说要感受一下青春的气息。

    青春的气息是什么样的悯之倒是不知道,她只知道今天天很热,太阳老大老大,她只闻到土地被烧焦的味道。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天气,大家也都很开心,开心的同时夹杂着几分对未来的憧憬和离别的愁绪。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分手季。

    对于很多情侣来说这是一道清晰的坎,或者修成正果,或者一拍两散。

    悯之和宋易算是修成正果的。

    其实他们两个是最不被看好的一对儿,悯之那么单纯,宋易这个人看起来又不是个善茬。悯之那种家庭,谁娶都是高攀,宋易更是高攀到不行,他那样的人,可以称之为后生可畏,前途无量,但目前来看,的确是不够格,差距太大,在一起多累啊!喜欢悯之的多了去,没几个敢追的,大多也是因为她的家庭,被众星捧月宠大的小公主,要风要雨要星星要月亮都可以的人,这谈起恋爱来,压力也是大得很。

    现在听说陆悯之要嫁给宋易,女孩子各个惋惜,男生各个懊悔,恨自己怎么就没主动一点。看来陆悯之对另一半要求也不是太高啊!

    毕业后第二周就是婚礼。

    之前宋易说要换房子,最后是舅舅挑了一套房子送他们做婚房。

    顶层的复式公寓,八百来平。

    妈妈整天都在吐槽她哥哥是土大款,但舅舅土大款当得很开心。

    钱多,没地儿使,舅舅又不是爱挥霍的性格,也没有不良嗜好,家里就思思表姐一个孩子,除此之外,最爱的就是自己这个外甥女悯之,花多少钱他都觉得值得。

    悯之虚心接受了,好孩子是不会让长辈不顺心的。

    但悯之每天都在琢磨着卖房赚钱。比较怂,不敢。然后还要承担高额的保洁费用,高额的物业费水电费。

    那个天顶游泳池更过分,换一次水都是天价。

    卖又不能卖,日常维护又昂贵,悯之有时暗戳戳地怀疑舅舅是故意的,这样他们就不能偷懒不工作了。

    毕竟家里有钱是家里的,嫁了人,悯之肯定是不会伸手问家里要钱了,陪嫁带了多少钱,花完算事,宋易那样的性格,即便岳父岳母家里的有一百个矿,他也不愿意去过多仰仗,偶尔讨点儿便利他倒也不会扭捏,但大的方向上,他还是倾向于靠自己。

    这大约也是陆季行和尤靖远欣赏他的地方,该软时软,该硬时硬。

    婚礼在度假别墅举行,去了好多好多的人,宋易这边人很少,周乔陆一鸣这些死党,还有一些公司上的合作伙伴。

    悯之这边人就多了,舅舅舅妈一脉,爸爸妈妈一脉,七大姑八大姨,外公外婆还有奶奶,单单是老人家下头的两辈,聚起来都够可怕。

    悯之老早就画完新娘妆待在房间里,宋易来迎她,伴娘宁宁啊李静啊这些人堵在门口不让他进,嚷着要他表演单手俯卧撑。

    给他喝放了芥末和辣椒水的可乐,让他唱“我的小宝贝”,读什么九十条□□,跳兔子舞……

    悯之都快看不下去了,小声说,“差不多好了。”

    宁宁斜了她一眼,“瞧,这就心疼了!”

    宋易隔着窗子叫她,神秘兮兮地说:“老婆你过来一下。”

    悯之提着裙摆走了过去。

    她今天真漂亮,精致得像是童话王国里走出来的公主,宋易抬手触了下她的脸。

    “再靠近点儿~”

    然后宋易直接跳窗进来把悯之抱了出去。

    周乔和陆一鸣还在宣誓,一边莫名其妙宋易那崽子结婚,他们宣个鸟誓,一边字正腔圆地朗诵着。

    然后看见宋易把新娘子抱走了,各自愣了愣,然后欢呼了一声,对着宁宁和李静两个女魔头吹了声口哨,得意地摆摆手,“啊,妹妹再见!”

    两个伴娘气得跺脚,骂悯之立场不坚定,背叛党背叛组织。

    悯之听见风声,阳光从头顶洒下来,一抬头宋易在笑,好像抢到了全世界。

    悯之听见他的心跳,还有呼吸声。

    她也笑了。

    跑了好远,宋易终于把悯之放下来。

    他弯腰看她,侧头亲她脸颊。

    像亲吻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

    这个宝贝,从此就归他所有了。

    要细心爱护,要温柔以待。

    他说:“悯之,你记得吧!我发过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也曾荒唐事,但诺言都是真的,一颗心从来没变过。

    悯之勾了勾他的小指,她扬起头,额上皇冠璀璨如星辰,她眉眼轻轻弯起来,“我也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宋易没忍住,笑场了。

    悯之哼了他一声。

    大猪蹄子。

    浪漫是不可能浪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浪漫的。

    宋易捧着她的脸,面上仍带着笑意,“老婆我错了。”

    “哦,你错哪儿了?”

    “你说错哪儿就错哪儿了,回去跪搓衣板跪遥控器还是跪榴莲你随便挑。”

    悯之噗嗤一声笑了,“你有病啊!”

    “对啊,你有药。”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