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婚事凉凉 > 第二百章 我的煮夫
    奶奶,你这是给谁打电话呢?张狄回来吃了饭,他奶奶这电话他听着好像是

    霏霏。

    果然!

    张狄默然,有些时候吧,不是社会改变了,而是长辈和晚辈之间的代沟太深,张霏霏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如果对着你有一句发自肺腑的话,那她就不是霏霏了,你说任何人她只是听着,听了以后起不到任何改变的作用。

    她这孩子吧,父母管不了,我当长辈的就不能不说,不能这样过日子,林初你看着他现在对着你百依百顺的,这是还没到时候,等他自己做起来了,自己有能力了,他还管你是谁?越是有能力的男人越是容易变节

    大伯母对着张狄嘟囔,都是一家人,她不可能不来操心的,可霏霏这丫头就是不肯听人家说,多少个人告诉她这样做是错的,她还在坚持。

    她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我不管还谁管?不是自己家里人,谁能劝她?谁愿意说这些话,天天唠叨她,你以为我就愿意?我也嫌麻烦,可不说,那就是为她好了?现在都多大了?到多大的年纪就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当教练没人说不好,成天和一群男队员混在一起,白天晚上的待着,你让林初怎么想?本就是差不多的年纪,你说天天相处这样的事情大伯母见的多了,你也别说男人,你也别说女人,自己家里的再好,到了那个阶段谁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能控制住的那叫神,那不是人。

    对一个人升起好感还不容易?

    到时候你的家庭怎么办?你以为自己离婚就算完了?

    小丫头想事情想的简单,她不往深处去想,婚姻不是这么简单的,趁着没激化之前,赶紧的收回来自己的脚步,一开始就不该去争,别人都知道那个位置就是给男人坐的,你争来了有什么用?带出来成绩,那是应当应分的,带不出来成绩,你还被人骂,何苦呢?

    大伯母觉得女人一辈子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不是说非要围着家里锅台转,但也不是霏霏这种,完全不管,有这样的女人吗?那你结婚做什么?连个孩子也不给生,这未免太霸道了。

    说白了,因为你家庭条件好,觉得人家不会反对,你在压着人家,那不然就换成是自己家,她也不干啊,凭啥啊?我好好的孩子娶了你,连个小孩儿都不给,扔着家扔着丈夫,这叫什么?

    张狄笑笑:她自己心里有分寸,她和林初怎么过他们都是想好的。

    想好什么?林初不愿意,他嘴上能说?大伯母比着自己的嘴巴,然后瞪着张狄,那林初的心眼,头发丝有多少,心眼就有多少,你别看他现在无害,他家里那些破事儿,就真的和他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张狄索性不说了,代沟。

    说了也不起作用,他奶奶该着急还是跟着着急,他自己这一身屎还没擦干净呢,也顾不上霏霏了。

    一个卫薇给席梦气的都要上吊了,直接给张狄下通牒,有卫薇没有她,有她没有卫薇,张狄也是头大,他现在根本不信爱情,谈什么爱情?一个彭瑞娜搞的他差点对爱情都绝望了,他现在喜欢就喜欢脑子清楚的,能把事情想明白的,不会一直拖他后腿的,他现在是不往上爬,不代表他以后也不往上爬,一旦往上走,身边的老婆聪不聪明这太重要了。

    即便席梦不同意,张狄还是在犹豫,卫薇故意给他看到的点,实在太吸引张狄了,他实在被彭瑞娜那种蠢货给吓怕了。

    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结个婚真的有点麻烦。

    张狄和卫薇领证没有事先通知席梦,反正做就做了,等知道的时候除非让他离婚,这么多年也算是干了一次先斩后奏。

    晚上带着卫薇回家,席梦把桌子都给掀了,让她给脸?

    首先你也得有脸。

    我告诉你张狄,你结不结婚我管不着,你成年了你想娶谁你的自由,但是在我这里,我不承认,你带着她马上走,你结婚摆酒也好做什么都罢,别来找我,我一毛钱都不出,你也别指望我和你爸给你一毛钱,钱都是张凌的。

    张凌:他无辜躺枪。

    这不是激化矛盾吗?

    要不张龙想开口,来都来了,领也领了,现在没有办法了。

    你闭嘴。席梦嗷一声,吓张龙一跳,这最近她去参加合唱队了吗?

    声音这么响?

    叹口气,他是尽力了,他帮不上忙了。

    张狄原本也没打算在家里吃饭,掀桌子也想到了,不给钱更是觉得也没什么,结婚是他自己的事情,他和卫薇之间谈好就行了。

    领着卫薇回家,钥匙交给她,他能给的他一定尽量给,不能给的,也没办法。

    你妈要在附近给租个房子吗?

    卫薇点头: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自己都能办好。

    不跟着她,不放在她眼前不行,她妈那个脑子,随时都会被人卖了,家里亲戚也是不厚道,所以必须放在眼前看着,她才能安心。

    张狄这工作吧,说不上忙,但谈不上清闲,有时间的时候他是真有时间,没时间的时候也真是没时间,晚上有同学聚会,原本是不想来的,张狄和同学之间不怎么走动,毕竟毕业了,大家走的路不一样,但人打了电话又亲自来单位堵他,也就只能去了。

    同学会嘛就是这样,吃吃喝喝的,有情的就继续前缘,没情的也可以有点什么,这就是张狄不爱来的原因,他一个刚新婚的人,实在不适合来这样的场合。

    谢琴琴也来了,听说张狄要来她特意打扮了一番,见到人还是那样,高中的恋爱怎么说呢?考上的学校不同,也就分了,那时候学校里有人追她,条件也很不差,谢琴琴也是个务实的人就和张狄提了,两个人自然分手,后来她换过一个男朋友毕业就结了婚,可惜结婚没两年就离婚了,现在的婚姻比过去脆弱的很,也没有什么小三小四的,就是两个人之间说说话起了摩擦,觉得有些不合适,谈了离婚,离婚以后呢,她觉得自己能找到更好的,可惜转悠一番,就愣是找不到个更好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谢琴琴接触的那些男人实在觉得条件太差,转了一圈别人提到张狄,她的目标又转回来了。

    从她的角度来说,张狄真的就很不错,各方面简直太好了,如果再续前缘的话,她是愿意的。

    张狄看见谢琴琴似乎也想到了高中那一段情,挺美好的,其他的就没有了。

    中间吃吃喝喝,卫薇联通电话都没有打过,张狄就说这个女人很聪明的,她一点不急,位置摆的很正,她幸亏就是个女人,也幸亏她还有个这样的妈,不然她绝对会比现在更好,他敢打包票。

    谢琴琴跟着张狄的身后出来,张狄进了卫生间几分钟以后走出来,遇上她没有愣,因为这人明显就是在等他。

    好久不见。

    张狄手上还有水,他不太喜欢烘干机,那样会让他的手觉得特别干。

    刚刚不是已经说了。还特意跑出来打声招呼,有什么不能当着大家面说的。

    刚刚是说了,但不是我和你单独说的,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没变。谢琴琴说了一句,她现在混的可不如张狄,也许这就是分别。

    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恭维,绝对的恭维。

    张狄的工作环境,他习惯这样说话,真的漂亮还是假的漂亮看个人想法吧,他向来就不太喜欢脸蛋好看的女人,不是抵触就是个人喜好问题,他不否认大多数男人都喜欢长得好的,他不是其中一员。

    谢谢,我是听别人说你来,我才来的。

    是吗?专程为了我来的?那是我的荣幸。张狄笑眯眯。

    张狄,我离婚了。

    张狄接收到对方幽怨的一眼,他有些不明白,离婚了和他有什么关系吗?他以前对谢琴琴的印象,这个小姑娘还是挺好的,怎么现在女的走的都是一个套路呢?我俩不是被人拆散的,更加不是闹出来什么误会分手的,这些年了,你离婚你需要我说一声节哀呢,还是需要我来一声恭喜?

    我刚结婚。张狄这样回了一句。

    谢琴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猜不透张狄这样说的目的,她刚提离婚,张狄就砸回来一句他刚结婚,什么意思?

    恭喜你了。

    谢谢。

    张狄推了门进来,同学有能闹的,一看谢琴琴跟在张狄的后面进来的,打趣张狄:你们俩这是有情况啊,过去感情就好,现在这是更加好了?

    张狄听声抬头看过去:你这样说,我老婆大概会杀到你家里去。

    对方也是没料到张狄结婚了,因为他从未通知过,尴尬了几秒然后就自然而然的掀过去了,倒是谢琴琴的话进门以后就少了很多,吃过饭没喝酒的大家分摊送附近的人回去,张狄是开车过来的,有几个同学坐了进来,谢琴琴的头看向别的地方了,她和张狄回的还真是一个地方,顺路。

    那我们就走了。张狄一脚油门,他也没去看谢琴琴。

    现在都这把年纪了,还玩什么浪漫?玩也不和你玩了,够不着。

    谢琴琴有些傻眼,本想让他喊自己一声的,结果人直接开车走了。

    张狄回到家,卫薇还没睡呢,正在看电视剧:这么晚了还不睡?

    有些不习惯。毕竟第一次住到别人家,毕竟第一次给人家当老婆,对未来也是有些茫然。

    张狄洗了澡回来,躺在身边的是合法的老婆,你说他不动,那他也不是柳下惠呀,卫薇很安静,她似乎眉头一直就没松开,过了一会儿他翻了下来喘口气,把她抱到怀里摸了摸她的后背。

    睡吧。

    卫薇瞪着眼睛,她其实对未来的向往很多,因为她还是个小女生,想天想地的,但是现实呢,现实就是这样,她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和张狄能不能到白头,可想这么多也没用,最后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结了婚的日子就是这样,和以前也没有差很多,就是生活里多了一个人,席梦还是不肯接受,送东西过去直接放在门外,倒是没说直接扔出去或者砸下去,这点卫薇还是感激的。

    张狄没有办婚礼,也不打算办,不过自家人还是要请的,霏霏一定会给她哥面子,找了一天时间,早上回来,晚上飞回去,她就是这么忙。

    中午吃饭,和卫薇聊了几句,张霏霏觉得卫薇这人吧,人小但是精,有些人的脑子是不按照年龄去走的,张狄还算是聪明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就奔着什么方向前进。

    你去帮我要一瓶水。霏霏侧着身和林初说。

    她有点口渴,那个汤她不是很喜欢喝,林初起身出去,霏霏还在继续和卫薇说话,大伯母就皱眉头,霏霏啊,真的是把自己当女皇一样看待的,她对她自己特别好,但是林初呢?

    你让林初怎么想?在家人面前,你给我摆谱呢?

    大伯母就让张狄出去帮着要水,张狄叹口气,又来了。

    林初拿着水瓶递给她,霏霏上手,拧了一下就开了,看了林初一眼,行啊,服务周到呀,直接拧开了。

    好眼力!

    喝了半瓶,今天这菜有点不合口,她队里吃的都比较淡,这个菜做的太重口,她为什么不自己起身去要水?卫薇坐在这里很尴尬,没人理她,霏霏又挨着她坐着,只能自己尽量还化解,谁给谁难堪?都是一家人。

    瓶子放在桌子上,自己的手沿着桌子下去找林初的手,摸到握住。

    她是真的没时间和他谈情说爱的,也不需要这些,林初懂她不是吗?

    林初还是那张脸,脸上的表情没动,该吃吃自己的,有人问话,自己回答,倒是胖子一个劲的和他姑父对眼。

    吃完饭说是下去玩,下面有玩水的地方,张皓是为了陪儿子,拉着林初是为了解决儿子提出来的任何问题,拽着林初不放。

    这是谁家的狗?进门之前看见一条狗,张皓蹲下来摸了摸,挺可爱的。

    服务员说是教练带来的,这狗会救人。

    还会救人呢?

    最后张皓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狗救人。

    胖子和他玩不到一起去,虽然说是亲生的,但还不如干的呢,和他姑父坐在一起,两个人说的都是一些叫别人听不懂的话,张皓就自己玩水去了,他看着那条狗,眼睛就来回翻转着,然后沉下水,憋了一会儿气,等到憋不住了抬头起来,他正好浮起来,那边狗跳跃了一下,狗爪子直接踩到他的头顶,又把张皓给踩下去了,然后狗叼着他的手往岸边拉。

    他自己原本好好的,这狗压了他一下,他才呛了一口水。

    手指指着这条狗,这哪里是救人,明明就是杀人啊。

    你爸有时候这里林初敲了敲头部的位置,然后对着胖子摇摇头,胖子叹口气,重重地。

    他觉得他妈不喜欢他爸,也不会是爱过他爸,他曾经问过,他妈说这一切是一场意外,胖子想,也许就是一场意外吧。

    我姑很强势吗?胖子问林初。

    林初倒是没料到胖子能问出来这话,因为这孩子他的脑子不是用来研究八卦或者研究这些的。

    你听谁说的?

    有人说的,我听见了。

    可能她们和我们的世界不太一样,这些东西少去听。揉了揉胖子的头。

    霏霏吃过饭去休息了,她要午睡的,休息不好体力跟不上,电话关了静音,睡觉时候一般不接电话,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听见开门声,睁开眼睛。

    回来了?他呢?

    跟他爸走了,要起来吗?

    霏霏翻个身:现在几点?

    一点二十。

    霏霏嗯了一声,那还早呢,坐高铁过去然后到机场,大概一个半小时就够了,她还可以继续躺会,林初贴在她的后背上,霏霏在他手上拍了拍。

    她睡了一会儿就再也睡不着了,翻身过来,往林初怀里钻了钻。

    睡不着?

    嗯,睡好了。

    林初拿着枕头塞到床头自己依靠着枕头搂着她,和她说说一些她听不懂的,是的,他们俩之间好多的事情并不是互通的,林初的事业霏霏不懂,霏霏的事业很多林初看的也只是表面上的东西,他说给她听呢,没指望她全懂,就是习惯,霏霏听着听着自己昏昏欲睡的,结果又睡过去了,她的耳朵会自动屏蔽不喜欢听到的。

    林初亲亲她的脑门,有这么累啊?感觉没有休息好似的,抓住床了就恨不得不松开,跟啄木鸟似的低下头亲了不知道有多少口,他就喜欢她。

    有人说心灵相通才是爱情相守的最根本条件,或者长得好,你喜欢她的这张脸,但是林初说,长得好也好,心灵相通也罢,这些都不是必然的条件,脸会变,人的心也会变,唯一不会变的就是吸引,这个女人她永永远远她不会将心思都放在你的身上,她有更高的追求,她有忙不完的事情,她有很多的挑战,留给你的就剩下她快乐放松的时间,放在过去,林初一点不意外,他就是那种陪着她消遣的人,能让女人放松的都是什么样的男人?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在乎自己怎么看,他唯一在乎的就是她怎么看。

    他是她全部,是唯一,他觉得就值了。

    她在和那些球员相处,沟通,那些人和她之间能达到他和张霏霏这种地步吗?

    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也不介意,把自己整盘棋玩死了,我不好谁也别想好。

    把她放下来,自己贴着她的脖颈,上嘴去咬了一口。

    没心没肺的女人。

    搂着她的后腰脸贴在她的背上,林初也跟着睡了过去。

    霏霏醒过来就开始收拾自己,林初整理她的行李,她一直在通电话,好像是找她有事情,指指自己的行李箱,率先就出去了,林初负责推着,然后他去办退房手续,车在外面等着,张霏霏坐在车上等他上来,一路上她电话几乎就是不断,送到机场,然后去替她办手续。

    那我走了。霏霏指指里面。

    林初把咖啡递给她,排队还有一段时间,还能喝两口呢,等轮到她,他在接过来就是了。

    回去吧。

    霏霏走的特别潇洒,她和林初相处就是这样,任何事情从来不用她操心,她来管,林初一个人解决,所有人都看衰他们的婚姻,觉得早晚都得出事,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林初喝着她剩下的那半杯咖啡,将杯子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去高铁站,他不坐飞机,坐飞机也是回去,坐高铁也是一样回去,他在高铁上一样办公。

    大伯母对着大伯就说:你看霏霏他们相处,哪里有点正常夫妻的感觉?

    要么就说,张猛做了一个坏榜样。

    大伯也是觉得女孩子这样不好,真的看不惯,太强势,不是强势是什么?喝水老公出去要,吃什么都是林初负责转圈子,霏霏呢,和一个男人似的,吃吃喝喝谈谈笑笑,睡觉醒了丈夫和男保姆似的去送。

    张猛也是背锅侠,谁一说就都推到他头顶上来了,个性这东西有些是培养的,有些则是天生的,霏霏也不算年纪大就被招走了,那她那些年生活都是在队里的,她跟谁学?

    咱们也别操心,你看人爷爷奶奶根本不着急他们着哪门子的急,正统的都不担心呢。

    大伯母觉得这一家子都是惯,霏霏和张皓的个性调换一下就好了,女的应该有点女的样子,男的就应该有点男的样子,张皓太爱玩,脾气又总嘻嘻嘻的,完全就是生错了。

    大的那个没孩子,小的这个孩子来的整不明言不顺的,你说都调换一下,霏霏有个小孩儿,张皓是单身,这该多好?

    全部都乱套了。

    就是人家不着急我才着急的,谁能看着顺眼啊?

    张皓悠悠闲闲给他姐打电话。

    你到了吗?

    你不是已经打进来电话了。霏霏吐槽自己弟弟。

    还费什么话,她没到,她能接电话吗?

    张霏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我这是关心你。

    用不着,你留着关心别人吧。

    张皓跳脚:我就说什么样的男人能受得了你?我好心好意,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我和你又不是仇人?你干嘛一张嘴就放炮?

    玩你自己的去吧。

    张皓恶狠狠挂了电话,绝对不是亲的,他这样的好脾气总是被他姐气跳脚。

    给徐凉凉打电话告状。

    妈,你到底生她的时候都吃什么了?是不是每天都吃榴莲?每天都吃炸药?还是你准备生的时候其实家里爆炸了,然后她是被崩出来的?我怎么觉得她就是应该有一张黑脸呢?脸上在印着几个字。

    凉凉:

    又被你姐怼了?

    我好心好意关心她下没下飞机,她反口就呛我

    那你就不关心了嘛。凉凉撑头,她这个儿子啊,有点爱操心,什么事情都想喜欢操心,但是霏霏呢,她就不喜欢别人关心她。

    妈,这话你说的不对啊,你这是说我错了?张皓在电话里跳脚。

    凉凉:

    你当我没说。

    打了半个小时,徐凉凉没忍住,把电话拉远了一点,张猛开门就看着自己老婆这幅吃了苦药的表情。

    张皓?

    给他姐去电话,问飞机落地没有,结果被他姐喷了。

    霏霏也是,就一句话的事儿,你就说平安抵达不就完了?

    该是人家丈夫做的事情,他这个当弟弟的总是都想给做了。

    凉凉觉得张皓吧,应该站远一点,不要过多的关心,姐弟情深是好,问题你姐她天生就是个冰块,捂不热的。

    老徐同志,你这态度我得批评你呀,立场有问题。

    行行行,打住,你儿子刚才和我说了半天,说的头都疼了,你别说了。

    徐凉凉告饶,这个当爹的嘴就能说,这个当儿子的更是个话痨,回到家就没完没了的说,好像平时不和人说话一样,徐凉凉觉得张皓的形象呀,电视机里是一种,电视机外是一种。

    霏霏上了车,队里有专门过来接她的车,给林初发了一个信息,说自己安全抵达。

    林初还在高铁上呢,他不着急,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飞机是快,不过要那么快有什么用。

    回到g市,直接去了公司,要退股。

    不是吧?合伙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林初,现在公司正在上升期间,你手里握着的股份只会越来越值钱的,你要卖?你有多傻缺?

    不是吧,林初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你想去t城?别让他猜到了。

    作为学弟,很多话他不想说的,但是一个男人得有点抱负,天天围着一个女人转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这不是浪费生命吗?除了这一个,还会有更多的女人等着你呢,要什么样的没有。

    嗯,最近没有激情,觉得累,想要休息一段。

    那我给你几天假不就好了,休息好了再回来。何必说退股的事情呢?

    我说的休息就是每天买买菜,收拾收拾房间。

    学弟:

    这人活的久了,真是什么样的怪咖都能看见,他是不介意林初退股的,这样对自己还有好处呢,毕竟现在做大了,但是从道义方面,他是有靠林初的,所以觉得对林初不公平,那个女人吧,他听说挺多的,出身好嘛,自己成绩又好,所以很嘚瑟,很不把别人放在眼睛里,那就是白眼狼,喂不熟的。

    大家私下都说过,林初这个老婆找的,简直就是错中之错。

    缓个两三年,他能找到更好的,更般配更加合适的。

    林初执意要退,学弟也拦不住,房子他没有卖,这地儿得留着,然后去了t城,没有住霏霏的房子而是单独租了一套,还是三室,可能林初对三室特别钟情,房租很贵的,真的计较起来他住上个几年还不如买呢,不过这里环境很好,人家装修的更是好。

    家庭煮夫的生活就是这样,拿着妻子的薪水买买菜擦擦地,然后买买家里的必备生活品,张霏霏一张卡甩给他,花不花随便他,她反正是给了,没有时间考虑林初的问题,你喜欢,那就去做啊,她没问题,她养家也没问题,不过就是她没林初那么大的本事,那么能赚而已。

    他过来这里住,就变成了霏霏一个星期回一趟家,因为很近,来回跑也方便,张霏霏的朋友圈,林初用了半年的时间杀进去的,混的全部一个脸熟,全部拿下,他和每个人都有交情。

    霏霏靠在椅背上:我家老公真是牛呀,家庭煮夫竟然可以让这么多的人折腰,了不起。

    林初笑笑。

    我找了一份工作。

    她回来的时间毕竟还是很短,他也不能永远都吃她的,林初并不是一个不强势的人,只是这份强势分怎么看,他花张霏霏一块,他就得还回去一千。

    哪里?

    林初说了一家公司,他也是应征过去的,对方还觉得他挺合适的。

    我记得你好像正式工作的经验不是那么充足,正常不是应该被打压的很惨吗?

    她偶尔和别人聊天也知道这个社会的现实,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没有足够强的实力,人家不鸟你的,林初所谓正式的工作也就那么一份,当老板习惯了,现在给人打工不是应该狠狠被折辱的那种吗?

    她觉得还挺有兴趣的,结果他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人家又是总了。

    虽说一个砖头砸下来,砸趴下的十个人里面有九个是总,但这总的含量还不一样呢。

    挺大一个集团,到底看上你什么了?

    我现在正在被打压。

    张霏霏笑:打压的你,一个月住着房租几万的房子?

    这未免太打压了吧,比她工资高多了,心里不平衡了,太过分了。

    分分钟碾压她啊。

    和这种人一起生活,很容易怀疑社会,你付出这么多,你得到的就是这些,他不付出,分分钟得到一堆。

    林初的手压着她的后脑。

    那都是你的。

    你可千万别这样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生活不干净呢,我就这么一点工资,风里来浪离去的,我干净的很。

    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哎呀,我嫁了一个情圣呀,别的男人听见这话估计要哭出来了,好说不好做呀。

    她要是个男的,她保证不这样想,凭啥?

    林初继续揉,觉得自己老婆有些时候也迷糊的可爱。

    没有情圣。他算哪门子的情圣。

    霏霏抱着林初的胳膊,不是开车他是真的很想好好抱抱她,可惜开车呢,注意力还得放在前面。

    爹妈给一个好的头脑太重要了,不然分分钟输在起跑线上。

    真是无奈了,她虽然对家庭的财政不怎么管,但查钱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她是有钱,但没达到这种程度,林初拿着她的钱去干什么了,霏霏也不想问,反正他不会干非法的勾当,只能说真的不要和这样的人去比较,不会分分钟嫉妒到死的节奏。

    你比我聪明。

    这些安慰人的话就不要说了,你看我弟,亲儿子都教不了。

    霏霏撇嘴,张皓这个废物!

    张皓打了一个喷嚏,他正在写歌呢,感觉好像有人骂了自己,揉揉鼻子,肯定是张霏霏那个母夜叉,一定又和谁说她有个废物点心弟弟,张皓跳脚,有本事你来教,你把胖子带走,你养着,你看看他能不能把你弄疯。

    胖子是有点特殊。

    霏霏挥挥手:真的那么特殊,我看你带的倒是挺好的,挺有话题聊的。

    林初翘唇,一个小屁孩而已,还谈不上什么有话题聊。

    拐了几拐终于到了家里,她回家就不想应酬,他找的这地儿可真是好,邻居见不到面的,大家都忙。

    我妈要是知道,有房子放着不住,自己来跑出来租房子,她一准要念叨。

    她现在已经被林初的糖衣炮弹给打趴下了了,这人太奢侈了,住的环境永远都是弄的这样的好,这样的舒心,这样符合她心意,那谁规定她就不能享受享受来着?可她没有时间呀,但有人能把她的喜好摸的一清二楚的,这就有点可怕了。

    活着某些时候应该享受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这话说的有点矫情。

    霏霏去找杯子,刚刚没喝过瘾,找了一圈没找到,实在不熟悉。

    林初找出来杯子找了一瓶酒,和老婆小酌,也没有菜,就干喝。

    我就说我的眼光好,可他们都不信,你看着吧,背后多少人打赌我的婚姻坚持不了多久。

    林初没有说话,只是眉头挑了挑,她有自信,但是他还是有点好奇,霏霏是相信他呢,还是相信自己?还是她对自己的感情很放心?如果是最后一种,林初觉得也许今晚自己能多喝两杯。

    那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两个散不了?

    霏霏喝了一口,好酒!

    林初可真是会享受生活啊,不过也对啊,卖力工作不就是为了这个。

    很简答的道理,你看不透我,你研究不透,你爱我超过我爱你,也许不是爱,而是一种占有,那你占有我,你就会觉得心踏实。

    什么样的道理讲不清,但是他过去打架玩命,他是将生命看成筹码,或者是看成一种消遣,他不认真的活着,但是有了自己以后,他的生活比较中规中矩,就说机场被打的那一次,张霏霏都认为他会还手,可林初没有。

    他和自己**。

    一个最不守法的人,他和自己**,不觉得好玩吗?

    林初干了自己杯子里的酒,他觉得霏霏去带球员有点可惜了,她怎么不去研究心理呢?

    你怎么不想着占有我呢?

    我为什么要?我不占有,我拥有。

    霏霏坐到林初的大腿上,对着他撒娇,她也不是每天都是绷着脸过日子的,关上门,我怎么过,门外的人怎么会知道?她还有给林初捏肩膀松骨的时候呢,那别人看见了吗?

    沿着他的唇描绘着他的唇形,喝点小酒,抱着一个小白脸,这种生活不要太美好。

    拍拍林初的脸。

    我嫁你,我就是信你,信就信了哪里有那么多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信,可旁人总是要问出来一个理由,我拿不出来这个理由,他们就觉得我任性,但是我觉得我爹妈给的脑子还是蛮好用的,就现在的眼前事实证明,我没有吃亏呀。

    林初点着她的唇,她是个太聪明的人,小时候也聪明,那时候是个聪明的小女生,他妈则是个笨的女人。

    我们该睡了。

    现在才九点钟而已,而且酒还没喝好呢。她才喝了一点点而已,今天心情好,她老公找到工作了不是吗?

    不用继续当家庭煮夫了,应该庆祝的。

    一会儿喝,等结束的再喝,十一点喝一次,一点喝一次。

    霏霏锤他。

    真是不要脸呀,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