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婚事凉凉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我的老婆是个神话
    妈,我回来了。卫薇和母亲打了招呼,她妈今天倒是高兴了,多做了几道菜。

    回来了,洗洗手赶快吃饭,妈要和你说点事儿。

    卫薇忍不住想,能让她妈高兴的事情不多,倒是家里那几个不着调的亲戚只要一来,一忽悠她妈就开始开心,但哪一次不是各种哄骗?偏她妈心眼不全,怪又怪不了,说也说不听。

    果然饭桌上卫薇妈妈就开口提了。

    现在这房价涨得厉害,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买个房啊

    卫薇脸上的表情似乎瞬间就被冻结上了,她警惕地看着母亲,反问:妈想换房子吗?

    用什么换?拿什么换?

    现在住的这个房都是上面分的,因为她母亲的毛病,跑了不知道多少趟才给的,不然靠父母吗?她爹妈都有点小问题,自己能正常,实属是万幸了,有些时候卫薇就想,他们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孩子呢?可这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是啊,谁不喜欢大房子。卫薇妈妈感慨一句。

    我们没钱,我这辈子也不可能买得起,你更加不可能买得起。

    当妈的觉得女儿讲这话不对,她怎么就买不起了?她现在就能买得起。

    你二婶和我说了一件事情当妈的缓缓开口,觉得这样的好事儿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轻轻松松二十万就到手,二十万那是多少钱啊?几百块钱她都分不清的,你借肚子给人家,生了孩子以后钱就给我们

    卫薇放下筷子,看样子这饭今天是不能吃了。

    怎么吃?

    她妈智商有问题,她早就知道的。

    那我以后还嫁人吗?

    这没有影响,只是借你肚子而已,孩子生出来就给人抱走。

    妈,我还是个未婚的,我现在出去给别人生孩子,我以后嫁给谁?我大肚子的时候就算是别人看不见,将来结婚生孩子,你以后不会穿帮?真的穿了帮,谁和我过?

    卫薇妈妈现在就是转不过来这个劲儿了,她听二婶说的很明白,解释的很清楚,觉得卫薇只要提供一个肚子一切都能解决,钱轻轻松松的

    就进手里,可卫薇说什么以后不以后的,那些她想不通也不想去想。

    你就是有钱也不想赚,你不听我的话。

    你还真的说对了,我就是不能听你的话,你脑子不好使,听你的,我这辈子也就完了。卫薇重新拿起来筷子夹着菜,真的要生气,恐怕早就气死了,这样的事情多的是,不然呢?她能拖到现在还没有个对象?还没结婚?人一听说她妈这情况,在一接触,什么不靠谱的事儿她都敢做敢说,都给吓跑了。

    没有当女儿的瞧不起当妈妈的。卫薇妈妈不肯吃饭。

    卫薇吃过以后收拾了桌子然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二婶晚饭以后又跑了过来,询问情况,二婶那人巧舌如簧,什么话都能说的动听三分,忽悠人的本领一等一的高,卫薇妈妈就是愿意信她。

    既然那么好,怎么不让我接代替生个?反正不影响什么的。卫薇开口。

    二婶眼睛喷火,她女儿这都结婚了,替生以后,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话不是这样说的,这人呢家里很靠谱,条件很好,就是当事人本身条件也特别棒,你是没见过那个男的,长得特好,他老婆呢家庭了不起,就说不生孩子,这他爸着急才想到这么一个解决的办法,要不就说女人不能太强势,什么乒乓球世界冠军,再是冠军也不能这个样子吧,现在好了,外面来找了

    卫薇的脑子转的很快,别人给她介绍张狄的时候提过这个关于乒乓球冠军的事情,虽然是亲戚,但这种事情讲出来也是加分的事情,当时也是背后就那么一提。

    你说的乒乓球世界冠军,姓什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二婶警惕。

    没什么,我得知道具体条件怎么样。

    卫薇你刚才不是不同意吗?二婶纳闷,这么一会儿又同意了?这个小丫头心思太多,一转一个心眼的,自己玩不过她,觉得里面还是有情况。

    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拉倒。卫薇不追着问,二婶觉得也许是这个所谓的世界冠军让卫薇动了心思,详细的解释一下,都是听说的,一个传一个,他们是通过中间人联系,人家要的就是和那种家庭非常遥远的人,让人想不到这会有联系的人,当时提了这么一句,女人好八卦嘛,一听就来劲了。

    我都说了,你不考虑考虑?

    我不做这种事情。

    你

    卫薇去单位找张狄,这是她第二次登门,张狄的工作在里面,想见他也不是随便可见的,等到中午,好不容易看见这人了,卫薇叫他。

    张狄纳闷,她跑这里来做什么?

    他下午有事情要做,得马上出去吃个饭然后赶紧的回来,有个演讲稿领导让他给写了。

    你来找我做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张狄觉得卫薇的条件吧,只是母亲一条就能拖死人,他这个人不是那么顶尖的聪明但也不笨,当时也是着急,现在过后冷静下来,他想找,找个什么样的不行?

    谈谈关于那个世界冠军的丈夫要找代孕的事情。

    张狄撩了一眼卫薇,兜这么大的圈子,跑我这里来造谣来了?

    本事了。

    他倒是想听听。

    他虽然对林初的看法不见得都是正面的,但是林初这人他对霏霏,张狄觉得就算是装,林初也装到位了,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事情传的到处都是,让你跑到这里来找我?

    张狄找了个地儿,简单快速的进入主题,不兜圈子,也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眼前的人也没有必要。

    卫薇把自己知道的都讲了出来,张狄想,这个所谓操心的人应该是林初他爸那边的人吧?

    我知道也许这并不是当事人的问题,可能是哪个爱操心并且爱管闲事的人出的主意,但毕竟很影响感情的,提前一点知道也是好的不是吗?她笑着看着张狄。

    张狄看着眼前的这张脸,他一直都觉得卫薇就是个普通的人,可眼下一看吧,她进来的时候肯定是不知道林初家里问题的,甚至她讲的时候还觉得也许是林初想要找个代孕的,只是短短的时间里,她的态度就变了,将事情推到了别人的身上。

    了不起呀。

    你跑到这里来找我,说一个完全不靠谱的八卦,为的是什么?

    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来见你的不是吗?

    我?我有什么好见的,我们俩不合适。哪里都不合适。

    我却觉得合适,除了我母亲,哪里都相配,我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人却不笨,如果我母亲没有问题的话,我也不会等到现在了。有更多更好的机会等着她,只是看她心够不够狠。张狄晚上下班,开着车给霏霏去了一通电话,这事儿他没有理由和林初说,霏霏是他家人。

    我是这样听说的,事情不一定是他做的,可你们之间没个孩子,他妈愿意吗?他本人呢?有些时候男人不见得喜欢带小孩,却不一定愿意当丁克。他不想生和你不想生,这是两码事。

    中间的差别也非常的大,大到足以威胁到一个家庭的完整性。

    霏霏夹着电话:这大晚上的来电话就和我说这些,我今天也可以告诉你,我不在乎,他和不和我过,我无所谓的,他离开我,我也能找到更好的。男人嘛。

    能过谁都奔着好日子去的,不能过就得说个人能力问题,她能力摆在这里,她想找个什么样的不能?比林初年轻的,比林初更加成功的,不费力气就可以办到,需要找个疼的,她去找个年纪大的,需要找个帮手就找个这方面相关的,她都可以。

    张狄叹气:霏霏啊,婚姻和你想的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一个婚姻围城里蹲着的人倒是比你这个围城外的看不清了?

    他是男人,你是女人,你就吃亏。

    这话我可不同意,这是怎么说的,男人女人付出享受都是一样的,我做的一切我知道我未来需要面对的,他也好他妈也好,都不足以成为我的绊脚石,也不会成为绊倒我的阻碍力,我的事情你就少操心,多管管自己的事情,我这忙着呢,要不然就先不说了?

    兄弟之间打官腔,张狄也是服了,现在霏霏就是这么干的,越来越能打官腔,和一条鱼似的,抓到手里你也捏不住她,太滑了。

    你忙吧。

    他当哥哥的也算是尽力了,没办法,霏霏对自己太有自信,也对,她从小成活在这种环境里,似乎也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她确实很顺。

    张霏霏转身也没有和林初提这事儿,她不信他就不和他过了,这么一点小破事还浪费她的脑细胞,实在不划算,倒是林初那边从席梦的嘴里听见的风声,张狄和他妈说的好好的,这事儿到这里打住,不能外传,席梦答应的好好的,转身就告诉大伯母二伯母,顺带着告诉了乔立冬,然后徐凉凉就知道了。

    家里该知道的全部都知道了,林初也知道了。

    林初玩着手里的笔,其实能让他费心思的人不多,这些人在他面前都是透明的,包括张家的那个小萝卜头,再聪明他是个孩子,他没有进入过社会,他不会懂得人性的复杂,可林初却不一样,他是个从小就会看别人心思的人,他专研别人的眼神以及想法,他做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他向来不做不回本的事情,这样的人你说好就好,你说不好他就不好,他一个人过日子,进进出出,他一身的干净,比单身汉还要干净,你就是搜他电脑,你都查不出来一个带颜色的片,倒不是说他有多干净,而是现在对这些不来电。

    别人看不好他们夫妻俩,觉得他们早晚要离婚,林初倒是没太放在心上,一些不相干的人而已,可现在这些不相干的人已经起了动作,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他一个当事人,现在才知道他需要找个代孕的。

    多滑稽的事情,多可笑的事情,他的老婆身体健康,他需要去找个代孕的?

    手里的笔对着墙壁就砸了过去,这个亲爹大人他是忘记了他是谁,谁的事情他都想插手管一管。

    坐在椅子上欣赏墙壁上的那幅画,可不就是一幅画嘛,墨水沾到墙上拉出来不和谐的线条,他眯着眼睛认真的看了看。

    林初回了一趟凉州,徐凉凉觉得完全不需要回来的,她不信的话,就不会对林初说,就是因为相信才会谈到这个事儿。

    妈。林初喊了一声人,他找了一家茶馆。

    徐凉凉没有来过这里,好奇怪她一个凉州生活这么多年的人,对这些还是不熟悉。

    林初花了点心思,他这岳母呢,什么事儿都不管,家里孩子都是一手扔的,出去吃什么,去哪里全部都是岳父做主,岳父找,岳母只管上班,就林初个人而言,岳母不如霏霏,霏霏的变动性更加大一些,能逢上迎下,岳母呢只管自己眼前一亩三分地,按资历也不应该是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沟通有些时候是很重要的,张霏霏能让别人破格用她,那是她的本事,外面的人再说,你们否决不了她已经上任的事实。

    怎么突然回来了?

    听说了那件事,我了解了一下,然后想着还是回来解决一下吧。

    这有什么解决的,我和你爸不会多想的,也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凉凉叹气,如果计较当初就会拦着了,拦着反正也没用,霏霏的主意太大,管不了的,比张猛的主意大多了。

    坐下说了一会儿话,凉凉重新挑起来这话题,她不是没话要说,该说的还是要说,她知道霏霏的想法是什么,但是林初呢?他们两个是不是取得的一样的看法?

    开门直接进入主题,这未免显得有些过于正式,绕了一下然后再来提,她是岳母,关心孩子的生活也是正常的。

    霏霏呢,和我说她不想生孩子,因为什么呢,她没说但是我知道,我养的这个孩子,她有点自私,不,或者说她很有想法,可换一般人的说法就是她极其的自私,她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凉凉好话透明话一起说,就算是她不说,难道林初不明白?他比猴儿都精,他就是不提而已,还不如自己直接捅破窗户纸,她现在干的很好,比我和她爸做的都好,为了自己前途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可能也不想生孩子,我觉得是遗憾,我劝过她,她不肯听,但是今天呢,我想问问你,林初你是什么意思?你不要觉得有负担,或者你觉得和我谈这样的问题有些尴尬,但是从我的角度出发吧,我觉得你和你岳父两个人谈更加不合适,霏霏是他一手带的,他惯她也信她,什么都听他女儿的,没有办法站在公平的立场上,如果你认为你想要这个孩子,你可以和我提,我再去做霏霏的工作,凡事都是有商有量,她一个人说了不算,如果最后真的闹的大家没有办法达成共识,那妈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那种说法就只能是离婚了,没有其他办法了。

    张猛的想法她早就知道了,都说了,他女儿就是折腾离婚了,他养着,回家他管。

    徐凉凉当时听了那话,她就想,自己不给张猛当老婆,给他当女儿就好了。

    给他当老婆真的很头疼,给他当女儿就太好了,可以肆无忌惮啊,错了爸爸都可以当成对的来看,当然她不能说孩子现在就是错了。

    妈,我和她一开始达成的看法就是相同的,我们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她没有时间,我扛不起来这个责任。教育一个孩子难不难的,他不想去体会,也不想适应,更加不愿意多想:可能你和爸担心了,既然妈觉得想和我谈,那我也说说心里话,我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你和爸都知道的,我也没隐瞒过,我这人脾气个性都稍稍的有点偏,霏霏呢,我俩是自己谈的,觉得合适才结婚的,她对我放心,我对她放心,她干不干活都好,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外面的人再是指手画脚,那是他们的问题,他们不能解决掉的,不证明别人不可以这样生活,张霏霏的个性妈你知道我也知道,怕离婚的那个人肯定就不会是她,你说的给我一个说法也就是让我离婚去找别人生孩子,我怕离婚她不怕的,她一向自信,我觉得爸做的没错,离开我她绝对能找到更好的,但是前提得是我愿意放手,我不放手她只能和我过,我对现在很满意,我接受这种生活,所以这样的话,我只说一次,请妈你放心,不要过多的操心我们来的生活,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能为自己的生活做主。

    林初的意思很简单,说恭敬一些,您是岳母,我得给你面子,我俩感情很好,我喜欢她,我们达成了共识,不需要你所谓的一个说法,换个不礼貌的说法,你该干嘛干嘛去,少操心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凉凉点点头。

    既然回来了,那就回去看看徐凉凉打住,她这毛病又犯了。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后期的养成,她就喜欢亲戚之间走动的热情一些,关系靠近一些,可忘记了,林初恰恰不喜欢的就是这点。

    林初笑眯眯地对着岳母微笑。

    请客掏钱然后送岳母回家,楼也没上,然后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掉光了,他不喜欢对着别人笑,他又不是卖笑的,别人也没有资格得到他恭维的笑容。

    打着方向盘将车开出去。

    那边徐凉凉回了家,坐在沙发上就反复想林初刚才说的话,可怎么想,她都觉得还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意思。

    如果是她,她肯定不找这样的丈夫,因为太冷清了,身上一点鲜活的人气儿都没有,你能接触到的都是那种青刷刷的气息。

    张猛开门进来。

    哎呦,我们徐老师今天这么早就下班回来了?张猛打趣老婆。

    难得难得呀。

    是啊,和女婿一起喝了个茶,他请客的。

    林初回来了?张猛问。

    嗯,我让他上楼他没上。

    不上就不上吧,他也不喜欢靠近我们。张猛是不太在意的,只要对霏霏好就行了,林初和霏霏生活,也不是嫁给他了对吧,还得天天带着岳母岳父。

    我和他说了孩子的事情,他倒是讲的挺绝对的可是凉凉实在是有点担心呀,男的说变卦就变卦。

    他那人向来都是这样,说话绝对。并且做了出来就能做到,所以这样的人吧,他和霏霏倒是有点像,你以为他女儿说话不算数吗?他女儿的个性有点尖锐,不配个这样的,也过不久。

    张猛做饭,徐凉凉负责洗菜,她也就能洗个菜。

    我当时说回来都回来了,回去看他妈一眼,那个眼神

    摇摇头。

    这点她不是很理解。

    *

    席梦让儿子先打住:你停一停。

    是她耳朵出问题了还是张狄的脑子出问题了?当时她是说过什么条件都行,可这个缺心眼的妈,你知道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张狄乱来啊。

    你现在给人家当秘书,你不是要当一辈子的秘书,你将来是要往上爬的,你拿什么爬?你娶个炸弹,什么叫脑子不好使,那叫弱智,你能和弱智的人讲得清?真的到时候捅你一刀,谁来负责?你负责还是我负责?席梦发飙,指着张狄的脸,还说他聪明,就是个屁!

    这么点事儿看不清,女方可以穷,可以丑,唯独不能家里有拖后腿的。

    本人再好也没用。

    之前不是说没联系了吗?你们没联系,我才没有说,你弄个弱智进家门,将来她一个不高兴去你单位一闹,彭瑞娜的事情你还没烦够是不是?

    你好好说,发这么大的脾气张龙劝着席梦,这是干什么呀。

    你闭嘴,你不能讲正确的话你就不要吭声,这个时候你和我来和稀泥,这孩子你是路上捡回来的?席梦就非常清楚,娶个正确的老婆有多重要,有个不靠谱的岳母有多糟心,她妈的问题她的问题她通通门清,但是放到自己的身上就算了,她是当事人,放到张狄的身上就不行,张龙脑子不灵活吗?干不上去吗?

    她就是这种想法,哪怕这人丑的不能看了,脑子好,她就同意。

    张龙没声了,被自己老婆给灭了。

    你图什么?席梦问儿子。

    挺聪明的。张狄摸摸鼻子,确实觉得挺好的,卫薇这人啊,心眼是多,但是他还挺喜欢心眼多的,经历过彭瑞娜那种傻缺,把自己坑的惨惨的,张狄对那样的女人是恨不得有多远离多远,这结婚也和赌博似的,赌错了你以为男人没有影响?

    这个问题我想过,认真的想过,不然就不会第一次就直接提出来否定,但是她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你可能觉得她出身不好,又摊上那样的一个妈,眼界能有多高,但无论她的眼界有多高,她能看到最高点,这个女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她妈呢?什么时候死?席梦问的直接,不死就没可能。

    张龙觉得无语,这是谈结婚还是谈出殡呀?

    没怎么样呢,背后开始诅咒人家妈妈了。

    不道德。

    也不见得就真的有影响,脑子不好点而已,不顺着她就是了,我现在也不见得能爬的太快,之前的影响多少还是有,虽然换了单位,我过来没有多久,几年内估计是难,慢慢熬着吧,熬机会。

    我不同意。

    席梦的态度很坚决,说什么都不行,有那么多女的,换谁都行。

    她和大伯母说不上这些,说了大伯母也是和稀泥,去找乔立冬。

    乔立冬有些恍惚,她是想起来了她哥,当时她妈反对的原因就是说,对方的妈妈是个疯子,结果她哥这辈子就坑了,可能人就会这样想问题,她哥当时的机会那么好,如果换个好的女人在身边,也许就不一样了,张国庆算什么?

    乔立冬她哥当时的机会那是绝对的,部队下来选走的,领导亲自下来和她妈要的人,然后回来亲自安排的工作,别人没有挑工作的权利,大舅是自己跳了好几次,你想去什么单位,他就能去成,以前他打球打的也好,无论走哪一条路他也不该是今天这样,哪怕他进去以后,他没有花上一分钱他跟着人家出来了,人家家里把自己的人捞出来,竟然也把他给捞出来了,不服不行,所以乔立冬就会想,如果当初同意了呢?可能真的同意了,一方面会过的很好,一方面也不一定,但是人就是这样嘛,会往好的方向去想。我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是知道,但是这事儿谁也不能保证,同意了就能去正确的方向,这是个弱智的妈,在后面不停拖后腿,你说我要她干什么?且不说这将来孩子受不受影响,她爹妈可都是有问题,她是没遗传到,那隔代呢?张狄现在讲的是好听,我就这么说,真的孩子有问题,你看他跑的肯定比谁都快,就算是这方面不受影响,那个妈活一天就得照顾一天,你敢扔着她不管吗?将来生孩子让她带孩子吗?我可不敢用,不用的话,我去照顾儿媳妇还得照顾儿媳妇的妈?我是有多无聊?

    乔立冬没吭声,这事儿没办法管,而且席梦态度很坚决。

    她一个外人也不想插手管这些,自己孩子都没管明白呢,那小霏霏,就差没上天了。

    林初他爸那边还想着呢,代孕的人选找到了,想要找就不可能找不到,可怎么让林初来配合他?他认为林初就是装出来的,他是真的不想要吗?不见得吧。

    赌气的成分,外加也许对老婆有那么点意思,可未来十年十二年以后呢?

    亲爹都想好了,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们负责他们养,不用林初做什么,将来有一天他后悔了,你儿子也长大了,你可以回来找,那个时候你就能理解我的想法我的做法了,是男人就都是这样的。

    骨肉有些时候也得给利益让路。

    又去了店里。

    林初他妈带了一个大口罩,那边油烟机轰隆隆工作,没办法,抽也抽不干净,排着队的有人来买炸串,这人又出现了,有些时候她就想把油锅里的油都给泼过去,我让你还来!

    你过来我们说两句话。

    亲爹依旧高高在上,吩咐佣人一样的吩咐林初他妈。

    林初他妈心里想这个想那个,可最后她还是出来了,她不是对这个人还有什么想法,而是她在社会底层生活的时间太久,她奴性惯了,她会考虑太多的问题,如果闹起来丢人,影响生意什么的。

    亲爹缓缓说着,亲妈眼珠子瞪老大,越是听眼珠子越是大,她对霏霏的那点想法现在一丁点都没了,这站在背后算计儿媳妇?这是什么人性?她自己走过的路,再让霏霏走一遍?她觉得霏霏绝对能弄死她和林初,那个丫头现在不一样了,人家家里有那么多的关系,到时候随便伸伸手指头都能让他们不好过,还有眼前的男人,需要你的时候找不到你,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来添乱,现在一切都好,你跑这里讲这些有什么用?

    孩子生下来,是你的也是我的。亲爹还在继续,勾勒出一幅美妙的未来画卷,那一定就是个孙子,生不出来孙子不要紧,一直生,早晚都能生到的。

    林初妈妈吞口水,她不敢继续听下去了。

    这事儿你不要和我讲,我也不同意,我也不会去做,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过什么样的日子和我无关,她不愿意生那就不生,我不会背后做什么手段,我也没这种本事,天打雷劈的本事,做人就得光明磊落。

    耍 阴招,太贱了。

    亲爹指着亲妈的鼻子开骂,骂的很难听,无非就是说,自己当初扔她就扔对了,就这样的女人,眼前这点眼界,什么都不知道狗屁都不懂,要你何用?

    我也没用你要,孩子我自己养大的,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现在你蹦出来装亲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告我吗?你去告,我就不信了,我一个光脚的还怕你穿鞋的,我怕你什么?丢人就一起丢,那不成我这个当妈的还是罪人了?我不信别人看热闹之余不会替我讲两句公道话,你也不要总跑到我这里来找我谈话,我是有老伴的人。

    这句话给亲爹恶心的,他回头找她做什么?就她这个样子

    他还认真看了一眼,还真是想吐,这女的糟践成这个样子,还觉得别人对她余情未了?

    哪里来的自信?

    说话习惯了占上风,先压一层再说,如何瞧不上,如何不好,然后提孙子的事情。

    他们一辈子不生,这就断了。

    断就断,你家就应该断子绝孙,我就纳闷了,你那么想要,你怎么不去找个代孕的,你不是年轻吗?林初妈妈用刚刚亲爹的话讽刺他,能生的话,你自己去生呀,生十个八个都是小子,这不是挺好的?你指望林初做什么?

    亲爹拉着脸,他能去生,他还在这里墨迹什么?

    你以为他老婆是眼前这个蠢货吗?

    我告诉你,你少管这些闲事,也不用你管,你那脑子也就能卖个串了。

    我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你。

    戴上口罩继续回去工作,亲爹气的跳脚,这母子俩一个德行,真是恨不得把他们扔到碎肉机里,怎么就那么肉呢?

    大道理给你讲了,也给你分析过,怎么就不肯用你那榆木脑袋想一想呢?

    亲妈脑子里一直放着这事儿,以前吧,觉得生不生孩子就是一个小家的事情,说到底不涉及其他人,现在一看,真是妖魔鬼怪都跑出来了,大家都跟着掺和,有没有资格都跟着掺和,有事儿的时候一个找不到,没事儿的时候,他们都出来挑你的火气,她这么一想,又觉得那些所谓的亲人还是离远一些的为好,个个看不上张霏霏,说她这样说她那样,可是张霏霏给她钱了,给她更好的生活了,别人没给,嘴巴动动又不累。

    叹口气。

    给儿子去了电话。

    之前就来过几趟一直在说,他现在恐怕是生不出来了,活该!亲妈在电话里表达了自己对亲爹的诅咒,那样的人就该死了,被车撞,撞完了在被碾压,碾压完了还没死,然后后面的车继续碾,然后撞飞扔到海里去,让海水浸泡过他身上每一寸,当然不能在海里待着,这样多恶心人,冲到岸上,然后喂狗。

    想想都觉得过瘾,就应该是这样的。

    他想动你的主意,呵呵,我现在倒是希望你有点毛病了,这样过日子也就踏实了如果是林初不能生,是不是霏霏就没有那么多的压力了?他能好好过日子,不分心不想其他的,霏霏肯定不会先劈腿的,这样就天下太平了。

    林初拧着眉头:你专程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

    为了诅咒他有点毛病就好了?

    林初妈妈脑洞大开,他爸生不出来了,那林初身体呢?去检查过吗?

    我也知道这事儿她做的有点专治,可她有特殊的情况当婆婆的还试图替儿媳妇描补描补。

    林初让他妈打住,觉得这话说的真是腻歪挤了。

    他不用别人替霏霏表达表示,别人也成不了张霏霏,更加没有办法进入到他们两个人当中,以什么身份来说?

    直接挂了电话。

    林初妈妈:

    她儿子态度现在就是问题,为什么狠狠就把电话挂了?肯定是心里对儿媳妇的做法也不满意。

    霏霏接到婆婆的电话,婆婆拐着弯的拉她老公后腿。

    男人吧,也不是说不好,但不能全信,这个世界上能信的就是钱和自己,结婚肯定都是为了好好过日子,但是万一呢?你留了余地他不给你余地怎么办?你那么本事家里条件也好,你就把东西牢牢的

    霏霏觉得头疼,浑身都疼。

    有些时候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幸好不是她妈,不然头发不用烫就直接飞到天上去了。

    妈,我们俩之间的问题我们会好好解决的,林初的事情你不要多担心

    林初妈妈觉得嘴巴里苦,你看她儿子多本事,把儿媳妇晃点的不信别人的话,只相信林初的话,傻霏霏啊,你将来吃亏你就知道了,那时候悔恨都来不及啊,有些时候觉得霏霏真是生活的太顺利了,什么坎坷都没有过,所以她不理解自己这份心思。

    霏霏是觉得她如果和婆婆讲,她婆婆完全不懂林初,估计她婆婆又会认为林初给她灌迷汤了。林初这人的个性吧,是有点让人不相信,但是霏霏自认自己还是把他看的挺透彻的,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一点的希望和要求,有希望和要求都是对自己,她自己去追求,林初只要不出错,没虐待她,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但是她婆婆不懂,会认为嫁了人所有的责任都是林初的,霏霏笑了笑,你跟了姐,是你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