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操之过急 > 第五一章
    单从两人的对话,不但听不出来有丝毫违和感,甄美好反而觉得甄美丽的说话声比以前多了一丝灵气,不再那样忧郁沉沉,若不是上次撞破他俩在酒店里刚好没有同房,她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疑神疑鬼,多方试探,大抵早就相信姐姐受新婚生活滋润,日子过得更是理想舒坦。

    甄美好随便闲扯几句,甄美丽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就这些?没了?”

    甄美好:“恩恩。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啊。拜拜!”随即立马挂断,简直后悔的要死!

    下次见安醒邦该多尴尬啊!

    甘愿和甘意一人拉着甄美好的双手在电视台空旷的走廊里唱歌,另只手提着夜宵,蹦蹦跳跳,不亦乐乎。

    整条走廊里只剩一间后期制作和会议室亮着灯,甄美好问:“愿愿知道哪间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吗?”

    甘愿虽然听得懂,但是表达毕竟有限,不完整地答道:“知道!亮灯的!”

    甘意一边倒退着走,一边抢答:“我也知道,我还……知道爸爸办公室呢。”去拉着甘愿的手,“走,我带你去。”

    俩小孩屁颠屁颠地跑了,甄美好在后面说:“喂,小心点,别摔了!”

    望着他们欢快奔跑的背影,甄美好想到自己和甄美丽小的时候,大抵宋莱莱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们。只是她们也如此无忧无虑地在前面牵手跑,而她却漠然地转身去了相反的方向,与她们姐妹背对着背,渐行渐远。

    宋莱莱出国有段时间,却没有一点音讯,一如她当初决然干脆的离开。

    甄美好从往事中醒过来时,那俩淘气包已经手拉手悄悄推开会议室的门,一脸好奇地探着脑袋往里看,小声喊:“爸爸,爸爸呢……”

    “呀,这俩小可*是谁啊?”桑泥先发现他俩,放下电脑走过来开门,“甘道夫!愿愿意意来了!”

    甘信正和易卓南讨论,一抬头,看见儿子笑哈哈地向他跑过来,烦闷和疲倦一扫而空,起身先将甘愿抱起来,亲了一口:“哎呦,给爸爸送夜宵来啦,乖儿子!”

    甘意在底下跳着也要抱:“爸爸——”

    甘信掂量着自己的力气,再抱一个也应该没啥大问题,于是,手臂一搂,甘意一个屁股墩也坐上去。

    “爸爸,爸爸——妈妈还没进来呢!”

    两个小不点抱着甘信的脖子晃悠,得意地坏笑起来,而甘信抱着孩子来到门口,累得手臂直酸。

    桑泥接下两只环保袋,里面装着四盒土豆培根饼,一壶绿豆水,还贴心地备了纸巾、筷子和吸管若干。

    “哇!”桑泥惊叫起来,为了减肥,她晚上还没吃饭,加上大量脑力劳动,她已经饿的脑袋发昏,转个身,甘信抱着孩子正好将甄美好接进来,桑泥更兴奋,“嫂子实在是太周到了!喂喂,甘道夫,你赚到了啊!”

    一声“嫂子”叫的甄美好有点脸红,如果桑泥和甘信是同窗,那她比自己还长几岁,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便将食盒从环保袋里一只只拿出来:“还是叫我美好吧,这是我在家自己做的,可能不如外面的好吃,大家随便尝尝。”

    甘信一边尽职尽责当奶爸哄孩子,一边说:“正式介绍下吧,这是我老婆甄美好——诶呀”,甘信痛呼,偏头一看,甄美好气呼呼地用眼睛斜他,仍然不以为意说,“本来就是老婆,现在不是,将来也是。到时候别忘记都过来包红包!”

    一屋子六七个人故意亏他几声,随即围上来,对“嫂子”或是“弟妹”做的吃的更感兴趣,甄美好笑意盈盈地应,分量刚好够。

    余光看到韩睿瑞坐在桌脚未动,甄美好拿了一份,来到她面前,亲手递给她。

    韩睿瑞稍一抬头,撞上她的目光,窘迫地接过来:“谢谢……唔……昨天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甄美好大方笑笑:“你中午已经道过歉,而且……我们和你哥哥还是校友,这件事就不必再提了。尝尝我做的土豆培根饼。”

    韩睿瑞垂首咬咬唇:“你真的不介意?”

    甄美好怔了怔,韩睿瑞长得不错,五官立体,皮肤也白,还会撒娇卖萌,大概是个男人都想偷瞄几眼,倘若她真的故作大方回答“不”,除非她是真的不想守住甘信。

    于是,甄美好坦白讲:“说不介意是假的。不过,就像你哥说的,你可能是因为年纪小,把崇拜当成了喜欢。”

    韩睿瑞被当面戳破,不高兴地撅了撅嘴,否认道:“我、我没……没有。”

    甄美好摇头笑,回头指了指甘信,煞有介事:“你看,他现在外表看上去还好,其实他是个邋遢大王,脏鬼!懒起来的时候,不洗澡,不洗头,不收拾房间,还特别不讲理,把人气个半死!你没来之前,他在‘闯三关’做编导,他出外景有蓄胡子的习惯,因为嫌衣物太重,他基本不换衣服,三两天回来之后,你看他简直像看大街上的乞丐一样。”

    韩睿瑞不可置信地缩了缩肩膀:“这么……恶心?”

    甄美好耸肩:“是啊,你可以问问韩越。他跟甘信那么久,他什么形象,韩越最清楚不过。瑞瑞,你还年轻,还没见过真正优秀的男人,等你有了机会,就会觉得自己当初喜欢这个人有多浪费时间了。女人青春有限,白白给了一个根本不值得的人,该有多傻。”

    韩睿瑞似懂非懂点点头,忽而问:“那你呢,你把他说的那么糟,为什么肯跟他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我忍受力比较强。我们从小玩到大,在我认识他那天,他就已经是这种人了。我对他的坏,他的缺点,我不会挑剔、嫌弃,反而会包容和忍耐……”甄美好顿了顿,“还有,我已经有两个儿子,这是我们之间的纽带,怎样都分不开,任何外力,都不可能。”

    她话中有深意,韩睿瑞也懂了几分,他们是彼此心中的独一无二,从甘信决绝赶她出电视台就知道,他有多重视甄美好。

    这份感情,岂是别个女人能替代得了的?

    “谢谢你对我的坦诚。如果你双胞胎姐姐也多对我哥坦诚一些,我哥当初就不会那么难过,现在更不会左右为难。”韩睿瑞替韩睿识抱不平,“中午你见过吉雅了吧。她是我哥的女朋友,吉雅姐家条件很好,她爸爸是大老板,身家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比的,当初倒追我哥整整两年,我哥才答应。不过,我知道他虽然着这女朋友,但一直没忘记过甄美丽……”

    甄美好沉默不语。

    她阻止韩睿识见美丽,是为了美丽好,可对韩睿识来说,确实太不公平了。

    “本来吉雅姐和我和都过年的时候已经订婚,大概这两三个月登记宴请,可自从知道甄美丽回来,他就对吉雅姐冷淡下来了。吉雅姐一生气,决定去美国,一个月之内差不多会走,到时候,要看我哥怎么决定了。”韩睿瑞站起身,“我哥现在还睡着,我不知道这些话他有没有对你说过,反正……我心疼他,不愿意看他这么委屈下去。”

    晚上回到家,甘信见她心情又低落下来,以为韩睿瑞说过什么得罪了她。

    “我明天就把韩睿瑞调到别的组。省的她添乱,也算给韩睿识面子了。”

    甄美好回神:“算了,不是因为她,是韩睿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