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操之过急 > 第三九章
    韩睿识拿出一颗烟,在指间夹着,没有点燃,深陷进回忆的漩涡,无法自拔……

    甘信也不语,过了许久才听他问:“她们什么时候从日本回来的?”

    “差不多三个月以前。”

    韩睿识蹙了蹙眉:“都还好吗?”

    甘信不咸不淡地答:“还不错啊,这周末就要一起结婚了。”听见韩睿识攥紧方向盘时摩擦橡皮套发出的尖锐声音,他侧头看了眼,这兄弟八成也是难受的紧,眉头蹙紧,苦大仇深的模样。

    韩睿识比甄美好、甄美丽大一届,是全市的高考状元,轻松跻身全国最高学府的莘莘学子之列。

    而学长学妹的关系,向来就是为暧昧而生的,他和甄美丽都是学校里名列前茅的乖学生,目标一致,兴趣相投,本来是个挺童话的组合,五年前的别离之后,落得眼下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大抵是有种同病相怜的感慨,甘信拍拍他的肩:“你想见她吗?我可以带你去见她妹妹。”

    韩睿识发动引擎,一路无话,直接到了甄美好所住的公寓楼下,甘信下了车,以为他理所当然要跟下来,没想到这哥们儿却仍保持方才的姿势,目视前方,若有所思,手指扣着方向盘。

    甘信退步回来,手肘支在车门边,俯身问:“你不上去?不想把她们离开的原因问个究竟?”

    韩睿识竟扯着嘴角,苦笑了下:“不管什么原因,时过境迁,已经到了这步。如果她选择嫁给一个男人,我相信一定是在她考虑清楚的前提下。”

    这话与他当初说给甄美好的多像……

    “不见得。”甘信说,“据我所知,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而且……”

    韩睿识面露冷寂,淡淡道:“时间不一定是衡量感情深刻的标杆。”

    甘信心说,你就假大方吧,到时候等人真跑了,看你后悔不?

    “好吧,每个人理解不一样,我也不勉强你,你连见甄美丽一面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去观礼了,也好,免得亲眼看见自己*的女人成为别人的新娘,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儿,是不是?”

    甘信刻意说得漫不经心,嘲弄的味道十足,只见韩睿识腮下隐隐动了动,手指攥更紧,恨不能将方向盘一口气拔下来,忍成这样,是何必呢……甘信却也笑自己,当初他对待甄美好的归来,又比他大方多少?!何尝不是又欢喜、又痛苦?

    作为过来人,他说:“你现在只要问问自己,如果她再也不会回到你的生命中,你会不会觉得舍不得,觉得遗憾?”

    韩睿识看他一眼,方才目中的凌厉陡然消失:“每个人的人生都有遗憾。”

    甘信自己生着病,头疼的紧,摇摇头,转身要走,说:“甄美丽嫁给谁,我没资格来决定,不过,我一定不会让甄美好顺利嫁给日本人。我看见你,就像看见三个月前的我,三个月后,我保证你会像现在的我。哥们儿,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推开公寓门,后面传来一声轰鸣,来不及回头,韩睿识的车已经消失无影。

    甘信回过头来又想甄美丽和安醒邦在一起时的和谐画面,一时头比方才还痛了,不知道甄美好知道这件事作何感想。

    公寓里自然是没有人。

    甘信靠在走廊尽头的窗边,烟吸了一根又一根,将手探出窗,无边无垠的等待好像飘渺不定的烟雾,随风弥漫开来,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戳了戳他:“喂,弄的到处是烟味儿,会有住客到物业投诉。”

    他昏昏沉沉,指尖还夹着烟头,转身看到一张带着怨气的小脸,苍白清冷,无波无澜,甘信微微一震,这些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心口撕裂般的疼,连忙背过手,将烟蒂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像个高中时代被老师发现在厕所里抽烟的毛头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