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操之过急 > 第三二章
    纵然甄美好身心疲惫,整个晚上一直心不在焉,也听出来甘信话里有话,她将这几天长山治彦的举动回忆一番,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两人和俩小不点同坐一辆,甘愿甘意难免比往常兴奋,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都让他们玩出花样来,即便都被绑在儿童安全座椅里,身子也不停往前探,喋喋不休地问甄美好和甘信问题。

    甘愿挠头问:“妈妈,刚才锅子里的真的是龟龟吗?”龟龟笨笨的多可爱啊,以前他和意意也养过,现在居然被端上了饭桌,唔,能咬得动吗?

    甄美好向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脖子:“愿愿,那是有人专门饲养的甲鱼,不是龟龟。”

    兄弟两个刚才就餐桌上的清蒸甲鱼探讨了好阵子,还未得出结论,于是急于求问。

    甘意说:“甲、甲鱼……和龟龟不一样吗?都有壳的。”

    “当然不一样。”甘信见甄美好一时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便笑着解释,像个耐心的师长,一边还用手生动地比划,“它们确实都有壳,长的也跟亲戚似的,其实区别非常大。乌龟的壳是隆起的,很硬,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就会把头和四肢都缩进壳里,保护自己,甲鱼虽然也有壳,但是跟乌龟比起来的话,它就算软的了,而且它的壳比较平,没有乌龟的有立体感。”

    俩个小孩早在后面把小脑袋和小腿、小胳膊伸伸缩缩,学起小乌龟:“爸爸,是这样吗?唔?唔?”

    甄美好从后视镜里看到,憋不住大笑,眼泪都快出来了,真是,学什么不好,学乌龟?!还不如表演麋鹿呢,她忽而一板脸,回头阻止他们,转身瞅着甘信,颇为埋怨:“你都教孩子什么啊。”

    方才终于又见她露出笑容,甘信也欣然,故作冤枉道:“我……我不是教他们生物学知识呢吗?谁让他们刚才问你,你都答不上来,那我就代劳了呗。对了,我还没讲完,乌龟的头是三角形,而甲鱼,呃,也就是鳖,鳖的头是圆形……”

    甘信继续滔滔不绝,甄美好无言以对,她承认,要论这些杂七杂八的生活常识,她的确自愧不如。

    她和甘信在这边产生不同意见,后面的俩小孩早已经自己玩起来,嘟嘟囔囔地像在念绕口令:“龟的头是三角的,鳖的头圆形的……龟的头,鳖的头……龟-头,鳖头……龟-头,鳖头……

    甄美好瀑冷汗:“甘信!你管管!”

    ……

    一路上类似的对话从未间断,甘愿甘意的兴致越发高,他们逐渐发现,爸爸这个物种真是越来越神奇了,不仅可以随便欺负,还知道的好多好多……

    到了家中,甘有志和刘云也加入全家乐,对两个孙子爱不释手,眼睛黏在他们身上似的,一刻也离不了,稀罕得要命。

    甘有志咳嗽一声,刘云明白过来,把甄美好叫到厨房,从手袋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她:“美好,上次你不要,这次可是我和甘信他爸给孙子的,你得收下。”

    甄美好心里是带着愧疚的,她还没道歉,怎么能收他们的钱?

    “刘姨……您和杨姨这些年一直都对我和美丽那么好,今晚还让您和甘伯伯那么尴尬……我带我妈跟您和甘伯伯说声‘对不起’……”

    “傻孩子,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了,刘姨都明白。”刘云叹口气,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唉,你俩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你爸多不容易,一个人当爹又当妈,给你俩拉扯大,如今美丽找到个好婆家,是好事,咱们都替她高兴,就是可惜你和甘信……”

    甄美好眼底湿润,刘云不再说,给她擦了下眼角,自己儿子的条件虽然对比起长山治彦,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美好都肯把孩子给他们相认,就证明他俩可能还有戏,日本人那边也许只是宋莱莱一厢情愿……但她也不能逼太紧,免得让甄美好在夹缝中难做,产生抵触心理,那她岂不成了第二个宋莱莱?

    夜渐深,甄美好和刘云在浴室里给甘愿甘意洗澡,他俩今天实在精力过剩,脑袋瓜和身子都湿着,在浴缸和淋浴室里噼里啪啦来回玩闹,作得甄美好直掐他俩屁股。

    甘意嘎嘎笑,故意用力甩头发,弄到甄美好满脸都是水滴。

    “哈哈哈!”还扭啊扭地迈回到浴缸里,掬了把谁泼向甄美好的衣襟,笑的比刚才更开心。

    甄美好气的够呛,一边揉眼睛,严肃几分,喝道:“意意!”

    甘意吐了吐舌头,坐下来,喃喃道:“妈妈生气了。”

    刘云捧他小脸,还是一副好脾气:“愿愿意意乖乖洗澡啊,妈妈就不生气了。”

    甘愿虽然摘了助听器,但也怕怕地老实不动。

    甄美好起身扯扯已湿透大半的衣服,叹口气,甘信正好推开浴室门进来,目光落到“湿身”的甄美好和两个小屁孩身上:“怎么了这是?”

    刘云说:“没什么,意意淘气,弄了美好一身水,你那儿有干净的衬衫吧,给她换一件。”

    “哦……”甘信不住瞟向那块意外撞见的曼妙,噎了噎嗓子,“有……有。”

    刘云转回头,挑眉笑了笑,给孙子洗澡的心情变更好。

    甄美好却是摇头:“我没关系,也许待会儿就干了,不用了,甘信。”

    甘信也不逼她,默默退出来,那么一大片呢,“一会儿”可干不了吧。

    澡总算顺利洗完,甄美好给甘愿甘意擦干头发和身子,掖好被子,亲亲他们,甘愿甘意一起拉着她手,巴巴看她,忧伤地问:“妈妈就要走了吗?”

    甄美好不忍说出口,还是点点头。

    俩人眼睛滴溜溜一同转向她身边,甄美好回头,甘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房门,正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

    甘信酝酿了好半天,说句:“一会儿我送你回赤山区。”

    甄美好委婉拒绝:“我打车就可以。”

    两人像陷入怪圈,话题又绕到这儿。

    “你衣服湿成这样,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甘信本来想说“甘愿甘意怎么办”,顺道捎上自个儿,“我和儿子怎么办?”

    甄美好不住将潮湿的衣襟拉离自己的身体,避开他这一整晚都烈得直白的眼神。

    甘信指了指她胸口,又说:“你这儿湿着,肯定不舒服,不让我送也可以,我房间里有挂烫机,烫干一点再走,总行了吧。”

    “妈妈——”

    “妈妈——”

    “妈妈可不可以陪意意睡?”

    “妈妈可不可以不走了——”

    在甘愿甘意此起彼伏的呼唤声中,甄美好先点头答应了甘信,随甘信进他房间把上衣烫干一些,回来哄哄他们,再离开。

    甘信开灯,从衣橱里给她拿了件自己的白衬衫,递给她,走向落地窗前拉窗帘:“你换吧,我不看。”向楼下不经意一瞥,那台白色像只雪糕条的加长车稳稳当当停在楼下,他似乎能够透过暗夜看见里面正有人在拼命观察楼上的动静。

    甄美好要是相信他就怪了:“你先出去,等我换完了,你再进来。”

    甘信歪唇一笑,耸耸肩,阖上窗帘,离开时欠揍地肆无忌惮打量她一遍。

    甄美好几乎是推搡甘信出去,在她看来,甘信反反复复强调的那个“坏人”都不如他坏。

    甄美好快速换完衬衫,将自己上衣放在床上,在房间里寻找挂烫机,结果一无所获,将门打开,还未说句话,甘信就整个钻进来,“咔”将房门锁上,甄美好一惊,被人攥住手腕按在衣橱上。

    “砰砰——”是她挣扎时弄出的声响。

    “甘信!愿愿意意在隔壁!”

    甘信逼近一分,暖色的灯火底下,近的每根汗毛都清晰极了,不以为意说:“我知道。我爸我妈还都在客厅呢。”

    “那你还——”甄美好抬膝盖要顶他要害,被甘信躲过,就她的身手,还跟自己这个从小打架打到大的人比?顺势分开她双腿,一撑,将人壁画似的固定住,甄美好低声叫,“你——甘信!挂烫机在哪儿?我就知道我不该相信你!”

    甘信得逞坏笑,一个大男人的独身生活怎么会出现挂烫机这种东西啊。

    “可是你还是进来了……”小手指勾了勾她的衣襟,里面的呼之欲出若隐若现,他用胸□。靡地压她,轻蹭她,听见她急促的呼吸和难受地呻-吟,在她耳旁擒着磁性低沉的嗓音说,“还穿着我的衬衫……美好,你肯定不知道,从我懂得男女之间那码子的事以后,就开始……幻想你了……”

    幻想你一*丝*不*挂,只穿我的衬衫,里面少女如一朵雪莲花般纯洁的身体,然后像现在这样,一层层地开启你……

    天气热,加之她绷紧的神经,甄美好后背都要被汗浸湿了,难堪得说不出话。

    甘信慢慢用双手代替双腿,捧住她的臀,俯脸吻她:“美好……”

    她的身子很热很热,心却依旧凉,怎样都暖和不起来,他到底想要什么……这么多年,都是她在爱他,她在主动使他们之间变得可能,然而,那个傍晚他明明已经绝情地将她的爱都倒进江中,一去不复返,为什么又这样与她纠缠……

    她再也不是那么勇敢、不顾一切的甄美好,问不出“你还爱我吗”这种话,就像宋莱莱说的,她不愿那么贱。

    眼泪顺脸颊滑落,冰凉凉的。

    甘信辗转问她的唇,虽然她一直咬着牙,他却不似之前的急迫,细心用舌尖扫过每处,连同她涩然的泪水。

    “美好……抱紧我,嗯?”他喃喃,鼻音很重,气息浑浊,夹杂着浓浓的情+欲,拖着她轻柔的身子,来到窗前,吻得几经激烈,手开始从她的腰臀间爬到她饱满傲挺的胸口,指尖揉*捻,“美好……”

    甄美好轻颤,泪越流越凶,用手肘将他狠狠抵开:“你还要让我怎么样呢……甘信……要把我的生活搅的多乱,你才罢休?”

    甘信僵住,呵呵苦笑:“我搅乱你的生活?甄美好,你不觉得是你一直在搅的我不得安宁吗?从你一声不响离开我开始,我就努力忘记你,我给了自己一年又一年的时间,说服自己忘记你!但是你回来了,带着我的孩子!究竟是谁搅乱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