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操之过急 > 第十四章
    甘信回到后期编辑室,头顶一股无名火烧得他坐立不安,而韩越颠颠进来时,就正撞上了枪口上。

    “哥,今天咱可能走不上了,外面雷阵大暴雨,咔咔的,景区那边负责人来电话说有段路淹水,车过不去,请咱延迟个一天半天的再——”

    甘信一拍桌,奋身而起:“早上还晴空万里,这会儿就下大暴雨!鬼天气真他妈糟心!延迟、延迟,再延迟下期直接搞室内录影得了,还闯屁‘三关’啊!”

    韩越梗直脖子,不敢搭茬。

    甘信刚骂完,“咔嚓——”,一声惊天动地的响雷十分配合地在雨雾蒙蒙的城市上空劈了下来,走廊上传来女同事的尖叫,甘信猝不及防也一哆嗦。

    韩越偷笑:连老天爷都敢骂,这是谁惹了甘哥啊?

    正如甘信所说,“闯三关”外景组齐齐地都聚在会议室里,等着这要命的大雨快些停,否则不止甘导要发火,胡哥估计也会发火,说不定最后火气最大的是观众。以往遇到突发的天气状况,都会播出提前录好备播内容,反正之前收视率平平,观众反馈也不强烈,但现在是上升的关键期,整这么一出难免直接影响“闯三关”往后的口碑。

    甘信绷着一张脸,出出进进,窗外的雨滴声大珠小珠落玉盘,吵得人的心更烦闷燥郁。

    一转眼到下午三点了,大雨一点停歇的意思都没有,左右也是无聊,他心有不甘,又晃悠到了购物频道那层。

    不去偷看还好,一看,他恨不得把眼睛挖出来,甄美好已经从展示冬季保暖内衣改为美体塑型内衣了,不过,值得安慰的是,之前跟她勾勾搭搭的男模已经不在台上。

    但是!演播厅面还有其他男工作人员好不好,有很多!

    甘信目光沉沉,望着她在镁光灯下娴熟地变换姿势,掐腰、挺胸、微笑、转身,回眸——然后对上他视线时,那脸上一闪而逝的慌张与惊讶,都被甘信尽收眼底。但她没有失态,不动声色地掩饰过去,还是一名在电视直播节目里非常有专业素养的模特。

    甘信印象里的甄美好,是他衷心的“跟屁虫”,表面架势总是挺横,脸皮儿却薄,被他看久一点都会脸红,好似被春风吹过的桃花瓣,无声无息地绽放。相遇之前,甘信怎么也想不到,害羞的甄美好会做模特——这个只要一开始工作,就必须接受所有人对她的注视和挑剔的行业……

    在演播厅外,甘信站了许久,甚至快忘却时间。

    这边导演的耳边传来控制室总导演的指挥,该换下一组商品,甄美好下了台,获准休息二十分钟,见甘信还没走,便回到化妆间,拨了个电话过去。

    甘信正要找她,恰好约在化妆间那条走廊北面来往人少的休息厅见面。

    甄美好换了球鞋,迅速套上长裤和衬衫,赶去和某人咆哮。

    甘信,你不说是出外景吗?难道所谓“外景”就是购物频道演播厅里的内衣模特?!

    甘信也是诸多不满,仿佛变成一座火山,酝酿了一肚子的岩浆,等待爆发。

    但是,当真一见面时,他的第一眼却落在甄美好身上透亮得不止一点的白衬衫,里面冰蓝色塑型内衣上的花纹都隐约可见。

    甄美好也哑然,稍微背身,不自在道:“看什么。”

    “看你——”甘信加重语气,一边脱了夹克,豪放地甩到她肩上,低声呵斥几句,“有那么赶吗?我又没让你比曹操跑得快,说到就到,不能换了衣服再出来?”

    甄美好用眼角瞥他下,这个距离你推我挡起来太过暧昧,为了守住自己的心,为了不跟他就鸡毛蒜皮的事再吵下去,她索性接受,拽了拽衣襟。

    “你昨天说要出差,为什么还在台里打转?”

    “你看不到外面下大暴雨啊?现在是有命出去了,到时候可能没命回来。”甘信故意说得状况好像相当严重,“别以为我们做户外节目很容易,说不准途中会发生什么意外,除了台里给交的,我可还买了份意外保险给家乡的父老乡亲留着。”

    甄美好方才的理直气壮就被这么压下来了:“你倒还挺未雨绸缪。”

    甘信抱臂说:“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这个?”

    甄美好不遮掩:“我以为你是为了甩掉意意才对我说谎,如果真是那样,我以后没必要再把孩子送到你那里。”

    甘信被气到,转身站到她跟前,指着自己鼻子质问:“我在你眼里就这么阴险小人?如果我想甩,早在你送来的那天我就把小麻烦鬼撵走了,还会等他作了我两天才甩?!”

    甄美好听到他用“麻烦鬼”三个字来形容甘意,针尖对麦芒地回视他,转眼又一脸波澜不惊地说:“放心吧,甘信,‘麻烦鬼’不会再去麻烦你。”

    她欲除掉身上的夹克走人,却被身侧的甘信按住了手,一个大力拉回来,顺势挤压到墙边:“现在什么脾气?说你两句就翻脸?”

    甄美好胸前起伏,强调道:“你说的不是我,是甘意,我的儿子,我当然要翻脸,难道你还要求我随声附和?”

    甘信一时无言,先服软道:“我刚才口误。”

    甄美好看向别处,不理会。

    甘信垂眸,一瞬不瞬盯着她,咬牙:“我错!我嘴贱,以后不再那么说了,行不行?”

    沉默好像一池湖水,有人执着船橹在上摇曳,荡漾在他俩之间。甘信目光下滑,掠过她的嘴巴……和那道即便她的手臂被向两边按着,还是深深刺激他视觉神经的一道细沟,火气又烧上来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塑型内衣的功能居然这么强大、这么……夸张?!还是生子后的甄美好和五年前的小涩果不可同日而语?

    “甄美好,我问你个事儿……你为什么做模特?嗯,总不会是为了克服心理障碍而挑战自我吧。你小时候可是被人多看几眼就脸红的小孩儿。”

    甄美好一愣,举止间有些狼狈,推他:“你先放开我!这是半个公共场合,你——”

    甘信依旧我行我素,不管她的挣扎,闪电将清冷阴暗的休息厅照得通亮,他的眉眼忽明忽暗,也染上一丝诡谲和戏谑:“你先回我话!再说,你公司不知道你生过孩子吗?孩子妈也能做模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哦……我知道了,塑型内衣嘛,你是甄美好,你为身材走样的妈妈代言。”

    甄美好简直无语,为了人身攻击她,这厮连广告词都用上了。

    “甘信,你放开我,我们好好说话。模特……我误打误撞地就做了,没有确切的原因。”

    甘信长辈一般语重心长,却万般不庄重地把脑袋凑近:“你不小了,怎么还总是回答出‘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话?模特吃的是青春饭,新人一茬接着一茶,跟个不断的韭菜似的往外冒,等你年纪一大,很快被淘汰。”

    甄美好无奈笑了笑,好心宽慰他:“我没想混到我被淘汰的那天。我有自己的计划,而且也在实行中,模特的工作在我心里,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充其量是个副业,多谢你的好意。你训完话了么?可以松开我吗?”

    甘信踌躇,猜测着她的“计划”,难道是嫁给长山治彦当阔少太太?那现在给电视台购物频道做模特实在太委屈她。

    大度,贤惠,善良,还有一个崇拜自己的便宜儿子,日本人娶了甄美好,福利还真不少。

    “甘信,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甘信忽然彪了句脏话,心烦:“甄美好,你真自私!你就不考虑下孩子吗?”

    甄美好咬着嘴唇怒视,她就是考虑到假若今后她脱离长山治彦的帮助后,还能让甘愿甘意过上充裕的生活,现在才拼命地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功课申请大学,等有了学历,到时候她改行做别的也能容易些,不必再像菟丝子一样依靠谁生存。

    甘信见她眼圈红了,火上浇油接着说:“你想,意意的同学和老师以后在电视里看到你袒胸露背还笑得像朵太阳花儿似的,就会说:‘快看,那是甘意的妈妈啊!胸部好大,抓起来什么感觉啊!’”

    羞愤的泪如他所愿从她黑白分明的明眸中溢出,成串地落下,甘信心里却没那么好受。

    他算是搞清楚了,孩子确实是甄美好最大的软肋。五年前他在她心中排第三,现在恐怕前五名都够不上了吧。如果有个最讨厌、最厌恶、最痛恨的排行榜,他许是能夺个冠军。

    甄美好大力挣动,甚至抬脚踢他腿,目光藏着丝丝冷意:“孩子,孩子……意意还不一定是你的孩子,你没必要为我们操心那么多!你不是一直在等鉴定结果吗?说不定真会如你意,甩掉这个麻烦!松开我!”

    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甘信郁结:“你再说一遍,甄美好!甘意不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要让他姓甘?”

    “是我搞错了,行吗?明天我就让他姓甄!”

    甘信气得直粗喘,加之在眼底、胸前晃动的两颗浑圆,让他回想起那个仲夏夜里粘稠而温柔的暖风,山草的香味幽幽钻入鼻端,女孩有如丝般滑润的皮肤,还有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就卡在他腰间,一遍遍细腻磨人地纠缠……

    两厢越离越近,甘信抵着她的额头,松开她的一只手腕,掐住她的下巴重重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