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丈夫刚满一十八 > 第61章
    等待总是难熬的。

    整整一天,许夏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就要查看一次席泽的电话,生怕漏掉了谁的来电。

    席泽忍不住将她按在沙发上:“歇会儿吧,你这样着急也不是办法。”

    许夏不安道:“总是觉得太安静了,要不你给孙运或者你爸打个电话吧。”

    “我先打给孙运吧。”席泽拿起手机拨了过去,然而里面却传来机械的女声,孙运竟然关机了。

    “是不是没电了?”许夏问道。

    席泽皱起眉头:“他不会犯这种错误,可能是出事了,你在家呆着,我去医院一趟。”

    许夏拦住他:“你疯了么,你爸说了让我们在家等的,让别人去吧。”

    席泽回道:“孙运是我秘密派去的,别人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三年来,他一直帮我在找你,这次收集证据的事也是他在做,我不能置他于危险不顾,而且我觉得他现在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我要去看看。”

    “你一定要去?”

    “恩,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我爸不是说了么,医院里有我们的人和警察,我去了会先和他们会合的,倒是你,谁来了也不要开门,保持联系。”席泽叮嘱了一番匆匆出门向医院赶去。

    席泽走后不久,许夏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以为是广告推销什么的,便直接挂断了,可是电话锲而不舍的打来,她只好接通。

    “喂,你是?”她有些不耐的问道。

    “我是陆尚。”陆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陆尚,是……是你啊,是有什么事吗?”许夏有些紧张。

    “我在你们小区门口,你家是哪一栋,我来找你。”

    “可是席泽不在家,要不你给他打电话吧。”

    “我不找他,我找你。”陆尚坚持着。

    “找我?”许夏有些意外。

    “恩,有些话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当面比较好。”

    许夏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好,我在8栋2001,你上来吧。”

    有些事,躲是躲不过的,她决定趁这个机会和陆尚解释清楚,陆尚是警察,她相信再怎么样他也不会为难一个女人,而且,如果是陆尚去找席泽,她倒担心他们会打起来。

    十分钟后,门铃响起。

    许夏看了看猫眼,果然是陆尚,他一身便服,胡子拉渣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仿佛一晚没睡,她深呼吸一口气将门打开。

    陆尚沉着脸走进来,见到许夏胳膊上的伤有些意外:“怎么回事?”

    许夏见他还能关心她的伤,看来不是专门来找茬的,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你……还不知道我的事?”

    陆尚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你摔跤了?”

    许夏见他似乎真的不知道,便改口问道:“你是为林思意的事来的吧。”

    陆尚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她出车祸是不是和你们有关?”

    许夏回道:“如果硬要扯关系的话,是,她出车祸是和我们有关。”

    陆尚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我本来是想直接找席泽的,但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怕我会忍不住揍他,所以我才先来找你,许夏,你最好能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不保证我不打女人。”

    许夏看着他的拳头,努力让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你刚刚不是问我的手是怎么伤的吗,我还是先从这件事和你说起吧。”

    席泽赶到医院,首先找到他父亲的人,对方是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身材结实目光如炬,一看就是练过的,显然,席明居也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至于警方,他们有他们的做事方法,所以他决定先不去麻烦他们。

    “怎么样,有没有见到我发给你们的照片上的人?”席泽问道。

    几个小伙子都摇了摇头:“医院上上下下都找遍了,没有看见。”

    席泽记得孙运最后一次和他通话说他就在林思意重症监护室附近,于是他戴上墨镜压低帽檐走进电梯。

    重症监护室。

    林思意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昏睡在病床上,席泽站在不远处看着透明玻璃里的她,心中还是有些不忍,他与许夏一样,想的只是让她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这样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在病床上。

    然而,除了这些,让他觉得不对的是,明明孙运说林军的手下一直守在这里的,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突然,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立刻给小区里的保卫打电话,可传来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许夏家。

    “原来,你消失的这三年是在监狱里,怪不得我用我舅舅电脑找你的时候被他揍的快半身不遂。”陆尚叹道。

    许夏回道:“你舅舅肯定也是为了顾全大局。”

    “你确定集资案和林思意还有她爸爸有关?你有什么证据?”陆尚还是不敢相信。

    许夏将录音笔拿出来打开:“你自己听听吧。”

    很快,席泽与林思意的对话就传了出来,陆尚越听眉头拧的越紧,到了最后录音结束,他的脸几乎皱成了一个苦瓜。

    “洗手间在哪里,我想洗把脸。”陆尚觉得自己要用冷水清醒一下。

    许夏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陆尚进去后,水开的哗啦啦,再然后又没了声音,许夏猜想,他也许在消化自己刚才说的。

    咚咚咚,客厅的门被敲响,许夏透过猫眼向外看,只见一个陌生的男子焦急的站在门外。

    “你找谁?”她警惕的问道。

    “是许夏许小姐吗,我是孙运,席泽在不在,我打他电话他一直不接,只好亲自过来了。”孙运急切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许夏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你说你是孙运,怎么证明?”

    孙运回道:“许小姐你曾经住在北城长洲路十七号,席泽之所以能找到你是我跟踪了你的朋友余意,这件事除了你和席泽,只有我知道,许小姐,你快点开下门,我被人跟踪了,他们就快来了。”

    许夏一听事情都对的上,而且席泽不顾危险也要去找孙运,可见这个人的重要性,她不能见死不救。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门打开后孙运却一把将门抵住,林军和几个男子从楼梯间面色凶狠的走了进来。

    “孙运,你竟然背叛我们。”许夏终于明白过来,她的手机也响起,是席泽打来的,她抢着去接,却被林军一把夺了过去,他接通电话冷笑道:“你终于发现了,可惜啊,迟了。”

    “林军,你别伤害她,我们两家的事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席泽压制住自己慌乱的情绪尽量沉着的说道。

    然而林军不再理会直接挂断电话,他挥了挥手,立刻有人用毛巾捂住许夏的口鼻,许夏挣扎了几秒后身体一软,昏迷了过去。

    林军看了看昏迷的许夏又瞧了瞧女儿曾经住的对门,最后神色阴鸷道:“带走。”

    当屋子里恢复平静后,陆尚才从卫生间走出来,他刚才之所以没出来,是因为他知道敌众我寡,而且许夏已经在他们手上,自己的任何反抗都会因她而无法全力以赴,倒不如自己先不暴露,然后借机行事,许夏刚才没有向他求救,想来她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一边尾随林军一边给席泽发去信息:“许夏我跟着,报警,保持联系。”

    席泽收到陆尚的信息,恐惧和怒气才稍稍压下去一些,他一边联系警察一边跟着陆尚的定位往前赶。

    林军的车在郊区的一片树林停下,许夏被人从车后座拎出来狠狠摔到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孙运,席泽将你当兄弟不顾危险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背叛他。”许夏恨恨的说道。

    孙运奸笑道:“兄弟算什么,钱才是最真的。”

    许夏见他笑的猖狂,不禁为席泽痛心,但她知道主谋是林军,于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坐着:“林军,我和我爸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么对我们,难道就不怕将来下地狱么?”

    “地狱?”林军笑眯眯的,“许夏,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啊,我就是地狱,我还怕什么,至于我为何这样对你和你爸,自然是你们挡了我的路。”

    许夏心道席明居果然猜的没错,林军恨上她和父亲就是因为支持了席家,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并保护自己,等着陆尚席泽和警察的到来。

    于是她便将席明居讲的那段关于他和林军还有乔贞的往事一一说了出来,果然,林军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听着她讲话。

    “你明明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你妻子端庄大方,女儿聪明漂亮,可你却硬生生带着他们走上歧路。”许夏惋惜的说道。

    “这不是歧路,这是一条康庄大道,你们女人,就是眼界太小。”林军不以为然。

    许夏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有意无意的看着四周,终于,她在一颗大树后发现了陆尚的身影,但他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又隐入草丛里。

    她知道,陆尚一定会通知席泽,想到这里,不由安心了许多。

    陆尚躲在树后举着手机拍摄着,他看着许夏故意拖延时间,而且这种拖延还没让林军发现,不由对她有些刮目相看。

    很快,警察和席泽也赶到树林附近,他们没有直接开车过来,而是下车后偷偷靠近。

    席泽在远处看着许夏坐在地上,她受伤的手无力的垂着,心脏不由狠狠的疼痛起来,他不应该离开的。

    “张局,对方手里有人质,接下来怎么办?”一警察问道。

    张剑用望远镜看着树林里的人,神色严肃,林军在绑架许夏前已经伤了人,而且他们手里也有枪,他担心他会对许夏不利,而且他那边还有人手,万一打起来事情也不好控制。

    “调狙击手过来。”张剑命令道。

    “不用。”陆尚从一旁冒了出来指了指自己:“江城最好的狙击手就在这里,不用找别人。”

    张剑看着自己的侄儿竟然在这里,手伸了几下想揍他,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陆尚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一个狙击好手。

    “击毙他是最后的方法,我们还是先去谈判,谁和我一起去?”张剑问道。

    席泽毫不犹豫的走出来:“我去。”

    林军千算万算没想到陆尚会在席泽家里,所以当张剑和席泽同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纰漏,他想就算他们是查监控追到这里的,也不会这么快,毕竟他是研究过路线一路避开摄像头过来的。

    许夏看着席泽跟着林张剑过来,心里直骂他傻子,但眼里却是甜蜜的,席泽也给她一个鼓励的笑,示意她一切都会没事的。

    随后他厉眼看向孙运,孙运被吓得后退几步躲在林军身后。

    “林军,事已至此,回头是岸啊,想想你的孩子,还等着你回去看她呢。”张剑苦口婆心的劝道。

    林军看了看张剑这席泽,又望向他们的身后,树林里影影绰绰的,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林军平静的问道,甚至,他还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将烟放回口袋里,手却一直没拿出来。

    席泽回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你去我家的时候就没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么?”

    林军愣了一下,显然他真的没料到这一点,虽然他在去席泽家之前已经查过房子里只有许夏,可谁曾想仅仅短短的十分钟,就有一个警察进去了呢。

    这也许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明明陆尚是为了见他的女儿才来江城的,也是为了给他女儿讨个说法才找许夏,没想到最后却让他行踪暴露。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也知道跟你们走我的结果是怎样的,可惜啊,我林军偏偏是个不认命的。”林军说着说着突然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手里赫然是一把□□,他的枪没有对准离自己最近的许夏,而是直接朝向席泽,他要杀了席泽,让席明居一辈子后悔。

    砰,砰,两声枪响同时响起,许夏吓到几乎失声,她紧紧闭着眼睛,感觉到有温热的血滴溅到她身上,可她不敢睁眼去看,她害怕看到的是席泽倒下去。

    树林里是子弹呼啸的声音,林军的人也是亡命之徒,他们见被包围,便想着拼死一搏杀出一条血路。

    许夏捂住耳朵痛苦的呆在原地,然而很快她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按在地上,那双手的主人更是用身体覆盖住她:“别怕,我在这里。”席泽坚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许夏虽然还闭着眼睛,但是心中却不再害怕,真好,他还活着。

    几声枪响过后,一切终于回归平静,许夏轻轻移了移身体,却发现身上的人不动了。

    “席泽?”她害怕的叫了一声,然而身上的人依旧没有反应,她犹坠冰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