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丈夫刚满一十八 > 第59章
    面对许夏将事实挑明,林思意丝毫没有悔意:“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明明最先出现的人是我,席泽,我四岁就认识你,我比她漂亮比她聪明,为什么你就不肯看我一眼?”最后这一句,她几乎是在咆哮。

    林思意的激动让席泽有些厌恶:“谢谢你对我的厚爱,你说的也没错,你漂亮聪明,读书的时候我经常被你压一头,你曾经是我一度立誓要超越的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你都是敬佩的,但是,在我心里,感情的事与聪明漂亮无关,与先来后到也无关,只与感觉有关。”

    若是放在以前,许夏听到这番言语肯定会当笑话,哪有男人不喜欢聪明漂亮的,但比起林思意,自己的确要逊色许多,可席泽还是选择了自己,这就证明了他刚才的一番话并不是谎言。

    “感觉?难道我给你的感觉就那么差吗?”林思意脸色苍白,似乎受了打击。

    席泽回道:“我说过,我曾经很敬佩你,可是后来,你渐渐变了,你明明知道杨旭和陆尚喜欢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他们,陆尚最后认清你的态度放了手去喜欢另一个人,你却又不甘他离开你,故意挑拨他们的关系导致他们分手,还有我和许夏,你撒谎说我推她弟弟下水让她误会我,还和你父亲合伙将她害入监狱,林思意,你觉得你的这些行为哪一点能让人喜欢你?”

    听到席泽将自己和父亲做的事说出来,林思意终于有些慌了,她知道自己家在被查,但父亲信誓旦旦说没问题,可如今席泽就这么摊牌了,她觉得可能要出事了。

    但她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下稳住心神冷笑道:“我和我爸陷害她?席泽,你这么说可得小心点,你是在质疑公检法的判决么?她和她爸之所以进监狱,完全是他们自己做错了事。”

    “我从来没说她父亲也入狱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席泽抓住这一漏洞眼神凌厉的问道。

    林思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终于有了一丝慌乱:“没有,你听错了。”

    席泽拿出录音笔步步逼近:“真不巧,都录下来了呢,集资案为了不打草惊蛇,一直都是保密状态,但是你却知道其中过程,林思意,想要解释的话,跟我们去警察局吧。”

    “原来你早就防着我了。”林思意愤怒的看着他。

    席泽回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陷害。”

    林思意扭头看向许夏,眼睛里带着恨意:“你以为你们这样就可以算计我了吗?”说完她猛然向许夏受伤的那条胳膊撞去。

    “小心。”席泽见林思意想要伤害许夏,急忙挡了过去,可没想到林思意的目标根本不是许夏而是席泽手中的录音笔,她趁席泽分神的瞬间,以掌为刀劈向席泽的手肘,席泽感觉胳膊麻一麻,握着录音笔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林思意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打中席泽,三年前,父亲让她学习武术用来防身,因为做了亏心事,她害怕被报复,学的也算用心,所以今天趁席泽不备就用上了,没想到竟然一击即中,随后她捡起录音笔就向门外冲去。

    许夏见她要跑也不顾自己有伤在身奋力去阻拦,林思意等不到电梯便从楼梯往下跑,许夏也跟着追了下去。

    林思意穿的是高跟鞋,许夏穿的是平底鞋,所以林思意速度上就慢了许多,许夏眼看自己就要追上,突然两个高大的男人从转角处现身拦住她。

    “你们拦住她,绝对不要让她追上来。”林思意交代完急冲冲的继续下楼。

    许夏看着两个向自己逼近的男人,原来林思意果然是有备而来,她立刻转身一边大声喊着救命一边向楼上跑去,然而刚上了半层楼,她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矫健的身影从上面落下直向追自己的两个男人踹去。

    “你快回去关好房门报警。”席泽一边和林思意的保镖搏斗一边让许夏先走。

    许夏自然不想走,但是刚刚为了追林思意没带手机,自己留下来也帮不到席泽,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按照席泽说的快点报警。

    回到家,她立刻拿起手机拨打110,同时还去阳台拿拖把准备打完电话就去给席泽帮忙。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接线员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您好,这边是110报警中心。”

    “你好,我和我丈夫正在被人攻击。”

    “请问地点是?”

    她正欲回答,却听见马路上传来巨大的碰撞声,循声看去,只见一辆中型货车和一辆白色的轿车猛烈相撞,货车被撞的倒在绿化隔离带,而小轿车更惨,直接在路上翻了几圈抵在防护栏上,车身更是整个变形,也不知车里的人是死是活。

    巨大的声音连接线员都通过电话听到了,许夏忙将地址告诉对方,顺便也说了车祸的事让接线员转到120。

    挂了电话,许夏忍不住又看了马路一眼,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去展开救援,但她无心多看,还是帮席泽要紧。

    拿了扫帚赶到楼梯间,三人还在打斗,席泽脸上已经挂了彩,但林思意的两个保镖也没好到哪里去。

    眼看着自己依旧帮不上席泽,她灵机一动对两个男子说道:“刚刚你们听到外面的响声了吧,是林思意出车祸了,你们还不去看看。”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随后一人问道:“出车祸的是什么车?”

    许夏硬着头皮说道:“白色轿车。”她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席泽往自己这边来,顺便还把带出来的扫帚伸了过去让他做防备。

    谁知两个男子一听竟然脸色大变,急急忙忙往楼下跑去。

    “不会被我猜中了吧。”许夏喃喃道。

    “外面真出车祸了?”席泽也以为是她说出来忽悠人的。

    许夏点了点头,然后拉起席泽:“走,我们去看看。”

    两人赶到车祸现场,路边已经围了很多人,货车司机没有受伤,但受了很大惊吓,正结结巴巴的打着电话,而白色轿车那边已经有过路司机拿着锤子锤变了形的车门和窗户想要把里面的人救出来,林思意的两个保镖一个在帮着砸车窗,另一个则神色焦急的在打电话。

    “不会真的是她吧。”许夏有些害怕,她看到车里已经有血顺着门缝滴落下来,可见里面的人受伤了。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过去看看。”席泽说完就向轿车走去,他看了一眼车里的状况,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然后他向许夏点了点头。

    许夏身体忍不住一个哆嗦,她没想到自己胡扯骗人的竟然是真的,于是强忍着情绪向轿车走去,然而只看了一眼她就吓得别过头,她曾经想过无数恶毒的方法来报复林思意,可现在真见到她的惨状,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希望她是这个结果。

    很快,窗户就被砸开,消防车和救护车都赶到现场,在专业的救援下,林思意被从车里拉了出来,她浑身是血,眼睛紧闭,双手更是无力的垂着,然而就是这种情况下,她的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支录音笔。

    席泽趁乱将录音笔拿了回来,只是笔上全是血,黏糊糊的,让他很难受。

    “她会死吗?”许夏哆哆嗦嗦的问道。

    席泽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希望她死吗?”

    “我……我也不知道。”许夏有些茫然:“过去的三年,我天天恨不得她去死,可是,刚刚看到栏杆穿透她的身体,她那么痛苦的呼吸,嘴里都是血沫子的时候,我……我突然就……就恨不起来了。”

    席泽见她抖的厉害于是轻轻抱住她:“我懂,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我们先回去吧,她那边我让孙运去医院盯着。”

    “好。”许夏小声道,今天,明明是她的大喜日子,可却生生变成了恐怖事件。

    回到家里,许夏的身体还在不可抑制的发抖,席泽端了热水给她,然后坐在沙发上用毛巾一点一点将笔上的血擦干净,只是他擦拭的时候,手也是抖的,如他刚才所说,当亲眼看见死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没想的那么强大。

    三个小时候,孙运的电话终于打来了,两人齐齐看向手机,可谁都没有立刻去接,或许他们都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怎么样?”席泽终于还是接通电话。

    “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但是情况不是很好,内脏破损,脑部也受了重创,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现在送进重症监护室了。”孙运在电话那头小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林军来了没?”

    “目前还没看见他,不过他的亲信来了。”

    “那辛苦你继续在那看着一下,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两人又久久不说话。

    “我不希望她死。”许夏低声道,她不是觉得死太便宜林思意了,而是真的不希望她死去,若是林思意死了,她和席泽都是间接的凶手,而杀人,非自己所愿。

    “我知道。”席泽叹了一声:“你受了三年罪,所以也只想她受三年罪吧。”

    “恩。”

    “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再说了,她出今天这样的事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你不要想太多了,去睡一会儿吧,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许夏疲惫的靠着席泽:“那我挨着你躺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