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丈夫刚满一十八 > 第43章
    “你妈妈呢?”席泽又问了一句,可是眼前的小可爱却不拿正眼瞧他,只是低头摆弄手里的小兔子。

    “请问你……你是席泽吗?”一旁的女老师激动的问道,她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席泽,但她害怕是自己在做梦。

    “我是,老师你好。”席泽礼貌的向自己“女儿”的老师打招呼。

    “天啦天啦。”年轻的女孩子兴奋地差点跳起来:“可以和你合张影吗?”

    想着待会儿还有求于人,席泽自然是非常的配合,甚至他还摆出了生涩的剪刀手。

    赵骏拿着女孩子的手机帮两人拍照,他想,席泽真是宠粉啦!

    等拍好照,席泽顺势将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圆圆抱起,他小心翼翼的,生怕把这温温软软的小生物给弄疼了,这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圆乎乎的小脸,真是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可爱,这样美好的小孩子,一定是完美了继承了自己的优秀基因。

    “你今年几岁了啊?”他温柔的问道,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开心。

    圆圆被他抱着也不挣扎,但也不说话。

    见圆圆不理自己,他只好求助女老师,可那女老师也只是帮圆圆的老师送孩子,所以并不知道圆圆的真实年纪,只是按照自己的直觉回道:“三岁左右吧。”

    席泽掐指一算,三岁左右,那不正与自己和许夏分开的时间相吻合吗,可是他忘了,女人怀孕也要十个月的,所以即便孩子是许夏的,那也应该才两岁多一点,可是关心则乱,他先入为主的认为孩子是自己的,别的便自动忽略了。

    “三岁啊,真好,真好。”席泽忍不住笑了起来,最后更是亲了亲圆圆的小脸蛋,没想到圆圆也如昨日亲许夏一般亲了亲他。

    “你……你也喜欢我对不对。”席泽简直要热泪盈眶,毕竟这是他第一见到圆圆,圆圆就给了他一个吻,他想,这一定是父女连心,一定是的。

    女老师在一旁看的也极其感动,多么养眼多么温馨的画面,不过,为什么席泽会对一个小孩子这么感兴趣,难道他认识这个孩子?

    “请问,你是圆圆的亲戚吗?”女老师忍不住问道。

    席泽正要点头,赵骏却冲出来将上午对女园长的一番话又说了一遍,席泽这才收住心神,他不能过早的暴露自己和许夏母女的关系,因为这样会给她们造成很大的压力。

    “老师,请问圆圆的妈妈什么时候来接她啊?”席泽紧张又期待。

    “应该快了吧,你再等等,你这么优秀,我想圆圆妈妈一定会同意把孩子借给你体会当父亲的感觉的。”女老师坚定的说道。

    席泽心中开出一朵花,他腾出手掏出笔:“老师,你还要签名吗,我可以再帮你签个名。”

    “真的吗,太好了。”女老师几乎要原地转圈。

    赵骏却是看的目瞪口呆,毕竟席泽一直是以高冷男神的形象示人的,怎么现在变暖男了。

    公交车站。

    许夏下了车就往幼儿园赶,刚刚她在火锅店面试的时候,余意又打来电话让她帮忙接孩子,所以面试一结束她就赶了过来,她怕圆圆等着了。

    席泽又抱了会儿圆圆,最后依依不舍的将她放下,随后对女老师说道:“老师,待会儿圆圆妈妈来了,还请你先不要说我来过的事。”

    “啊,为什么?”女老师不理解,明明席泽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孩子啊。

    席泽温柔一下:“我怕给她的家庭造成负担,如果后期再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的。”

    他嘴里虽然这样解释,但心里想的却是我可千万不能提前暴露,我还得跟着她们找到她们住在哪里,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即便许夏还想躲着他,但也不可能那么快离开。

    许夏匆匆赶到幼儿园,只见圆圆正在老师的陪同下站在门口,于是嘴角不由自主上扬,她走过去一把抱住小家伙,然后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圆圆,有没有想我呀。”

    圆圆回亲许夏一下但依旧没有说话,许夏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跟老师说再见,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圆圆挥了挥小手,女老师也挥了挥手,虽然席泽叮嘱她不要说什么,但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圆圆妈妈,有圆圆这样的女儿,你真是好福气,真的,特别特别好福气。”

    许夏以为是老师的客气话,不由笑了笑:“谢谢。”她本想说自己不是圆圆的妈妈,但孩子就在面前听着,她怕说这样的话对圆圆不好,就没提起。

    她抱着圆圆轻快的往小区走去,可是走着走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身后那辆黑色的轿车一直跟着自己,想到以前经历过的事,她以为自己是被集资案的人盯上了,不由加快脚步往前跑。

    席泽见她加快速度,担心是她发现自己,当即也顾不得要跟踪她到住处了,直接打开车门追了过去。

    许夏虽然想跑,但是毕竟抱着圆圆,根本就跑不快,再加上席泽人高腿长,几步就赶上她。

    “许夏。”

    “不要。”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出声音。

    席泽伸出去的手因许夏的激烈反应生生停住。

    许夏却因听到是席泽的声音震惊的愣在原地。

    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当她看到站在眼前的男人时,呼吸都变得快要停止。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原来你在这里。”席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久不见,你怎么有空来这里。”许夏出言打断席泽的话,她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自然、平静,就像两个关系一般的朋友时隔很久再见一样,以前普通,现在依旧普通,甚至,还不如。

    “好久不见?”席泽不敢自信的看着曾经和自己那般亲密的女人,她为什么可以这么淡然,她不是应该震惊、愧疚的吗?

    “是啊,有三年了吧,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挺不错的。”她随口的赞扬,却让席泽心如刀割。

    “你早就在电视上见过我了?”席泽的声音颤抖。

    许夏笑了笑:“恩,到处都是你的广告嘛,想不见都不容易,我还要赶着回去,就先走了。”

    席泽紧紧拽住她咬牙切齿的问道:“赶着回去,回哪?”

    许夏胳膊被捏的生疼:“你弄疼我了。”

    然而席泽根本就不想放手,一旁的赵骏忙上来解围:“席泽,别这样,到处都是人,别引人注意。”

    席泽强行将许夏拽到隐蔽里,然后又对赵骏吩咐道:“哥,你去车里等我,还有,别给菲姐打电话。”

    赵骏愣了一下,这小子是不是知道菲姐给自己的任务。

    “席泽,你放手。别吓着孩子。”许夏挣扎着。

    说到孩子,席泽忍不住了:“孩子是谁的?”

    “一个朋友的。”许夏如实回道。

    “朋友?哪个朋友?”席泽追问。

    “你不认识。”

    “孩子是不是我的?”席泽不想多说直接挑明。

    许夏惊讶的看着他:“你疯了,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

    “我……”他想说,当年你吃的那些药根本就不是避孕药,我早就换成维生素片了,还有,后来的那些套子我全都用针扎破了,圆圆今年又正好三岁,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但他却没有说出口,他害怕一旦说了事情就无法挽回了。

    “我是觉得圆圆看起来……看起来和我长得很像,而且我感觉和她有一种……莫名的亲切。”席泽磕磕绊绊的解释。

    许夏只想要快点离开,无心和他解释:“你感觉错了,我真的要回去了。”

    “那我送你回去。”席泽坚持。

    许夏不想和他纠缠,心一横朝一群走过来的女学生喊道:“快来看,席泽在这里。”

    女学生们见真是席泽,纷纷围了过来,许夏趁着机会抱着圆圆逃也似的离开,等席泽好不容易冲出包围圈,哪里还有许夏的身影。

    他坐在车里生着闷气,可是气着气着却又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因为他现在至少还可以生气,而不是苦苦寻觅。既然已经知道了圆圆的幼儿园,那么找到许夏就只是时间问题。

    赵骏见席泽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大笑的,不由暗暗看了眼自己刚才偷拍的照片,照片里席泽紧紧的抓着那个女人的手,他想,他们俩一定有秘密。

    许夏将圆圆交给徐慧后,立刻回到余意家里收拾东西,她要马上离开,绝不能让席泽找到她,至少目前不行。

    可刚打开公寓的门,她就听到余意痛苦的叫声,伴随着的还有男人的辱骂,她以为是家里进了歹人,操起椅子就冲进余意的卧室。

    房间里,余意不着寸缕的跪在地上,曲线玲珑的身体上布满交错的鞭痕,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捏着余意的下巴正在啃咬,余意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是疼痛还是恐惧。

    许夏急红了眼,将手里的椅子重重砸向男人,但余意却瞧见了她,奋不顾身的扑在男人身上为他挡下这一击。

    “许夏,他是老秦。”余意慌忙解释,她的额头被椅子砸伤,鲜血正缓缓流下。

    许夏根本没想到男人会是老秦,更没想到余意会挡下自己的一椅子,她愣在原地竟忘了找点东西为余意止血。

    “滚出去。”老秦对许夏吼了一句。

    许夏现在已经明白两人在做什么,她知道有些人在男女之事上喜欢施虐,但她也知道余意绝对没有这种爱好,她是被迫的。

    所以老秦让她滚出去她却一动不动,她害怕自己一出去余意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余意见许夏怒视着老秦,不由哀求:“许夏,我想吃饺子了,你去我嫂子家拿点过来吧。”

    许夏听到余意说出嫂子两个字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有一家子要照顾,所以老秦再怎么对她她也要忍受。

    “求你,快去吧。”余意眼中有着泪水。

    “好,我去。”许夏终于还是退出房间,但她并没有去徐慧家,因为徐慧根本就没有包饺子,余意那样说只是不想让她看见她的惨状罢了。

    晚上九点,余意打电话叫许夏回去。

    “离开老秦吧,你这样下去会没命的。”许夏小心的为余意处理伤口。

    余意吐了口烟雾:“一个月挨两次打就能换来三万块,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工作,你也知道,我需要钱的。”

    说完她拿出一叠钱放在许夏面前:“本来想着让你和我一直住下去,但没想到老秦突然来了,这些钱你拿去先找个房子,等我下个月初拿到钱再给你些。”

    许夏将钱推回去:“余意,我不是你的家人,不需要你来养,而且,我今天本来就准备搬出去。”

    余意有些意外:“为什么?”

    “因为,我前未婚夫找上门来了。”

    第二天一早,许夏就背着行李离开公寓,她没有在余意住的附近找房子,一是因为怕再次遇见席泽,二是如余意所说,她在牢里挣的那点钱,恐怕连地下室都租不了。

    但最终,她还是找到了住处,是长洲路上的一片拆迁区域,政府本来已经不准人员在那里居住了,但还是有些低收入者蜗居在这里,只是要冒着随时被房东通知搬走的风险。

    许夏看了看房间里破旧的床铺和潮湿的水泥地,然后动手收拾起来,房子隔音不是很好,她只不过想将摇摇欲坠的铁床垫块砖头,隔壁都传出骂骂咧咧的声音,嫌她拖床声音太大扰他午睡。

    而席泽这边,很快就打听到圆圆的家庭住址,可当他看着门内打扮妖艳的余意时,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门。

    “帅哥,你找谁啊?”余意见到席泽真如许夏所说找上门来,故意轻佻的上下打量着席泽。

    席泽皱了皱眉:“请问,许夏是住在这里吗?”

    余意眼神迷离的咬了咬嘴唇:“这里没有叫许夏的,我叫丽丽,你要不要进来了解一下我?”

    席泽以为她不认识自己,毕竟有些人的确不会关注明星,于是大着胆子走进房间。

    若是在平时,遇到余意这样的人他必定扭头就走,可是他拿到的地址就是这里,他不愿放过这个机会,更主要的是,他担心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许夏故意请来阻拦自己的。